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0

留我一處喘息的空間

留我一處喘息的空間,頻繁的變化讓我有點吃不消,外面的雨還在淅淅瀝瀝地下著,我坐在亂七八糟小小的房間裡,穿著寬大的睡袍,從袖子裡露出來兩個半截被晒成褐色的手臂。那是一次漂流沒有穿長袖衣服的結果,在太陽下暴晒了兩個小時,同行的人跟我一樣,都要保持著“熊貓手”過完這個夏天。
昨夜的豪雨讓我們的屋頂漏雨了,這是始料未及的事情,據說去年下再大的雨也沒有造成這種結果,幸好電閃雷鳴只是讓下面的幾間辦公室數次停電。假如回來的時候發現漏雨又沒有了光亮,那我們恐怕真的是受災了。如果那樣的話頂著一個眩暈的腦袋、煩躁心情、全身肌肉酸痛的我恐怕要瀕臨崩潰了。
我不得不承認,最近心情不太好,身體沉重得像水銀,感覺可以滲透到一切縫隙裡邊,腸胃不好、體力不支,總是想發火,失眠並不嚴重,但是睡眠質量明顯大不如前,本來很困倦了,卻關了燈就出奇的興奮,毫無睡意。最要命的是昨天早上起來世界似乎傾斜了,那麼真實的眩暈,恐怕不能僅僅是心情不好能夠解釋的了。我又要去做一次體檢了。儘管不久之前的體檢結果是各種正常。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亞健康吧,或者是“自律神經失調”之類的因為壓力和思慮過多而引起的表象的反映。我知道,面臨這一切的不止我一個人,這種漸漸衰弱的身體與神經或許已經成為了現代人的通病。度娘上有無數條關於詢問無故眩暈的問題,除去那些榜上有名的諸如高血壓、冠心病、糖尿病等等有實質性病源的眩暈之外大部分病因都指向壓力過大。剛剛收到的手機報上頭條的主題居然也是“焦慮正成為當今社會一個明顯特徵”。看來全民抑郁講得並非言過其實。
我在我的朋友中其實一直以心態好著稱,但是我的好心態也漸漸被現實淹沒得快要消失殆盡,當我不得不為了生活而精打細算的時候,當我發現僅僅努力並不能改變現實的分毫的時候,我只能選擇變得木然,任憑自己衰老,任憑精神世界漸漸崩塌。然後在一片如同廢墟一樣的現實的斷壁殘垣中尋找著可用的垃圾。
我想任何人都會對生活有所憧憬,希望它能夠多彩、順利至少是有一個美好的前景,但是不可否認的我們這一代是目前正在進入屈服於現實的時期。房子、票子、車子、孩子、拉得越來越大的差距,還有漸漸年老的父母,靜下來,我們在童年時期不可磨滅的記憶中追本溯源地尋找自己現下境遇的本質。
越來越便捷的資訊讓我們了解這個世界逐漸崩塌的過程,政府的公信度越來越低,我們身邊的人毫無公德心,孩子們缺乏責任感、懶惰、自以為是。對於時政我不置一詞,因為無力。
當然我的壓力並非來自於時事,那離我還太遙遠,最近,我只是發現我的生活越來越接近細枝末節,點滴瑣屑,無可逃避。這可能跟我一貫的生活態度與習慣有關,之前我一直走在路上,遠離現實,近似於踏風而行,接近雲端。但是一切的飛行都要著陸,我做不成一個一生都在飛行的荊棘鳥,我還有腳,我必須要用它們在塵埃中丈量自己所剩餘的生命。它的本質是褐色的,充滿泥污與堅硬的石塊自由行
我知道,終有一天我要面對現實,我要將我自己融入生活,安全感的缺失使我常常懷疑我所擁有的東西,我不敢去書寫它們的美好,害怕一退場門它們就破碎了。當你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你失去得太多,過早地懂得放手,那麼你將永遠懷疑。於是感動就成了一個轉瞬即逝的東西,因為在感動的同時你會告誡自己,這個也會離你而去。
我承認,我很道統,我做不到愛與性的分離。可是實際的生活中有很多很多不能以任何道理或者道德來約束的事情。所以我恐懼,我害怕我所追尋的東西最終要靠一紙協議或者一個孩子來維系。我難以想像分別套在兩個氣泡中的人生活在一個空間裡,彼此視而不見,或者習慣得好像對方是一個家具宣傳禮品
我的一個朋友跟我說,“要做一個無論嫁給誰都會福祉的女人﹗”他說他的老婆就是這樣一個女人。我相信有人能把握自己的福祉,但是在我看來有些變化就像沙子會風化、能量會衰變一樣不可避免,因為你可以去了解一切,卻最難了解離你最近的那個人。
我不想再做一個隨時準備出逃的人,就像過去那樣,每每厭倦了一個地方就離開,留我一處喘息的空間,其實也許我從未曾透徹地了解過任何一個我所駐留之地。我害怕熟悉、習慣,渴望陌生、新鮮,但頻繁地更換環境浪費了我一大半的精力與財力。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都用於遷徙,真的累了,或許這一次我應該積攢更多的勇氣選擇留下。


勾勒唇形是必要的功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要減肥我有妙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