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12

关于晚清科幻研究的通信(广益、健群、邓健)

几天前,重庆大学英文系研究生邓健君通过科幻理论网找到我,跟我讨论了不少晚清科幻研究的问题。此后,他又通过网络和健群有交流。我们三人觉得邮件中的讨论有一定深度,故贴在部落格,希望扔出的这块砖能引来美玉。

林健群: 你好,总的算来这应该是我给你写的第四封信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没见回复。今天在李广益同学的帮助下知道了你的另一个邮箱,所以就再次把我想请教的问题发一下。个人介绍就不多说了,我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研究生,现在正在做一篇关于科幻的论文,首先感谢你们所整理的晚清书目,对我的论文帮助非常大。在这里我把我在论文写作中遇到的问题写出来,向你请教,这些问题我也给李广益同学提过。 1. 从当时整个的状况和现在研究者们的研究来看,大部分都集中在当时翻译者们的积极译介活动上面,当时大量翻译者的参与和数量众多的译作和本土科幻创作的出现的确显示了科幻文学的繁荣。但就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都好像是当时的政治家,爱国人士在唱一出独角戏。所有的描述和研究都集中在上层,关于当时普通民众的反应以及科幻作品的畅销程度的描述几乎没有。一边是科幻文学的大量引进和输入,以及科学救国的美好愿望,而另一边却是我们对人民大众的接受度的一无所知。林健群先生的论文节选我也看了,他对当时科幻小说的时代论题进行了归纳和总结,这也从一个侧面反应了科幻文学对社会的影响,但这也仅仅体现在文学这个领域。对于我们引进科幻作为科普教化的目的到底达到没有,科幻小说的影响在社会给个方面如经济、军事等的具体效果到底怎么样似乎还没有人主义,而且有关资料也非常稀少。所以在这里我想听听你关于这个问题的见解。 2. 这样一种在当时如此繁荣的文学形式却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衰退了,有的研究者认为这是由于科普救国的目的没有达到,有的认为是没有达到一定的艺术水准。也有的认为是科普文章的冲击。不知道关于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 3. 最后还有一个纯粹想从你那里获得帮助的问题,那就是1919年以前的翻译科幻是不是都是采用的章回体形式来翻译的。 另外我在你们的书目里发现了好些重名的书,比如《地底旅行》、《新舞台》、《十五小豪杰》等都是同样的译者出现了几次,我想请问下这是属于同一版本的重译呢还是什么。 希望这次你能收到,盼回复。 邓健 2007年2月8日 邓健: 很抱歉你之前的四封信确实没见着,不过gmail这信箱也可以联系,先答复你提出的问题 1、晚清对于科幻小说的下层情况,这的确不在我硕论的讨论范围,但是,当初我写作时也有注意到晚清科幻出版文化的现象,也正如你所说,数据真的很少。阿英、杨世骥对于科幻小说的批评也是着重在文学成就上;对于出版文化的讨论也没有把科幻小说独立出来。所以你的第一个问题,就我所知,并没有见到相关资料。这当然也是科幻小说的研究发动了,才有这方面的进展,所以见到的资料集中在关于上层的研究。如果你愿意从事这方面研究,可能没有直接的统计资料,但是几个想法你衡量看看 (1)晚清各类小说数量的统计,以量的消长推敲接受度(可以就小说辞典做分析,困难度在各类小说的分类)。也可以就晚清小说杂志中的科幻征文来看民众反应。 (2)以科幻作为科普教育,这是无解的。因为除非找到科学家自言是受到某本科幻小说影响,但晚清时期应该很少这方面数据。此外,除了科普小说之外,影响科学进步的因素很繁杂,很难说是直接导因于科幻小说。 2、五四后科幻小说衰退,这方面我还没涉略,不过是否衰退,你这问题有矛盾,如果没有之前的兴盛,怎么比较出衰退?此外,是文本尚未有人整理,还是真的乏人创作,这是我当初研究晚清科幻的心得。 3、肯定不是的,科幻译本有长篇短篇,不可能全是章回体。 