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7/08

雨絲和雨滴的聲響

快步入雨季了,我是這樣預判的。其實也不用我去預判,雨季照常還是會到來。過了清明,在江南,自然是五月楊梅天,歇歇止止的雨,在老家木樓青瓦下濾出壹竄珠簾,隨風飄舞,隨放晴而嘎然。
雨絲和雨滴的聲響在寂靜的夜聽起來特別的嘈雜,不用找壹個刻意的畫面,壹個心懷遠誌的讀書人秉燭夜讀,燭光很昏暗,只能照亮眼前泛黃的字句,而窗外的風雨時而咽嗚,而那個書呆子依然可以舍棄所有雜念,還在搖頭晃腦對書中枯燥的內容顯示出極大的津津有味的滿足,或者再多壹絲幻想,板門吱嘎壹響,門外突然進來壹位妙齡如花的少女,癡癡看著讀書人愛慕深情的目光,然後產生情愫。然後讀書人功成名就,高中三甲。最後出現的版本,讀書人舍此女而去,不是成為皇帝老兒的駙馬就是高官家的賢婿。如果在這個版本上再進壹步烘托,此女顛沛流離,命不堪苦,禦前告狀或者包拯出面。最後的最終讀書人棄信背義,不得好死。

戲臺上的戲文多半是這麽演的,我壹直想不明白簡單的生活為什麽要搞得這麽曲折?也許簡單的生活平淡如水,是水總有波紋,是波紋總要起伏。

我自詡自己還算得上半個讀書人,提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自然而然在書本上讀了林徽因的平生壹些添油加醋的描敘,沒有閑心去闡釋有關詩人的浪漫和悲苦,只是喜歡上了這句簡單的句子,妳若安好,便是晴天。

生命中總會出現雨季,或許這樣的雨季在生命的旅程中每個人都是壹種安排,有的人選擇了蜷縮,有的人選擇了逃離,有的人選擇了繞道,有的人選擇了面對,選擇的方式不壹樣,得出的結論自然也是不同的。

若花季是青春,那麽我認為雨季就應該是婚後的生活。用簡單的回憶去概況我的婚姻,我的婚後應該還算幸福,而非以上卷頁中的讀書人壹樣遇到了賢淑惠女,更加不會出現聊齋中的神奇。而我應該有以上卷頁中的讀書人的狼子心腸,在她眼裏,我確實背信棄義,但是我依然沒有暫時的榮華和所謂的富貴,壹直清貧,窮得最後嚇走了老婆。

我的兒子七歲了,身體長得極其健康,或許過於鐘愛,連上帝委派他來到我的身邊就剝留了壹些東西,他是上帝多咬壹口的蘋果,目前他擁有人類天才中相同的童年狀況,這些天才包括愛迪生,愛因斯坦,梵高,莫紮特,畢加索,達芬奇,牛頓,柏拉圖,莎士比亞,戴高樂,霍金,陳景潤和相當有錢的比爾蓋茨等等。其實我不想擁有這樣高貴的幸運,但是這偏偏是我這個壹直貧窮的酸腐之人的唯壹幸運。

上周六,陪兒子去了淺水灣,小家夥玩得很興奮,不時嘎嘎大笑,在他的世界,媽媽永遠比我重要,因為我的前妻幾乎耗盡所有精力為他努力打造著未來,而我,苦於奔波,這樣的機會很少,前妻怪怨,這是妳的基因,活得那麽抑郁,我默認著,唯壹的祝福也只有這句書本上的寄語,妳若安好,便是晴天。

妳若安好,便是晴天。如果那個晴天,需要陽光,需要花香,需要土地的芬芳,那麽這個雨季就是那個晴天的鋪墊。

於是,沒有理由去拒絕雨季的到來,因為過了雨季,我堅信,必是晴天!


只為守候著妳不離不棄←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