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17

感謝你陪伴我走過了每一步

無論抱自己多緊都無法溫暖蓋在身上的被子。無論聽見多麼美的旋律都無法再次牽動我的心弦。她說。人的心緒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而我像光、慢慢趕走了自己的內心。當我窩進那丫頭的懷裡。當我的眼淚掉不下來的那一刻。當我回答我不會哭的那刻。當她說、我聽見你躲在被子裡的壓抑的抽泣聲的時候。我多麼希望自己如艷陽般熾烈。惟願安好。

心臟不停的抽痛。我拽緊我的外衣。大聲的呼吸、而她說你守著南雀和靈熙的悲劇還要捆綁自己多久?而她說、你守著南雀和靈熙的故事還要釋放自己多久?而她說膠回收、你守著南雀和靈熙的故事還要折磨自己多久?微笑永遠是完美的弧度。哭泣永遠是華麗的偽裝。愚人節、我可以說我帶上面具做假。即使是真話也不會被相信。愚人節之後、我是帶上面具的瘋子。

當她問我是否幸福的時候。我沉默了之後告訴她、我很幸福。當她說不想你這麼痛苦的時候。我微笑著告訴她、我不痛、我很好。當她問我是否安好的時候。我輕聲的回答她、我一直很好很好。當看到她們放心的神色。我知道我的作用之一就是讓他們知道我很好。當心被風撕裂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看到裡面骯髒的血漬、森然的白骨、我誠惶誠恐的守望著最後的純潔、當我跨越夢的邊境走進沒有悲傷的城市。然後我驚怔的發現、這裡不是我要找到卡洪莎。我在尋找、才發現自己早就該知足。我本身就在那沒有悲傷的城市。我看著那些繼續尋找的人的背影。恍惚的覺得我也該去尋找什麼。然後放棄了幸福奔向滅亡式的悲傷。每當我妄想自己可以偉大到為所有我愛的人帶來幸福的時候。我才看到、我傷害他們是多麼的深Filing Cabinet

是誰說的、我始終在為自己找託辭?我是那般虛偽、遲遲邁不出那一步尋找那是因為愛的藉口。找不到本就該屬於自己的真諦卻被自己的迷茫漸漸掩蓋漸漸消散。

我開始不再那麼相信只要堅持就可以勝過一切、沒人可以為下一秒無非預知的未來做出任何不可行的承諾。無論你、無論我。自大的用渺茫的誓言捆住誓言果然是傻瓜才會做的事。所謂不忘、只是不想相忘。我看重了你們的所有。然後就望見了我的絕望。

就像無法下手的本就該只有自己才對。自己不會背叛自己。是誰說這是亙古不變的電話繩、真理?我想反駁。卻無從下手、看著它張牙舞爪的改變著所有事態我卻束手無策。當我如水、不是守候、是退縮麼?但也是也許吧。

我該比誰都幸福。事實上也的確應該如此。我的確應該比誰都幸福。他們一直期許著我能夠如最燦爛的太陽花一般、哪怕沒有陽光。也能帶來溫暖的錯覺。溫暖、若傾城。可惜、所有人所可見的似乎都是我無病呻吟之下的不幸。我辜負了她們的期許。但卻並非我故意的。我記得、她說過。悲傷是你與生俱來的天賦。記得她曾把悲傷定義為我的天賦。她說。相安靜好。你的笑有時也會和熒花一般純真。

我以為自己可以完美的掩飾自己的情緒。才發現你們早就看出我帶著面具掩飾。也許你們讀不懂我。其實只是購物資訊不想用心讀。只是不想把別人想的太複雜。只是想讓自己再簡單點。僅此而已。

感謝你陪伴我走過了每一步。


相濡以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田村半月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