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徵求有關科技類及SF類日中及英中翻譯者 P.S.無給
2006/12/14

寂靜戰爭中的沉默武器對談集三

 

磨先生於 6/14-16  的對談(三)
 
 
對談間 不禁透露出bj在盛怒中的粗俗鄙陋的言詞 與許多bj的個人生活隱私
 
但是 bj忍痛 完全公開而毫無修剪之意 也無意中保留了對言語的煞氣與驕覇
 
有時我覺得 我好像強暴了美麗的中國語言 失禮了   
 
 也請各位看官諒解一點 針對在這裡所發表有關磨先生與bj的赤裸裸的隱私表白
 
其中有些是對未成年者會產生言語暴力的表達方式 這一點 請務必諒解
 
bj在這不是要宣導這種傷害文章  
 
請從科學角度來討論科技如何 可以影響或牽制一個人的思想及行動  
 
 
 
 2006/06/14 12:31
Bjjoe

請原諒 忍不住闖進來臭幹攪一頓 對於這種言語騷擾 我還是容易被激怒 不知有何妙方可解 本人脾氣不算很好 算是忌惡如仇 空氣中若有不潔訊息在飄蕩 就會讓我非常感冒 我發現 我的處境當你當年比 真是有天壤之別 或者是最近這幾批人 程度低落到不可言諭的地步 當年 他們也許對你作一些政治攻擊 你也許可以有從容赴義或爲國犧牲的勇氣與他們爭鬥 而現在 有些女工作員對我的一些行為舉止言語卻比菜市場的歐巴桑還來的低俗 不斷不斷的採用這種 白天晚上 睡覺做愛 被人性侵擾了還沒人要等等 下賤到令人想噁 這種疲勞下賤做態騷擾 真令人火冒三丈 想發脾氣 我認為 士可殺 而不可辱 而這些犯賤似的言語騷擾 也有人在做這種工作 真的是世風日下 到了無可理喻的地步 完全是做態的不知恥 以這種下賤功夫 逼人屈服 真的是已經黔驢技窮 三腳貓還不如 這真的是到了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 一個擁了如此科技的團體或工作群 卻是如此人格面上的不堪 這些團體他們的工作可是以激怒人為本事般 當事人一惱怒 發了脾氣後 匆匆茫茫丟了一句 晚上的誰誰輸了 傻瓜後 即夾尾而逃 這種態度有很令人感到 如果讓這種沒有人性的團體 掌握了侵入或控制人類思想 將是人類滅亡之日 你不認為嗎

圍繞著的除了三不五時的日語及英語外 大部分是國語及客家語

我是客家人 現在這些卑劣之徒 女的厚顏無恥至極 甚麼樣的垃圾言語都有 最令人不屑的是他們使用了我的母語 對我作無恥污穢言語攻擊 基本上 這批人比人渣還不如 利用客家語來攻擊客家人 你心理越不屑裏他們 他們就越喜歡使用這種無恥手段 請他們不要侮辱我的客家母語 不要用客家語來進行污穢通信 多次證明發現的確 這批是一群毫無人性的垃圾 非人也    

是啊 你知道嗎 這些你說的較低級的機器 被我臭罵一頓以後 有望風而逃的 有夾尾巴逃之夭夭的 很多種 最令我生氣的是 他們說咬我像啃雞肋般 丟了可惜 吃起來無味 所以還在這裡耗 耗了好幾年還在鬧

只要他們不在我身上動手動腳 毛手毛腳的 不要在空氣中用太囂張的言語刺激的話 比方 現在他們正在我的左腦上方 像挿了某種利器般 有點刺痛外 我以前一直在想 這些人可能是某研究單位 在試驗某種新科技 有時婦人之仁吧 會認為若能幫助某些救助人類的醫學發展 那也就算了 可是 現在不 現在他們竟然跟我說 抱歉 沒人要抱你了 所以 你說 這樣的一群畜生般的敗類 會對人類作出甚麼貢獻出來?

如果可以 就請你幫忙 找出這幾群敗類來吧  

 
 
磨先生
 
 2006/06/14 16:05
 
1.妳要先判斷一下他們為什麼會找上妳?是妳的人際關係特殊?外表長的吸引人?具有特別才能?還是看中你有多國語言能力?當初我的遭遇初時對方也是類似無賴一般,但最後畢竟還是因為他們有所目的而來,所以整整花了三個月密集解決完之後,他們目的完成後就全部消失 2.聽起來妳碰到的機器功能還不算高,讀我文章的時候慢慢一字一字的在腦中讀,希望能藉此和他們溝通一下,也讓他們瞭解他們並不是握有最高科技的人,還有另外一群人是握有更先進的設備,可以直接制裁他們,只要他們同樣有一個腦袋 3.我始終認為雖然我的事情已過,但他們仍不時的在注意和讀我的想法,或許有辦法讓鎖定我的這些機器,轉為去鎖定和介入妳的腦部,或許在某些條件允許之下他們會幫妳處理,不知我的假設是否很白癡?

1.有幾種情形妳必需自己判斷,在尚不知道有鎖腦機器之前,我身上曾經長了一些東西,雖然是在表皮部份,但是是我自己拿起剪刀自己割除,事發時那部最高的機器告訴我,那時是他鎖著我的腦要我自己動手術 2.在事情結束之後雖然我不再聽過他們的聲音,但是有時作夢仍會夢見自己被刀叉或釘子不斷的刺穿身體,刺到會有疼痛的感覺,但是醒來後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恐懼,這種現象我一直視為是友善的那一方回來看我的身體(針灸的原理就是利用神經來傳導這種刺痛,促進自己身體增加抵抗力) 3.事情之後我做過很多的歸納,竊聽妳的思想會做那些下流發言的,他們的技術應該無法把妳從睡覺裡弄醒,只能在妳醒來後腦部開始活動時會做出騷擾

4.在妳聽得見聲音的時候,他們的機器是正在發出溝通訊號,而比他們更先進的可以藉由這個訊號找出他們的位置,然後也同樣的用他們的科技去鎖定他們的腦部(他們的腦部同樣很脆弱),在妳聽不見聲音的時候未必就沒有人在竊聽妳,只是不和妳做語言溝通的單純竊聽,似乎較高有能力捕捉他們的那一方,無法循線去查出他們的方位,我想也許是因為有捕捉他們的機器會制裁他們,所以妳沒有碰到我那時候,那種連續三個多月分分秒秒都被鎖住在溝通的情形,他們應該是在預防被偵測到而改採游擊方式 5.我建議妳和他們好好的溝通請他們離開,能離開多少人算多少,再不然我去見妳,看看我後台這部機器是否還在?是否會搭上妳的線去處理他們,但是他們處理事情很恐怖,處理時我差點自殺也差點喪命

他們開那種腦波語言會造成腦部相當的難受,會把一個人逼瘋 另外的一方可以控制到妳所有的動作都由他們遙控,根本不會用腦音來影響別人的正常生活 好好慢慢的讀下面這行字: 我的方位在台北市北投區北投國小附近,你們開機器過來搜尋我,我的腦部有眾多類似你們還有比你們更高科技的人曾經鎖定,以前曾經修理過你們這一類低俗的人,過來聽一聽看我以前碰過什麼事情,我可以回憶讓你們知道

我在想,類似地球上各國的政府,是屬於比較正規具有資源的一股力量,但是也會有一群專門鑽漏洞,搞犯罪和破壞的邊緣份子,他們也是 那時候他們說....... 有兩股力量造成東西冷戰,他們才剛剛讓蘇聯解體,接著重點要放在中國, 也告訴我阿扁會當上總統(這是最高那一部講的) 有的是負責各個國家與小區域裡的事情,我是比較低階層,既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什麼財團,是屬於北投這地方他們的小鑰匙,只對我的周遭有些許影響能力而已

 
無線電在接收訊號時只有接收電波和轉譯與解讀,這時候它本身只負責接收並沒有傳出訊號,因此無法追尋其接收位置,按下發話鍵講話時便會有電訊波傳出,傳出讓其他人接收,電子儀器可由這傳出訊號的強弱中判斷出訊號來源位置來加以追蹤 單純的竊聽妳的思想時,對方可以躲著偷偷接收,但是他們想對妳講話時就必需發射訊號,這發射訊號時就會被其他機器尋著訊號追索而至,當然我們的腦波能發射到遠處讓別人可以很容易接收到並不是那麼容易,應該是我們的腦波透過其它媒介才傳至遠方 找一本乏味的書,他們進來時妳立刻專心唸書讓他們覺得鎖定妳時會很乏味,他們開了腦波語音在溝通時,很可能引起其它路過機器的興趣而加入來監聽

