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員自報家門
2007/10/26

自報家門(黃雪蕾)


各位好!

謝謝欣志點名,謝謝佳嫺放行!我是Mittler/梅嘉樂老師的另一位女弟子,麗瑩的同門。

我本科和碩士分別就讀于復旦新聞學院和北大藝術學系,現在海德堡漢學系做博士論文——看起來是“狡兔三窟”的典型。復旦和北大據説都是擅長培育“自由而無用的靈魂”之所在,褪去這個指稱自我標榜的浪漫色彩,我的個案大概可作爲殷實的證據,簡而言之,大學七年晃晃蕩蕩,所學所思所為都與真正意義上的學術不太沾邊(僅限於我的個案)。

來到海德堡,開始另一個極端——只在“學術”一畝三分地裏打轉,我的論文題目也只有小小一畝三分地:上海明星影片公司(1922-1937)。具體來説,當然首先是史的梳理。雖然,明星公司作爲戰前上海的三大影片公司之一,凡有關中國電影史的著述,都少不了提到它。但總體而言,已有的論述幾乎都是同一個媽媽的數個孿生孩子。而本以爲有限的史料,事實上正在以令人迷惘的廣度鋪展。已經呈現的只不過冰山一角,自不必說,而我所能呈現的,到底是冰山的幾分之幾,或者說,能在多大程度上真正跳出前人敍述的框架,而呈現一個“真實”的景觀?當縮微膠片在眼前滑過,無數的圖片,無數的文字,那背後無數的日子,無數的人……一方面覺得那個standard story簡單/武斷到可笑的程度,另一方面,亦不得不自我質疑“五十步笑百步”之嫌。所以,還是我們Mittler老師智慧,在她的第一本著作Dangerous Tunes的開頭就早早打了招呼"Whoever thinks he is objective must already be half drunk." 同理可証,把objective改成"presenting the truth"不就可以簡便地解決問題 話雖如此,誰叫追求“真理”是人這個“西希弗斯/Sisyphus”的永遠的悖論呢?(我的觀念是否太前現代了)

扯得太遠了。史的梳理是基礎的層面,是沒有底的。我論文的核心架構是追蹤在明星的“文化生産”中文人的參與與作用。與一般的想象不同,事實上,“商業化”“大衆化”如電影這樣的媒體,其間亦有著文人的廣泛參與。在明星公司這個個案裏,我的討論的上限要追溯至文明戲/新劇,因爲明星的創始人鄭正秋(以及並不那麽出名的周劍云),都是早期新劇界的活躍分子,通過他們的“人脈關係”(或者用理論化一點的詞field – “誤用”一下Bourdieu的術語),把包天笑、徐半梅、洪深、應云衛、歐陽予倩等人網羅在旗下,事實上也就把話劇史上新劇-愛美劇-(左翼)話劇一條綫索包含在明星的創作中,而文壇的鴛蝴-左翼/右翼的脈絡有著更鮮明的顯現。但更爲關鍵的,當然是,這些人通過電影說了什麽?這是我最關心的部分,我想考察晚清以來的“現代性”話語在這個商業媒體中的呈現形式,以及它們對“中下層民衆”可能的影響(是不是有點像李孝悌老師不少研究的路徑?)。
 
好了,不多說了。本來是打個招呼,卻一不小心變成了論文大綱的presentation,亦不免粗疏簡陋。有興趣的學友可日後交流,若覺得無趣的讀者,大概也看不到這行字了,所以就不必作抱歉語了:)

總之,很高興來到這裡。獨樂樂,不若與人樂樂。最後拿出我很喜歡的Marc Bloch的一句話與大家分享,對歷史有興趣的同好或許會有同感:

The great historian is like the giant of the fairy-tale... Wherever he catches the scent of human flesh, there his quarry lies. (Marc Bloch, The Historian's Craft)

絕無說自己great的意思,只是喜歡他的這個比喻。
繼續閱讀
2007/10/22

自報家門(立行)


繼續閱讀
2007/10/18

自报家门(麗瑩)

      Veni, vidi 
      居然被欣志点了名,赶紧亮开嗓子回答一声“到”!

繼續閱讀
2007/10/13

自報家門〈林以衡〉

各位學長姐及學術同好大家好:
      我是林以衡,目前就讀政治大學中文所博一,很感謝論壇學長姐讓我一起到
這裡參與相關討論,日後還要請大家多指教。
      雖然之前已用回應的方式自介過了,但這次算比較正式的跟大家打招呼,
碩士時期的研究以及未來想要做的方向,也提供給大家指教。
     碩士班唸得是師大台文所,論文是以日治〈或是日據〉時期的台灣報刊為
範圍,主要針對報紙上的漢文武俠小說為論述主題,對於通俗和大眾等問題
也很感興趣。
     雖然對上海的報刊還在摸索的階段,但本週一連聽了兩場葉凱蒂老師的演講後,
發現日治時期台灣的報紙和上海的報紙有相似之處,葉老師提到的文苑專欄,或是
文人為戲而寫的評論,台灣的報紙例如漢文台灣日日新報,亦有此功能,更別說
像是近來廣被討論的《三六九小報》,報上的藝妲研究也是為大家所注意的一個領域。
 
