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9/16

風箏

  秋風訴悲意,紙鳶天上鳴。  但願手中線,牢牢莫放行。


 

  我很喜歡兩首關於風箏的歌。一首是陳昇唱的「風箏」,另一首是江蕙唱的「風吹的願望」。這兩首歌出版發行的時間,雖然前後相差了十年之久,但是兩首歌卻像是唱和之作,一唱一答,遙相呼應。


  風箏(1994年發行)
作詞:陳昇 作曲:陳昇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將線交你手中 卻也不敢飛得太遠
不管我隨著風飛翔到雲間 我希望你能看得見
就算我偶爾會貪玩迷了路 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 每天都會讓你擔憂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邊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會在烏雲來時 輕輕滑落在你懷中

我是一個貪玩又自由的風箏 每天都會讓你擔憂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要如何回到你身邊
貪玩又自由的風箏 每天都遊戲在天空
如果有一天扯斷了線 你是否會回來尋找我
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 帶我回到你的懷中
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在飛翔的時候 卻也不敢飛得太遠


風吹的願望(2004年發行)
作詞:謝誌豪 作曲:謝誌豪 

無風的時候 你寫一封信
將心中的話 向我說明白
裡面有你的笑容
有你的淚水 也有你純情的愛

有風的時候 你牽一條線
靜靜將線的另一頭交給我
牽著你就不孤單 我的心情你明白
風吹來一陣一陣的命運

你是一隻飛來飛去的風箏
就像鳥兒快樂隨風自由飛
你有時高 有時彽
最怕有一天不小心扯斷線

伴著你 飛過一山又一山
牽著你 飛過一嶺又一嶺
有一天你會看遍 這個花花世界
會是你放在心底的願望嗎
有一天你會看遍 這個花花世界
會是你放在心底的願望嗎

※ 風吹就是閩南語風箏的意思
為方便閱讀,我把歌詞中的閩南語,改成國語語法


  用放風箏來形容愛情的關係,有很多地方會讓人產生心有戚戚焉的感觸。風箏在天上自由自在的飛翔,而牽著線的人,只能在地上默默守候。愛情的模式似乎總會有一方是強者,一方是弱者。強者享受被愛的特權,可以有任性的空間,弱者則必須為了愛,忍讓遷就。當然這不是唯一的愛情模式,但卻是最普遍的現象,因為人總是勇於追求所愛,所以注定要為愛,受盡折磨。

  陳昇是以風箏的角度,來描寫愛情強者的心境。讓人動容的是,強者也願意為愛,有所節制,雖說是貪玩又自由,卻不敢飛得太高,會在暴風雨來臨前回家,希望牽線的人能相信他的愛,他還交待說:「如果有一天迷失風中,帶我回到你的懷中。」比起在外面樂不思蜀的浪蕩子,這樣的說辭,確實令人稍感安慰。但是,好像所有喜歡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人,總是對愛人說他只是逢場作戲,不過後來往往假戲真作,讓守候的人受到極大傷害。想要找回扯斷了線、迷失在風中的風箏,談何容易!

  「風吹的願望」則是從放風箏的人的角度,述說守候愛情的心情。愛情的結合,往往是從感動開始。因為感動,所以甘心成為愛的俘虜。他無意間的真情流露,讓你相信自己是他最信任的人。你以為你是最了解他的人,所有關於他的流言蜚語,都是別人的誤解,你是他最終的歸宿。你相信一切都是命運,既然是命運,就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你只好傻傻的守候著他,相信他只是貪玩,總會回到你的身邊。然後,經過多年的風雨曲折,如果你發現,外面的花花世界,才是他心中的願望時,你的守候,究竟值不值得?
   
