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15

不斷去中心的旅程:史書美教授專訪側記(彭盈真)

去年此時,在論壇短暫浮出水面後,又被新學校、新環境給壓沈、也差點沒給南加州的豔陽晒地蒸發。偶遇廣益,除了問候之外,老是被提醒我的拖稿,感覺罪孽深重呀!

現在第一年終告一段落,也該是還債的時刻了。

此篇是六月專訪史書美教授的採訪側記,她近年來以The Lure of the Modern和Visuality and Identity二書在學界廣受矚目,引起許多討論,尤其是Sinophone,所謂的 "華語系"概念。在課堂與公共場合的她往往給人冷靜近乎嚴峻的感受,但私底下的史教授,其實非常溫暖。我想身為史教授指導學生的廣益,必定有更深刻的感受吧?



四月底時,得知要邀請史書美教授接受專訪,心中其實頗為忐忑,因為依照另一位專訪者仁豪在課堂上的經驗,史教授總是笑笑的,卻有種讓學生要拼小命準備周全、言之有物的魔力。隔兩週參加學校舉辦的座談會“What is Sinophone Studies?”,由本校的Robert Chee教授主持,會上史教授本人和UCSD的張英進教授、UC Berkeley的Colleen Lye教授以及所有與會者討論她在新書 Visuality and Identity: Sinophone Articulations across the Pacific中提出的「華語系」概念。經過數小時毫無間斷的討論與答辯,史教授毫不顯疲態,依舊是一片自在輕鬆。會後我們當面邀請她接受專訪,史教授熱情應允道:「受訪當然沒問題,平時我多半和外文系的師生互動,所以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以和不同專業的同學們接觸。」不過時值學期中後半,我們便約好待學期結束,大家都可鬆口氣時,再去拜訪她。

隔了月餘,仁豪和我前往史教授的研究室,辦公樓裡迴廊兜兜轉轉、有些迂迴,正好在某個樓梯口碰到她,解救我們迷途的窘境。不知是因為學期結束還是方用過午餐,史教授心情輕鬆,和座談會上的她有些不同,雙頰的酒渦似乎比平常深呢!當我們手忙腳亂地準備錄音筆和相機,她開玩笑地說我們的陣仗還真不小,好奇地探詢這些器材好不好用。訪談由其學思養成背景開始,史教授很會說故事,從韓國、台灣、加州,再到中國,聽著她娓娓訴說不斷移動、不斷去中心化的人生軌跡,聽眾彷彿已經周遊太平洋一圈。 尤其當她以充滿感性的口吻回憶在師大求學和到中國研究訪問的經驗,感覺研究室忽而是師大英語系的教室、隨她話鋒一轉又成為三峽遊船的客艙。不過即便如此,當訪問涉及她的專業,史教授的眼光立刻轉為銳利,明晰的思路與表達也讓我們自歎弗如。整個訪談過程中,我們明顯感受到,史教授常常處在「從圈外看圈內,looking inside from outside」的處境,例如在中國外看中國、以外文系的訓練背景研究中國文學,因而發展出與其他中國近現代文學研究者不同的角度,折射出另一番歷史情境的光景,這也是她鼓勵學生在專業科系中做區域研究的理由之一。

不過史教授並不因為繁忙的教學研究工作而犧牲私人生活,其實早年她和美籍夫婿一起赴美,為了不要與家人分離,而在南加州求學、定居。研究室除了排列井井有條的藏書外,最醒目的就是好幾張家庭照,顯然這是支持史教授在學術路上繼續披荊斬棘最有力的支持。訪談結束後,我們問她是否還有別的行程,史教授又露出酒渦,說她要回去看NBA轉播,「今天可是湖人隊出賽呢!」


“我是一個積極分子”——梅嘉樂教授訪談側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半堵牆的交談:側記吳淳邦老師(顏健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