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9/30

影憶小腦袋@邂逅日本電視台。語言無國界美好初體驗


9/24(日)聽了日本電視台(NTV,Nippon Television Network Corporation)負責電影事業部國際版權的佐藤直子小姐,分享關於日本電視台影視作品行銷策略走向。


才知道很多日本電影是經由電視台製作後,再延伸網路平台和國外版權銷售播放,而且此方式早就行之有年,像是台灣曾上映的《機器老男孩》是由九州電視台製作的,而《海猿》、《大搜查線》、《詐欺遊戲》,還有早些年的《鹹蛋超人》、《哥吉拉》等等,都是電視台參與製作的電影。


日本電視台曾推出《死亡筆記本》、《魚干女又怎樣》、《狼的孩子雨和雪》等電影作品,以往電視台TA主要鎖定日本觀眾,從電視劇獲得好評口碑後,再延伸拍攝製作成電影,現因擴大海外行銷策略,在提案前會將「TV」、「Movie」和「網路平台」全都納入,讓電視台與新媒體一起發酵,並且將版權使用移轉和字幕製作的流程環節提前處理,以把握販售價格的最佳時機。
 

日本電視台近期以電影思維方向製作的,包括2017年在台灣上映的《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藤原龍也與伊藤英明主演)、《High &Low熱血街頭》(與放浪兄弟經紀公司合作,連續劇版與影音平台Hulu同步播映,電影版濃縮為約2小時,海外已賣出8個國家,也會發行DVD),以及不一定在台上映的《橘子醬男孩》(吉澤亮主演)、《齊木楠雄的災難》(山崎賢人主演)和《花牌情緣》(廣瀨鈴主演) 。

佐藤直子小姐分享了日本在拍攝影視作品前,會先籌備「製作委員會」,統籌後續製播行銷等環節 (「製作委員會」組成方式可參考維基 ),以往日本電視台會以電視劇作品為優先,延伸網路平台播送(影音平台Hulu),直至作品口碑發酵,才會翻拍成電影,但現大都以先製作成電影,再延伸到電視與網路平台為主要方式。
 

在講到《橘子醬男孩》、《齊木楠雄的災難》這類IP電影時,佐藤直子小姐提及因為演出《齊木楠雄的災難》的山崎賢人,大都詮譯漫改人物,多少讓觀眾會有「啊~怎麼又是他來演」的疑慮,所以他們將這個點子融入電影預告(可參考網友自製中譯預告 ),以促咪直白的方式和觀眾交流,其實製作團隊也是有這款想法滴!


佐藤直子小姐也提到,他們最近覺得影視作品若以IP作品出線/出現,觀眾大都失焦在比較原作,忽略了電影創作本身,這讓我聯想到近期台灣上映的日本IP電影《煙花》和好萊塢續集電影《金牌特務:機密對決》,也想到IP和續集和原創作品之間,產生的蝴蝶效應。
 

以《煙花》這部電影來說,網上評價不一。有些無法理解《煙花》開放式結局的觀眾看完霧煞煞,不了解到底在幹嘛,時空穿來穿去,穿到最後那顆穿越關鍵球爆炸後的碎片,出現男女主角不同場景約會的畫面,是代表什麼?到底男女主角有沒有在一起?好多人頭上冒出一堆問號,我也是看完後一直爬文,才發現有些電影未提及的敘事脈絡來自原作情節,但也因為沒有看過原作,觀影前後都把電影當作「原創」的期待欣賞,反而覺得電影版將原作只有一次穿越改成多次穿越,還有最後不講清楚開放結局,綻放出故事獨特的美麗,甚至對故事原型產生好奇。
 

而續集電影《金牌特務:機密對決》,雖然和前集相比,我非常不喜歡劇情上的安排發展,覺得很失望,但也有人覺得對沒看過第一集的觀眾來說,第二集的娛樂爽度吸睛度很高,有滿足到他們,有些人還會回頭看看大家說的第一集比較精彩是怎麼回事。
 

這才發現有沒有和原作前集相比,好不好看沒了對錯,端看個人經驗和喜好,也可以放大到過去所有IP和續集電影的生命旅程,而且這樣的觀影經驗其實是非常有趣而且收穫非常多。
 

PS.佐藤直子小姐演講時全程日語發音,承辦單位非常用心準備接收器出借給與會的人,請翻譯人員即時翻譯演講和QA內容,這樣語言轉換不成問題的方式,也成了我聽演講無國界的美好初體驗。


【同場加映】
我也想要這朵為愛而生的《煙花》@影憶小腦袋 

(香港看台灣)【專訪台灣製作人】當港劇轉攻大陸 台劇如何憑「小國策略」打入國際?

【同步更新】
影憶FB




《稍息立正我愛你》第9集:哪裡才是我愛你的歸屬?@影憶小腦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影憶小腦袋@《大佛普拉斯》:他們的黑色喜劇。我們的真實人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