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19

陳柔縉:不存在的技藝訓練所

六月下旬的午後,興起去台北當代藝術館看董陽孜的書法展。和朋友從中山北路走進長安西路,藝術館未到,身心障礙福利會館這棟兩層樓先攫走我的目光。圓窗框內木條交會成井字,一縷日本時代的氣味,從中飄出來。原來,福利會館也是市定古蹟「衛生局舊址」。

花了幾天研究,卻意外發現,貼在入口的古蹟說明,創建年代是錯的,指其原為日本時代的「技藝訓練所」也不對。翻開舊報紙,吹走擾人的時光之塵,古蹟的身世便大白了。古蹟誕生於一九二七年七月,不是官方記錄的一九三○年。而「技藝訓練所」則不曾存在。......


簡易宿泊所 三個機構瓜分

一九一八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歐洲參戰國負債沉重,連年不景氣,各國更加著力社會救濟扶助。台北市這邊,一九二七年即花了三萬五千圓建造「簡易宿泊所」,供困頓漂泊之人暫時棲身。七月十日正式對外營業,一泊十八錢,比起高級旅館動輒三圓、五圓,價差二、三十倍,確實便宜。

簡易宿泊所模樣新潮,正面為洗石子的灰色牆,非通俗的紅磚,且有兩個入口,兩側屋頂呈半圓狀,由西側門進入,一樓有賣食券區、洗腳場、洗面所、浴室、廚房和食堂,二樓有上下舖的床,一個房間住四人,最多可容納十六個人。初期發現,入住的全是男人,從日本來的則以鹿兒島人居多。

宿泊所臨要啟用前,卻殺出一個不速之「室友」。「職業紹介所」原本設在明石町游泳池的隔壁(今南陽街、許昌街口附近),因地屬日本人住商區,台灣人很少去運用,市役所一直想搬到離台灣人近一點的地方。宿泊所新樓蓋好,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職業紹介所一把抱住,馬上占走一樓的東側,而且還搶在宿泊所開張前進駐掛牌營業。

過了三年,簡易宿泊所再度被瓜分。

一九二○年代是公部門超級注意社會事業的年代,一九二○年六月台北市另開辦了「公設質舖」(公營當舖),號稱是給窮人方便的銀行。開辦的第一天,在今天中山堂旁的市警局,面向中華路這邊,八點即有人拿了一把傘走進質舖,搶得頭香,當得五十錢。接著八點兩分,一個四十開外的男人,下巴冒著濃密黑鬍鬚,手拿長統皮鞋和銀錶,希望典借八圓,當舖三位職員討論後,給他五圓。現金取得如此容易,台北市質舖因而異常發達,十年之後,市役所(市府)又在宿泊所一樓的西側增設「御成町公設質舖」。

歷史說不清 古蹟張冠李戴

因此,從一九三○年到四○年代初期,這棟兩層建築,一直都是三合一的社會機構聯合辦公廳。戰後,才移給衛生局。

古蹟定名「衛生局舊址」,戰前的角色和用途已然掉落,再加上說明不清,不曾存在的單位列其名,曾經存在的機關反不見名號,歷史之神在天上大概如梵谷畫筆下的嘉舍醫生,掌托右腮,眉尾下垂,哀嘆良久了吧!

(作者為作家)

【2009/07/19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027002.shtml



朱敬一:和光同塵 才是培育菁英的有效環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蔣勳:千秋萬歲—永恆的微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