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http://lilycold.blogspot.com/ 山貓的古狗小布
2016/05/15

【關於血清】

馬群的視線停在遠遠的長凳上
他們的四肢長滿毛皮
一根根地踏穿地面
每一小片裏洞群露出動脈靜脈
束著溫度釀出高粱酒的夢
 
繩是斷的
一直有關於出口的夢用它上吊
鬃毛刷著彼此的連結
以前跑了多久
都没有可以打開柵欄的解藥
 
最不需要草地的人又活了一次
看著綠意爬上椅框
每個縫裏每一個喘息看開了撐很久的痛
爬上光滑馬鞍的世界
被安置在小小的角落以後只是原地踏步
每一步拖著一匹奔離自己的屍骨
 
 
 
20160413初稿
20160515二稿
20160516三稿
雖然是用來救人的,但是因為不忍心,後來再也不去后里馬場了。
 


繼續閱讀
2012/02/21

【為了那一天致敬】


山壁上的石子在緊扣住些什麼
墓碑們
又在緊緊扣住些什麼
無名鳥的羽毛
遺失肉身的…
一只看起來彷彿是蟬翼的一部分
模糊地刻劃著泥濘的山路香
不因那些躺下的注視
而稍微改變初衷
接近他們
離可寫可說的讚美更遠
我低頭
舉起手指卑微的熱
翻閱路邊緣的一片草葉背面
由那裏
雨水們為鄰近荒蕪的道路滴落下來
一顆又一顆心
滲進永不結束的堅硬裏跳動
任憑搖晃的羽翅冰冷地說明…

201112022207初稿
201112022220二稿/山貓
201112022244三稿/山貓

繼續閱讀
2011/05/27

【最後的粽子】


為一顆粽子給無感的人吃
為我們一起站在埋著白文鳥的田埂上
為我們踏過爌窰廢棄的泥塊
⋯⋯為你吃了幾口的稻穗
為我為你車縫的衣服
為我們曬過的太陽
不能痛哭出聲

我們的昂貴她們的廉價
她們的昂貴我們的不屑
門檻我再也不能跨過去
在這邊拿折壽等你

來找我一起坐回到階梯
看山那二個月剛要開始
我們趴在房門口消失
全部以粽葉包起來

今天的我遺忘蒸籠和它的響聲
始終相依為命没有血緣關係
有血緣的鬼們,只聽見金錢的數目
在無神可以交換契約的五月
我們站著的日曆下方有訂單一張接著一張
我同你腐爛為饀
泥土更好入口


*寫給家人牛寶貝

繼續閱讀
2011/02/19

腦子羽毛水





腦子連同羽毛
一一自由落地
室外的水
脹痛得
就要進來
就要進來清除
患者的笑,還可以
剩下叢生泡皺的
空白的臉與牆
 
201102190035初稿
201102190210二稿
圖/文:山貓安琪

後記:很久沒用的沾水筆,發霉的稿紙和網點......,
掃描出來就是弄不出原稿的樣子,網點變很怪;看一看,
覺得這樣配還真商業化啊(汗)!

繼續閱讀
2011/02/11

釘子




你太猥褻
露出犬齒黏著不屬於這個房間的陰毛
同伴在牆壁的另一面
竊聽--
狀況是不是意識流

菜刀今天
要向手臂的第幾公分處下手
夠不夠形而上啊
你想插嘴
用貓科的叫聲

騙肖欸
不要讓人以為有一頭獅子進來
抺布縮起來是因為那是藝術
是過於壯觀

你被別人填滿紅酒
鵝肝醬的舌頭搥進來
什麼時候才要親自去非洲
牢牢地被飢餓的大地盯住
一起在無角的犀牛屍體下
躺著
沾上真正的血跡--
最珍貴最硬的金屬味

否則你只是穿進一間破爛的廚房
勾住難以理解的廚餘
眼睜睜地看著一起勃起自慰的血管
也能成為一餐



201102102218初稿
201102110625十三稿

繼續閱讀
2011/02/10

日記--每天

每天,差不多到了這個時間都要極力忍住想衝出去死的衝動,幹!
繼續閱讀
2011/01/30

粿記事之大年節

今年是第一次搬到新家後,在新家製作年糕,平時或是初一十五發糕和蘿蔔糕等,早就開始做了,年糕卻還是第一次在這邊做。
一樣麻煩表哥來幫忙用電鑽一次做二斗;今天凌晨也是正月過年前在山上賣粿最冷的一次,擺攤位置右邊的賣芭樂夫妻擋,還有左邊賣菜的青年,因為天冷又下著毛毛雨而上山運動的比往常稀少,忍不住抱怨不斷。
我只知道很冷,雖然運動的人減少,不過,往常光顧的客人都說明天才要買。只是真正做這行的,都知道街上賣的那名店,早就星期一就在賣了年糕了,哪有可能不加防腐劑,說要等到拜天公當天才買的,以為那時買是最新鮮的,這樣的想法實在很單純。家裏昨天晚上才開始做的,只要年糕的水分抓得好,不用放什麼防腐劑的,還有什麼比這樣做對得起客人再加上吃了又安心?
今天像冰棒一樣回到家,休息一下,下午就開始準備晚上製作年糕的米漿;今天一大早在山上没有賣掉的,回到家也有常客來家裏買,感覺銷量是没什麼差別,就是肚子上貼的暖暖包一點用也没有。偏偏天氣就今天和明天最冷,這也是無法以人為掌握的。