繼續閱讀
2007/10/11

自報家門 (徐明瀚),門內也有Shanghai Love

 
           
        大家好,我是徐明瀚。1980年生,目前就讀於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論文做的是關於上海新感覺派文學與漫畫研究。受健富之邀於此論壇跟學友們交流,我感到十分榮幸,同時也感到憂喜參半,憂的是小弟我能帶給大家的尚是發問,因為自己並非文學本科,而相關的研究還在過程中,說不上成果與解答;但喜的也正是因為還在過程中,所以很高興能有此機會與各位討論。 

        因為我大學在輔仁唸的是哲學系,而輔修的是廣告傳播系,所以生活中常常有著來回於嚴肅命題與輕鬆小品、抽象思維與具像感覺之間的某種「認同」焦慮,直到理解了希臘人的哲學其實是起自日常生活的發問與好奇,而已故當代哲學家德勒茲(Gilles Deleuze)說:「廣告也是一種概念的創造」時,這才減輕了這類理性與感性的分裂徵狀。然而,減輕並非是一種解決,若這類分裂並非為假,那可能要問為什麼一個時代或環境會造成某種人對自我或對他人的認知不和諧呢?這似乎不是經過簡單的斷言與兩相揉合就可以輕易弭平,一直以來,我都在找可以幫我釐清對這類「不適」(unfit)之感的發問方式與研究對象。......       

繼續閱讀
2007/10/08

李開軍來入伙

一,我是李開軍,來自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
二,念書時所學專業為中國近代文學,畢業後從事中國新聞史的教學與研究,主要關注近代中國新聞史,同時也從事一些近代文學的研究工作。

三,當年畢業論文寫的是《梁啟超與中國文學的轉變》,畢業後研究:新聞史方面做的是中國記者歷史專題研究,現在轉向近代中國報刊讀者的研究,想看一下知識與思想如何從紙上過渡到讀者的頭腦中,以及產生了怎樣的影響;近代文學方面暫時放棄了梁啟超,研究和正在研究的是陳三立,目前所作的工作主要是其作品的整理和年譜的編寫,以後想做一個陳三立與近代中國詩壇的專題研究。

繼續閱讀
2007/10/08

自报家门(王宇平)

大家好,我是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专业女博士研究生王宇平。
姗姗来迟,还望见谅。
07年暑假结识读书会诸位仁兄,以为幸事乐事。
鄙人成长于江南,求学于上海,目前在意大利都灵大学(一年后回国)。兴趣广泛,因而读书混乱。硕士生阶段培养起对于史料的兴趣,大量阅读原刊,很享受“考据”的乐趣,也继承了些遗老遗少的恶趣味;同时颇受理论话语的蛊惑,不长于此道,但喜欢那些“磨脑子”的好书,享受醍醐灌顶的刹那。

繼續閱讀
2007/10/02

自報家門(葉韋君)

大家好,我是毛遂自薦來的葉韋君,
目前就讀世新傳研所博士班三年級,目前在做「上海立報的大眾化研究」,
屬於世新舍我紀念館http://csw.shu.edu.tw/PUBLIC/view.php3?main=NewsHistory
這也是研究新聞史的單位,提供相關博士論文及博士後研究的申請。

聽佳嫻說我是唯二傳播領域的,如果只算台灣就是唯一了,
在傳播領域當中「新聞史」的確是比較另類的,大家都忙著做新傳播科技了,
而我還在看微縮片,看得要眼冒金星,卻也挖掘出許多非常有趣的部分,
當時的傳播模式與新聞倫理和現在迥然不同,
看到申報的廣告,就連蘋果、爽報都要自嘆不如了。

此外,以前就讀政大東亞所,對中國研究的興趣也就延續下來,
(對岸朋友或許陌生,這所以前是「搞匪情」的)
碩士論文「從雅典到北京:2008北京奧運文化理念分析」,企圖從國際關係與資本主義看待北京對奧運的轉型與文化包裝。

最後,搭上目前最熱的「色戒」風,
李安真是非常考究,在37年前夕使用「大公報」和「新民報」,稱出愛國情懷,
淪陷後則使用「中華日報」,這報紙是汪精衛政府的喉舌,專出「汪主席和平談話」,
在揭露的汪精衛日記寫道太平洋戰爭爆發:「這是我真的成了漢奸了!」
真正說明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繼續閱讀
2007/09/14

自報家門(李楠)

李楠,女,副教授,现就职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现当代文学教研室。主要研究方向为:晚清、民国时期上海、北京两地小报的文化文学现象,通俗文学研究,都市和现代市民文学研究。已经在复旦大学开设的课程为:1、中国现当代文学史;2、中国现代市民文学思潮。
    欢迎到复旦来!祝好!

繼續閱讀
2007/07/09

儀冠自報家門

這次和大家到香港去了一趟,收穫豐富,
我已整理好照片在yahoo的部落格,
還會再整理於新浪的網頁上,
以彌補我先前一直延宕報家門,
以對這個園地有個小小貢獻~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