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7/05

政治矛盾考驗特首的管治能力

包容天地

回歸十年﹐是香港經歷了風雨考驗的不平凡的十年。除了金融風暴﹑沙士衝擊等經濟民生問題外﹐複雜的政治生態所反映的對抗性矛盾﹐是對香港破壞力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深層次矛盾。

反回歸﹑反「一國兩制」﹑反基本法﹐使「香港巳死」令「一國兩制」失敗﹐是反對派的政治目的。為什麼十年來反中亂港不斷﹖政治爭拗無日無之﹖立法會的政治毒瘤令行政立法無法協調﹖更無法達到基本法所要求的「行政主導」原則﹖根本的原因也在於此。
 

回歸後的香港出現政治矛盾該怎麼辦﹖「一國兩制」的總設計師鄧小平也曾表達過憂慮﹐但他老人家在回歸前夕就離世了﹐還未來得及作進一步的探討﹐不能不說是一個歷史性的遺憾。然而﹐今天這個問題就留交特首﹑特區政府和香港同胞去自行解決了。

十年來﹐港人在風雨中不斷覺醒﹐認清了反中亂港政客的真面目﹐用行動挫敗他們的亂港圖謀﹐使他們的基本支持面愈來愈窄。儘管他們以「變色龍」﹑「忽然革命」等企圖政治捆綁﹐也阻擋不了人民覺醒的洪流。因為他們想搞衰香港癱瘓政府﹐在香港及袓國經受困難時﹐他們卻幸災樂禍落井下石﹐逼使港人忍無可忍﹐也令他們眾叛親離。

為什麼香港的回歸會出現反回歸的政治矛盾﹖原因是來自持續大半個世紀的冷戰年代﹐自新中國成立之日起就遭受圍堵封鎖﹐并揚言要扼殺在萌芽狀態。美國總統佈署三代之內要搞垮共產黨政權。雖然蘇東變天﹑冷戰結束﹐但至今美國仍舊施行冷戰政策。在香港﹐死抱冷戰思維的政客大有人在。除非中國放棄社會主義﹐又或者美國放棄冷戰政策及以「顏色革命」為目標的軟戰爭﹐這場對抗性政治矛盾才能消失。只是﹐這是并不可能的﹐可見這場鬥爭的將會是一場複雜﹑尖銳而長期的政治對抗。

因此﹐特首能否駕馭政治矛盾﹖有三種可能﹕能駕馭﹑駕馭不了及反被敵對勢力所駕馭﹐這不能不令港人有所心不無憂慮的。我們應展望下一個十年時﹐必須關注特首能否駕馭政治矛盾﹐從而尋找特首駕馭政治矛盾應舉備的條件。

第一﹐對於對抗性政治矛盾﹐要正視要面對﹐不迥避不掩蓋。對抗性政治矛盾與人民內部矛盾的性質不同﹐處理方法也必然不同。理性討論是否奏效﹖從立法會的政治毒瘤的表現就可以看出﹐沒有一次是可以理性討論的﹐連半次也沒有。因此﹐我們必須要針鋒相對﹐反其道而行之。他們慣用煽動及誤導民眾﹐就要揭穿其真相﹐使他們的背後黑幕暴露於陽光之下。

第二﹐對於對抗性政治矛盾﹐要看清其國際上的政治板塊。他們與霸權主義﹑極右反華勢力和台獨勢力等互相呼應。陳水扁搞撕裂族群挑撥兩岸﹐他們就搞反中亂港挑撥中央與港人的關係﹐方法根本如出一轍。當們他們要為梁家傑助選時﹐就紏集了台獨分子﹐來港搞個台獨港獨大合唱﹐試問這是何等黙契﹖

第三﹐中央政府﹑特區政府與香港市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只是與這些對抗勢力相對立。用所謂「香港良心」叫嚷特區政府不要向中央「出賣香港」﹐只是惡意煽動。只要港府深入民眾﹐主動爭取民眾是可以不給政客誤導民眾之機的。從最近的民調的排列順序可得出結論﹕民意最關注的是經濟民生問題﹐關注社會和諧﹐遠多于所謂普選﹑人權和自由那些虛無瓢渺的政治概念。 因此﹐特首與其希望在任內解決普選問題﹐不如集中精力刺激經濟﹑改善民生。

第四﹐「一國兩制」是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所構思的﹐是以實事求是原則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法﹐所以「一國兩制」﹐可算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若要準確落實和深刻理解﹐就必須對國家的主導思想有更深入的了解。因此﹐筆者建議特首要好好地學一點國家的主導思想﹐尤其是鄧小平理論﹐這對於確保特首能駕馭香港複雜的政治生態是絕對必要的。



從商人治港到公務員治港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香港警察的清場行動太粗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