繼續閱讀
2011/01/28

茶花如冬梅

夠冷的天氣,幾乎每天都去探看的茶花盛開了,今年看顧了好久,5日時媽媽跟我說一朵開了,今天,又盛開一朵,葉子還是需要治療,希望他可以更健康茁壯。聽說紅茶花花語是謙遜的美德,而白茶花是完美及可愛的魅力。家裏這株茶花凋落是整朵掉下來的,不是一片片凋謝的山茶花。






繼續閱讀
2011/01/16

一位自殺而相框裏的笑容很好看的少女xx



霧掉了所以她的母親總是得撿地上那些水漬在桌子邊換上了假的山茶花日夜有著白色的光不是少女的同樣的這一天重覆的香味飄過來死者探望生者的笑容和少女的不同她的左手按著一根不知絞住什麼的樹枝脫了皮露出乾枯的骨遠遠的那棟老屋壓在她的肩上破損的屋簷伸向她現在望著的目的地披著的草是造紙廠的噪音的煩躁而枯黃那是她的原諒

臉上清楚的雀斑是妹妹留的疤頭髮是父親的軟弱粗得有那麼幾根穿透了紙張穿透了木框穿透了少女的枕頭矇住的氣味老去了都在那件勒緊她的衣服是母親的由日光很少進來的窗戶那個角度看過去少女曾經覺得自己像個少年般堅硬可以再被勒得更緊一點這都不是她的看得最清楚的幾個角落露珠在那裏閃爍没有任何必要的解釋也許有人會以為那是少女的珍愛要求留在那裏但是讓人不以為意過目就忘了那些穿透傷那些穿透穿透那些穿透再穿透那些穿透了終究没有什麼是屬於少女的她也不屬於活生生的人的是菅芒硬土白蟻腐木蜈蚣馬陸菌類會首先發現的珍貴

這樣就可以快速地流過去了十幾年的害怕在她泡腳的水裏腳下踩著一頭剛起飛的鳥翅膀裏白濁的水草纏向她的腳踝幾道微小的波浪只沖刷過一次徒勞地為了淡去髒了的灰色在水的較深處停留著少女和鳥兒和水草們彼此的憎恨助我離開你們他們說成片地霧掉了也必須笑著如水裏扭曲的碎石永遠看著天空的希望變動的樣子她有幾次偷偷伸手到家人的面容不會出現的地方尋找過幾次撿起一塊和自己有點像的石頭貼在眼前再讓她唯一擁有的一張紙溼而皺地裹住屬於她的那一天停止讓一切不清楚的更不清楚地流走


201101161353十二稿
201101161412十三稿山貓

繼續閱讀
2011/01/05

無所謂日記--那些奢侈



散文、小說、新詩對於我來說是奢侈的條件,在那條件裏,我不被容許,那麼,就算了吧!無謂地站在圈外,嚼我隨手可拔起的牛筋草!


201101050059山貓

繼續閱讀
2010/12/20

日記:冬至前

冬至即將來臨,今年是在新家第一次開賣搓好的湯圓,由早上到晚上一共做了二斗,一斗很快賣完,另一斗明天已經有人訂,還有另外二斗明天要做的米漿正在搾乾中,今天一位志工大姐早上來坐了很久,和我一起邊搓湯圓邊聊,到了下午一位婆婆--媽媽的老友也來幫忙,傍晚陸續有經過的人們看見我們正在搓湯圓都進來問一問買現成的,也都說喜歡這種傳統手工做的,明天表姐也會來幫忙,每年到了冬至或過年總是這樣不是鄰居就是表姐會來幫忙,家裏就會變得比年節當天還熱鬧,這也是種幸福啊!


繼續閱讀
2010/12/16

日記--金碧輝煌屠宰場

九二一震災後至今完工的南興宮,舉行了圓醮大典,架得高高的燈竿由刺竹做成,竹葉在末端招引四方孤魂野鬼到這方饗宴,現場有種陰森,不知這是普渡作用的少女和總壇下的紙娃合照,我迅速地拍了豬羊,很快地離開那裏。直到煙火在我的頭頂上爆出火花,體內響起的震動,難以言喻 !緊依著主壇的斷層山區,往左右方延伸而去,埋葬了多少屍骨,就離我那麼遠也那麼近!這煙火是慶祝或是哀悼呢?



































繼續閱讀
2010/12/03

湖Ⅱ

 
她走下山坡,來到泉水邊,靜靜地恨著他們。※(註)
 
 
那麼多的體液因此留在那裏了
不屬於哭泣
 
一滴,也會有日光
用羽毛的樣子切開我們對望的雙眼
以後可以說那只是條小河
是冬天的
她和她的死魚們貼緊乾涸的河床
聽白鷺彎曲瘦弱的憐憫
繞過淺水窪邊美好的乾季
啄起魚骨
牠不再小心翼翼地抬頭--
讓飛濺的靈魂與肉身的倒影做最後的告別。
冷風說那麼就穿上接近黑色的樹蔭緊緊抓住樹蔭
躺下和鵝卵石相擁
長而蜿蜒的床和床只相隔遠遠地
偶爾留幾塊刺眼的傷口
在目光攀爬過在我們對談不曾交集的那些石頭上
 
一滴,也會有月光
刨起整片地給我們交換空白交換同樣
由第一位母親那接過來的道路
站在那裏
你總是看見同一個人
在死去的白鷺背後挖出我總是看見你的心
我們都在等待它跳動
活生生地自在地大量流出些什麼
 
一滴,也不會有施捨
給我們想給的她
活著是白鷺
刺比牠更純白
再放下更多被愛著的廢棄物
牠也能吞死去的種種她也能吞
為了讓那座湖的哀慟滿溢而出快點流過去
 
可是自然允許的是岸邊
楓香樹可以露骨地流血
可以不斷滴下來果實和親人們站在一起
隨時可以掉下來如刀的陰影
可以在裂開之後播種
 
我們被切開是好的
光,那麼暗
噤聲還有閉上快要由春天來的河水聲
用我們的眼球撥動水面
那是自然允許的
只是不能說那是誰的河誰的白鷺連結了誰的根誰的芽誰的破碎
 
 
 
註:引自福克納著作《出殯現形記》
 
201012110246八稿
201012110252九稿
201012110300十稿

繼續閱讀
2010/11/22

等待明天的叫賣



十幾年的角不斷指向明日
熱了熟了的尖銳越清楚
越美地被剝開
之前
經過的人們為了打開一個結
說:二十塊錢,我願意!

