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01

訪談郭延禮老師之側記(李開軍)

        郭老師是一個十分純粹的嚴謹的學者,這從他的生活細節中即可見出。




                           訪談後,我與郭老師的合影。

        接到鄭老師和顏富兄訪談郭老師的委託挺早,是九月末,而其實在九月中旬鄭老師就給我電子郵件了,可我沒有收到,估計是做了服務器過濾功能的犧牲品。而真的去訪談郭老師,已經是十月底。此前郭老師去天津參加了一個近代小說研究方面的會議,回來又趕著填一個省社科突出貢獻獎的申報表,忙著忙著就到了月底,離訪談要求期限已經很近了。我便把要訪談的九個主要問題列了一個提綱,先發給郭老師看看,因為要訪談的主要是一些學術問題,突然襲擊的話,怕不能談得充分到位。
十月二十六日下午,按照約定,我到了郭老師家。郭老師一身家居穿戴,很熱情地把我讓進了屋。我們的訪談是在餐桌上開始的,看來郭老師準備得很充分:桌子上擺著二本書,上面放著省社科突出貢獻獎申報表,還有我寄他的那份提綱,提綱上像考試答題一樣寫了數行密密麻麻的小字。
郭老師先給我倒了一杯茶水,又拿了幾只桔子放在果盤裏。在訪談的過程中,幾乎一直是郭老師在說,他按照提綱的順序,說:你提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提的第二個問題是……有些問題他會看著提綱上的“答案”,或者翻開那份申報表。我手不停揮地在鍵盤上敲擊著,偶爾停下來,就疑問和郭老師交流。郭老師就是這樣一個人,說起學術來,總是滔滔不絕。記得以前跟著郭老師念近代文學上課的時候,在他家裏,就連課間說的都是學界的種種。而學術之外,他幾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好,可以說活得很“枯燥”。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五點多了,還有一些問題沒有訪談,也沒有照相,因為我要回家為孩子準備晚飯,所以就約定明天上午再接著來,我也好好看看已經訪談的內容,看還有什麼問題沒有。這時候師母也下班了,她一邊招呼著郭老師讓我吃桔子,一邊進了廚房,端出一小盋籮包子來,說本來準備中午留我吃飯包的(本來約定二十六日上午進行訪談,因為郭老師一門課臨時調整,才改在下午),讓我拿幾個回去嘗嘗。我推辭了下,就拿著了。
包子很好吃,我的小孩吃了將近一個,他才一歲半。
二十七日上午,我又到了郭老師家,因為所剩問題不多,所以訪談得比較從容。我又補充問了幾個頭天晚上想到的問題。訪談仍然是在餐桌上進行的。因為是星期六,師母歇班,她和保姆就在我們旁邊的廚房裏烙菜餅。
等所有問題都沒有了疑問之後,我關上電腦,說:郭老師,再拍幾張照片就一切OK了。郭老師從桌邊站起身來,對我說:你說我是穿白西裝還是穿藍的?我說:您現在這一身就行。郭老師說:這個太隨便了,還是正式點吧。我說:那就穿白的,正好與深色書架背景形成對比。我就跟著他到臥室裏看西裝。郭老師又拿出領帶要打上,問我:是帶這個淺色的好呢,還是那個暗紅色的好?我說:可能暗紅的好一點。他便拿起那條暗紅色的領帶。
我先選擇了他的書房,這個房間朝陽,光線略好一些(當時天氣薄陰)。先拍一張坐像。郭老師嫌書桌上太亂,忙著收拾。我說不用收拾,能顯示日常工作狀態最好。他說那哪行!還是收拾一下吧。我說郭老師您太嚴肅了,活潑一點更好。可郭老師還是很嚴肅地看著鏡頭。拍了幾張單照之後,我請師母過來為我們合影兒。拍完之後,師母說:你們照得太嚴肅了,也不笑一笑。我說:是嚴肅了點,不過我是有師承的。我聽見身後的郭老師輕輕地笑了起來。

        大功告成!師母非得讓我嘗嘗她烙的菜餅,還讓我帶回家給孩子吃。那我——,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採訪人:李開軍)



葉凱蒂老師訪談摘記﹙欣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無法追記的光暗記事(何吉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