关于书目的问题,这个书单是较粗略的,因为没经过考证,仅是将可能数据罗列,不是最终定稿,我后来也挑了几个错误,我把我修改过的给你,你对照一下是否可以解决你部分疑问。不过,这还是仅将各位研究者的资料汇整,并未经过考察,可别全盘接受。 另外,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浙江大学姜倩的博士论文,听说也是研究晚清科幻译本,去年到北京,还是没查到,也许你在大陆南方能查到正确消息。预祝你研究顺心。 健群 Feb.11.07 邓健: 见信好。健群兄给你回信的时候,也转发给我一份,我看了之后想略补充几句。 1,上次我给你的吴献雅论文,的确值得看一下。我当时读她论文获得的一个启发是,晚清的科幻小说,在意识形态方面是响应了"小说界革命"的号召,而从文本的角度,可以清晰地发现晚清科学知识与想像通过各种出版物传播造成的影响。晚清的科普,除了在学校以外,报刊也是重要阵地,而在报刊上的传播,很多时候不够严肃,看上去像道听途说的传闻。你看一下吴献雅的论文就知道,这种科普文章往往是"西人于某年月日发明某器物,有某种神奇功效",缺乏对该科技具体机理的说明(因为报刊编辑缺乏现代科学素养),而又充斥着中国人自出心裁乃至上溯本国文学文化中的幻想人物、动物、意象、情节的随意发挥。如果说晚清的翻译有不少是不尊重原著的"豪杰译",那么这样的科普就是"豪杰科普"。将这些近于小道轶闻的科普文章与当时科幻小说的情节对照,你就知道当时的科幻小说家们的科学知识是如何得来的了。在晚清科幻的著译者中,像鲁迅那样受过较系统的自然科学教育,具有良好科学素养的人,实属凤毛麟角。成长于这个年代,后来成为科学家的人,他们所受到的最初科学启蒙和导引,除了学校教育外,还是得自于报刊的科普工作,这和科幻小说作家受启发是一个平行的过程。因此,要想找到科学家受晚清科幻小说影响的著述,恐怕是mission impossible。即便他们看了那种小说,也未必将自己的提高归功于彼。 我曾想,如果要探讨的话,晚清报刊上类似科幻的科普倒是一个很好的题目。虽然尽是些丛谈小语,但却颇具趣味,与中国古代幻想文学传统、近代科学在中国的传播与接受、晚清科幻小说的创作乃至科普的意义和途径都存在很有意思的结合点。 2,五四后科幻小说尚未得到很好的整理,是待开拓的领域。我因关注科幻,曾注意到以下一点材料: 《近代重庆城市史》(四川大学出版社 1991 )保存了一些49 年前晚清及民国报刊登载科幻小说的史料。如在《新闻传播》一章中,有"比如《广益丛报》的下编文章门,登有诗歌、短品、小说等文艺作品。该报从1908 年第4 期起,便连载小说《新新新法螺天话……科学之一斑》"(页822 )的记述。武田雅哉也注意到这篇文章(《东海觉我徐念慈< 新法螺先生谭> 小考——中国科学幻想小说史杂记》,《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 年第6 期),但他似乎没有看到具体的文本。另又提到,"在解放战争时期,重庆的各种晚报更是以娱乐性为主,……有以飘渺而浪漫的手法讲述科幻和武侠小说的"。我由此想,抗战时期陪都集中了许多报刊,可能也会登载科幻小说。这个猜测的另一个依据是我在做现代文学期刊整理工作时,偶然在一份只在上海"孤岛"出了一期的刊物《译林》上发现了一篇科幻译作《独裁者》,署 [德 ]福赫脱望格尔作,白水译。这是一篇政治讽刺性的科幻小说,而中国科幻小说在晚清时期有用幻想抒发政治感慨的特点,这种传统,或者更广义地说"文以载道"的传统,可能在民国建立后的数十年中还会有传承,不仅仅是体现在顾均正那几篇小说中。 关于书目,我和健群兄二人整理出来之后应该不断更新,但因为各种事情耽误,就这样放了半年多,对研究者当然有些帮助,但似乎也有些误导,功过都要算到我们头上。事实上我的疑似科幻小说书目已经整理大部分,早该发给他以便更新书目;这次你来访,让我觉得惭愧,呵呵。待我年后回北京一定尽快发过去。祝好。 广益



硕论提纲:《梦想叙事的新变——清末民初乌托邦小说研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古代中國文人對男性的身體想像都是“陰性氣質”的類型?(维贤)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