黑葉仔(竹子的一種);和雀榕。


朱槿


隔日清晨等候著日出等候他們的生計溫暖起來的黑葉仔雀榕和朱槿。

20101123
繼續閱讀
2010/11/14

你抱住妳之註



可能寫了<中性>這篇,會好過一點。

每天總是要告訴自己好幾遍,情緒不要大起大落。
我要成為無感的人。
西藥吃到已經没什麼效用,算一算也差不多吃十年了,最近實在没辦法忍受症狀加重,只好又去看中醫,都是說已經太虛弱了,吃補也補不進去,就得先由調到可以吃下東西吃下補的食物,另外的中醫說的也是一樣,腎吃藥也有傷到,腸胃也不行,心臟也推不動血液才會每到下午以後就開始走路或站著往下沉,腦筋也迷糊,就說:妳太操了,想得太多了。又說:年紀輕輕身體這樣,這樣要吃到什麼時候老?
我也只能笑一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起床睜開眼就得往嘴裏塞進苦得要 命的藥,不吃又不行,我也不想這樣,藥又不是糖!內部壞掉也不是我自己控制它壞掉的。
恐慌和憂鬱激動無法控制地呼吸困難想吐,這二天天氣溼冷又發作起來,又冷又得抱著馬桶乾吐,胃像火燒,吐也吐不出東西來,呼吸跟著胃不舒服越來越喘不過氣,睡也不能睡,幸好這次撐了二個小時就好一點,不然又得搞到天亮。
不是我自己對自己說妳就好好喘氣這樣就能控制,也不是我想要不突然這樣發作起來身體就會聽我的話叫心臟乖乖的跳它也不會這麼做,而我也不承認我進退維谷,只能在很痛苦難過的時候告訴自己一次又一次──啊再忍一下,等一下就好了,乖,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過去,別害怕別害怕…。
但是,我是多麼希望聽到這些話是來自家人,而不是自己欺騙自己…。

201011140006我恨14也恨13更恨12

繼續閱讀
2010/11/11

中性


 
崖邊的近處
站在那座鷹架
停留著暫時
做為蹺蹺板的二端
 
一邊的妳一躍抓住溼冷的草蟬聲
他們隱瞞在殼裏的偏頭痛
一邊的你一躍抓住經過的寒顫
傳給地面的屍骨和地底的孩子們
被多次壓過的無名草
流出重量的腥味
折著深深淺淺的黑色
錯誤的蛻變
一次比一次更遠地破土而出
 
很遠
傷口離崩塌點還很遠
月光或陽光來的話
妳抱住你的頭
你摟住妳的肩
手掌有那麼多出口
 
不必為僅僅一個的影子命名了
在撞擊聲中屋子始終未完成
敲敲敲敲敲
掉心
然後不再害怕地一躍而下
在寒冬裏鮮艷地盛開
給崖邊的岩石刮下即使只有幾秒自由的花朵
之後
同時是鏽是灰燼
而妳是你的住址
 
201011110242初稿
201011110303二稿
201011111309三稿

後記:10月在清境農場冷涼的早上約末九點後蟬聲怪異地響亮著,
其中一天外出約末也是那時間發現樹下的草叢中怎麼有黑色草蟬,是
草蟬的季節和海拔的高低分辨能力失去了嗎?是什麼造成這種錯誤,
大自然已放任生理心理自由了嗎?還是我自己放任的--參與了這種
共謀;將草蟬放到樹幹上牠又回到草叢裏,不飛。
讓人感到心生恐懼的是這種進行沉默著,而當發現時牠必定是濱臨死亡
,不飛。也只有這時,雌雄已不是重點,都是一樣的都是平等的。
(201011132337補充)

繼續閱讀
2010/10/29

農場(一)



陽光下相互撫摸
靜默與激動垂下耳朵
心烈得無言以對

換手換蹄
等候趕著咬著我們的牧羊犬來之前
剝去那層僵硬且髒污的毛

還能回到最初的毫無防備
在赤身露體的範圍之內
陰影裏的山嵐
只是一再證明了純潔的白會消失

我們暫時相互撫摸
假裝愛著彼此

201010290026初稿



後記20101026-28到清境及合歡山武嶺
繼續閱讀
2010/10/25

美好時光來自莎比比

有朋自遠方來,要不是住在紐西蘭的糰仔莎比比寄來讓我嚇一跳的生日禮物,今年一定又是忘了自己的生日了,可愛的莎比比還錄了生日快樂歌給我,實在是讓一向没過生日習慣的我啊,開心到不行,飛~~~~~~。謝謝比比。
意想不到的是郵票還是老雷貼的(噴淚),問了比比後(糖果實在太多了)也分給家人吃,感動得無法形容啦我!





