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04

儒家思想之人文精神

mikale

Picture 

儒家思想雖然博大精深、內容繁多,但是大致可以分爲兩個支流,以荀子爲主的外王學派和曾孟爲主的內聖學派。


儒家是非常具有人文精神的,特別儒家的曾孟學派這一系。這一系儒家流派有所謂的“道統”,基本脈絡如此:曾子=>子思=>孟子=>二程=>朱子,這一系學派比較理論化,強調精神層面的重要性,提倡修身養性。批評儒家的人多了,但是反思中國人爲什麽接受曾孟支系爲主流的人少。

孟子學派有一個著名的“人禽之辯”,一直影響著中國人價值觀,從中國人暴力語言中就能體會到,有成語方式的“狼心狗肺”,也有現代語的“你這只豬”,但是最有趣莫過于“你這個禽獸”了,爲什麽說有趣呢?我們完全可以用另外一句話代替:“你這個動物”,禽獸是指飛鳥和走獸,俗稱“天上飛的,地下跑的”,代指動物,不過這樣一說,似乎罵人的威力就降低一半了,爲什麽降低威力呢,主要還是受到進化論的影響,科學的論證拉近了人與動物之間的差距,人既然承認人和動物是同類,當然罵人的威力也減弱了(科學的進步在一定程度上破壞了道德倫理秩序,這裏暫不討論)。

"無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出自《孟子》

孟子是出了名的雄辯,比起溫和的孔子,孟子可算是性情中人,以上四個“非人也”,文言文雖然文雅一些,但也不可不稱之爲粗口,是什麽原因引起孟子如此的憤怒?要理解孟子的憤怒,必須了解孟子所言的人並非自然人,而是有社會倫理關系的社會人。人之所以爲人,是脫離來自動物界的動物性,提倡高尚美好的人性,所以在孟子看來禽獸是沒有同情心、羞恥心、恭敬心、是非心的,孟子認爲這是人之四端,是人和禽獸區別四個本質的條件。如果把人和禽獸混淆,這是對人倫的毀滅,更不用談儒家的倫理。

我們拿羞恥心來展開討論:人是動物,所以具備動物性,這是理所應當的,及其麻煩的是,人又具有一種強烈的精神意識--人的尊嚴。從生理上人和動物同樣具備生殖器官和排泄器官,這又讓人感到非常的尴尬,不得不面對喪失尊嚴所帶來的屈辱感,也就是羞恥心。

從世界很多文明可以看出,人即使穿的再少,基本上會把生殖器官和排泄器官遮掩住,這是人能想出維護尊嚴之最好方式,人若維護不了人的尊嚴,便墮落到跟其他動物沒有區別的地步,那麽人之倫理,人文精神這些更加高級的精神價值將經不起推敲,甚至可以說,區分人和動物的分別,從而建立出人性和動物性之差異,是人類文明的基石。

爲了維護人的尊嚴,人便建立了一系列的風俗,倫理,禮儀,法律等等社會規範,這種社會規範在儒家的理論中,就是倫理道德和禮治秩序,以愛和仁義來獲得尊嚴,以禮治來規範人的行爲准則和懲罰違反規則的人。

在實際操作中,南宋晚期興起的理學流派加大了禮治的懲罰性,限制了人的自由,反而蔑視了其他的人文價值(比如平等,自由),但是理學並沒有如一些學者所言的那麽可怕,畢竟沒有破壞到文明的基石。



兩套經濟學價值理論比較(下)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GDP差距與經濟帝國主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