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21

香港警察的清場行動太粗野

胡峙

在皇后碼頭的清場活動,實在太粗野了!胡某認同警方的目的,但不認同警方的行為,這麼粗野的行為簡直是笨死了!

對那個把自己的脖子鎖在欄干上的年輕人,警察的行為太粗魯了,應該慢慢地勸他自己解開鎖,一個小時勸不了,就用兩個小時勸;一個談判專家勸不了,就用兩個談判專家勸;如果再不行再加碼,不惜以警方最大的誠意,就算是勸個三天五天也應該以勸導的方式去勸那個年輕人,不要讓他承受被人強迫拯救的痛苦。

對於在地面上,以鐵鏈把自己鎖在一起的那些人士,警察也不應失了斯文,應以勸導形式去勸他們離開,也要展示最大的誠意,三五七天的時間是值得去付出的。那些保衛皇頭人士背上背包去躺在地上那麼辛苦,警方不應去增加他們的痛苦,應以最大的耐性去勸他們自己離開。警方坐在他們的身邊慢慢地勸!

對於在碼頭屋頂的人士,警方的行動是大錯特錯的,因為這樣的行動會引起保衛皇后人士的危險,也浪費了警方爬山隊的警力,實不應該。警方應同樣展示最大的誠意,不惜付出幾天的警力和時間,苦口婆心勸他們自己離開。

如果警方用這樣的方法,包保保衛皇頭人士會自己離開,也減少了可能發生危險的機會。

有人說因為皇后碼頭是殖民地的東西,是國恥所以應該拆,這真是無知之談!不要什麼都牽扯到政治,要說象徵殖民地意義的東西,香港還少嗎?能全部都拆了不成?遷拆皇后碼頭根本就純粹是發展的需要。

皇后碼頭和天星碼頭都是位於中環這個黃金地段上,為了中環的發展,皇后碼在1953年已經遷拆過一次了,現在的那個皇后碼頭是第二皇后個碼頭了。現在政府為了發展中環,又需要再度拆碼頭,這和1953年的殖民地政府所做的發展中環的目的是一樣的。

難道1953年的殖民地政府的遷拆皇后碼頭就是為了發展中環,而現在特區政府的清拆碼頭行動就是為了所謂的「國恥」嗎?在90年代開始的發展中環的工程已將皇后碼頭列為要遷拆的項目之一,難道那時也是為了「國恥」?

根據有關資料,這個皇后碼頭在1990年已開始計劃要遷拆,然後通過了很多諮詢,到了清拆工程快要展開了,這些所謂的保育人士才去反對,根本是搞事。工程遲一天進行,政府每天就要賠償發展商二十幾萬,這些錢,是從誰的口袋裡拿出來的?

政府的政策是有延續性的,怎麼可以說停就停,說反悔就反悔,還有合約精神嗎?首座皇后碼頭於1923年以20萬建成,當時位於文華東辺酒店及皇后像廣場附近,1953年因中環填海而與天星碼頭遷至現址。現在因為再因為發展中環再遷他處,有何不可?

難道就地安置會更好嗎?車水馬龍的路邊多了一個碼頭樣式的涼亭?合乎經濟效益嗎?車又多空氣又污濁的路邊適合市民流連嗎?市民會去那兒乘涼嗎?這個所謂集體回憶的碼頭,去保衛的卻只是一些年輕人,一些對碼頭真正有集體回憶的中老年人卻不認為這個碼頭有值得回憶的地方。

年輕人有一腔熱血,容易衝動,所以有時是會做過激行為的,但最令人不恥的卻是一班在後面的煽風點火者,有的獻花,有的出謀獻策,以浪費香港納稅人的錢、及浪費警力為手段,來達到他們出風頭的目的。

發展和保育文物,是天生對立的,問題是哪個較重要,以及如何取得平衡點!現在的東西,以後也會成為文物,幾千年下來,文物何其多耶!

但不是說文物沒有作用,有價值的還是要保留。政府推出政策之前,也不是沒有諮詢,而且時間不短,那時保育人士就應該去關心了,不要等到成了定局後,才去反對。



政治矛盾考驗特首的管治能力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紮鐵工潮見左派困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