  朋友說,他大學時代的一位同學,是那種勤儉持家、非常傳統的、賢妻良母型的女性。夫婿在前年被公司派遣到上海當主管,於是夫妻約定每天在電信局的減價時段,講三分鐘的電話。丈夫撒嬌說,會賴床,要妻子早上用電話鈴聲當鬧鐘,說好不接通電話,省電話費。妻子欣然答應了。結果,這通甜蜜的起床號電話,卻在半年後的某個清晨,剛響第一聲,就意外被一位年輕的上海姑娘接通了。丈夫非但不道歉,還要求離婚,苦心經營十多年的家,丈夫毫不在意,說他找到了一生的最愛。說完不幸的遭遇,這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媽媽,就在同學會裡啜泣起來,說:「真不該省什麼電話費的…」

  我想,省不省電話費,應該都一樣。丈夫沒有在上海找到最愛,也會在別的地方找到。風箏天上飛,線在手中牽。每隻風箏所能承受的風力都不同,所以每隻風箏所能放飛的高度也不一樣。一隻只能飛兩百公尺高的風箏,被放到兩千公尺的高度,它無法承受風速的快感和自由的誘惑,自然要扯斷線,隨風而去。  

  牽住愛情兩頭的是一條責任的線。相識、相戀的感動,或許會淡忘,但是責任的關聯卻不能忘。愛情的壽命,完全取決於雙方對這條隱形線的重視程度。每一場愛戀,必定有許多情感的牽扯,也必定有許多甜蜜的點點滴滴,才會讓你甘心綁在線的一頭。一旦綁定了,除非你是登徒子,要不然信守承諾,應該是相愛最初的共同期待。

  傳統上,愛情預設的結局,都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所以,當愛情經過時間的消磨,失去浪漫的色彩後,牽住兩人的線,在理想的狀態下,必須讓相依共存的生活方式,變成無法割捨的生活習慣。但是,這條責任的線,卻常常被視為令人厭惡的束縛,讓很多人毫不猶豫的掙脫束縛,長揚而去。

  其實,愛情的美妙之處,正是這種互為依歸的束縛。所謂愛情,不就是為了要擺脫一個人的孤單,所以去追求兩個人的束縛嗎?想要完完全全擁有一個人,希望對方的眼裡、心裡只有自己一人,這樣的佔有慾得到滿足,便是愛情的幸福。因此,愛情原本的面貌,就是責任的束縛!

  如果你還相信愛情,就要好好體會束縛的幸福。不論是風箏、還是放風箏的人,都不該讓責任的線,輕易地被扯斷。因為這條線不僅僅是愛情的見證,更是幸福的全部意義!

 

 

                         

    閑情賦     陶潛

  願在衣而為領,承華首之餘芳;悲羅襟之宵離,怨秋夜之未央。
  願在裳而為帶,束窈窕之纖身;嗟溫涼之異氣,或脫故而服新。
  願在髮而為澤,刷玄鬢於頹肩;悲佳人之屢沐,從白水而枯煎。
  願在眉而為黛,隨瞻視以閒揚;悲脂粉之尚鮮,或取毀於華妝。
  願在莞而為席,安弱體於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經年而見求。
  願在絲而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節,空委棄於床前。
  願在晝而為影,常依形而西東;悲高樹之多蔭,慨有時而不同。
  願在夜而為燭,照玉容於兩楹;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
  願在竹而為扇,含淒飆於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顧襟袖以緬邈。
  願在木而為桐,作膝上之鳴琴;悲樂極而哀來,終推我而輟音。

※   這首非常不陶淵明的詩,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具象、纏綿的情詩,把束縛的幸福詮釋得最為真切、動人。詩裡雖然羅列十願,其實只有一願,就是想要與佳人形影相隨,時時刻刻都不分離。昭明太子編集詩,在序裡竟把這首深情的閑情賦,評為「白璧微瑕」,意思是說陶淵明不該寫這種綺豔之詩,自敗文風。然而,人本出於自然,情欲既是天性,那麼縱情山水的清淨,和追逐愛情的渴望,便無高低不同,都一樣  自然、自自然然…>>>(點擊閱覽)


 

前一篇文章:含羞草(點擊閱讀)

後一篇文章:失散(點擊閱讀)



愛情稽查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