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千裏冰封
2011/02/23

無題的悲傷

春天的氣息張揚的向這個城市襲來,推走了冬天的寒冷,融化了冰冷的雪花,年味也淡淡的消失了,美麗的五彩燈不再閃爍,紅紅的燈籠不在照耀,夜晚沒有了煙花的襯托,顯得更加的漆黑,沒有了炮竹的吵鬧,顯得更加安靜,我沒有了他的陪伴,是那麼的寂寞與孤獨,迷茫的不知所措。

離別經歷的多了,我以為,我會不以為然,平淡著目送著我身邊所有人的離別、不再有不捨,不會潸然淚下。頹靡的是、原來我也會糾結,內心纏繞著愛的枷鎖。

是否應該挽留,還是灑脫的讓你離去,簡單的幾句話,然而讓我偽裝的不可觸碰。

我帶著疼痛與不安的包袱,而你像似稚嫩的孩子,楚楚可憐,讓我痛惜,好想僅僅的把你抱在懷裡,訴說那句讓你我都銘記的話語,釋放著我們的勇敢的愛與執著。

再多的美酒都不會讓我沉醉,我清楚的明白。我不可以自私,深邃目光對視著彼此,因為我們知道,念念不捨終究會過去,面對殘酷的現實,寬容的面對殘忍的心痛,因為我們知道,在乎的人至始至終不會改變。

你我的秘密,你我的記憶,都是美好的,假如有一天,魚兒離開水,它不會掙扎,因為它清楚的記得,水帶給它的幸福與快樂,僅此就以足夠,猶如我們天涯一方,但心中的牽掛,彼此的愛與祝福,就已足夠欣慰,香吻的痕跡成為我們最深處的回憶。

若千年以後你我華麗的轉身,卻不曾出現彼此的身影,那麼就把我深深的埋葬起來,永遠不要挖掘,尋找那一個她的出現,我會永遠用著那顆最真誠心來替你祈禱,那淺淺的微笑,淡淡的香氣,永遠隨著我的祝福陪伴著你身邊。


繼續閱讀
2011/02/23

陪母親過春節

2011農曆辛卯兔年春節,是我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後的第一個春節,是老父親辭世後的第二個春節。每逢佳節倍思親。自打老父親去世後,每年臘月廿三,都是父親的周年忌日,雖說每年的小年都闔家團聚,可懷念、悲傷、孤獨,依然充溢在老母親的心裡,我深深體會著老母親懷念老伴的心情,因此,往年春節都是除夕這天回家吃年夜飯,然後再回自己小家守歲的我,今年春節陪伴在了老母親的身邊。我想幫助老母親趨趕心中的寂寞,排遣對老父親的思念之情。

過了臘月廿三小年,我們一家人去福壽園公墓祭奠父親的周年忌日之後,我和老伴就擠到市場裡,把大宗年貨辦著回來。臘月廿五就把年貨給母親送過來了,母親見了很高興,我又塞給母親點鈔票,讓她再買些自己隨心的年貨,並且叮囑老人家千萬不要自己上街去購物,需要什麼就讓住身邊的兩個弟媳去跑腿兒。