 
 
 
-------------------------     Have a Break    --------------------------------
 
這是台灣工藝藝術代表之一的  意念工房作品   有點類似北歐的設計概念與美感
 
個人蠻喜歡他們作品的樸實無華
 
 
 
 
 2006/06/15 15:00
Bjjoe

嗯 我真的很感謝你

我也曾經有痛苦到想自殺的程度 不只一次 嗯 歸納來說 剛開是 我只是一天到晚流眼淚 情緒感覺到很傷心 可是有時候是不知不覺留著眼淚 不知爲了甚麼原因 自然而然覺得心酸 不是很難過 有點澀澀的 一直擔心有一天我的眼睛可能會因為這樣而失明

那時候 我的心臟 會移動般 有時沒有感覺它在跳動 有時會有兩個心臟一樣 左右跳動

經過約兩年時間 去了一次上海 再去之前 他們一直不太想讓我的樣子 我不知道是何原因

在台灣生長 我絕對認為 所有的人都絕對是自由的個體 所以我極討厭偶人侵入我的思想裏去窺探 所以 我的脾氣極差 火爆的很 而且很凶悍有時 會咒罵他們 可是有時候 我覺得那好像不是我本人得意願的時候也有   

因為祖母 父母親 身體不太好 我經常往返日本與台灣之間 我是在四年多前 於日本發端 那時以為是鄰居跟我在搞鬼 或開玩笑 嗯 也沒太多的計較 約半年多後 回到台灣 慢慢地發現自己被思想入侵 那時 我還不以為意 坦然面對一切 我還傻傻得對這些人說 所謂神交就是這種嗎 原來如此 我態度坦然的很 可是有一部分的人 莫名其妙的開始對我咒罵 漸漸地 從那時起 我也開始對這些人起反感 剛開是是一部份人而已 漸漸地 我也不想與他們溝通 漸漸的也就疏於溝通

我因喪父之痛 因父遺命 前往上海一趟 當我從上海回來後 我發現 情形有了改變 從以前有時半夜偷泣情狀 轉變到半夜狂嚎大哭 有好幾個晚上都是 痛苦到想自殺 

剛好 那時我祖母也身體不適 我從日本回到台灣

我甚至懷疑 他們是不是侵入我祖母的思想 又或者是我祖母喪子之痛所引起的精神上的失控 她使我們全家再度陷入難過 她拿菜刀及剪刀作切腹自殺 在自殺前幾天 她 一直自言自語說 殺死它殺死它 肚子裡有惡魔 又用手在肚子上比畫著 因為她常有肚痛的習慣 看了你的留言 我是不是該在好好想一想 我祖母的事件對她是不是一件好事又或者是一件壞事 當時 我祖母年高90好幾 在那事件後 奇蹟般的復原 至今年四月辭世

嗯 很幸運的 可以找你談談這種事情 因為這些話說出去 你認為有多少人能了解的?這麼多年來 我嚐試著對人說明 可是沒有任何人相信 在台灣部落格發表後 我一共發現了5人 包括你我

 
磨先生
 
 2006/06/16 02:53
 
妳也是我第一次碰到有同樣經驗的人,我現在算是已經完全脫離了那個聲音十年,可以比較清醒和客觀的回頭來研究這些現象,而且我知道這種事情如果跟別人講的話,別人通常會當妳是神精有問題,但是我就會仔細去看內容和與我所碰到的事情去做比較,假設,和分析,妳說有碰到五個人,妳可不可以把我寫過的文章寄給他們參考,同時徵求他們的同意,把你所知道他們的發生經歷過程也寄給我來研究

突然間發現自己小時候偷家裡的錢,因為私利而去欺騙和陷害別人,看到美女回家後都會手淫................. 突然間發現這些事情居然有那麼多人知道而且私毫無法隱藏,原本認為周遭朋友都是以不壞的評價來看我,突然間發現原來不是這樣的時候,那種心理的打擊與掙扎是導致我當時想一死了之的主因,但是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聖人,哪一個人的心思不是這樣的呢?我想這方面在心理上妳應該已經能夠調適 以前我也試過很多方法想躲避,我具有不差的電子常識但是也找不到任何的訊號死角,我們沒有辦法與他們對抗而且也找不到他們,唯一的方法就是期待科技比他們更高的單位來介入

他們的等級我大致分為三層:

1.是言論很粗俗,多用語言方式與妳對談,可以把腦音開到大得會震破腦袋,造成妳相當的痛苦來要妳屈服於他們的淫威之下,這一階層的有部份也具有從妳腦部直接讀取影像片段的能力 2.可以改變妳的喜怒哀樂,畏懼,嗅覺,肉體感覺(還得妳願意配合閉眼放鬆和躺下時才能生效)...................等,一般他們還無法毫無緣由就直接來改變妳的情緒,還需要事先編故事引導妳進入他們預設的心理狀態 3.可以直接100%控制住妳的身體做任何動作,讓妳大腦所想的與妳肢體所做的完全不相干,妳想妳的事情但是妳的肢體完全屬於他們,妳完全喪失對自己身體動作的支配能力 (我碰到的這種情形只有自稱為外星人和控制李登輝的那兩部機器能夠辦到,而且李登輝機器還是被外星機器鎖定後糾出來的,其間還另外有能虛假左右我動作的機器,他們是先令我進入恐懼狀態再威脅要加害我家人,要我配合做出一些正常人看起來很怪異類似全身抽蓄的動作,這些機器最後就是由外星機器直接擺佈我的身體來揭穿他們的謊言,實際上他們根本無法直接控制我的動作,其能力與外星和李登輝機器差距還相當的遠)

請妳再問一下他們,有沒有來北投搜尋我?有沒有聽到我發出的一些交談訊息? 至少請他們派幾個來搭上我的腦部,我會回憶我之前所碰到的事情給他們做個參考 記得和他們溝通和問一下,我會想和妳採用這個方法,對我來說是不是我自己腦袋想出來的辦法,還是...........,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妳就請他們多過來我這裡一下!

 2006/06/16 11:31
Bjjoe

雖然十年已過 可是你的記憶仍然清晰 思考能力及判斷能力都大致上能與現在我的一些想法吻合 所以基本上 他們所用的機器或手法 十年如一日 可能有些許的改變 那就是使用的人物或團體已經變得太多 世界上稍微有民主自由意識的人都知道 通信違反法律的推動 這些團體真的是如你所言 讓你感覺起來好像 分為很多不同組別而且有幾邊較為高級可以控制或制裁其他組別 所以你會去向讓你覺得對你有利的一邊求救

 嗯 容我稍微放縱一下 我發現一點 就是他們是非常容易及善於偽裝的集團 雖然不是全部 但是有一些非常的令人x0-;'./w 稍微對他們假以顏色 他們馬上以另一種聲音或另一面目出現

我之前 雖然不是抱著求救的心情 我一直要強調 士可殺不可辱的精神 如果他們是善意的我很願意與他們作朋友 而不是向他們屈服 或者他們可以幫我去對付另一幫人

 因為 我發現有許多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如果以政治來說 ㄦㄩˇ 我詐的情形 非常多 他們可能偽裝成外星人 假裝幫你 打退他們的同伴 然後全身而退 而你卻在感謝他們 幫助了你脫離苦海 其實你忘了最基本的一點 那就是 你已經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之下 你忘了你是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國家 你的隱私及自由以及你的人身安全都曝露在國家的無防備之下 任由這種躲藏在太陽底下 不見天日的組織 在你身上廝殺 然後控制了你    

我想 人之初 性本善 盡可能對人以和善的態度 我想你也是抱持著同樣的態度的一位吧 所以 你願意而且還是第一位對我講出您的心聲 我相信 您很善良而純潔 感謝你願意幫助我 也謝謝你的勇氣 為了幫助我而願意請這些隱藏的藏鏡人去找你 你不懼怕他們傷害你 而想請幫助過你的力量來幫助我 這種勇氣 我想一般人 很少有 當然 我知道 一如你所述 當年你所承受過的一些肉體或精神上的折磨 我雖然經歷過 但是男女有別 可能沒你當年經歷過的一半苦 只是流的涙 可能比你一輩子流的還多吧

