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6/13

陳柔縉:戀愛?亂愛!

「殺很大」流行之後,生出一大堆「X很大」的徒子徒孫。每個時代都有流行語,古早的一九二○年代,也曾經冒出一個新鮮的流行語,叫做「亂愛」。 一九二九年,台中梧棲的女孩子與沙鹿的年輕人相戀,不久,沙鹿男的父母逼他另娶,梧棲女著急了,跑去男孩的村子,借了一戶人家暫住,好日日跟男朋友相會。兩個十七、八歲的戀人對未來惶恐不已,最後相約殉情,吞下老鼠藥自殺。 現在重說這個故事,我用「相戀」,當年報紙用的字眼可是「男貪女愛」和「少年男女亂愛」。「亂愛」毫無憐惜愛情之意,是對抗「自由戀愛」而打造的一把刀槍。 .......

一九二○年代 自由戀愛遭批判

日本時代最大的報紙《台灣日日新報》於一九一九年首度出現「自由戀愛」一詞,不過,談的是俄羅斯的新聞。台灣本地隨著世界民主解放的思潮拍來,二○年代開始提出婚姻自主的觀念。青年把「自由戀愛」掛在嘴邊,守舊派便想出「亂愛」這個福佬發音像「戀愛」的諷辭。

看看亂愛派是怎麼批判「自由戀愛」的;「若乃不由父母。不問門第德性。而曰自由戀愛。則與嫖客娼妓何異。」自由戀愛好似大蟒蛇,一口就足以吞下千年的父權和孝道。

一九二六年春天,彰化發生了一樁轟動全台的自由戀愛事件。彰化街(如今之彰化市)傳出楊姓街長(市長)的兒子跟潘姓女子相戀。潘女從彰化高等女學校畢業後,在學校擔任教員,屬當時的進步新女性。如果換做今天,一廂是名門子弟,一廂是受高等教育的女老師,一對佳人墜入情網,開著酷炫的汽車到公園遊玩,在餐廳接吻抱腰,媒體應該是報導得眉飛色舞,語寄祝福。

事實的發展卻非一件戀愛美談,而是天大的醜聞。潘女跟母兄頂嘴,說她戀愛是自己的事,自己負責,不關他們的事,家人氣得報官將她逐出戶籍。旁觀的街坊民眾更激動,怪罪楊街長姑息,竟有三百多人跳出來連署,上請願書要求把街長換掉。風波鬧了好幾個月,最後男主角下跪謝罪才得平息。

新思維被圍剿 愛情悲劇何其多

當年的台灣社會內部,男學生不准看女校運動會,男女牽手就屬通姦,婚姻全由父母決定,外邊的世界卻偏偏吹來自由人權的風,兩股價值對決,從報紙充斥著「亂愛末路」、「自由亂愛中毒」、「不守清規…講甚麼魔鬼亂愛」、「素抱自由亂愛主義…一對不羞廉恥野鴛鴦」看來,自由新思維在愛情的台灣初戰場是飲恨了。

八十年前,台北新莊這邊有個癡情女,也是高女畢業,三更半夜寫情書,幾次被父親撕了又撕,她還是寫了又寫,父親再打了又打,最後「始靜如井水」。報紙以標題稱許「庭訓嚴格之家」,讓「亂愛男女莫施其狡」。當年,真不知道有多少黑夜,少女以淚洗過?

一九二○年代,是開放的年代,也是一個專門製造愛情悲劇的年代。

(作者為作家)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4959993.shtml



紙醉金迷哈瓦那:卡斯楚的革命前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周樑楷教授對高中老師的問題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