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6/04

誰在撕裂和諧 ﹖

karl

Picture

在香港,和諧從來都不是一個問題,大家一向都是和諧共存的,因為大家都習慣了一同打造香港的前途和未來,也因為這個良好的根基,香港才有今天的成就。但最近幾年,情況開始變了,和諧開始遭撕裂了。但香港的和諧的撕裂的分野並不是由人種或省籍來區分,而是以政治立場來區分。在某些政客的煽動中,也開始有以有錢無錢來區分。


在二月十四的第三屆行政長官選舉提名期,梁家傑聲稱自己代表無票無錢無權的人參選,曾蔭權則代表既得利益者參選。梁家傑是個大律師,以打官司為生,眾所周知的是打官司是個燒錢的玩意兒,無錢無權的人能打官司嗎?就算能打官司,也是法律援助署免費打的,梁家傑為過無錢無權的人打過官司嗎?他幫過無錢無權的人嗎?憑什麼往績能代表無錢無票無權的人?就憑他那一張嘴中吹出來的大氣嗎?梁家傑說曾蔭權代表既得利益者,這些既得利益者是誰呢?就是全港的市民了!曾蔭權在尚未上台前,為香港打走了金融大鱷,挽救了香港經濟於既倒,使樓價止跌回升,挽救了不少負資產一族。曾蔭權又和內地作出協調,開放自由行,引內地經濟的活水,救香港零售業於懸崖邊沿。在曾蔭權施政下,失業率下降,就業率上升,社會整體向上提昇。這些人都是香港的既得利益者。 

在反對派政客及其喉舌傳媒的煽動下,硬是把香港人開始分成了兩個族群,一個族群是親建制的,另一個族群是反建制的。兩者最大的分別是對中央政府的認同和對民主進程的看法。最近梁家傑又特地把有富人和窮人區分開,高調的分化香港的和諧。

在香港面對經濟泡沫爆破時,這親建制和反建制的分歧更大。本來在經濟不景時,香港人應該力拼經濟,但在政客的煽動和帶引下,部份香港人把對前途的無奈,轉化為對政府的不滿而投進政治的紛爭中。部份被其洗腦而隨著反對派指揮棒起舞的民眾,更自詡是民主鬥士,自以為是在為香港的民主進程而努力。 

經濟不景的泥土中暗藏著反對派滋生的豐富養料,他們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把經濟不景下香港市民的無奈和無助化為有機肥料,救活了他們因空喊口號而不做實事而被香港市民遺棄,日漸枯萎的政治生命。

這些反對派政客因深知香港經濟的不景所引起的民怨才是他們的政治活命泉,因而出盡渾身解數激起民怨,白鴿黨棄將大舊把話說得很白「要激起多些民怨」,以爭取更多政治地盤。 

就是這樣,香港社會陷入了不斷的內鬥中,消耗了不少用於振興經濟的精力。這種撕裂和諧的內鬥,也是世界上不少地方引致發展滯後的因素。撕裂和諧的最大的禍害,在於造成了社會內部的彼此猜疑和分化,陷於一種「內耗」而阻滯了社會競爭力的提升。

在當年納粹德國,認為他們自己是全世界最優秀的民族,理應統治歐洲,甚至世界,也因此對自許為「上帝選民」的猶太人恨之入骨。納粹秘密警察在集中營屠殺猶太人,在一些德國人心中一直就顯得理直氣壯。二戰時的日本帝國也覺得自己是亞洲最優秀的民族,理應統治亞洲,所以對亞洲各國發動侵略。日本人對於殺戮其他亞洲人,認為是一種高尚的責任。印尼幾年前的種族仇殺和伊拉克的派系衝突,源頭都是來自族群的撕裂及不和。

台灣的族群撕裂的例子更是觸目驚心,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政府所持續操弄的即是「統對獨」、「賣台對愛台」、「中國人對台灣人」這些二分撕裂的對立,企圖將台灣的「民主政治」壓縮成仇恨式的「族群政治」。

香港的情況雖和以往的德國、日本和現代的台灣不同,但其中也有值得我們警惕的地方。高舉民主口號的旗幟下,隱藏著社會秩序不穩的陰影和民粹主義可能造成的混亂。因為只有在社會穩定及和諧的前提下所達成的民主,才是好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歷史告訴我們,要達成完善的民主,就要逐步開放民主的步伐,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社會才能在各種變動中適應,有了良好適應才能更好協調。這個道理,就如經濟中的軟著陸和硬著陸一般。循序漸進的民主就是軟著陸,一步到位的民主就是硬著陸。 

我們試看看英國、美國、法國的代議政制﹐均是經過百多年的循序漸進才達至普選的。英國在光榮革命後確立君主立憲制度﹐但當時由世襲貴族產生的上議院權力仍然非常大﹔另外﹐只有納稅額達一定程度的成年男士﹐才擁有下議院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貧富大眾和女性均沒有選舉權。

後來在獨立戰爭後建立的美國﹐雖然奉行三權分立的共和體制﹐眾議院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也只是賦予納稅額達一定程度的成年男士。十八世紀末爆發法國大革命﹐民主共和的思想在歐洲出現﹐但直到十九世紀中期﹐歐洲大部份國家仍然奉行絕對王權制度﹐法國也曾出現過數度帝制復辟。十九世紀末統一的德國和意大利﹐雖然奉行君主立憲﹐但君主仍有相當大的權力。直到是20世紀20年代﹐西方國家真正出現民主普選。

相比底下﹐二十世紀不少脫離殖民統治獨立的發展中國家﹐以及冷戰後改行西式民主的國家﹐雖然她們立即奉行西式民主政制﹐國民亦有了民主權利﹐但他們的民主和公民意識不高﹐易受政客的煽動和誤導﹐最終導致民主變得虛有其表﹐金權政治和貪污舞弊的問題亦不斷出現﹐社會亦在政治體制的突變下動蕩不安。

歷史告訴我們,一個社會政治體制的變革﹐如以循序漸進的方式進行,逐步開放民主的步伐,便能有利於社會在各種變動中適應,也不會因政治體制的突變而帶來動蕩和不安。



香港政制爭拗的根源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英國上議院政改解讀《基本法》循序漸進原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