謝謝你的勇敢 我會盡可能去與其幾位接觸 請他們來談談他們的經驗 如果可能得到他們的同意 也會把他們的經歷傳給你 請你來分析 因為 你的專業 足以讓我們對於這些機器類的運作 有一些了解

我當時想一死了之的主因,但是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聖人,哪一個人的心思不是這樣的呢?我想這方面在心理上妳應該已經能夠調適

是的 對於這點 我已經調適過來 謝謝你 他們不是神 也不能制裁你甚麼 就算是神 也不能夠懲罰你 原因是 如果你那麼完美無暇 你已經是六神清靜的神了 而不會是人 對嗎 所以 請不必介意

我至今還被這些人以這種理由在批判中 可是 我站得穩得很 他們的一些奸詐無比的手法 一點都不會打擊到我 曾經我被傷害得很深 很深 如你所述 他們會不斷的組織故事 來誘騙你 掉入陷阱中 如果你不幸掉入 就像陷入井穴的動物般 他們會凌遲你 而且是無恥至極 他們說謊 編故事 陷害人的手法 真的是令人無法想像

你記得 古約聖經裏 有一個被人群稱為妓女的女人 他被所有的人丟石頭 吐口水的故事嗎 他們沒有去想 這個女人爲何會被稱為妓女 那個找妓女的男人卻逍遙法外 任由這群所謂偽道主義者去殺害這個女人 而這個所謂嫖了妓女的瓢蟲卻又如何

基本上 誰能無過 手淫嗎 人類生長過程必經之路 不相信有不對自己身體有興趣的人 或者對異性毫無興趣的 畢竟人要傳宗接代 跟動物一樣 不然創物者為何讓人有生殖器官存在 單性繁殖不就好了嗎

基本上 我認為思想自由 而且 一剎那間思緒百千萬意念 他們能一一擷取 可是他們是無法完全組合完成而且認定這將會是我們的理念 因為即使是我們自己也是要經過深思熟慮後 組織意念後 才能有所謂的思想 有了思想的沉澱後 曾能做出決定及行動 就算是做了決定也有可能在腦中再度修改 不是嗎

我們不是機器人 他們也不會是甚麼高級的外星機器 如果他們來自外太空 如許多hollywood電影或小說所述 那他們對人類是不了解的 而且是友善的 不然人類早全滅了 哪還有地球存在

這些與我們接觸的是我確定是地球人

妳就請他們多過來我這裡一下!

容我對你調皮一下 你也請輕鬆一下

十年了 看來你有點想念他們囉 是嗎 看來你的好奇心也很旺盛

我昨天沒有聽到他們去你那 也沒接收到你的訊息 嗯 因為問題其實也很複雜 有時是很生活化的題材 有時很令人噴飯 有時好可愛 有小朋友嫩嫩的童音 可是後來我知道 有一種 擬聲技術可以創造許多的聲音 令人不禁聯想他們是那種高級偵探社或是學術研究單位或是一種國際商業掮客般 不太像是從事當年台海緊張時的間諜對戰活動  不知道你會不會感到失望?

在日本的日文網頁裏 可以找到有許多人有過這種經歷 而且很多人都勇敢站出來爭取原本是屬於自己應有的權利與自由 有許多網站在探討這種技術及受害者的經驗談 可是是日文 你有興趣參考或分析嗎 


繼續閱讀
2006/12/14

寂靜戰爭中的沉默武器的身心腦大戰對談集二

bjjoe與學電子的程式設計師的 對談二  6/8-6/9
 
如在對談(一)裏中途設有coffee shop  還有一個極棒的音樂blog       
 
這篇也有的精采blog介紹  找找看喔 
 
 2006/06/08 10:54
Bjjoe

我很慶幸 能得到你的留言 讓我這幾年來 自己一個人在網路世界裡 茫茫然裏 在不是我的母語的日文資料中 一路來的很不明究理的坎坷心酸 我知道我的精神狀態絕對正常 可是 當心中有苦時 無法用常理來敘述表達給他人得知 這是一種透明的似靈異的科技困擾問題

我在blog裏 想將你的留言 及你對我的困惑解答及我從你處得到的同感 在徵求你的同意後 公佈給所有網友 如果可以 也請讓其他有困擾者 知道 他們並不是辜軍在奮鬥 給點精神支柱及安慰 好嗎   

這也是 我的多年來的困擾 我本人是非常實事求是者 可是碰到這種是 真的苦不堪言 啞巴吃黃蓮般 吱吱啊啊的 盡全力奮力即呼去解釋 也不見得有人懂 許多人即使把許多原理或真實 告訴他們 事不關己或是不願去打開腦 灌進新東西 或是無法理解 或是偏執於自己根深地步的想法

很謝謝你的同意 及讓我知道 原來在台灣也找得到像我這種遭遇的人 我曾找到數人 可能有類似情形者 很可惜 他們或許不願意重提往事 或還在單獨奮戰中 目前為止 只有你積極的讓我知道 其實我並不孤單

除了過正常生活之外 我想 行有餘力 我會繼續探究 why ,  what and how

我是好奇老寶寶 已經沒有包 包寶適很久了

嗯 的確 對於非電子專業的人來說 實在很難去十分了解這種電子機器獲這更高級的電子纇東西

有時 學文的嘛 會把玄學搭上科學混在一起 我從以前常常看倪匡科幻小說 他說 科學無法解決的 一些事 人類都將這類無法理解的原理歸為玄學 你則把他歸為人類之外 來自地球外的科技

是的 根據你對於電子的理解 我相信世界上所有電子資訊你都瞭若指掌 通常說的News is not  a News 被媒體及凡人如我知道時 這些News已是塵封舊事 就我我所能瀏覽到的及了解到的是1980或更早期的一些國際上各類型的科技 這些已經讓我張口結舌了 

就像你所說 翻譯機器 會出錯誤 嗯 蠻有趣我也發現了這點 因為有時候自己的思想或思考會有被斷章取義或者被重新組合的感覺

現在 你完全沒有這種困擾了嗎 你的情形有點類似美國一些被外星人捉上宇宙船做了全身掃瞄 只不過差在台海兩邊風波上的感覺 只有三個月 就離開了嗎 我已經三四年了 還在繼續中

剛剛我聽到 他們傳來 接引 兩字 讓我連想到 在西方世界有許多被報導及被稱為另類教派及集體自殺的感覺 某些時候 像普通聽覺般 可以聽到 普通談話討論般 有時候像是傳導器般 兩邊來訊息 穿過我的心或腦而去 有時候 是一種沒有任何聲音但是 感覺的捕捉到某些意思 有時卻不是那麼確定 有時卻是自己的腦在讀自己的心一樣 或是相反 在心臟處 自己的思緒一一反映在上面 

妳貼的一些現在商業化的機器,離能夠鎖定遠方固定的腦袋與遙控,地球上目前的科技離它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美國送上了多少衛星,連電視訊號的干擾都還無法解決,傾全美國的力量頂多也只能做出一台性能很差的這種機器

我的許多這方面的中文資訊來自http://members.aol.com/alanyu10/ca_index.htm

其中 大部分的理論原理 我能理解並贊同 但是有我無法認同的觀點 可能這位作者當年所參考的資料中 有關柰米及遠隔操控技術的發明並沒有被公佈出來 所以他的論點裏有某些看起來比較沒有理論及一些眾所皆知的已成事實的理論 現在連小朋友都懂得柰米觀念 遠在5,60年前 一般人可能還在討論電視是黑白還是彩色時代的差異吧

 
磨先生   2006/06/08
 
在妳腦袋裡跟妳講話的那些人不是妳的鄰居,雖然妳會覺得他們的聲音一樣習慣也一樣,其原因就是那些機器聽過了你和鄰居所有人的思想,知道了妳們之間的關係 只能翻譯語言的是屬於最低階的機器,這種機器的散佈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而失控,但是他們之間應該也會有某種約束,也就是說有更先進的機器是在暗中扮演著類似制裁者的角色,但看起來這種傳音的低階機器也還不是扮演制裁者階層目前所要逮捕的重點,因為他們的能力頂多只限於騷擾範圍 妳讀我的文章時要在腦部裡一字一字的唸,搭在妳腦部上的機器就會完整的接收到,他們的機器性能比較低妳不要唸太快
 

