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24

感激與感動


感激與感動

 

 

 

   想起高中時的生活。

   在華岡藝校三年,生活得很單純,稚嫩的我(其實是幼稚的我),顯得既天真又可愛,呵(自己一面寫一面想笑)。

   會報考華岡藝校,是因為我喜歡華岡活潑的校風,這是讓我想去華岡的主因。

 

   第一年,學校公演。

   我演一隻小精靈,而且還跟一堆女同學一起演(挖哩咧,只有我一個男生)。當時,還穿了絲襪(很怪的精靈),頭髮還自己綁得亂七八糟的,活像一根沖天炮!哈,畫面超爆笑的。

 

   這些,都是回憶。

 

   在那時的我,擁有單純的幸福(沒有工作的壓力),也沒有現實生活的複雜(沒辦法,社會的確很現實,我直到現在還是無法適應)。如果有時光機,我真的很想回到當年讀書時的青春時光,情願有著當年的青澀模樣,那是段無憂無慮的歲月,真是沒啥煩惱啊。真的,很不想長大。

 

   第二年,升上高二變成學長。

   依然走的是郭富城中分頭(叫麥當勞頭更貼切吧),看著照片裡的自己,那時的髮型還真的是好笑到不行。

   也算是回憶。

   

   高二的學校公演,你猜我演什麼?我竟然敢上台演一個六十幾歲的老人!得要揣摩老人走路(真的得走得很慢才能叫做老人嗎?我記得有些老人老當益壯也是給他健步如飛啊)。我還記得劇名叫做《白納德之屋》,是一齣我很喜歡的舞台劇。

 

   有時,想起這些年少往事總還是會笑的,只是翻箱倒櫃卻再也找不到那些錄影帶,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呢?我曾經很努力地在家裡展開地毯式的搜索,企圖找出十七八年前的古小偉,但似乎真的不見了!就這麼奇妙地消失了。(不知道我的同學們,使否還珍藏有當年的畫面呢?如果可以的話,請和我聯絡唷,將錄影帶提供我,這是我想一輩子留存的回憶)。

 

   世界很大,經歷愈多愈是令人感嘆;世界很小,我相信會遇見的終究會來到(曾經有同學主動上網留言給我,她還告訴我說她已經結婚了,而且還有小孩了呢)!我也有一個小孩呢(哈哈,開玩笑的,是我的愛犬古小妹啦)。

 

   到了第三年。

 

   說真的,第三年的生活,我已經有點想不起來了。依稀還記得那年的生活好像就是為了公演而活!我們整個學期都在製作道具,都在為了公演而彩排;每天都有各式各樣不同款項的錢要繳……。

   那你,知道我演了什麼嗎?我……我不想演還不行!

   我演了《長白山上》的「四哥」,身分是個「好人」(其他的全都是壞人喔),果然,我的樣子就是適合當好人。

   公演結束後就等著畢業了。

   畢業,馬上就接到兵單入伍去。那年,我二十歲(現在想想,真的是好年輕的感覺)。

   退伍時我廿二歲,第一份的工作是做當年紅極一時的電視戲劇「花系列」的工作人員,要搬道具還有一些瑣碎雜事(真的是超辛苦的,拍戲真的粉累),我甚至還要當駕駛開貨車咧。開車有三千塊錢的津貼,算算一個月領一萬八千塊再多加三千,超累人的,累到沒時間睡覺。為什麼拍戲非得要這麼累咧?一拍就是拍到三更半夜(累到爆!真的很不適合我)。

 

   為了活命,我做沒多久就遞辭呈,之後,你知道我改做什麼嗎?

   我去當帶藝人的宣傳啦。

   那時的我,沒太多的想法,就是想去試試看,只不過帶沒兩個月再次確認這行真的很不適合我,繞了一圈,我依舊沒離開熬夜等戲拍這個輪迴(我帶的藝人要拍戲,想當然,一樣需要熬夜,累到不行)!沒日沒夜拍戲,難道這些人都不想睡、不用睡嗎?我真的是累——死——啦。

 

   過了兩個月,我沒做了。

 

   我在華岡藝校修的是攝影,我想應該可以開個攝影工作室,於是在花蓮(好地方,地靈人傑)砸下重金添購許多攝影棚所需的器材,花了十幾萬開沒幾個月的下場是:收啦。

 

   這三個工作的壽命都是兩個月,所以我在半年內總共做了三個工作。

    厲害吧!

   沒想到彩妝這個工作,我一做就做超過十年,今年更挺進第十三個年頭。我想,我應該是永遠要做這個工作了,我很開心找到了適合我做一輩子的工作。

 

   你是否正在追尋你的夢想,還是你正在找自己的出路?說真的,找到自己的路看似簡單,其實並不容易。如果能夠做一件事情做一輩子,是幸福的(想想當人愈來愈年長,卻還不知道自己究竟適合做什麼,真的會令人心慌)。

 

   生活中充滿無數的感激與感動,勇敢面對一定能闖出一片天空。

   加油,朋友們。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