繼續閱讀
2010/10/21

BIRD

BIRD
(播放中歌詞由山貓潤飾/請支持正版)

沉睡的你一副悲傷的模樣
彷彿正做著惡夢似地
How do I live without you

在那名為你的天空中
只有鎖著我
為無需再苦苦追尋往日見過的那片藍天
而歎息

人們都在天空之中──
在名為自由的牢寵裏;
在毫無星光的夜空之下
以那看不見歸宿的空洞雙眼
彷徨著…

繼續閱讀
2010/10/20

用餐

一邊耳朵快掉了的鋁鍋
煮了好幾個晚上的月亮
每一個不夠完整因此放棄我
很好地放棄我的胃口
那麼
改煮好幾個晴天的太陽
得拿刀子割掉他們
無論是髮膚骨血心肺腸
都燒的刺有什麼可以入口的好意
可以有入口而不要那麼明白他媽的掉了
也許有出口
也許就可以有味覺了
也許不加那麼多辣椒粉假裝
那是痛覺的一種現在或無論何時
都是甜


是甜是甜的甜得要命直接死掉也好過
一只只也許的胃
吐過胃的胃也會好起來
不再住著痴呆的牛或羊
反芻那些酸腐的吃錯了一天又一天
也許就可以走很遠離開不至於
呼吸困難得無法叫喊出不像人的聲音
不像個人地叫喊──說知道自己已經
已經該去尋找
去找吧去找死吧
找一群麻竹隱藏祕密的林子
給由影子裏走過來的老狗躺下
草叢緩緩以她不曾得到過的溫柔
吞没她一身的廢物
那時候
一定可以吃到麻竹嫩葉顫抖指著的
竹子放下的節修補耳朵那些得得得得得的聲響
以及每一段空了的費心


後記:養在屋外的狗,往往在知道自己的死期時,
總是會去尋找一個隱密的地方,以埋葬自己。



201010191538初稿
201010201619二稿
201010201625三稿
201010201627四稿
201010201727五稿
201010201730六稿
201010201735七稿
201010201736八稿
201010201803九稿
201010201813十稿
201010201814十一稿
201010201836十二稿

繼續閱讀
2010/09/18

颱風生活

因為颱風影響,昨晚粿改做蘿蔔包,也不敢做太多,深怕大清早到山上運動的人少了賣不掉啊!











和燙手的粿布使勁奮戰地揉了之後加上油。


没有香蕉葉,改用饅頭紙墊,真懷念香蕉葉。


依舊過著粿和粽子的生活記事20100918/圖文山貓
 


繼續閱讀
2010/09/09

遇見心中的力量--珍.古德博士來台

20100906山貓新竹行,因緣自在,怎麼也没想到今年可以遇見長久以來心中的那股力量-在非洲岡貝研究黑猩猩長達四十年之久的珍.古德博士。





繼續閱讀
2010/08/26

往暗處探望米格魯和白鼻心


小舅舅在上個月中風,血栓在腦子裏很嚴重,在二間醫院的加護病房蹍轉住過之後,一直到上星期轉到我家附近的一間安養院。

就像我家當年爸爸車禍的翻版一樣,現在舅媽也如媽媽一樣陷住無人伸出援手的境地,雖說小舅舅也有分到財產,卻是舅舅們中最不會理財的,遊手好閒了好多年,家裏的兒子們也已在外工作,一位也已娶妻生子,經濟仍然由舅媽做著作業員的二萬多塊的薪水在維持家計,目前舅舅還昏迷不醒,兒子們一向不理家裏的一切如今小舅舅這樣逃都來不及,照理說,現在是由家人陪在身邊常和他說話,刺激他的腦波,還有做手以及腳的復健,而不是放在安養院光是吃飯時間到餵食或者換尿布這般。

舅媽賺的錢根本這個月住安養院下個月就没著落,其他舅舅和爸爸當年受傷時一樣狠,舅媽還未開口就說没錢幫助,錢比自己弟弟的命還重要!話說,我看透了那些舅舅也很多年了,我們家從一開始就没開口跟他們要過什麼幫助。

家裏有兒子有什麼用?就是直送安養院,比我們家全是女的還没用!

小舅回到他家時,就得過去照顧他還得把對於照顧爸爸癱瘓的身體那一套復健方法教給舅媽,這是没什麼,可是我覺得自己踏不太出去,因為,得再看到氣切,抽痰無法言語的父親再度重覆出現在眼前的種種,現在的我,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那種心痛,我還没去探望小舅舅,媽媽也没讓我去。

啊!再給我一點時間吧。

是去年年底吧還是年初,時間記不太清楚了,妹妹還開車載小舅舅媽媽和我一起去媽媽的朋友家聊天,沿路小舅舅又提起以前他養的那些一隻要價十幾萬的米格魯,開著貨車帶著狗群到山上獵白鼻心和山豬等等往事,也說到因為没先拜山神有條狗怎麼叫就是叫不回來,天又黑了,只好第二天再到山上去,燒了紙錢再呼叫那條狗,狗一下子就出現跳上車。

過年時,做粿的東西全還放在舊家那邊的倉庫裏,小舅舅看我拿鋼刷刷著大鍋子,還教我得用黑色那種刷布來刷淨鍋子中間那些焦黑的點,炒粽子或粿要用的餡料時才不會常冒出焦味也不會焦掉。

這些宛如昨日才發生,如今的景況,就像媽媽說的--與其這樣死不死活不活地還不如當初一下子就死了乾脆!真不知身體情況本來就因為撐家計而不好的舅媽要怎麼再撐下去,没有人可以指望,或許我想太多了,至少小舅還有棟很豪華的透天厝也還有好大一塊地,也有兒子也有女婿,其他舅舅也很有錢。只不過大多是狼心狗肺!