我是學電子的,這幾天因故看了一些別人所寫關於這方面的文章,有些應該是出自於不是學電子科系的受害者,他們的一些假設過於離譜 妳貼的一些現在商業化的機器,離能夠鎖定遠方固定的腦袋與遙控,地球上目前的科技離它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美國送上了多少衛星,連電視訊號的干擾都還無法解決,傾全美國的力量頂多也只能做出一台性能很差的這種機器

當年事情結束之後,我一直想找出答案,但是每次跟朋友提起之後所得到的結果,幾乎都說我是腦部出了疾病,漸漸的讓我也不想再提了,正常之後我開始接觸網路,早期我都找不到相關的資料,也碰不到有相關經歷的人,一直到我看了(幻聽的真相blog),又尋線找到妳 我的經歷可以公開讓有相同困擾的人做參考,但是請把我的名字改成其他的代號,甚至有需要的人,只要幫的上忙的也可以找我

隔天醒來,和家人碰面時我是盡力保持讓他們覺得我沒有異樣,但腦袋裡還是聽著那些聲音和與他們對談,剛醒來時都沒聽到昨夜那最高機器的聲音,而腦波線上的所有人似乎只剩下對我較友善的那些,於是我也問他們一些我的疑惑,但是並沒有多久就感覺陸續又有一些較高的機器又開進來,雖還沒有聽到具敵意的發言但氣氛卻很緊崩,在預期之下沒有多久就聽到屬於敵對較高層次的機器開始講話了,他要我走出家裡去看街上的行人,我只感覺他們的走路速度就好像看錄影帶時碰到帶子卡緊,那種略為停頓一下又突然以正常速度播放的景象,有的是要我去注意街上的某個人,然後就突然看到那個人做了一些稍微異於正常人應該有的動作,總之我就是一直進進出出,認為他們全都聽的到我的腦音,只是想透過我的腦部轉達給其他人知道他們所擁有的機器功能的強弱,然而我的進進出出卻讓家人發現到.........我有問題

家人陸續敲門故意進來想和我說話,那聲音就警告我不準說任何事情,他要我看著我的家人然後告訴我,我的家人接下來也會有不尋常的動作...........我看到了,然後他們繼續恐嚇我說我的所有家人也全部都被他們鎖定,只要不開語音溝通的功能其他機器也查不到,我有人幫忙但是他們沒有而且他們也完全不知情,我如果不聽話他們就要像我一樣的鎖定我的家人,甚至要殺了我的家人,他們不準我開口和家人談話,規定我的眼睛必需多久不能眨,我必需維持什麼樣的一個姿勢,憋氣多久才能呼吸,家人看我一付怪模怪樣時而又憋氣到面紅耳赤,擺出一些怪姿勢,還問我是不是身體在抽筋,我根本沒有而且也不是像昨晚那樣是肢體不聽指揮,我是怕不聽話他們會找我的家人麻煩,他這樣恐嚇了我很久很久,這種狀態持續了數個小時,有其他的聲音一直告訴我說別理他們,他們沒有什麼實力,而我的家人緊跟著我很久,我關上房門家人就改在門外盯梢,我在房內還被他們折騰了很久.........

終於昨晚那個聲音出現了,『幹你娘!昨天就是你,你還敢回來,我已經查到你的位置了』,對方沒有跑,他們互相槓上了,我知道他們槓上了但是他們互相在對嗆什麼我根本聽不懂,只知道他們很吵很吵............. 隔天家人硬拉著我去醫院,寺廟,也去看一些師父,我那時真的是根本不管地球人在跟我說什麼?因為他們正混戰的很激烈,一群機器跟另一群機器在混戰,較高的機器還一直透過我的身體在示威,我一直配合他們,這樣又混戰了約三天,較高的機器進進出出跑來跑去,然後那部最高的進來說,對方正逃回他們住的地方他們要追過去,要次高的機器繼續留在這裡看好我,等確定沒有危險後再慢慢撤走,接著我就漸漸一天比一天輕鬆,但是一直到撤至我完全聽不到聲音時大概是花了兩個月時間,這段時間正好發生飛彈危機,他們說他們擁有可以消滅中國的軍隊在台灣附近(我想應該是指事後公佈的美國航母),打飛彈時第二顆在中國境內引爆他們又笑得不可開交,這段時間我幾乎都是在問他們一些問題,但是他們給我的答案也很模糊,接著我會再繼續說他們所暗示和我事後所整理,推測他們大概的來意,和他們是在做什麼 (下一回繼續說................)

 

 

----------------------------------------       休息一下囉     ---------------------------------

這是我這次要推薦的部落格 點一下

http://blog.sina.com.tw/9690/article.php?pbgid=9690&entryid=11236

 
磨先生 
 

2006/06/09 21:31
 

高等動物的人類在長遠的演進過程中,除了腦部演變得很發達之外,其它許多的原始本能則是日益退化,人類遠古的野蠻祖先與其他的動物一樣,他們具有敏銳的嗅覺,聽覺,觸覺...........等用來獵食,今天在地球上的生物,狗擁有敏銳的嗅覺,大象可以藉由某種化學物質的傳遞,與十公里之外的同伴聯繫,海豚,鯨魚,動物到昆蟲,都有許多至今還無法瞭解的溝通方式,而人類則是用嘴巴,在其他星球所演變出來的高等生物,也許他們並不是用嘴巴發出聲音在彼此溝通,由於聲音是地球人溝通的媒介,所以地球人會由生活中的聲音開始發展科技,如果今天最高等的動物是狗的話,假如它們的發聲器官沒有因演化而進步,那演化之後它們的科技很可能就會從研究嗅覺開始,而未知的外星生物,是用腦袋發出訊息波在溝通也說不定

麥克風有一層薄膜,我們講話時震動了薄膜,薄膜又帶動線圈產生微弱的電流,我們音響內的擴大器再將這個微弱的電流放大,這電流流過了喇叭的線圈使喇叭皮震動,震動後再推動空氣產生聲音,這叫做音響 嘴巴發聲震動空氣->空氣震動麥克風膜產生小電流->小電流再放大去推動喇叭皮->喇叭皮推動空氣產生聲音 (聲音的速度每秒約只有300公尺,電流的速度等於光速,而且由於我們人類擁有相當豐富的電流電子類科技,因此幾乎對任何波都是透過與電流的轉換,在電流的領域裡來做控制與利用)

電磁波的速度更快,在美國發一個波立即就會傳到妳身邊,只是妳聽不到也感覺不到電磁波的存在,可是人類卻發現可以利用電子零件來傳送與接收電磁波,於是美國人就把歌曲的聲音轉換成電流(電流A),也把電磁波B轉換成電流(電流B),再將這兩個電流相加之後成為電流C(A+B),接著再將電流C轉換成電磁波C,這電磁波C就可以立刻快速的傳送到世界各地,當我在台灣收到了這個電磁波C之後,首先將它轉換回電流C,再設計一個電路把電流B減除,這樣就剩下了電流A,這電流A就是歌聲電流,我們再將它送進音響裡聽,於是這樣歌聲就透過了電磁波C給送到台灣了,這就是收音機和無線電對講機的原理,負責快速傳送的電磁波C電子界稱之為載波,把歌聲快速的載送到台灣來,除了電磁波之外還有許多光波都可以當成載波來利用

當妳在房間裡唱歌,妳的聲音將會造成玻璃窗輕微的震動,於是我在妳家附近,將透過電子儀器所產生的光束打在妳的窗戶上,然後再用另一部機器把光束回收,我就可以用儀器來比較兩個光束之間的差異,這些差異就是妳玻璃窗的震動頻率,然後我再將它轉為聲音,這就是美蘇冷戰時期情報間碟所使用的竊聽器,但是只要妳拉上窗廉,聲波就會被窗簾吸收而達到反竊聽的效果,目前這種科技普通的徵信社就有了

