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22

理性與宗教的思緒

mikale

由於筆者自小因受唯物歷史觀的哺育,所以對於宗教問題一直感到很疑惑﹕爲什麽如此愚蠢的教義﹐竟然是世界大多數所相信﹖本人對這個問題一直疑惑不解。

直到去年看過一本科普雜誌﹐雜誌的專題講信仰問題﹐以科學的角度提出幾個觀點: 1)大腦偏愛信仰﹔2)科學無法解釋存在問題﹔3)信奉宗教的人減少情緒的焦慮。

科學無法解釋存在問題。將是今次我們討論的重點。我們先看看究竟什麽是「存在問題」這一直是哲學上的大問題﹐又稱之爲「終極問題」。簡單來說﹐是嘗試解釋人類為何存活於世﹐因而産生的一系列問題﹐例如﹕「我為什麽而生?」﹑「為什麽會死?」﹑「生存的意義是什麽?」等等終極問題。

自然科學對終極問題到底是什麽呢﹖科學有對生命體的構造嘗試做出解答﹐也對生命體的意識如何運動做出解釋﹐但是對終極問題的為什麽會產生,終極問題的答案並沒有做出答案。簡單來說﹐就是答非所問。

至於社會科學和哲學﹐自古就有思考終極問題的傳統﹐亦因而衍生了很多細微的問題﹐哲學都嘗試解答終極問題。很遺憾的是﹐終極問題終歸還是「終極問題」﹐哲學始終也找不到答案﹐只能回答「不知道」。

至少﹐對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認識膚淺的筆者來說﹐面對終極問題只有兩種回答﹕「不知道」和「答非所問」。宗教雖然存在很多矛盾﹐有一些地方甚至愚蠢之極﹐但是之所以經久不衰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宗教是唯一能解答終極問題的途徑﹐或許這本來便不應該是理性考慮的範圍﹐正如一些馬克思主義者所說的那樣﹕「理性走到極端就是非理性」。

人為什麽思考終極問題呢﹖從中國的文化和民衆傾向來說﹐似乎對於終極問題輕輕帶過﹐令中國文化始終傾向現實主義爲主。孔子的「子不語怪力亂神」﹑「未知生﹐焉知死」表現出強烈的現實主義傾向。似乎古代中國人對終極問題漠不關心﹐起碼比西方人關心的少。現代中國人有思考終極問題的越來越多傾向﹐這引起本人的興趣。

自蘇聯式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極大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格﹐而關鍵重點就在于「蘇聯式」三個字。當我們論述「蘇聯式」時﹐便要必須知道俄羅斯是個什麽樣的國家。一直以來﹐俄羅斯都是一個非常虔誠的東正教國家﹐因而也受到東正教的宗教觀和宇宙觀影響﹐如永遠向往著上帝和相信世上存在絕對真理。因此﹐蘇聯式的馬克思主義﹐即馬列主義的傳入﹐亦令不少左翼分子執著於事物的真理性﹐認為凡事皆有絕對真理。雖然「蘇聯式」給我們帶來非常多正面的價值﹐如「世界的視野」﹑「人類共同的苦難」﹐但似乎也帶來了災難。所有社會性災難的共同特性就是相信世上一個唯一的「無可置疑的真理」(相信中國人並不陌生這些社會性災難)﹐即是絕對真理。人們必須相信這個真理﹐按照這個真理行事﹐凡是質疑這個真理的都會遭到消滅﹐那樣的話﹐理性的光輝也遭到了毀滅。



我的唯物主義世界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無產不如奴隸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