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07

民國期刊影印本之苦難——尋找《紅玫瑰》原版(傅朗 / 馬魯靜)

來到新加坡已快半年,上個學期開的 Print Culture 課,頗受學生歡迎,結果有兩位同學找我,表示要寫相關的榮譽班(即大學畢業)論文。因此,今年春天我就會指導兩篇小論文,分別談《紅玫瑰》的趣味主義與作者、編輯、讀者的互動關係,以及《玲瓏》雜誌中關於男性的負面書寫,而題目都頗有趣。

困難卻在於原始資料。最近在新加坡大學的中文圖書館,發現了不少有意思的期刊,今後會做進一步介紹,上面那兩刊卻沒有。幸好《良友》有 Columbia 做的網絡版
http://www.columbia.edu/cu/lweb/digital/collections/linglong/index.html),《玲瓏》卻只能依靠影印本。問題在於,所謂“影印本”中,缺少非常重要的材料,令人很無奈。特別是同學向我訴苦,她所需要的一個編者前記,影印本中少了一半,因爲在臺灣也沒看到有原版,只好向諸位求助,誰能幫我找並拍攝呢珍貴的一頁?


關於影印本這個問題,同樣作《紅玫瑰》的馬魯靜(快要畢業了,加油!)也曾經跟我談,她的經驗如下:

**************************************************

研究近代中國通俗期刊,可能會遇到不少問題,其中之一就是研究資料的獲取。現有保存完好的刊物,多來自民間私人收藏或大型圖書館的館藏,遠不能滿足世界範圍内學者的研究需求,畢竟為翻閲幾本原刊(original version)而飛越重洋並非易事。因此,自八十年代以來上海書店等機構先後影印出版了一系列民國期刊,“既有利於史料的保存,更爲研究者提供了方便”(“重印説明”,《紅雜誌》重印本扉頁,上海書店&江蘇廣陵古籍印刻社出版,1989)

但是,或許出於技術的原因,也可能因爲研究理念的差異,許多重印本,尤其是製作于八、九十年代的版本,原刊正文以外包括廣告、插圖、通告等所有其他内容均消失無蹤。這給使用重印本的學者帶來極大的不便:廣告對於研究民國時期的生活時尚、消費文化、大衆心理等諸多議題所具有的重要性已經獲得學界的認可;那些獨立成頁的插圖、攝影作品不僅使我們得以一窺當時的民生、風尚,也可以考察(攝影)技術對於(視覺)文化發展的重要意義,這些資料在重印本中基本全部遺漏。更讓研究者扼腕嘆息的是,不少“編輯瑣話”因爲處於廣告之後,或在插圖之前,也被抽離;更有甚者,如《紅雜誌》第二卷第一期原刊附贈的“一周年紀念號”,重印本中也無其蹤影。此“紀念號”中不僅刊有各主要撰稿者對刊物發行一年來的各種回憶,更載有他們對通俗文學書寫的看法、觀點,對《紅雜誌》及通俗期刊研究而言,重要性不言而喻。重印本的不足之処,可見一斑。

**************************************************

魯靜以上所述,估計不只是她一人的經驗;因此就請大家幫忙:我的學生所找的是《紅玫瑰》第一卷第五十號的《編餘瑣話》,尤其是影印本中所缺的第二頁。如果朋友們知道那裏圖書館由原版,並且可以幫我複印 / 拍照,會非常感謝!


高等學校中英文圖書數字化國際合作計畫(欣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請協尋〈蝴蝶書生漫游記〉和《新三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