聽歌吧! http://abian.greenpeace.com.tw/dream.htm

零下273度稱為絕對溫度,任何東西在這個溫度的時候都不會發光,但是地球上哪裡去找零下273度這麼冷的地方?所以地球上所有的東西都在發光,發出一種我們肉眼所看不見的光叫做紅外線,溫度越高紅外線越強,肉眼看不到但是電子零件可以接收得到,台灣警方從法國進了數部紅外線望遠鏡要捕捉躲在山裡的張錫銘,這望遠鏡看到的是紅外線的光譜,紅外線會穿透牆壁與大石頭,無論躲在什麼物體後面,人體溫度與四周的溫度永遠有差別,怎麼躲都看的到,國際上的反恐與特種部隊就是用這種科技來觀看大樓內被綁架的人質與綁匪的位置,這種望遠鏡一架是數千萬台幣 腦部是否會震動?有什麼方法或是透過某些媒介就可以捕捉到這些微小的差異?有什麼方法可以解讀出這些差異?我不認為目前地球上的人類已經擁有這種技術

微波是某個區段頻率範圍內的電磁波,日常生活中手機,手機電訊發射台,熱食微波爐都是使用微波 微波會被水份吸收,造成水份子溫度升高,將微波集中與放大可製成微波爐,加熱食物中的水份把食物煮熟,家用微波爐的微波會透過電線散佈於建築物內 美國已將微波武器使用於伊拉克,可攻擊一公里外的人群,造成灼傷來驅散人群的非致命性武器 電磁波與微波都是肉眼所看不到的

 
 
 2006/06/09 23:20
Bjjoe

謝謝你對於光波即紅外線等的解惑 慢慢的檢證之下

我設想

我在起初的一陣子 睡覺時偶爾有全身或臉部發熱發燙 或全身發冷到顫抖冷入心扉  交互發生的經驗 原來是紅外線的某種作用吧

再來 也是在剛開始不久前 一個深夜 睡夢中 我的意識非常清晰 我忘了是否我是否閉著眼  我意識到落地窗外突然一股雷電般閃光射入 即閃而過 但是 我知道 那並不是閃電 也許是你所說的電磁波吧

跟你的許多不愉快的經歷比較 我的記憶裏 模模糊糊的記得有一種飄揚在空中的感覺 嗯 類似坐在老鷹的背上飛翔的感覺 其實 是一種非常美妙而舒服之感

與許多不甚愉快的經驗比較 對了 有一點就是 我以為我這輩子的眼淚都在那兩年流盡 而我會變盲 很奇怪的 我並沒有 現在流的涙少了 比較能自我克制 而剛開始時 我發現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眼淚般 淚珠掉個不停 但是 平心而論 如果要我說沒有令我感到愉快的經驗 那是騙人而不實的謊言

心酸涙參夾著一股美麗的哀愁般 你也須會覺得這樣形容很怪異 嗯 有時想想 這到底是what and why 丈二金剛 摸不著頭緒

我開始 查資料想搞清楚原因何在時 我十年來待在日本 在膨大日文資訊裏 我找到了許多談論這類的東西 在中文裏 則是 余立豐先生所述之有關軍事即監聽等方面的文章

嗯 我發現你是一本電子字典 我有需要充實一下這方面知識

人生除了嚴肅的 恐怖的記憶外 我想 星期六 也來點輕鬆的調劑一下

來看一下 相撲  好嗎

 

 

 

 

 

 

 

 

 

 

 

 

 

 
 

 

 

 

 

 

 

 

 

 

 


繼續閱讀
2006/12/14

沉默戰爭中的身心腦內大戰之對談集一

如果你沒有這個困擾 我個人希望你把它當作科學新知來吸收

如果你碰到 精神狀態非常正常的人 在突然間 莫名其妙產生幻聽或幻覺時

請你轉告他 不要恐慌 請他來blog驗證一下 產生幻聽的原因是否是源於這種科技 

如果 不是 可能是精神壓力所產生 請早點去向醫生討論 或紓解壓力

 

這是bjjoe與網友磨先生(磨先生是學電子的程式設計師) 在blog的留言欄裏 對於有關思想心靈控制之切身體驗談 經過網友本人同意後刊登出來 希望對於此方面有困擾的朋友作為參考之用

除了當作新知識吸收外 對於遭遇到此類科技之害或擾時 請在精神上保持冷靜 並且希望能讓您知道 還有其他人也擁有此類困擾 可以互相幫助 解除您的疑惑及痛苦及不安

在這裡 bjjoe要特別聲明

我在這發表與網友的對談分為數篇發表 發表目的如上所述 並不希望引起社會恐慌或特別去喧染此類事件 請網友抱持平靜的心情與公正的心態 瀏覽或討論有關此類在台灣畢竟還算是不尋常事件

在國外許多民主自由法治國家已經有許多談論此類的報導 台灣也許是宗教大國 有許多人會借用宗教上的解釋或神的力量 去做心靈上的釋懷 而少有人去把這種現象當作科技發明的產物及作用 去解釋及接納發現 現代科技已經有了相當神速的發展

希望台灣所有人對於許多日常生活中所發生的現象論 多以科學的觀點去認知 而不要一昧以宗教的定義或民俗說法一筆帶過 因為這樣 我們的科學思想就太被限定在書本上 希望在我們的生活中很多的事物裏 多用科學論點去探求 這樣才不枉科學界的精湛發明及工作上的努力態度 而台灣所有人民在思考上才能向先進國家的科技水準舉頭並進囉

也特別感謝 磨先生與bjjoe赤裸裸的勇敢批露對談  

陸陸續續將整理其他有相同經驗的網友之切身談 希望藉此 能喚起大眾對於此類困擾 提出解決方法並客觀來討論這個題目所帶來的利與弊及功與過

內容非常多且瑣細 請耐心看完 從中尋找答案及解決方法

對談一

6/6-6/7

 
磨先生   2006/06/06
 
我不知道網路上也有人會研究這種事情,我看了看資料,與我當初接觸到的前半段有許多雷同,我有更恐怖也未見到他人提及的後半段 每次提這件事都會被認為我是經神錯亂,事情很長我慢慢寫慢慢告訴妳,也希望妳把妳的經驗提供給我參考 我的e-mail是   0000@000
 
我從小就被認為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很喜歡學習一些知識,但在學習的同時也都習慣去思考如何將這些知識運用到犯罪上,滿腦子都在準備做壞事,只是真的執行的次數還不算多,發生這件事情之前我沒有是非黑白的觀念,認為只要不會出事情而且對自己有好處,就算是去殺人放火都可以做,只要計劃周詳想要逮到我也很困難............ 每次對別人提起這段怪異的經過,大都會被當成精神有問題或是卡到不乾淨的東西,我也想知道妳發生的情形

事情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偶爾聽到類似鄰居在談論我的講話聲,原以為這些聲音是我的耳朵所聽到,後來發現我只要用腦部去想,我腦部的聲音就能夠加入和與他們談起話來,漸漸的與他們產生越來越密集的對話,很快就變成是對方講一句我反駁一句的對談方式,一醒來就得開始與他們交談我突然才感覺到我無法逃離這個聲音,而我腦海裡所想的東西都會透過這種語言的方式傳送出去,在他們面前變成是毫無隱私毫無密秘可言,思考是無法停止不像嘴巴可以閉著不講別人就無法知悉,於是我似乎是在類似被用腦部詢問的科技之下,無法隱瞞而一一的被問出我過去的所做所為,這時候他們告訴我他們是警察,而我則被他們用新科技所逮捕

這時候突然又有另外一個頻率鎖定進來,這個頻率的科技不只是能監聽到我腦部的講話聲音,他們還能接收到我腦海裡所想的影像,簡單說就是如果我回憶起某個朋友的時候,他們能從我腦部裡看到我這個朋友的長相,這組科技與自稱是警察的那一方是敵對的立場,他們會透過我腦部互相較量和警告對方,他們稱呼我為(棋子),說過去我做過的一些事情是他們暗中在操弄我的思想,也舉例我遭遇過的一些危險,當初也是他們透過腦部操縱我在不知不覺中脫困 這個時候大概是事發後一個星期左右,我一個人獨居在外,事情來得突然連我自己也認為可能是我有了腦部方面的疾病,除了整天和他們對答之外在我的行為上並不因此有額外的反應..............................

