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學者訪談側記
2008/10/02

半堵牆的交談:側記吳淳邦老師(顏健富)

  訪問吳老師好事多磨。

原本先前幾次欲訪問他,可是總因事耽擱。有次他來嘉義開會,欲趁祝青、欣志在場時訪談,可是卻因沒帶錄音筆而作罷。這回,趁著他來中研院開會之際,約了他隔幾天搭纜車到貓空,來個空中訪談,或可添些樂趣。可是,天氣預報卻說雙颱風即將來臨,山雨地區尤其滂沱。山雨欲來風滿樓,我趕緊搭計程車飛奔中研院,將他從研討會拉到活動中心的咖啡館訪談。

對我的不知由來的莽撞,他仍溫文儒雅,露出笑容。


繼續閱讀
2008/08/15

不斷去中心的旅程:史書美教授專訪側記(彭盈真)

去年此時,在論壇短暫浮出水面後,又被新學校、新環境給壓沈、也差點沒給南加州的豔陽晒地蒸發。偶遇廣益,除了問候之外,老是被提醒我的拖稿,感覺罪孽深重呀!

現在第一年終告一段落,也該是還債的時刻了。

此篇是六月專訪史書美教授的採訪側記,她近年來以The Lure of the Modern和Visuality and Identity二書在學界廣受矚目,引起許多討論,尤其是Sinophone,所謂的 "華語系"概念。在課堂與公共場合的她往往給人冷靜近乎嚴峻的感受,但私底下的史教授,其實非常溫暖。我想身為史教授指導學生的廣益,必定有更深刻的感受吧?



繼續閱讀
2008/01/08

“我是一個積極分子”——梅嘉樂教授訪談側記

       (本文由雪蕾、麗瑩共同構思脩改,由麗瑩執筆,某些語句僅代表筆者觀點,特此說明)
     以前曾經在論壇上“潛水”,看到幾位論壇成員談聽過梅嘉樂教授講座后的感受。其中有人提到她像個“俠女”或是“江湖女”,地道的中文說完后,還會“两手拱起”;有人听说过她“曾背著孩子在大學講課的勇猛狀”;有人聽說她平時總是穿着平底鞋,就為了行動起來更方便……這些評論讓人忍俊不禁,雖說是些“道听途说”,倒還真是真實準確地勾勒出了這位教授豐富立體的側面。

                                                         


     (照片說明:梅嘉樂教授和她的孩子一起看樣板戲。
    當我們向梅教授說明希望為訪談配一張相片時,她說別登我的照片,登我孩子的吧!我們犯了難,說讀者很想看看您呢!于是她回家從几年前的舊照中找出這張,并特意說明“我正在和孩子一起看樣板戲”。)
                                                    

繼續閱讀
2007/12/07

訪談側記:陳門一入深似海(杜新豔)

这次访谈和写作,几个月来始终压在我的心头,有时候还令我很伤心。我实在害怕将老师的形象写坏了,那可真是难堪死了。对于夏晓虹老师我自觉还算熟悉,可是对于陈平原老师,我只能算是“半瓶子醋”。加上我本性为莫知莫觉的阿木和阿土,面对宽广如大海、高深如山岩的老师,那种天渊之别非常悬殊的感觉真实而深刻。许多同门都对我此次的历险,抱一种特别之同情。因为“关于陈老师”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说清、无法说完的话题。要在成百上千篇有关陈老师的各种主题的访谈和散记中,再添一瓦,也实在不容易。何况,老师的自述也有许多。看过他的著作,了解他的学思历程的人海内外不知有多少呢。所以,首先我就不知道我这块瓦能否放得下?究竟该放在什么地方?在学术访谈和散记之间,我始终找不到平衡点,何况还有更高的体例要求。所以,最后,我觉得自己只能像一缕风刮过去,很快就会消散掉。


繼續閱讀
2007/11/25

無法追記的光暗記事(何吉賢)

    

    曾不止一次听汪晖先生提起“黑暗中的影子”的故事,那是他最喜欢的鲁迅的句子:“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在黑暗里了。然而黑暗会吞没我,然而光明又会使我消失。”在他的文章里,在他的谈话中。最后一次是在他为《读书》杂志写的最后一篇“编辑手记”(
2007年第8期)里,他把他为《读书》杂志写的编辑手记比喻成“夜的孩子”,这篇在他编辑《读书》135个月中所诞生的最后一个孩子,“是最年轻的一个”,而“这会儿其实已经是黎明,但仍然是明暗之间”。


繼續閱讀
2007/11/01

訪談郭延禮老師之側記(李開軍)

        郭老師是一個十分純粹的嚴謹的學者,這從他的生活細節中即可見出。



繼續閱讀
2007/10/15

葉凱蒂老師訪談摘記﹙欣志﹚

 
繼續閱讀
2007/09/30

平原君、夏君、與門徒三千(祝青)




(本報快訊)探子來報!京師大學堂之平原君與夏君已於昨晚抵台,並將聯袂出席幾場大型晚清萬國研討會,一則關乎百科全書之發展,一則涉及飲食文學與文化,內容精彩可期,敬請讀者諸君密切留意!
 
不佞驚聞此訊,欣喜有之,慚愧有之,喜的是九月初仍在大學堂裡與夏陳師徒們歡暢訪談,轉眼又得機會在台北講堂裡聆聽兩師研究新得,不禁令人手舞足蹈;慚愧的是返台後多事繁忙,諸稿催逼,還來不及好好整理訪問稿,有愧兩師盛情以待!在此姑且先掛牌做個廣告,見面時好歹有個開場白。訪問稿呢,則有待細細琢磨,才好公諸於世也。

繼續閱讀
2007/05/24

林培瑞教授訪談(少瑜)

今年四月中,我到美東走了一趟,在普林斯頓大學聽張隆溪教授演講的時候,很幸運地遇見了林培瑞(Perry Link)教授。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