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08

讀書會:袁進老師的討論資料


我們在大陸舉行的讀書會即將登場,相信大家一定很期待,
歡迎有興趣者參加。
其中:范伯群老師主講「晚清民初的黑幕小說」
            袁進老師主講「海上奇書與都市化」

(不知有人知道具體的討論地點與時間嗎?很抱歉,我近日耽於遊山玩水,似乎在狀況外)

袁進老師先前便將欲討論的背景資料寄給我們,
於此放上論壇。
至於范老師的資料是書面,我們大概明天才會取得,
若有可能,我們亦希望往後可掃瞄上網。

以下是袁進老師的資料:


 

《海上奇书》资料:

《海上奇书》于18922月创刊,原为半月刊,石印本,每期二十页。中国最早的个人创办的小说杂志,以刊登《海上花列传》为主,还有短篇小说集《太仙漫稿》和补白诗文《卧游集》。该刊图文并重,每期两回,每回都有两幅精美的插图。这一方式直接影响到后来的《绣像小说》和《小说画报》。

 

《太仙漫稿》

或谓曰《段倩卿传》,需待之两月之久,未免令阅者沉闷否?余谓不然。间尝阅说部书,每至穷奇绝险,即掩卷不阅,却细思此后当作如何转接,作何收束?思之累日而竟不得,然后接阅下文,恍然大悟,岂不快哉!又尝阅之半篇,逆料此文转接收束自当如是云云,不料下文竟有大不然者,则尤快之不暇,又何沉闷之有。

兹编虽亦以传奇为主,但皆于寻常情理中求其棋艺,或另立一意,或别执一理,并无神仙妖鬼之事,此其所以不落别人窠臼也。

 

《海上花列传》

“全书笔法自谓从《儒林外史》脱化出来,惟穿插藏闪之法,则为从来说部所未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或竟接连起十余波,忽东忽西,忽南忽北,随手叙来并无一事完,全部并无一丝挂漏;阅之觉其背面无文字处尚有许多文字,虽未明明叙出,而可以意会得之。此穿插之法也。劈空而来,使阅者茫然不解其如何缘故,急欲观后文,而后文又舍而叙他事矣;及他事叙毕,再叙明其缘故,而其缘故仍未尽明,直至全体尽露,乃知前文所叙并无半个闲字。此藏闪之法也。”

“此書正面文章如是如是;尚有一半反面文章,藏在字句之間,令人意會,直須閱至數十回後方能明白。”

“合传之体有三难:一曰无雷同,一书百十人,其性情言语面目行为,此与彼稍有相仿,即是雷同。一曰无矛盾,一人而前后数见,前与后稍有不符,即是矛盾。一曰无挂漏,写一人而无结局,挂漏也;叙一事而无收场,亦挂漏也。知是三者而后可与言说部”

“阿珠只装得两口烟,莲生便不吸了,忽然盘膝坐起,意思要吸水烟。巧囡送上水烟筒,莲生接在手中,自吸一口,无端吊下两点眼泪。阿珠不好根问。双珠、双玉面面相觑,也自默然。房内静悄悄地,但闻四壁厢促织儿唧唧之声,聒耳得紧。”

 

《小孩月报》资料;

外国传教士办的宣传刊物,英文名字叫Child’s Paper1872年在福州创刊,创办人普洛姆夫人和胡巴尔夫人。1875年(光绪元年)3月迁至上海出版,由美国长老会亩示范约翰(J.M.W.Farnham)接办。该刊延续时间很长,这是一本可以看出白话文如何欧化的杂志。

 

上海是中西顶大通商口岸,生意茂盛,人烟稠密,各口岸都及不来。城西北门外,纵横四十里,都是外国租界,其中所居的各西国人,统计约有三千多。洋房几千件,有三层楼、五层楼,高大宽敞;也有纯石、纯铁、纯木建的房屋,牢固的狠。街道都用石子填成,宽四五丈,至少二三丈,往来马车、小车、东洋车终日纷纷不绝。路上遇尘土飞扬,自有许多工人,用水车汲水,沿路泼洒,而且随时有人打扫,真乃洁净之极的。煤气灯通衢悬照,从夜里到天明,没有定时。致于洋场中繁华景子,妓楼戏馆,酒肆、茶坊、烟室,都是宽大精致,闹热非常。一日不知有多少人,费多少万银子在那里,黄浦里轮船、帆船、沙船、客船停泊,真象星罗棋布,远远观望,胜如茂林。就是过渡小船,都用白漆红边,可知无事不以精洁华丽为主,给人受用。住在上海的人,胸中自多一番放浪浩荡的意思,其快乐岂独象人说,下有苏杭的快乐么。吴淞江口,连接四座大桥,长二十多丈,宽约三丈。外桥浦滩一带,是西国花园,奇花佳卉,四时不断。每傍晚,当此炎天,西人都到园中散步纳凉,乐如何之。另有制造局、洋药局、格致书院、火轮车路,泰西各样制艺学问,在上海差不多已经都有了。致于上海城,本不算大,周围不过九里,高不过二丈,城隍庙后豫园有假山、九龙池、湖心亭、九曲桥、点春堂,都是极精致奇巧的。四城门上有丹凤楼、振武台、关帝殿、观音阁,分为楼台殿格;更有小九华、小蓬莱、小天台、小武当、小穹窿,这许多古迹,人说是三国时孙权为母亲建造的。城西有龙华寺,寺内龙华塔有七层高。西北静安寺,寺内有泛水眼,水终年会自己涌出来。另有广福寺、积善寺、发华寺、安国寺、崇庆寺、庆宁寺共八大寺,这也是古迹,也是孙权建造的。上海的生意,当此丝茶新出的时候,很是热闹。别样洋货、南北货、海货、人参、药材以及各洋货物无不全备,真是通商的大口岸也。有七个教会在上海,礼拜堂大小十六个,大义塾六个,小义塾十几处,相信的人,七会共计约有五百多。1

 

 

《小孩月报》1880年第五年第8

《赞美圣诗》 文璧

我眼睛已经看见主的荣耀降在世/是大卫子孙来到败了撒但魔王势/应古时间圣先知预言将要来的事/圣徒高兴进步/

诸异邦在黑暗如同帕子蒙着脸/远远的领略到了一个伯利恒客店/忽见有吉祥兆头东方明耀耀的显/圣徒高兴进步/

在加利利的海边困苦百姓见大光/天父救世的恩典传到犹太国四方/瞎眼的看耳聋的听死去的再还阳/圣徒高兴进步/

耶路撒冷的长老把我救主当大凶/复活还安慰门徒逐被接到荣光中/虽杀其身不灭其德反给他立大功/圣徒高兴进步/

同心祈求的教会蒙主赐下来圣灵/以信爱望拜仇敌拿著十字架得赢/君主来逼迫竟见门徒舍上命/圣徒高兴进步/

今教会已经平坦只是德气还不足/不几时主必来到那就成全我的福/我心里已亮堂惟独身体未得赎/圣徒高兴进步/

在天上有一城邑名叫新耶路撒冷/宝座周围白衣的都是快快乐乐永生/宝玉为墙明珠为门比太阳光尤胜/圣徒高兴进步/

荣耀荣耀哈利路雅/荣耀荣耀哈利路雅/荣耀荣耀哈利路雅/圣徒高兴进步/

 



[1] 1)《小孩月报》第15号,光绪二年季夏之月出版。



歡迎來蘇州(李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訪問學者(顏健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