而這兩個聲音彼此在較量著,突然他們要我走到門口,說門外有他們要送給我的禮物,我開門後就看到一隻狗,而這隻狗我從未見過,一開門就莫名其妙的用口含著我的腳,並且說他可以控制它咬不咬我,也就是說這組人在展現他們科技可以控制的範圍,要逼迫自稱為警察的這一方退出,我回到房裡躺在床上聽著他們彼此的交談,這時候又來了更多的機器,他們似乎原本就是屬於兩個不同目的的集團各自邀約同伴過來,好像是在較量到底是誰的科技比較先進,我腦裡聽到他們互相在警告與嗆對方,因為看到他們居然能控制到狗的行為,這已經超出我認為自己是發生幻聽的假設,這個時候我才開始感到害怕,認為我有生命的危險 (事情才開始,下一回繼續說................)

隔天起我開始想要逃離這些整天纏著我的聲音,開始試著找地下室,爬上高樓頂樓,跑到山上,及高壓電箱附近之類的地方,我想找一個這種科技監控的死角,讓自己的腦部可以不再聽到這些聲音,好好的休息和清靜一下,由於腦部受到控制已經有一段時間,對方一直不同意我要求和哀求他們徹走機器,我脾氣就變得越來越暴躁,開始不管一切與他們唱起反調和惡言相向,到處尋找新蓋的樓房進去破壞裡面的設備,但是我都失敗了,無論我怎麼做那些聲音都不放過我,每到晚上躺在床上就聽著他們彼此在較量的對話,有一方的機器會造成我腦部相當緊的痛苦,硬是要逼我精神崩潰,逼我做出一些瘋狂的事情,有一方則說是要阻止對方繼續控制我,我感覺到陸續又有不少機器加了進來,接著在一個晚上,我又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時候,突然間感到背脊一涼,我的直覺是有另外一組更不一樣的機器搭進來我這條線,那時所有的聲音也因此突然停止,突然靜的非常恐怖,躺在床上......

這組機器開始對我身體做了另外不同的控制展示,我感覺(是感覺)到我身上的肌肉會隆起和移動,在那種驚恐的氣氛下我完全不敢抵抗,乖乖的聽他要我不準睜開眼睛,隨著他的誘導我的身體就照著他的意思動了起來,然後聽到其中有聲音說........這部機器可以控制到我的動作,這時候這部機器的人用一種很粗的聲音,以恐嚇似的口吻對著其他的人訓叱,訓叱他們不准亂動我這顆棋子(除了稱我為棋子,他們某些聲音是稱呼我為鑰匙),我閉著眼睛聽著事情的發展,這組機器在詢問所有搭在我這條線的各方人馬的來歷,並一一把對方之前操控過那些人的臉孔反射和打在我的腦海裡,被他認出來的那些機器,操控著的都是一些週遭我認識的人和一些台灣知名的社會人士,當得知某些的操控目標是屬於黑道人物的時候,對方會被要求出來解釋他們的操控目的為何?如果目的是與他敵對的話會被相當嚴厲的怒罵和警告,而這組機器陸續打在我腦海裡的臉孔中只有一個不是屬於台灣人,那張臉是鄧小平的臉,控制鄧小平的那部機器功能並不高,但是是屬於和這部最強機器同一個陣營,在幾部被認出和要求撤走的機器退出之後,我的腦部就逐漸舒服許多,但是輕鬆並沒有幾分鐘.....

這個聲音又開始繼續講話,說他並不是來自地球,而且他監測到還有好幾組不明的機器一直沒有出聲,但是仍然還搭在我這條線上監視事情的發展,他要求對方開機器和他對談,先有兩三組機器又開了起來,但是都是與他敵對的一方,互相對罵之後我聽到對方開始哀嚎,因為這最高的機器直接查到了對方的位置,用機器直接去鎖住了他們的腦部,接著對方也有幾部更高的機器這時候打開了,另外一個凶狠的聲音也出來和這個聲音對嗆,這最後的兩組人激烈的吵了起來,他們的科技誰也無法完全壓制住對方,除了對罵之外我猜想他們也開著機器在搜尋對方的位置 這時候已過了半夜12點,我實在是嚇呆了,我趁此時立即離開這個住所走回老家(10分鐘路程),我有很強烈的預感我會出事情,在我走路回家的時候沒有注意聽他們在爭吵的內容,回到老家時家人都已經睡了,我從一樓走上三樓,我只想看到家裡還有未入睡的人,我希望有個醒著的家人可以注意一下我的安全 (下一回繼續說................)

妳們為什麼會認為這種科技屬於地球?而且警察位階那麼低更不可能會掌控這種東西? 這種東西是可以遠距離遙控,不必在對方身邊放任何接收器,而且不像電磁波或衛星訊號會受到地形或雲層氣候影響

 

------------------------------------  休息區 介紹一個不錯的音樂blog-----------------------------------

 
 2006/06/07 03:20
 
早安 這些聲音 我現在把它們當分貝   至於內容 我不太喜歡去探究了 有點荒謬 有時 我覺得我是(它他她)們的調劑品 出氣筒 甚至是實驗品 如你所述 它們有許多頻道 時而交替 時而爭吵 時而互囓互戲 時友時敵 亦友亦敵 我的情況 可能略為複雜點 其中愛恨交織 我個人是希望 人類的愛 無窮 而它們對於任何種類的忌妒 是他們無法擺脫的枷鎖與弱點 它們的精神層次有的太低有的還好  它們很不爽我對他們的態度 因為我很兇 很認真 態度很屌 它們說要我對他們存敬意 要我屈服 很可惜的是 雖然我是弱女子一個 也知道 不可隨隨便便屈服於他人的淫威之下 對我嗆聲 是沒有用的 所以他們用有關性器類的語言 來刺激我 讓我怒氣衝天 現在 這種技倆 對我失效了
 

磨軌 你所說這些事情 我都歷練過 也聽過 有幾點不同的是 1.不要太去害怕她們 甚至它們讓你感到有生命威脅 生死觀要看破 士可殺 而不可辱 我從來沒有向它們低頭過 因為我認為 天地乃大 總有道理在 它們在侵入你的腦 你的心 你的肉體 而你卻害怕到去向他們求饒 我不認為是道理 讓我們挺直腰幹 去面對 我也需要有這種經驗的人一起分享或分擔一些資訊或心靈上的安慰 2.我的建議是不管成功或失敗 去保護你的家人 當然在脆弱時 很渴望有人在旁伸出援手 這個我能了解 我希望 如果可能 可以幫你解除一些困擾 畢竟我們擁有相同的環境情景 現在是半夜三點鐘 我被那些令人不快的分貝吵起 不堪入耳的內容 我想你不會願意聽的  希望你愉快一點 好媽 畢竟還有家人要照顧 我的原則是把現實的生活擺第一 這些他心通 能溝通則溝通 不然拉倒嘛 以前 我很純情 把它們當作朋友看待 有一度還認為是一種 神交 以為天堂天使來了 沒想到 狗屎也一起   請原諒我的暴言      

這種東西是可以遠距離遙控,不必在對方身邊放任何接收器,而且不像電磁波或衛星訊號會受到地形或雲層氣候影響

的確 不需要外星人 這種技術美日已經氾濫了 商業用途去了 台灣不也是一樣嗎

磨先生  2006/06/07
 

妳好: 我這些事情是在台海飛彈危機的時候發生,這些聲音突然而來持續了約三個月,這三個月裡我只要一醒來就必需與他們周旋到我又睡去,也就是說這三個月裡我是被這些聲音控制到連一分鐘腦袋自由的時間也沒有,然而三個月後他們全部消失了,至今都不曾再回來困擾我的生活 我的腦袋絕對沒有問題,因為我現在做的仍是程式設計必需靠腦力的工作,突然知道別人也會發生這種事情,才又讓我想起那時候那個心中未解的謎,今天我還是深信我的思想仍然被監聽著,而且是被對我比較友善的那一方在監聽,也可以說是受到他們暗中在保護,但他們沒有再干擾過我 我目前寫的大概只有我想寫的1/10,而且還沒有寫到真正會令我畏懼的部份,在只有聽到聲音的時候,我和他們講話也會用三字經也會嗆對方,但是他們的能耐不是只會傳音而已,正常工作之餘我會整個寫完,讓有需要的朋友研究和參考

因為妳是女的,所以我的敘述裡刻意避免掉對於性器官的描述,既然妳已提及............ 他們之間有些人的對話,就是無法形容的低俗,甚至會稱呼女人的生殖器官是(大O巴,被弄成很大之類......) 我想知道妳所碰到的情形

