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03

當桐花飄落時微雨


這個週二下午定期召開的會議結束後,在妳飄散咖啡香味的辦公室裡,我們面對面而坐隔著各自的筆電東拉西扯講自己或旁人的生活瑣事感情八卦……我說我正在當紅娘,廣發訊息動用人脈為某個獅子座的女子尋找真命天子,講著講著,像大葉赤榕落葉後長出新芽,妳說到妳和J。




 

今年桐花季,桐花依然如雪皎潔清麗,J不知怎地說起新北市山區某間知名廟宇旁邊是知名的賞桐地。妳說妳數次去過那間道場,但都不是桐花如雨的時季,隔日,J帶著妳的記憶回溯和不是十分精準的路線解說,獨自到了新北市山區的那個淨土宗道場。
 
初次造訪寶山,油桐花還在枝頭,白花綠葉的油桐和綠瓦白牆的佛寺顏色相容,綠如群山的巒峰,白如天上的雲蹤,桐花正開,佛寺傍花海,一花一世界,接引眾生禮如來。J是因投禮三寶而去嗎?還是為了滿山的花雨?

妳其實事先並不知情J的上山行,J行動如風不受拘留,妳沒想到J會跨過淡水河到另一岸的山邊,尋找許多年前妳曾雙手合掌虔誦大願地藏王菩薩聖號,從樹蔭掩影的石階起端三步一拜直上廟庭的朝山路徑。
 
如同按圖索驥的美食饕客或醉心山林的旅人,J總要親身走進妳曾留過足跡的地區,才能平息心底那抹難以對人提及或訴說的好奇。


我說這很好啊,去吧!讓J效學《華嚴經》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初初學佛親近佛寺無害有益,去看看念佛成就的高僧生前闢建的三寶殿堂莊嚴質樸,讓人見之忘俗去憂不思回返紅塵繼續奔遊,去親炙老和尚傳下的教法宗風,把一句清淨圓滿的佛號薰習在八識田中,生生世世得慈尊攝受,不再因愛執而無盡遷流。

寺旁桐花美,滿山樹蒼翠,J不因賞桐花而去,為妳帶回一瓶寺裡法師誦咒加持的大悲水,J說這是他上山的目的之一。我為妳歡喜,想像J在觀音菩薩座前虔誠祈求,菩薩手執楊枝淨水遍灑三千,有情眾生仰仗菩薩慈心悲願,滅罪消愆福壽廣增延,J為妳的病而上山,這份真心比如雪的桐花更美。
 
妳笑說,不懂佛門禮儀的J竟然向知客室裡的尼師說要「問姻緣」,雖然語出突兀,知客師倒也不慍不怒,言語柔和的告訴J,佛門淨地沒有這方面的諮詢或解答。想那出家人辭親別愛剃髮修行,心如明鏡映千月,不留月影於寸心,要出家人指點紅塵男女的情愛結局,委實大不相宜。
 
我瞧妳雖是拿J這事當笑話講給我聽,語氣聲調卻是不無憐惜,J慎重其事的想在妳所崇信的佛菩薩之前得到有關妳和他之間能否修成正果的指示或神諭,因為在乎所以想預知吉凶,因為珍惜所以不想去命相館裡聽江湖術士模擬兩可的天機。


我聽懂妳的語句中的憐惜和沒說出口的歡喜,問世間情為何物?前一段感情烈焰焚身遍體鱗傷之後,彼此相知相惜。
 
咖啡涼了,杯子也見底,妳問我要不要再續杯?不了,餘韻猶存勝過開懷牛飲,咖啡和酒一樣,喝多了會微醺。我帶著妳和J的故事撐傘走路回家,決定把它給寫下,為妳的鴛鴦蝴蝶章回小說添上新篇句。
 

 


四月流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五月有雨,探病札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