往事再度湧現在我眼前重演,不過,就是這樣罷了,有什麼好難過的!

201008262203

繼續閱讀
2010/06/07

無聲風景

無聲風景
◎山貓安琪/刊於自由時報副刊

 那個靜止的時間是在七歲嗎?只見爸爸站在田埂上,望著遠方的相思樹、樟樹、血桐等雜生的林子,林子後橫著一片黑藍色的山。爸爸對站在他身邊的我說:雙手捂住耳朵。說完,他舉起手上那柄槍,朝雜樹林瞄準;那天的晚餐多了一隻斑鳩。

 如今,我已不記得槍響是怎樣的聲音,不記得爸爸怎麼撿回斑鳩,媽媽又是怎麼處理斑鳩的這些過程。

 昨天,幫爸爸洗頭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問媽媽那把槍是什麼槍?媽媽在一旁整理衣物,說:好像是散彈槍吧,是跟大舅借的,後來繳械繳出去了。她彎身摺衣服時,脖子後染黑的頭髮底下露出全白的髮絲。

 我想著──那時的槍響到哪兒去了?那時的媽媽和爸爸到哪兒去了?我時不時地總會想起爸爸瘦而直立的身影,和遠方的林子和山,刻畫在那個時間與地點,一切彷彿深且堅硬地有著銅般的質地,還帶著藍綠的銅鏽色,是靜止的、是無聲的。

 這幾年,在住家四周斑鳩聲無所不在,聲聲不斷觸碰那片沉默的疼痛!

繼續閱讀
2010/06/03

玩?



幾乎將寫文當成生活全部的人來說,我之前可以說是很久没寫了;除了情緒狀況和失控以及一思考就失眠,整個七天無法睡覺算是小意思,抓狂起來的情形也時常發生,所以,家人禁止我寫文--再寫下去妳腦子就全壞了,媽媽這麼說;文友也有人這麼說──那就別寫了;不過,對我來說是不可能不寫的,奮鬥了十年的漫畫被逼著放棄,現在又要我放棄寫文章這件事,那是怎樣?我已經没有再放棄的那種資格和本錢了,與其放棄不如真的寫到腦子完全燒掉!
叫我去玩的老師父,說我再寫下去會掛掉,就好好玩就好;玩,說起來簡單,都這麼多年了,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懂怎樣叫做玩。
總之我如果不寫就是個無用之人一無是處之人罷了,寫文並不是多偉大又多特別的事,只是寫了這麼久就和吃喝拉撒一樣不可少,我怎麼可能放棄啊,不寫的我和殘廢一樣!雖然寫了對自己人生也没多大助益也没幫到家裏什麼;現在慢慢地一點一點寫,希望腦子可以給我正常一點,以前没在補充維他命現在也有乖乖在吃一點了,真是無奈,不管怎樣當了十幾年藥罐子的我,至少希望藥量可以減下來,玩?我盡量啦,但是真的不能不寫。

201006030154

繼續閱讀
2010/06/02

第四屆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組三獎
作品名稱:蛇  作者:山貓安琪
 
早晨的陽光斜斜地移動到二樓臥室的窗台上,窗外正對著臥室的水泥牆裂縫裏,牢牢地長著一株蒲公英,她正盛開著小小的黃色花朵,水泥牆陰涼的凹陷處,則是冒出了幾小片山蘇。
 
里里心想:「真不明白這兩種植物在那種地方競爭些什麼?直接且強烈地正對著我的窗戶又想教我看些什麼?」里里總覺得植物由對面大舅家的屋牆展現如此強韌的生命力,對她來說根本是不懷好意!
 
自從大舅在對面蓋了棟五層樓的屋子,屋牆改變了里里十分重要的習慣,以往她可以看見不遠處那座山的日子不再。現在晨風一刮,她只能看見水泥牆上被晨風吹著而晃動的植物,植物的葉片雖然劇烈地震顫著,卻一點也沒有要掉落的樣子。
 
里里不再理會對面的植物,只管嗅著窗台上的幾朵白百合花,與另一株茂盛的含笑綜合的香氣;一盆竹葉青就擺在百合花和含笑的後面,葉子的末端有點發黃。里里發現時,眼神變得驚恐。她急急地由梳粧檯的抽屜裏找出一把剪刀,將竹葉青發黃的葉子末端剪去,剪下來的黃色葉片末梢,她像是要擺脫什麼可怕的東西似地立刻將它們丟出了窗外。當黃色的葉子碎屑飄向窗外時,由不遠處時而隱約、時而清晰地傳來尖銳的唧唧聲;她十分明白那是什麼聲音。
 
與里里的臥室窗戶正面相望的屋子是她的大舅家,由大舅家大門走出去約末十幾步,是大舅僅剩的一小分田。走過那片田地便踏上了新鋪好的黝黑柏油路,柏油路的另一邊一塊又一塊的重劃區,雜草長得比成人還要高,一根根相鄰的方形水泥柱子架起帶著鐵刺且扭來扭去的鐵絲網,鐵刺上勾著一些塑膠袋和褪色的紅色塑膠繩,一副隨時想要刺傷人的樣子。有些藤蔓已經竄過猙獰的鐵絲網,彷彿除了占有那些被劃分好的重劃區之外,還要將他們的勢力伸往柏油路這邊來。里里對那些不久後即將被剷除的植物發出的沙沙聲毫無興趣,她豎起耳朵仔細分辨著、篩撿著風吹過來的聲音——來自未來的建築物冷酷的聲音。唧唧聲依舊響著,聽起來應該是來自大舅那一小分田裏的某片雜草叢裏。
 