Bjjoe  2006/06/07 20:55
 

是的 如你所述 有好幾股力量在相互制衡 我很高興 我也希望你不會在處於困惑及須幫助狀態 雖然 它們仍在我四周迴旋 時而消失 時而出現 有非常善良友愛的 有時也有令人感到厭煩與不屑的內容 我現在把他當分貝聽待

最近我盡量讓自己處於鎮靜狀態中 我在猜想 你我及所有曾經有此困擾之人 所碰到的這些情狀 其實歸納起來是某種類似性的工作流程似的也許可以說是某種諜報或監聽的訓練過程 又或是某種 研究商業機構在從事某種新的發明開發工作所需的種種test

是的 如你所述 有好幾股力量在相互制衡 我很高興 我也希望你不會在處於困惑及須幫助狀態 雖然 它們仍在我四周迴旋 時而消失 時而出現 有非常善良友愛的 有時也有令人感到厭煩與不屑的內容 我現在把他當分貝聽待

 

最近我盡量讓自己處於鎮靜狀態中 我在猜想 你我及所有曾經有此困擾之人 所碰到的這些情狀 其實歸納起來是某種類似性的工作流程似的也許可以說是某種諜報或監聽的訓練過程 又或是某種 研究商業機構在從事某種新的發明開發工作所需的種種test

它們的機器除了思考盜聽外還有感覺傳送傳染等等

請參考原文

◆「思考盗聴」と「感覚伝送」の境について   今まで分けて書いてきましたが、この2つについては、ほぼ同一のもの   と考えられます。   痛み等の感覚も、思考についても、脳波を1度に読み取り   機械と身代わりの人物に転送する事ができます。   つまり被害者の「インスタント・クローン」?・・が出来あがるのです。     ただ機械の性能が悪いのか、受け取る人物の思考に問題があるのか   全ての思考を理解する事は不可能なようです。   (特に文章として考えない時など)   人間の知能・知識・理解度・その人の歴史などの全てを   数年の思考盗聴で理解出来るはずがないのです。   また 脳波の伝送は一方向ではなく、向こうからこちらに向けて   送る事もでき、以前読み取った被害者の脳波を記録しておき   後からその時の脳波を被害者に逆送し、何度も同様の思考や感覚を   再体験させる事が可能です。      これは海外で研究され続けてきた「マインド・コントロール」の   手法そのものです。   「サイコトロニクス兵器」の一部が、今や手軽な電機製品のように   改造され、悪用される時代になっているのです。  

磨先生 2006/06/07
 
如果只能聽到和操控妳的思想,希望妳在他們計劃裡去完成某些事情時,就會先摸清楚妳的喜惡,而妳究竟能做什麼和妳會做什麼的動力卻是來自於妳自己,如果妳喜歡錢財就會用錢財誘導,如果妳欠缺感情就會用感情來誘導,透過機器輕輕輸入一個想法給妳,如果不發出腦波的聲音時,妳也無法分辨那是妳自己在想,還是他們幫妳在想的,透過這種間接的方式,妳會在他們偷偷的控制之下,去注意到他們希望妳去注意的事情,去學他們希望妳去學的事情........然後妳就漸漸的成為他們所需要的
 

嘴巴可以不講別人就永遠不知道妳在想什麼,從外面看每個人的外表,總是會表現得讓四周的人去認同,但是每個人都會有不為人知的一面,例如說小時候我曾經偷過錢,別人沒有發現的時候我曾經做過骯髒的事,曾經善於欺騙,看到美女就會偷偷的手淫......... 這是每個人腦裡所深藏的隱私,我的害怕是因為他們從腦部進來,挖走了我記憶中的所有事情,在他們眼前我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被嘲笑和污辱,還好我沒有自殺,也沒有如他們所願的崩潰,他們是長期的點我的腦袋去接觸和溶入一些暴力與犯罪的圈子,我如果崩潰的話就是四處破壞 我的事還沒講完,有這種科技的不是只有他們,我最後是碰到另一群友善的進來趕走他們,我知道他們時時都還在聽我的思想,但是事後至今他們完全沒有再騷擾和影響過我的正常生活

那種機器可以辦到的事情不知妳有沒有遭遇到????像下面這樣的 如果牆上釘著一根釘子,上一秒鐘你仍很正常在做你想做的事情,而下一秒鐘我抓住妳的頭靠過去,我要讓釘子刺穿妳的眼睛,妳是不是會掙扎????就算我力量再怎麼大妳都會掙扎,妳用力氣掙扎時我的方向就會略為偏掉,如果你出力氣掙扎的時候,發現那些力氣根本不存在,妳一點也移動不了自己,而我仍然繼續捉著妳的頭將妳的眼睛慢慢的移向那根釘子.......... 他們類似這樣在跟我玩,而我四週根本沒有半個人........

2006/06/07 21:15
Bjjoe

以下這些相信你也感受到了是嗎 我想確認一下  

網路的共享體感技術   2003年6月紐約州立大學水牛校的研究團隊發表了”體感他人觸覺的程式”。而此種程式已成功地可以經由網路作媒介並擴散傳達給另外的想體驗者。   預計在2008年經由此程式可以體感到老虎伍滋打球時伍滋所感覺到的衝擊與壓力、網路購物時也可藉由此程式在購買前先觸摸到布料的質地質感。這種感覺資料可以被保存亦即30年後高爾夫打者也可以完全體驗到絕頂期的伍茲高桿之處。

利用此程式在遠隔醫療技術上造福無數人命、 對於其他通信教育及網路聲光影等遊戲等市場將造成絕大的衝擊吸引力。   研究隊伍的被實驗者套上一種有資料程式的手套來觸摸物體、 並藉由一種市販網路觸感軟體作媒介將被實驗者所體驗到的觸感經由此網路軟體再傳導給另一位被實驗者。   奧克林表示大部分的感知裝置研究研究者幾乎是5年前的從零出發開始到出力機器發明而來、  奧克林本人則發明了一種經由網路來傳達身體訊息的感知技術”Contact IM”機器。   除了觸感之外 嗅覺也可以經由網路將體感訊息傳達出去。 當然、人類還有許多的身(生)體訊息可以被傳達的、 除了上述的觸感及嗅覺外 聽覺與視覺冷熱感情緒、痛感、、、等等的諸七情六慾。 

磨先生
 
 2006/06/07 
 
有 他們有把被用刀子刺殺的人,臨死前那種痛苦和恐懼copy給我感受 也有把女人做愛時那種感覺copy給我感受 實際上我覺得他們搞的事情很淫 如果不是色情狂,就是對性方面的事很有興趣
 

嗅覺,觸覺,恐懼,視覺 那時候觸覺的部份,他們有叫我閉眼睛模擬床事,我確實感覺有人在舔我的身體,至於那種肉體之痛的模擬他們似乎就比較差 視覺的部份他們就實驗了很少 他們也有幫我診斷身體健康和給我建議 我也感覺他們是拿我當試驗品 不同的是我是在大約十年前,海峽飛彈危機時碰到這些事情

那時候我既驚恐壓力也很大,大概只有睡前閉上眼睛的時候才能稍微輕鬆,因為這時候他們大多都會和我玩性愛遊戲,而那個時候我恰好有個暗戀的女對象,他們會模仿她然後和我..........,有一次他們要我張開眼睛,我看到一個只有模糊輪廓而實體是透明的她,因為那時候她正坐在我的身上,離我眼睛還是有段距離,影像持續並不久眨眼間就消失 他們和我的對答,有95%以上都是用台語,而且很流利沒有口音,聽起來完全不會認為他們不是生長在台灣,但是他們講事情和形容事情的時候,常常會使用我意想不到,很不直接的字彙,有些還得我想了很久,才能猜到他們是在比喻什麼,我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時候,他們也曾經要我去摸我的心臟,我感覺心臟突然隆起一塊硬硬的肌肉,然後接著就發現我摸不到心跳(因為這是閉著眼睛,所以我不知道是他們copy這種感覺給我,還是我的心口肌肉真的隆起)

