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29

潘光哲老師:研究東亞近代報刊史一些初步想法

(註:這是論壇刊出的第一篇「向學者邀稿」,恰好是研究報刊的方法的反思,必跟我們成員的研究方法有諸多對話空間,希望大家踴約討論,或是提出個人的研究方式。) 作者簡介:潘光哲,中央研究院近史所助研究員,目前的研究計畫為「晚清士人的閱讀世界」。 著作目錄可見:http://www.mh.sinica.edu.tw/d/index-1.asp
此論文為摘錄,原文請見:http://printculture.nccu.edu.tw/wordpaper/Jour-His-Idea-02.pdf   …… 總結而論,我們以報刊為研究對象之際,如果能夠放寬知識視界,從近代東亞世界彼此交纏繞結的整體場景出發,廣涉史籍,交互參照相關資料文獻,必能對近代東亞文化思想之互動交流和影響的歷史,別出新見,拓展更為寬廣的認識空間。 在筆者看來,開展之道,實應奉朱熹「小作課程,大施工力」為典則,進行精細的個案研究工作:那種「一口飲盡西江水」的信筆潑墨,基本上沒有生存的空間,始可展現具體的知識成果。以既有成果為借鑒,筆者淺見認為,努力之道,或可略分為下述諸衢:

(一)就某分報刊對於近代東亞世界的某一課題之報導和述說為對象,進行詳縝的分析討論。 亦或(二)全面整理某位歷史人物在個別報刊上對於近代東亞世界的某一課題之 言論。 亦或(三)對某一報刊及其出版者、編者之關聯,進行整體歷史重建的精密研究。 甚或(四)地毯式地整理、纂輯某分報刊涵括之語彙或概念辭彙(乃至刊行「復刻 本」)。 「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涵養轉深沉」。如能承繼學界之創獲,後繼者必然可以創造出獨特的知識貢獻。 當然,入手之方無窮,著眼之道無限,端賴知識生產者自身的巧思妙想,至於如何集眾合作,為共同深拓人類的知識板塊與智慧空間,各盡心力,則有待於同志。本文之作,「野人獻曝」,希望稍具這樣的提醒作用。



首頁│ 下一篇→蔡欣欣老師:圖文顯影—「戲單」史料的解構與重整(論文、圖片與感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