里里看著那片被雜草圍起來的一小塊田地,一名婦人正站在那裏對母親說話:「唧-唧-唧—雖然眼睛有點缺陷,不過生活唧-唧-唧—還過得去,有自己的房子,父親也已經過世唧-唧-唧——男方的母親唧-唧-唧——平常都下田工作,就別再挑了唧-唧-唧唧……我也是有家庭得養活的,管不著妳們日後的生活!唧-唧-唧……」有時拖得長長地、有時又中斷的唧唧聲,和婦人以及三舅媽講話的聲音混在一起,三舅媽的說話聲還掺著十年前三舅在醫院講過的話。
 
那種唧唧聲是青蛙被蛇緩緩吞嚥的過程中所發出的叫聲--屬於大自然的聲音;在這像牢籠的屋子裏,依然可以聽見大自然中生命逐漸消亡的聲音。
 
里里既興奮又害怕得開始發顫﹔也感到心悸--我也是個不久之後,會被大自然吞掉的人呀!--她想著邊走到書桌前,打開書桌的抽屜拿出藥包來。「只要繼續吃這種藥,妳就無法生育……。」醫生曾經這麼對里里說過。
 
精神科醫生畢竟也只是個普通人,他並不能感應到里里心裏實際在想些什麼--里里甚至懷疑自己的醫生每天也得吃上幾顆樂心錠,才能繼續對每個病人面帶微笑,醫生只能針對里里以語言表達出來的:諸如呼吸困難、心悸、噁心、胃酸過多、嘔吐、體重急速下降、失眠,以及一出門每五分鐘就產生尿意、頭痛、全身無力等症狀開藥而已。她怎麼也不能說出讓人呼吸困難的是母親、讓人心悸的是床、讓人嘔吐的是親戚、而讓人全身無力的是命運。她看著梳粧檯右邊整面牆上的照片,所有的照片全是同樣一張加洗的,那是三舅媽抱著寶寶的照片。如果有多一點的錢的話,里里一定要將臥室裏全部貼滿這張照片,只要盯著這張照片複製又複製的張數,她總是會開心地笑著,因為照片裏的三舅媽抱著女兒和其他男人的私生女,那緊閉的嘴便從來再也沒問過她什麼時候才要出嫁;或者勸母親將女兒們隨便找個男人嫁了就好。
 
讓里里感到納悶的是,大妹艾艾仍在期待著美好的戀情,小妹茉茉已經出嫁生子,而母親則是生存在地獄之中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是置身在地獄裏,這才是所謂的正常人吧?而正常的她們並不需要里里天天得吃的那些藥物!藥只可以改善呼吸困難、心悸,還有帶來一點藥效發作後的假性快樂,除此之外並不能改變與停止里里對男人的身體構造感到厭惡,和對這世界懷著恨意的想法。
 
決定開始吃這種藥,不過是為了延長與母親相處的時間,除了母親之外,里里實在想不出這世界還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延長了與母親在一起的日子,也延長了過去不堪的回憶!儘管如此,她樂於吃這種讓她無法懷孕的藥,更樂於可以因為無法生育而拒絶與男性交往,更不用走上結婚之路,並且因為擁有了這種缺陷而得以永遠留在母親的身邊,她完全不想讓心理所造成的各種生理症狀痊癒。但是以這種方式長久地留在母親的身邊,卻讓里里知道什麼動物是最可怕的。梳粧檯的左邊的整面牆壁貼著綠森蚺、黑猩猩、信天翁的照片。時常和她糾纏在一起的綠森蚺,力量驚人,她和他在亞馬遜的布袋蓮群裏打上一架,另一隻飛在海上的信天翁,勸她還是一直在天上飛才是美好的,他隨時都可以任意地以羽毛的尖端碰觸天堂,而黑猩猩吃著植物的嫩葉,邊嚼邊若有所思地告訴她,不安時吃什麼藥都沒用,只有做愛是最好的,然後他們每每望著對面的牆,告訴她,一再地告訴她--親戚是最狠毒、最可怕、最不值得相信的;真正公平和值得信任的是大自然,無論是什麼,最後終將被大自然所吞噬!里里深深地相信這個道理。
 
唧唧聲仍然持續著,只是已經變得小聲和短暫。里里想起三天前母親在樓下急促地喊著,說在客廳看見一條蛇,她的聲音十分慌張,等里里跑到客廳的時候,母親已經打開客廳的門,急急地說:「妳快看,就在這,啊,妳看,妳看,跑去那邊了!」母親緊張地指著對面正對著家門口的兩株桂花樹下,那裏除了桂花樹之外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花木盆栽,大舅將那一小塊空地留給里里的父親以前栽種的植物。距離上次母親說看見蛇,已經過了兩個禮拜,那時母親還叫來住在巷口的小舅抓蛇,小舅進入屋裏時,拿了把大鐵剪在樓下四處搜尋翻找,卻一無所獲--里里看著那把大鐵剪不住地打顫。
 
連續兩次在屋裏看見的蛇,頭部的形狀都是三角形的,這讓母親感到害怕不已。里里並沒有當下看見母親所說的蛇;就連母親所指的桂花樹蔭下,也沒看見任何蛇的影子。因為只有母親看見而里里卻沒看見,這反而讓里里感到更加痛苦,母親只是怕被蛇咬到中毒而已,里里所害怕的卻不是被蛇咬到那回事。「還是活到三十五歲就好了!」母親連續兩次看見蛇的事件,讓里里心中關於死的意念更加堅定,雖然死的意念一天比一天更加強烈,她卻仍懷抱著一絲希望,只是,生肖屬蛇的母親隨時都會感嘆自己年紀大了,這帶著失意的話像鐵鎚一樣,將里里心中每每好不容易又再度燃起的生命熱情一次又一次的擊碎,她懼怕大鐵剪和母親看見兩次毒蛇這種徵兆。「算命的阿林仙仔說我只能活到六十六歲。」幾年前母親曾經這麼說過,接著也沒再多說些什麼。里里卻一直將這些話放在心底,一天天數著母親六十六歲時,自己是幾歲。
 
