首頁 »
2015/12/13

半屏山半平山茶壺山鞍部看菅芒花九份金瓜石賞芒景點

IMG_0948.JPG 
半平山鞍部看往東方。右前方是基隆和大屯山脈。中午兩點30分。


IMG_0897.JPG 
九份102號道路17公里處看往茶壺山與半屏山。中午兩點。
IMG_0911.JPG 
貂山古道途中。


IMG_0925.JPG 
野柳,和平島,八斗子,深澳港。基隆山。茶壺山。
IMG_0926.JPG 
基隆山。茶壺山。
IMG_0935.JPG 
半屏山鞍部看往燦光寮山。
IMG_0932.JPG 
半屏山步道。


IMG_0956.JPG 
IMG_0944.JPG 
IMG_0954.JPG 
半屏山鞍部看往草山。
IMG_0961.JPG 
看往鼻頭角。
IMG_0962.JPG 
茶壺山
IMG_0965.JPG 
雨滴比菅芒花穗粒還大,掃射了一整個早上,樂伯二手書店旁的大竿林溪暴漲了。
強風和雨霧,肆虐九份一個多禮拜,遮掩住了基隆山山巔。怎麼,越下越大?
沒想到,對陽光有些失憶的午後,停歇了。海與天的藍有色差,而雲卻是和浪濤同款的白。
到府收書,一個半小時空檔,而九份黃金茶鋪的沈先生也剛好能偷閒,於是,一起趕緊奔向燦光寮山。
來到半屏山鞍部,被眼前景致吸引,停下腳步。
九份老街舊道口,順著102號公路,19k附近的樹梅坪,左轉貂山古道,接草山戰備道。
汽車,機車都可抵達牡丹山,半屏山,燦光寮山的鞍部,甚至,攻向草山最高點,只是,有些路段崎嶇不平。
菅芒花折斷了三成,卻無損於他們堅毅的態度。畢竟授粉是靠風的,總不能這時又怨風。風,不是精算師,抓不準力道的。它們殘餘的花桿和那些倖存者,彷彿參加籌備很久的舞蹈表演,在陽光下共同跟著風的節拍輕盈著。這算是胎教嗎?讓孕育中的種子明白風也有溫柔的一面,明年暮春勇敢地藉著它而遠颺?
三三兩兩組成一個家庭的竹雞,也把握這短暫的冬陽燦爛,鑽出菅芒花花海,歌~歌~歌~地覓食。
還要到台北收書,而沈先生,三點三十分之前也要趕回老街顧店,下山,只停留二十分鐘。無法多待一會。
傍晚,另一波東北季風登陸,峰巒都被烏雲壓得像是罩下一落很久沒粉刷的黑色瀝青油毛氈屋頂,此刻,半夜,雨和霧又開始敲打和席捲九份。
逃過好幾劫的菅芒花,嚴酷考驗又開始了;也無需太擔心,如果這季不能保全,那也還好,明年深秋猶原會重生。
(民國104年12月10日:非常謝謝九份黃金茶鋪沈先生騎車載我。)






IMG_0902.JPG 
 


牡丹山菅芒花百二崁步道九份金瓜石日出景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媽媽與阿嬤,希望他就趕快為自己買雙護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