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04

朝鮮、高句麗與東北工程

 星光整理

Picture 

公元前3世紀末,中國史書第一次對朝鮮半島有所記載,即“箕子朝鮮”。據《史記·宋微子世家》、《尚書大傳·洪範》等記載,公元前11世紀,西周滅商之後,商朝遺臣、商纣王的兄弟箕子被周武王封于朝鮮。中朝史書的記載與在朝鮮出土的青銅器、陶器以及朝鮮的地面古迹三方面相互印證,都證實了箕子朝鮮的存在。據《史記.朝鮮列傳》記載,公元前194年,燕人衛滿率衆取代箕氏朝鮮,史稱“衛氏朝鮮”。衛氏朝鮮立國之初,即明確了對西漢王朝的臣屬地位。到衛滿孫子右渠時,由于衛氏朝鮮的獨立性越來越強,並直接威脅到西漢對東北亞諸民族的統治,漢武帝在公元前108年發兵消滅衛氏朝鮮,設樂浪、玄菟、真番和臨屯四郡(史稱“漢四郡”),將朝鮮半島北部收歸西漢政府直接管轄。《後漢書·東夷列傳》中記載,從公元前3世紀開始朝鮮半島南部先後出現了“三韓”,即弁韓、辰韓、馬韓。西漢滅衛氏朝鮮設四郡以後,它們都隸屬于樂浪郡。後來馬韓在公元前18年形成百濟國家,辰韓在公元前57年形成爲新羅國家。由弁韓發展起來的六伽耶聯盟則在5世紀後分別並入百濟和新羅,“前三國”變成兩雄對峙。新羅在公元660年與唐朝聯合消滅百濟並侵吞中國部分領土,最終統一朝鮮半島。900年後新羅分裂,高麗、後百濟和新羅並稱爲“後三國”。高麗在公元前935年滅新羅,936年滅後百濟,再次統一朝鮮半島。1392年高麗將領李成桂發動政變,廢黜國王自立,改國號爲朝鮮(又稱“李氏朝鮮”),定都漢城。1910年日本吞並朝鮮,朝鮮古代史結束。


Picture 

而高句麗(公元前37年至公元668年)是一個完全不屬于朝鮮曆史的中國的邊疆民族地方政權。根據以上資料和出土文物的印證可知,遼東和朝鮮半島北部在漢朝衰敗之前都在中原王朝的版圖統治之下。西漢末年,中國陷入混亂,無暇顧及邊陲。高句麗就是在這個時期由民族地方政權東夫余國的王子朱蒙建立的。高句麗在政權建立後雖然很早就有了王,但這個王,在早期與隨時面臨罷免甚至被殺的扶余的王類似,不是真正的國家君主。高句麗政權也不是一個國家政權,而只是中國漢朝在東北地區的基層行政組織,類似于現在的少數民族自治鄉或者縣。第一,從《三國志》的記載來看,西漢時期的高句麗是隸屬于漢玄菟郡高句麗縣的一個部族,由“高句麗令主其名籍”(《三國志》卷30《高句麗傳》),而且從玄菟郡領取作爲中國地方官應有的按品級的官服;第二,高句麗政權的高官號“主簿”,正是中國縣級官員的稱號;第三,高句麗祠“靈星”,是因爲執行西漢政府“郡國縣立靈星祠”(《史記.封禅書》)的規定。漢朝滅亡以後,借中原戰亂之機,高句麗的勢力迅速發展,吞並了漢四郡,甚至開始與中原政權發生一些大規模沖突。但是雖然高句麗內部政治組織在向國家演進,但它的性質卻仍是中國地方行政組織。從南北朝至隋唐,中國曆代王朝對高句麗的封號總是帶有地方行政機構長官的性質,就可以證明這一點。早在公元4世紀中葉,前燕就已經封高句麗王爲營州刺史。自此之後,曆代高句麗王一直承襲著都督營州諸軍事、都督營平二州諸軍事、都督遼海諸軍事等具有行政管轄權的官職。自435年以後,曆代高句麗王還經常帶有領護東夷中郎將、領護東夷校尉的頭銜,表明中原朝庭授予其代表中央政府管轄東北各少數民族的權力。這一切,都明顯反映著高句麗政權作爲中國中央王朝地方行政組織的特性。此時的高句麗絕不是擁有主權的獨立國家。隨著高句麗國家組織的發展與成熟,高句麗作爲中國的地方政權,獨立性也越來越強,中央王朝對高句麗政權的態度也在發生著變化。自6世紀末期開始,中央已不再授予高句麗王具有地方行政管轄權的官職,而是改授大將軍、上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等散官與勳官,這表明中國中央王朝對作爲其地方政權的高句麗的獨立傾向十分不滿,已開始不再授予其管轄東北各地的權力。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這種矛盾不斷升級,最終演變成隋唐與高句麗的戰爭。隋唐征高句麗,是中國中央政府對試圖獨立的地方政權的征討,是古代中國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的鬥爭,而不是國與國之間的侵略戰爭。唐朝消滅高句麗後,全部接收了高句麗領土和大部分高句麗居民。