當母親指著蛇溜進桂花樹下的方向時,里里直接想到的是到桂花樹下看看蛇是否真的溜到樹底下去了。就在門口穿上脫鞋時,她在門口右邊的蔭涼處看見一隻左腿少了半截的蟾蜍,牠動也不動地躲在花盆下,也許由於牠少了半截腿,所以蛇對牠沒興趣吧?蛇要吃的也是完美的食物嗎!里里走到桂花樹前,看見自己落在桂花樹上的影子又長又黑,風一吹動桂花樹,她的影子便左扭右扭地,她覺得自己的影子扭動的樣子真像條蛇。一邊看著自己宛若蛇的影子,一邊又想著有缺陷的蟾蜍也能找到另一半情人嗎?她慢慢地蹲在桂花樹蔭下。一些陽光灑在掉落的桂花葉上,黑褐色的葉子因陽光的照射變得有點光亮,不知名的小蟲子在乾枯的葉子底下更加腐爛的陰暗處鑽動著--而這,是毒蛇走過的路線,這是蛇選擇的。她知道蛇會選擇什麼樣的路線,她會繞過這些盆栽,溜進大舅的屋子後面那條水溝裏,沿水溝往上用尾巴頂起自己,好直立地貼在牆上,爬不上牆,便下來,再以同樣的動作多試幾次,她不會放棄這種徒勞的動作,進而她會發現一個排水孔,排水孔外露的地方長滿青苔,她鑽了進去,在那裏她遇到了錢鼠——可愛又毛絨絨的錢鼠。她的嘴幾次上下開閤左右扭動之後,她將錢鼠吞進肚子裏,在排水孔裏待上幾天。直到她聽見了頌經聲才往外排水孔外移動,爬離水溝,跟著隊伍往山上前進,山路多石礫,最尖銳的石頭尖端磨破並勾住她下顎的皮,漸漸地皮由她的臉開始裂開,接著繼續裂開的是她全身的皮,脫離原本身體的皮後,她在草叢中休息一陣子,再度往山上前進,她是這麼做的,無論是哪位親人被埋葬在山上時,她都得這麼做。
 
里里抓著手臂,將身子往桂花樹下彎下再彎下,她不時地看看自己手臂掉落的皮屑,小小片的皮屑是那麼地渺小,光用指甲抓是不夠的,蛻下皮必須用更尖銳的東西勾破皮、用更堅硬的石子磨過才能蛻下來,她隨著毒蛇滑身進水溝裏,貼著牆努力地抬高自己,再扭動身子潛進鼠穴,聽著頌經聲,然後跟著送行的人往山上前進,她扭動著扭動著……「妳在做什麼呀?」大妹艾艾不知何時走到里里身邊,以十分厭惡的眼神看著桂花樹。
 
艾艾常對里里說算命節目裏曾提到桂花的花語代表孤芳自賞,尤其是這種植物正對著大門口,包準家裏有女孩嫁不出去﹗原本門口的桂花樹有三棵,其中一棵在小妹茉茉出嫁的前一年不知什麼原因枯死了,隔了一年茉茉出嫁後,艾艾更相信桂花樹的存在是讓她無法出嫁的原因。
 
但是由於父親去世前十分鍾愛門口那些植物,所以里里覺得艾艾就算恨透了正對著大門口的桂花樹也無可奈何。當艾艾知道蛇竟然溜進了桂花樹下,她的臉色更加難看。也許她早計劃著要偷偷將桂花樹搬離原來的位置,現在蛇躲在那兒,以致於她的計劃頓時破滅,里里心裏為此感到高興,她繼續蹲在桂花樹下也不打算找出蛇來,如果蛇想住在桂花樹下就讓蛇留在桂花樹下吧,就讓艾艾嫁不出去吧!
 
艾艾有她所迷信的,里里也有她所迷信的。在桂花樹下放棄找蛇的那天,里里在母親的衣廚裏翻出幾張破舊的紅紙,一張紅紙批滿一個人的八字流年,翻出這些破爛的紅紙,一聞到樟腦味,她忽然想到那些紅紙全是一個死人留下來的字,便心生後悔--那位替全家批八字流年的算命仙仔早就過世了,一個死者的預言仍在影響著活著的人!里里幾乎要尖叫出聲。她也不管早已破舊不堪的紅紙是否會完全撕裂,直接將紅紙全部狠狠地塞進衣廚的角落裏,拿一疊衣服將它們壓住。如果不是母親偶爾會翻這幾張破爛紅紙出來看,她一定會放把火將它們燒個精光,只是那疊壓著紅紙的衣服是母親的,她又開始擔心了起來……。(未完)

有興趣讀下去的朋友歡迎來信給山貓啦,謝謝。

繼續閱讀
2010/05/10

雨和她的心事

雨和她的心事
 刊於自由時報副刊
◎山貓安琪
 
散落的麻雀
啄著行人傾斜的肩
傘的骨節隱隱作痛
 
那是麻雀們
說鄉村進入城市的故事
當慢跑者赤腳踏過唾沫
有些音節和小沙子
磨過心臟
 
排水孔有時候嗚咽地
順路捲走小動物的靈魂
吞嚥的全是地球的傷心事
 
 



...............................................

