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08

自報家門(高彩雯)

謝謝健富的邀請,我是高彩雯。現在在東京大學亞洲文化專攻(中國語中國文學研究室)藤井省三老師門下。來到東京一年又兩個月,一切還算新奇,但也開始能冷靜看待這個環境和自己。

大學和研究所都和健富同窗,但和健富不同,我一直沒確定怎麼在學術之途前進,且戰且走,根基不深。所以看到各位晚清「志士」,心中實在是慚愧的。我的碩士論文寫的是郁達夫,所以與晚清報刊也有點關係。來到日本以後,接觸完全不同的治學方法與思想背景,等於重新來過,最好能像張君寶學太極拳,忘而化之,但也可能是邗鄲學步,一路血痕,而毫無架勢。 現在關心的問題有幾個,也都還不成熟。其中之一是明治時期的漢學風景,在吸收西學的時代要求下,漢學(這麼說有點太粗略)的語法,思考型式,詩文傳統是怎麼轉型和被置換到新文學下的?這個問題十分複雜,我也才剛開始碰觸,希望有人可以一起討論。我在東大圖書館的森鷗外文庫裡看他讀的書,對那一代知識背景的形成很感興趣。 分享一個日本的學術連結: http://kindai.ndl.go.jp/index.html 國會圖書館近代數位文庫,進入分類檢索-文學-西洋文學, 可以看到明治時期許多翻譯文學的原本影印檔。 明治十年左右興起第一波西洋文學翻譯潮,那時候主要是冒險小說,科學小說和人情小說的翻譯。魯賓遜飄流記,月世界旅行,噫無情等重要翻譯小說對晚清小說的影響也不小。那時代的翻譯也多是譯者摻以己意的創作,日本人稱此為「豪傑譯」。 從許多誤譯裡可看出將西方文學/文化翻譯成日文時的文化衝突,如果再結合梁啟超或晚清以後的思想家,文學家的接受問題,可能是十分有發展性的題目? 當然,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到其他分類中尋寶。



自報家門(鍾欣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自报家门(孙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