今天落在北韓境內的高句麗遺址是分兩個時期兩次劃入朝鮮的版圖的。第一次是在是公元676年,新羅趁著唐朝在西域一度受制于突厥,必須重兵應戰,策反唐朝在半島上的守關大將叛逆反唐,向北擴張奪取了約3萬平方公裏的土地。隨後唐朝和新羅關系進入了一個冷戰期。直到七世紀的中葉,渤海國的興起給唐很大威脅,唐要對渤海安撫招安,不想多面應敵,于是決定和新羅重歸于好。唐玄宗在公元748年下诏承認唐朝與新羅的邊界,新羅也承諾不再向北擴張。第二次是在元末明初,當時作爲中國元朝的屬國高麗對外不承認明朝,還利用當時中原激戰無力顧及滿洲邊陲,吞並大片中國領土。明穩定中原後正要反攻收複失地,高麗大將李成桂推翻高麗,徹底臣服明朝。這使得朱元璋高興得利令智昏,不僅不再要回失地,還親下诏書把兩國邊界從定在鴨綠江。韓國從中國又拿走約9萬平方公裏領土。這兩次的邊界變更就是爲什麽高句麗故土跨越中國東北和北朝鮮兩地的原因。

綜上所述,高句麗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朝鮮民族的先民,朝鮮半島南部的“三韓”才是。但是朝鮮和韓國的學者卻根據自己的需要進行了歪曲。朝鮮現存的最古史書是1145年高麗王朝學者金富轼 (1075~1151)撰成的《三國史記》,主要記述“海東三國”新羅、高句麗和百濟三國史事。該書直接依據今已失傳的《舊三國史》,並取材于朝鮮的其他文獻和金石資料,以及中國的某些史書和風俗地理書籍。與《三國史記》合稱“朝鮮古代史書雙璧”的是高麗僧人一然(1206~1289)于13世紀80年代撰著的《三國遺事》,主要以野史形式收錄《三國史記》遺漏或舍棄的史事。根據《三國遺事》的記載,公元前2333年,檀君王儉在今天的平壤建立王儉城,創立古“朝鮮國”,是朝鮮曆史的開始。檀君在堯帝五十年即位,統治了1500年,統治著朝鮮和滿洲、中國大陸北部、中部,以及日本列島西部,在1908歲時才去世成爲山神。根據上面兩本史書,加上1993年朝鮮宣布發現檀君遺骨並修建檀君陵,韓國不少曆史學者,尤其是某些民間媒體大肆主張新羅、百濟與高句麗都是由檀君古朝鮮分裂而成的韓民族古代國家。首先,把神話中的“檀君”作爲曆史,朝韓曆史學家的主張是難以成立的。世界考古學家們至今仍然沒有發現檀君古朝鮮作爲一個古代文明實體曾經存在過的遺存。而朝鮮宣布發現的檀君遺骨,經測量後把檀君朝鮮建立的時間從公元前2333年上推至公元前3018年,反而讓人覺得那根本不是什麽檀君遺骨。其次,金富轼將高句麗作爲“海東三國”與新羅、百濟同列一書的這一劃分,就和現在我們所說的“東亞國家”、“歐洲國家”、“遠東諸國”是同一類型的提法。只是同一個地理區域(東北亞),其中並不包含有同種族、同文化、同語言和同國家的價值判斷與暗示。而且,通過閱讀《三國史記》可以知道,作爲新羅直接繼承者的王氏高麗人並未自居高句麗後人。這和中國史書的胡亂記載是不同的。

