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1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歷史定位

包容天地

「一國兩制」賦於香港歷史使命和歷史定位是﹕一)香港要做真正民主的典範﹑二)香港要建成資本主義良性發展的典範﹑三)香港要成為和諧世界的典範。

「一國兩制」下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但與一般資本主義國家相比﹐也有其自身的不一般的特點﹐例如﹕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就不能照搬西方的模式。從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及安全考慮﹐香港是不能按照「美式民主全球化」的冷戰佈署去走的﹐應該有自己獨特的模式。

另外﹐西方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它不可能給人民帯來真正的當家作主。因為西方民主有其虛偽性﹑欺騙性一面﹕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的歷史是在西方各國共產黨人在為人民民主的鬥爭中開始的﹐資本主義的統治者被迫接受人民的社會主義的素求。由於資本主義的統治階層接受人民的民主訴求是被迫的﹐因而資本主義民主模式的設計師們為維護少數人的特權而絞盡腦汁﹐重點是如何扭曲作為民主原則的「少數服從多數」。他們通過權力的分割(三權分立)分層(參﹑眾議院)﹐再引入政治騙子各式各樣由背後財團操縱下的政客在玩弄選舉遊戲﹐再注入赌慱元素「贏者通吃」及「認赌服輸」﹐把民主的精神也扭曲了。如此一來﹐大多數人的追求被化解於無形之中﹐根本無法通過資本主義的民主來實現大多數人民的根本利益。

因此﹐香港必須創建一套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真正民主的模式﹐這就必須從西方民主其虛偽性欺騙性中提高認識﹐識別假民主﹐消除政客的操弄﹐讓港人真正當家作主。

「一國兩制」下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必須是良性發展的資本主義﹐而不可能向野蠻資本主義的方向發展。因為一國的主體是社會主義﹐因而香港的資本主義必然是對社會主義有極大包容性的良性發展的資本主義。同時﹐「一國兩制」是當今世界解決意識形態分歧﹑推動和諧世界的偉大創舉﹐這十年所取得輝煌成功舉世矚目﹐證明了「一國兩制」有強大的生命力﹐并具有世界普遍性的意義。

所以﹐香港要做真正民主的典範﹐資本主義良性發展的典範和成為和諧世界的典範﹐這是「一國兩制」賦予香港的歷史使命和歷史的必然。

「一國兩制」有其誕生成長和成熟的過程﹐在未完成她的歷史使命之前是不會退出歷史舞台的。如果說中國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需要一二百年時間﹐那麼「一國兩制」的命就可能會更長。因為真正民主社會的實現﹐資本主義良性的充分的發展都是需要漫長的歷史階段才能完成的﹐而且要在與社會主義的互動包容共贏中完成的。

「五十年不變」是中英兩國政府在當時的談判中﹐為了滿足當下心理的需要雙方作的政治妥協﹐并沒有對「一國兩制」作深入的思考。鄧小平作為偉大的政治家和哲學家﹐他有更廣闊更深遠的思維﹐在講「五十年不變」時﹐心裡想的是五十年後也不會變﹑亦不需變。其實﹐也可能永久不變﹐因為社會最終發展至「和而不同」的最高境界的﹐

現時一些政客拿「五十大限」作簡單的算術運算﹐要搞個所謂「普選時間表」﹐把一個社會演變的自然過程用來數手指﹐把複雜的客觀現實矛盾進展化成主觀意氣之爭﹐把《基本法》的「循序漸進」及「實際情況」原則拋諸脑後﹐沒有實質性因素的支持﹐任何主觀憶測都只能是一紙空談。政制發展問題﹐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到創造有利條件﹐不斷累積實質性支持因素﹐多做實實在在的工作更有益些﹐例如﹕政改方案的漸進性﹑真正民主的模式的探索等﹐這才有利凝聚共識﹐提高市民當家作主的意識﹐要從被政客的操弄誤導中解放出來。増強對假民主的識別力和批判力﹐探索如何防止「陳水扁式」政客人渣蒙騙過關的機…等等。

如果香港能用五十年時間﹐建成真正民主的模式并發展至成熟的階段﹐巳是很不錯了。



紮鐵工潮見左派困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香港高度自治的權力來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