臘月廿九,老伴從下午開始,就在廚房忙活,準備各種菜餚。晚上,我的兒子兒媳從外地趕回來過年,我們一家四口團聚了,小家庭吃了一頓溫馨豐盛的團圓飯。

除夕上午,天氣格外好,我們一家人組兩個團先後來到母親家,我和老伴先動身,我的兒子和兒媳隨後到。我們來到母親家時,弟弟弟妹和侄兒侄女都到了。中午,全家人圍坐在老母親的周圍,闔家團聚吃年飯,老母親十分高興地舉杯開席,我和弟弟們先後給老母親敬酒,孩子們也紛紛敬酒。我喝了一大杯紅酒,微醺淺醉。午後,我整整睡了一個下午。老奶奶和孫子孫女打牌取樂。到了晚上,我的老伴帶著兒子兒媳婦回小家了守歲,我留在母親家陪老母親守歲,母親很開心。下午,母親在我們休息的時候,拌好了兩盆餃子餡。兩個勤快的弟媳開始忙活和麵擀皮、包餃子。老母親便繼續和孫子孫女打麻將。牌桌上你輸他贏的奇妙變局,不時引出陣陣歡聲笑語。過完年,老母親已經78歲高齡了,可老人家身體硬朗,腦筋清晰,打麻將的思路十分清晰,平日里每天都和幾個老鄰居打麻將消磨時光,趕上天氣好,還時常早早起來與幾個老姐妹結伴到超市去排大隊買些便宜貨回來呢。我這個不通麻將的門外漢,在一旁看著精神矍鑠的老母親和孫子孫女玩得盡興,心裡感到十分快慰。

晚上八點,一年一度的央視的春節聯歡晚會準時開始了,攢足精神的我,開始聚精會神享受央視春晚的娛樂大餐。而打麻將這一族依然玩得興趣盎然,只有遇見特別吸引眼球的節目時才稍微注目一下,熱鬧的春晚節目也沒有影響麻將桌上的激烈搏弈。

晚上10點多鐘,戶外鞭炮聲開始響起來,這時,熱氣騰騰的餃子出鍋了,我才感到有點餓了,母親親手拌的酸菜餡和三鮮餡餃子,十分可口。 “餃子就酒,越喝越有”,我連吃帶喝的造飽肚子,到戶外走了一圈。夜色中,千家萬戶華燈齊放,仰望夜空,迎春的禮花漫天綻放,接神的鞭炮齊鳴。小城的除夕之夜火樹銀花,十分璀璨。我佇足觀賞著全城千家萬戶放射出的祈福之花,感受著太平盛世的除夕之美。

再回到屋裡,一家人繼續看電視,打麻將,一直守歲到午夜,在電視中幾個主持人的激情澎湃的祝福語中,在歡樂的氣氛裡,零點的鐘聲敲響了。我和弟弟弟妹們請老母親端坐在上,然後由我這個長子開始,依次跪地給老母親磕頭拜年,侄兒侄女也給效仿我們給老奶奶磕頭拜年。兒孫們的一聲聲祝福,讓母親的臉上露出幸福、舒心的笑容。

過了午夜,弟弟弟妹帶著自己的孩子陸續回家休息了。只剩老母親和我。老父親在世時,母親和父親一起,相依相伴,如今,父親辭世兩年了,這兩年,母親的心裡多麼孤單呀。我們做兒女的,平日來探望老母親總是有時有晌的,無法做到朝夕相伴呀。

除夕夜,我睡在老母親的身邊。我忽然感到,我長大之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睡在母親的身邊了。已經回憶不出小時侯依偎在母親的懷裡吃奶,磨人,睡在母親身邊的親暱的感覺了!如今,我也快50多歲了,可是,睡在母親身邊,我永遠是母親的孩子!母親這輩子,為我操心最多,我給母親帶來的苦難和折磨也最多。躺在床上,我和老母親嘮著心裡話,一起回憶著往日里父親和母親帶領我們幾個度過的艱難歲月,多少往事湧上心頭,湧進夢裡!我在心裡默默祝福老母親健康長壽!

這一夜,我陪伴著老母親,母親睡得安穩,我也睡的香甜。一覺醒來,已經是大年初一的早晨,母親依然是早起打點早飯的準備,過了一會,住在同一幢樓的兩個弟妹先後過來了,和母親一起包餃子、炒菜。等我起來,早飯都預備好了。上午10點多鐘,我的老伴帶這兒子和兒媳婦穿著節日的新裝來給老母親拜年。上午,幾個經常陪著我母親娛樂消遣的的老鄰居也過來拜年,我感謝他們平日里陪伴母親,因為這是我們做兒女的做不到的。

辛卯兔年的春節,我陪伴在老母親的身邊,然而,我深深地知道,這樣是時光畢竟很有限、也很表面;永遠陪伴著老母親的,依然是我那去世的老父親,在母親的心裡,老父親永遠鮮活,永遠陪伴在母親的身邊。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