在宋朝之前,中國史書對朝鮮盡管在具體事件的記載上存在一些差誤,但對高句麗的曆史定位還是准確的。但是從宋朝開始,由于疆域被遼金阻隔,宋人普遍不清楚從唐朝滅高句麗到王建建立高麗之間朝鮮半島發生了什麽事。《舊五代史》到《明史》,中國史書對朝鮮曆史的記載出現了嚴重的錯誤。由于“高句麗”簡稱高麗,王氏高麗也是高麗,于是就推測高麗就是高句麗的繼承者,是高句麗被唐朝消滅之後向東遷徙複國。在新中國建立後,由于史書的誤導,以及中朝兩國的特殊關系,郭沫若和範文瀾等主流曆史學者和周恩來等政治人物都認爲高句麗是朝鮮的曆史。在60年代,中朝兩國在中國東北舉行了兩次聯合考古,所有發掘的高句麗文物全都送給了朝鮮。直到八十年代,隨著中國學者對高句麗曆史研究的深入,中國史學界逐漸意識到了這一嚴重的曆史判斷錯誤。爲糾正這一錯誤,現在中國史學界做了大量研究,“高句麗是中國東北古代民族建立的王國,與位于現在朝鮮半島上的王氏高麗是兩個除了名稱,在主體民族等各方面都有著重大區別的國家”的曆史觀點已成爲共識。但是在70年代韓國經濟發展以後,民族情緒上升,一些少壯派的學者開始尋找韓國曆史上最爲強盛的時代作爲民族自豪感的支撐點。結合《三國史記》和中國史書,于是就找到了高句麗。90年代末,中國學者知道韓國學術界的這種觀點後,更加意識到糾正錯誤的重要性和緊迫性。2002年2月,“東北工程”由中國社科院與東三省聯合組織啓動,旨在研究中國東北邊疆曆史上的疑點問題以及理論上的難點問題。預計曆時5年,一共投入資金1500萬元。其中主要研究內容包括:古代中國疆域理論研究;東北地方史研究;東北民族史研究;古朝鮮、高句麗、渤海史研究;中朝關系史研究;中國東北邊疆與俄國遠東地區政治、經濟關系史研究;東北邊疆社會穩定戰略研究。2003年6月24日,《光明日報》發表一篇題爲《試論高句麗曆史研究的幾個問題》的署名“邊衆”的文章提出:“高句麗政權的性質應是受中原王朝制約和地方政權管轄的古代邊疆民族政權。”這篇文章在部分韓國學者和媒體中間引起了軒然大波和強烈的政治意識形態反彈,引起了對“東北工程”的狂熱攻擊,揭開了韓國所謂的高句麗曆史保衛戰。韓國漢陽大學教授慎镛廈撰文稱之爲“‘曆史帝國主義’工作。”韓副外長李秀赫則宣示:“政府要以強硬態度對應中國歪曲高句麗曆史,要不惜一切代價打美國牌,台灣牌。”

2004年9月17日,由中國方面提議,中韓兩國的曆史學者在漢城舉行了關于高句麗曆史歸屬的第一次學術討論會。在會上,中國學者“東北工程“的創始人孫進已發言重申:“高句麗是中國的曆史,因爲高句麗的主體發生在中國。直至今天,原高句麗2/3的領土都在中國,而在當時3/4的高句麗居民都歸順了中國”,“在高句麗的大部分曆史裏,高句麗一直歸屬中原。雖然韓國主張高句麗曆史由‘一統三韓’(新羅統一三國)的過程而由新羅繼承。但高句麗不屬于‘三韓’,曆史事實是唐朝合並高句麗,而新羅合並百濟”。一段話使得原來群情激昂怒火沖天的韓國政界、學界和媒體全部陷入了無從反駁啞口無言的困境。但是他們還是沒有死心。這兩年,韓國開始利用它廣受歡迎的電視劇來宣揚自己的觀點。在韓國大熱古裝劇《朱蒙》講述朱蒙一生經曆的故事裏,曆史被肆意篡改。劇中不僅說高句麗是朝鮮族所建,更將韓國神話傳說中的英雄“朱蒙”塑造成古高句麗的創始者和開國國君。該劇自2006年5月韓國首播以來,收視率連續25周稱霸,更榮登韓國2006年全國收視排名第一劇集,超越了同年度的韓國人氣劇《宮》及前兩年的《大長今》。此外還有號稱“韓國電視劇史上的最高制作費”的《太王四神記》(裴勇俊主演)和《淵蓋蘇文》、《大祚榮》等。

資料主要來源:
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
星島寰球網:
http://www.singtaonet.com/



偉大的法蘭西﹐你在哪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山恒一真的在惡搞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