  就在去年以前,在舊家那邊,時常可以聽見麻雀群一起飛起來的聲音,那已經不叫拍翅聲了,而是另一種巨大活著而且是在短暫時間便更換的聲響,有時就像大雨落在石棉瓦屋頂或藍色帳棚上的上聲響;田埂上偶而會看見麻雀僵硬的屍體,爬滿螞蟻。小時候,曾經在家旁邊的竹林裏發現被螞蟻爬滿全身的麻雀,還活著的,我抓起牠仔細地將螞蟻一隻一隻地拔掉,再用清水洗一下拿毛巾包起來,麻雀隔著毛巾被我握在手裏的感覺現在還很清楚,不知怎地我的手一鬆,牠很快地飛走了,那時候心裏感到有點惆悵,這種感覺也還記得。

  雖然種稻和水果很討厭麻雀,可是我總是覺得牠們是在我成長過程中很重要的小動物,想著麻雀也會想起舊家很多事和許多無法捥回的事。

by山貓201005101057

繼續閱讀
2010/03/14

相信我(播放中)

謎般的開始,似乎在帝人到達池袋就學後,一切毫無相關的事件一一展開,尋找自己頭髗去向的無頭騎士騎著坐騎化身的重機,身著現代重機騎士的皮衣,維持著古時候傳聞中女無頭騎士的曼妙身材,在陸續發生各種事件的池袋成為都市奇聞之一。
無頭騎士異聞錄,近期推薦動畫(再敍)。


相信我
 
Trust me Trust me
Lady I want be with you
I want you to trust me trust me
I’m here 陪在你身邊
Call me 我就在這裏
Trust me 什麼都不必怕
My dear 看不見的絲綫
Trust me 將我們緊緊相連
只能感覺熾熱體溫
仔細傾聽你的心聲
不變的愛必定在此
目光該落往何處
看著我的臉就好
我已決定要接受你的一切
I’m here無論相隔多遠
Call me永遠緊密相連
Trust me更加厭惡這份心情
My dear請放下
Trust me你身負的重擔
没錯  我 為你而生
I’m here 陪在你身邊
Call me 我就在這裏
Trust me 什麼都不必怕
My dear 看不見的絲綫
Trust me 將我們緊緊相連
只能感覺熾熱體溫

繼續閱讀
2010/02/27

熱血家教,和鮪魚君一起燃燒吧!

澤田綱吉/阿綱(さわだ つなよし/ツナ),ツナ發音同日文鮪魚,所以我都叫他鮪魚くん。

 (播放中是未來篇片頭曲之一)
混雜在人群中也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在交叉點的正中探尋未來的地圖
我堅信天空的對面没有實現不了的夢想
輕裝出發吧
前往自己所描繪的未來吧
抱緊無人知曉只屬於你自己的夢
以自己的步伐邁向明天
奔赴自己想去的地方並且找到自我
抓住僅限一次的機會
混雜在人群中也可以聽見你的聲音



之前的88也是這部未來篇的片頭曲之一
…不會遺忘吧?那些於遠路上怒放的花 淚痕與傷跡,都一併將之擁入懷中繼續邁步向前。

 這樣的歌詞,實在太適合為了同伴們而努力成長的鮪魚,由一向被稱為廢材一路在Reborn的嚴厲指導下努力前進--這位朋格列家族的BOSS,套句Reborn掛在嘴邊的話:拚死往前進吧!

 天野明老師的這部漫畫,一直鼓勵著我往前走,實在是有著好大的力量啊!最上面是死氣之炎狀態的鮪魚君和十年後的巴吉爾--看起來只有頭髮變長而已啊!巴吉爾。巴吉爾應該算是鮪魚的爸爸澤田家光--朋格列門外顧問--的徒弟,外表看起來雖然柔弱,但是卻堅持著家光託付給他的任務,十年後的世界為了找鮪魚君他們,由意大利隻身到日本經過和米爾菲家族的戰鬥,又餓了好幾天,到達目的地,可以說,有著朋格列家族的堅強覺悟意志,不過記得十年前的世界之前發生的事,巴吉爾本人好像說過自己雖是家光收下來的徒弟卻也不算是朋格列組織的一份子。

目前在和新工作奮鬥中,感覺就是有著家教這部動漫的支持,喔喔喔和鮪魚君們一起燃燒吧!咦,以前提過,我在寫文時背都會發熱,難道這也是我的死氣之炎嗎?(誤)
繼續閱讀
2010/02/25

可以愛的

之所以寫了這首新詩,原因是這幾天看了新上檔的無頭騎士異聞錄,片尾曲又是讓我痛哭不已,跟老雷談到歌詞時,他就說愛全是假的,但是,我有個朋友卻真的做到了歌詞所寫的事情,當我和這位朋友提到時,他說:妳怎麼記得這件事?我就說,好朋友的事很難忘記,不過,這倒不是我要講的重點,而是,我因為這位朋友真的做了這樣的事去愛一個人,所以,我相信愛不全然是假的。



可以愛的
 
尋找一棵沐浴在陽光下的樹躍起的動作你說那不可能那是一片水我穿過並且相信它薄情卻又深你說那不值深信人們惡意地說遺忘就好別說什麼關於親愛的種種而我相信躍動在日子的點上只是錯過了適合燒盡的時刻以為它從未存在任何波光在土石的質地中我相信有躍動的心一條蚯蚓在熾熱下有鱗光那時牠便是魚即使乾燥在燒過的岸上
 
 
201002252345初稿
201002281102二稿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