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自由談
2007/06/10

協助柬埔寨的孤兒(顏健富)


先前寫了一篇金邊的游記,沒想到引起不少回應。
目前有多位我不認識的朋友正積極投入。
有人幫忙籌募到許多物資,也有人願意幫忙帶去金邊。
當中更有人聯繫到願意幫忙的金邊領隊。

目前那些孤兒還需要:舊衣服、文具、玩具、被單(晚上會冷)
如果你手中有這些東西,可否捐出,帶一點希望給他們。
請聯繫我:92151505@nccu.edu.tw
我們這邊還有人會陸續飛到金邊。

繼續閱讀
2007/06/01

[揪團] 明年的AAS(少瑜)

不知道各位對明年四月初在亞特蘭大舉辦的AAS有沒有興趣呢?
我們論壇如果能組個panel去參加,應該會挺有意思的!
繼續閱讀
2007/05/25

上京雜記(佳嫻)

這是第三次去北京了。
我第一次到北京,隆冬二月,隨家人去遊玩,每日晨起即見人在街道上剷冰,爬個長城,臉上的細汗不多時旋成細冰,伸手一抹,乃天然之冰沙也。第二次到北京,已是三年多前的事情了,是在一個交流訪問團內,因此除了學校的拜訪行程,其他與一般旅遊團無異;不過,那次也見識到北大研究生打斷上課、逼問教授之勇猛,以及大學生隨口能以正確順序背誦江澤民「三個代表」之強記。
這次與傅朗同往。多年前傅朗還是個中國留學生時,據說在北京住過幾個月,近年來也年年上京,兼之以德國人事必躬親之探索態度,手持地圖,竟也大街小弄到處串。傅朗的中文原是北京腔,兒化音極為漂亮,於是打D(搭計程車)時都是他開口說要去哪,有時候還能指點開車的師傅如何走才快。於是乎,師傅的讚美每日都能聽到:「您啦是哪國人?漢語說得挺地道!」

繼續閱讀
2007/05/08

擊鼓人‧金邊青年‧班察樂 (顏健富)

一、擊鼓人的憂鬱

       這一段路途,安排的路線斷斷續續,大多選擇單程路線,預留許多空白。我的朋友瑛妲與斯魯蒂決定往另一方向,我們曾被想抽佣金的夜車司機賣給旅館而聯合所有旅人簽署,要當地政府取締不肖業者。夜晚時分,我們五六個旅人在酒吧圍成一桌,輪流說故事,有人甚至唱搖籃曲。研究邊界難民營的斯魯蒂談著她把博論搬到喜馬拉雅山底下及混入難民營的經驗。從事建築研究的瑛妲則說了讓大家感動的故事:一位父親帶著即將眼盲的孩子四處旅行,放棄了醫療,跋涉向整個世界。父親要小孩記著:這是風這是樹這是世界這是記憶,在小孩眼盲前,讓他擁有整個世界。

繼續閱讀
2007/04/09

友人黃文倩的日本學術之旅(顏健富)

最近友人文倩到日本進行學術拜訪,共參觀三所學校、拜訪四位教授:東京大學藤 井省三教授、日本大學文理學部山口守教授及名古屋日本愛知大學的安部悟及黃英哲教授。文倩效率非常高,一返國門,便寄出她的報告給我。此篇報告的內容,或許有些人會有興趣,徵得文倩的同意,發表到我們論壇。

繼續閱讀
2007/04/03

能申請購買DVD嗎?(少瑜)

文翠學姊提到「玉梨魂」的電影,讓我想到一個問題:我們論壇的買書經費是否也可以拿來買DVD呢?

繼續閱讀
2007/03/24

請問購書(顏健富)

想請問大家關於購書的意見。 政大近現代報刊與文化研究室目前有一筆購買圖書的經費, 現階段欲購買晚清紙本期刊、微卷與研究論著(政大圖書館所缺的) 同時我們也正向學校申請一空間,希望往後可作為置書與研究的大本營。 也許論壇上有些成員對於購書很有經驗,於是來請教。

繼續閱讀
2007/03/20

海天鴻雪記及其他(文翠)

先回應健富官於繡像小說的文章. 我最近也發狠好好地一期一期看《繡像小說》,主要是欲解決李伯元創作《海天鴻雪記》的背景,當然也天天K他辦的《遊戲報》,可惜沒看到隨報附張的《海天鴻雪記》最初連載版本,但是倒是找到一些報紙上小說刊行的回目廣告,發現與後來《世界繁華報》出版社出的已經有差異了。

繼續閱讀
2007/03/16

研究生症候群(少瑜轉貼)

這是一篇笑中帶淚的仿科學研究的報導,由某位網友翻譯成中文,想看原文的可以下載 (http://www.ssc.wisc.edu/~eiozturk/adv.pdf.) 我是從BBS轉貼來的, 跟大家分享~~

繼續閱讀
2007/03/12

沙灘、論文與未來(顏健富)

這趟旅途,始於亂七八糟。因忘了延長居留證,我在台灣當了好幾個月的非法居民。做筆錄時,警察告知我要移送至收留所,然後遣送出境。我被要求說出逾期逗留的真正原因,「忘了,真的忘了。」我需證明我是忘了,只好將我各種「忘了」的事例道出,譬如前年我將吉隆坡的機票買成新加坡,此坡非彼坡。去年將二月的機票買成三月,還曾把星期三的班機當成星期四。好幾個警察笑開了,說怎麼唸到博士還這樣?我心中嘀咕:唸到博士就該怎樣?政大鄭老師與馮老師趕來將我保釋出去,我被罰了一萬塊,還得迅速離境。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