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04

GDP差距與經濟帝國主義

CheGuevara
Picture
我國在經濟學問題上曾經出現過這樣的一個問題:「有一個學生在學習了勞動價值理論後﹐提出了一個問題﹐美國2億多人口創造了9萬億美元的GDP﹐而我們中國有13億人口﹐為甚麼GDP只有1萬億美元﹖」有一個經濟學教師試圖回答這個問題﹕「美國這9萬億美元GDP是產品和服務的價格﹐而不是價值。言下之意﹐美國創造的價值沒有這麼多。」但這位經濟學家最後評論道﹕「這樣的回答很奇怪﹐按過去的傳統理論﹐個別商品有時會低於價值﹐有時會高於價值﹐但在總體上﹐高低應會相互抵消﹐所以總價值應該等於總價格﹐9萬億美元怎麼會僅僅是價格﹖」
為甚麼國與國之間生產同一產品為什麼價格差距那麼大﹖我們必須先要明確,這個世界幾十年來的市場經濟並不是政府完全放開的自由市場經濟,市價的釐定因素是複雜的,政府的干預調控只是其中一種,並非由理想的市場經濟競爭決定。古典經濟學家經常用烏托邦的模型來論證自己的正確性,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歷史作用只是用於揭露古典經濟學其本身矛盾,現代社會來講其更有價值的地方其實在於剝削論。
在50-70年代的戰後嬰兒潮美國,政府大力干預經濟,股市投資幾乎沒有熱錢,收入再分配被拉得很平,即使是高級行政管理人員,其收入也只比平均工資高出20倍,還得親自用車子接送孩子上學﹐這種收入分配是相對較合理的。

然而﹐在80年代後的美國,收入開始被拉大。高級行政管理人員工資比平均工資高出一百多倍,還不計他們投資的大量基金股票收益。

90年代以來美國通脹在百分之十幾上落,主要通過投資獲得收入的富人階層收入增長幾乎達到百分之二百,工人平均工資增長卻不超過百分之十。這就意味著「中產」家庭必須承受著龐大的高物價壓力,而富人階層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他們可以更闊綽的消費奢侈品。

即使是完全競爭的市場經濟,市價的釐定也是處於動態均衡中,高低市價的平均值通常接近或差較遠於價值。馬克思沒有給出明確的價格函數,即使現在的科技水平也未能達到。

要想把價格函數算得較接近價值,必須給採樣自不同流通領域的各價格變量加以不同的參數。就像Google搜尋引擎,其搜尋關鍵字函數方程式中就有兩百多個參數,並不斷添加修改,以確保高精度的搜尋結果。

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皆會出現通脹問題。發達國家尤甚。所謂通脹就是紙幣發行量超過社會總產品。發達國家由於製造業萎縮,產能下降,只能通過高市價維持企業經營動力和購買第三世界較便宜產品的便利。注意到美元和多個發展中國家的掛鉤﹐便會發現這一現象。即是說﹐現在美國的跨國企業將製造工序遷往發展中國家﹐由於控制著生產技術﹐乃至製造產品所需的生產機器﹐製作工序便成了跨國企業的生產資料﹐將工序遷往發展中國家﹐便能以較低的地租和工資減低製造成本﹐再運回本土出售。

由於發展中國家沒有生產技術﹐在整個製作工序中所賺取的只是工資﹐發展中國家工人的剩餘價值便被跨國企業吸走了。儘管發展中國家的資本家可以自設工廠﹐但是他們必須向發達國家購買生產技術和生產機器﹐工廠的製作成本自然較高。即是說﹐發達國家可以透過將工序外移和販賣生產技術及機器來賺取利潤﹐但發展中國家的工人只能到外資企業打工﹐本土工廠則需向外國購入機器和技術﹐能賺的錢自然較少。發達國家這麼著重專利﹑商標和知識產權﹐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發達國家的金管局、央行通常不會大幅壓抑通貨膨脹。發達國家促進GDP的方法是刺激服務業、科技創意產業、娛樂傳媒工業。由此興起「知識產權」的爭論。這些產業,其價值是難以估評的。通過「知識產權」的盾牌加大棍,可以幫這些產業創造巨大利潤。這些花多眼亂的聲色犬馬之娛同時又能安穩階級情緒。資本主義國家何樂而不為?


儒家思想之人文精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生活討論:如何判斷什麼是正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