2006/06/07 23:06
Bjjoe

與十年前台海緊張關係下相比較 也許這三四年來 我所遇到的是有比較緩和再進行吧 還是因為我是有點呆呆的女性關係  

我不知道華人圈裏還有多少人有相同的遭遇 恰好十年前我從台灣至日本 所以我的情形是從三四年前從日本起端

檢識發生至今的一些情形 與日本網路上大量的資訊來源 其實與日本其他人的遭遇情形的發生經過及發生原因及所遭遇的程式 是大致相同的

如果我願意把自己的記憶停格在美麗的部分上 起先以為是鄰居間的衝突與友情的愛恨交織戲碼 約半年候 回到台灣 更絕的是  我還要再一次停格在略為簿記恨的記憶中 以為是一種神奇的精神交往 我從未害怕過 我只是氣憤 氣他門侵入我的隱私 妨害我的隱私權及自由

再從醜陋的點著眼來看

它們利用愛情作掩護 可能使用情緒轉移及情緒copy來讓我每天不停的流淚 神志呆滯 我的家人 我的朋友 都覺得我生病了 得了憂鬱症 我甚至被迫上了精神內療科 醫生很好笑 他說給我暫時上 稱我為輕度精神不安定症 給了鎮靜劑 我嚐試吃了一顆 我發現我極度無法操控自己的行動與思考 我完全被藥物所支配 這是我極度所不能忍受的一件事 至今我沒有再吃這類藥物

老實說 這是一件非常充滿矛盾的事件 愛恨情仇 如果他們不用污穢言語及利用機器在我性器及身體上作惡戲外 其實跟他們有時候還算可以和平相處的

我是客家人 所以我的情形 最初是日本語的交談 回到台灣後 是國台客語的大雜談 有時有操英語西班牙語法語等等人士 可以說有趣 男女老少皆有

我常常一邊查資料 充實並驗證 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 我越查越寒心 在在顯示其實這在歐美已有許多相同例子發生

從力回饋 到電池波到現在等等的相關科技名稱 都是以前讀文科的我 從未碰到也從不會去想多了解的課題 我有時被惹的發毛 常常被氣哭 對了他門人多士眾 吵雜的像麻雀 又像鸚鵡般 把你心理想的或腦裏思考的 甚至念書時 他們都毫不遺漏的跟嘴

啦里拉渣的寫了一堆 其實也不到1/10  

磨先生 
 
 2006/06/07 
 
(繼續上一回我未講完的部份................) 已經是半夜所有家人都睡了,於是我就走到三樓浴室內坐在馬桶上,突然感覺到腹中有一股東西要跑出來,起先的感覺是像要嘔吐的樣子,我直覺的就是想去壓住這一股氣,漸漸我感覺到那並不是我要嘔吐,而是有一股力量要逼我大聲喊叫,雖然很害怕很希望有個家人醒著來陪我,但還是猶豫不願吵醒他們,自然就更為用力想要去壓下這口氣,但是我根本壓不住,還在想著不該吵醒家人的時候,我感覺(應該只是感覺)我臉上的肌肉在動在變形,感覺是變成李登輝的模樣,接著我的喉嚨就突然失去控制而大聲嘶喊:我大聲喊了一句『台灣共和國』五個字,我的感覺這句喊叫是被別的機器瑣定後給逼出來的,是在操控李登輝的那部機器被對方逼出來,而透過我的喉嚨說出他們的身份,叫喊之後立即有一個影像傳達到我的腦部,這幕影像就是李登輝舉槍自盡後倒在馬桶旁邊的畫面

(那時候李登輝還是台灣的總統,我一向是支持民進黨而完全不支持國民黨的李登輝,我認為李登輝只是利用台獨這個晃子來騙取和接收一些綠色的支持者) 這一叫喊後我整個人是完全嚇呆了,以前說他們能控制我的動作,是因為我閉著眼睛放鬆身體隨他們擺佈才產生,可以說是我並沒有試著去抵抗,但是這一次是因為在家裡而且是深夜,我一直在抵抗在壓制自己不要在半夜亂吼亂叫,竟然會發生我控制不了自己喉嚨的事情,他們竟然可以完全控制我的喉嚨,而控制我喉嚨的這組機器居然還是因為在較量中落敗而被對方逼迫,透過我的喉嚨講出他的身份,我站了起來,我的房間在二樓我想回房,但是站起來後我的身體卻變成不聽使喚了,我的腳不自由主重重的踏著地上(聲音很大),突然用很奇怪的方式踏步走路,走了幾步又有另一股力量要把我往其它方向拉,總之就是他們雙方都在拉我的身體在做較量,他們的拉力大到我絲毫也無法抵抗,我自己想主宰自己怎麼動怎麼走都完全不能.........

我的大腦告訴我應該站在原地以免亂動會撞傷,但是我的手腳卻做他們自己的事,他們是完完全全很大的力量控制住我的身體在移動,而我自己想怎麼動都沒有辦法,在我身體不自主的動作稍停之後,突然有一股想法立刻傳入了我的腦部,這個想法就是要我走到窗戶旁邊然後從三樓往下跳,我還來不及想,一股非常大的力量立刻又發生了,我的身體就這樣硬梆梆的走向那個窗戶,我是要往後跑可是而我根本無法使喚自己的腳,我想著他拉我走到窗戶之後就是要往下跳,而我根本一點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動作,一直走到了窗邊我的腳接著抬了起來,然後我就一動也不動的停在那裡(我真的是嚇死了),停止了幾秒我聽到其中一個聲音冷冷的對著另一個聲音說:還要繼續玩嗎?對方沒有任何回應,一切外力也突然都停了,確定他們似乎不會再控制我的動作之後,我才慢慢的走下二樓進到房裡躺下

這時這部主打的機器也開始和這線上的機器談起話來,說他也還無法得知剛剛和他作對的機器是誰?而且那部機器科技也很高一定會再回來,他要還搭在這條線上可以聽見我腦部傳達的其他機器聽清楚,他是擁有此類最高科技的單位,剛剛那一個是他們要捕捉的重要對象,他要所有的人想清楚,還有比他們更先進的單位一直在四處搭線監視,要想清楚自己要站在哪一邊,他很早就搭在這條線上沒有出聲,因為剛剛那一個開了機器在控制我的行動他才出手,漸漸的很多機器也加進來聊了,有美國,台灣,中國.......的各大國的機器,並且反問這部最強的機器來自哪裡?他說他是外星來的.....,由於突然受到這麼多的驚嚇,上了床我很快就睡了 (我始終認為他們自稱來自美國,應該是指他們平常的作業區是在美國,而不是指他們就是美國人) (下一回繼續說................)


繼續閱讀
2006/12/14

精神劫持

北朝鮮的外國人拉致(劫持)事件

尤其是日本人拉致

前陣子沸騰的很

這是人身劫持

 

而科技在進歨 奈米化

從肉眼可見 可辨 簡單的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

已經變貌

 

看不見 摸不著 可是的確存在 而顯為人知

即使了解 也是瞎子摸象 一知半解

 

證據嗎

太奈米

如何得證?

 

王安石變法已經跟不上科技時代

 

 

精神拉致(劫持)呢?

有多少人知曉?

 

急呼者 尞尞有屬

今天 心情很藍

 

而明天

會是

的    心情

Blue?

 

心平齋主

最后的贵族rinoa

RosiTa為什麼

幻聽的真相

對談(一)思想心靈控制經驗談

對談(二)思想心靈控制經驗談 

對談(三)思想心靈控制經驗談

心平齋主

最后的贵族rinoa

RosiTa為什麼

幻聽的真相


繼續閱讀
2006/12/14

腦際無限

 

也許

還有許多人 還停留在

網際無限的  時代裏

知道  腦地圖嗎?

 

腦際無限

正在氾濫

從這個腦

到那個腦

腦對腦

腦連腦

 

腦際無限的中繼站呢?

你知道 在連動

地球人的腦嗎?

 

知道的

來留個字吧

 

目前為止

 

非常

不認同你們

不要對著我

發射你們的威脅語言

 

告訴你

本人

不屑你們

非常之多

 

創造一個美麗世界

是比醜陋地獄

來得困難些

共勉之吧

F   YOU !

 

理論根據參考   

中微子通信      神经网络计算机

人工神经网络

http://www.clinux.org/service/ninechapter/1/aimethod.html

http://www.kxsj.com/artshow.asp?id=73

http://scholar.ilib.cn/Abstract.aspx?A=kxzy200205004

世界上一切的信息传递(声音、图象、文字)都是利用一定幅度的频率控制的,手机、电视、电脑......甚至是人的脑电波。

通过科学家不懈的努力,科技产品已逐渐达到了人工智能的水平,这和科学家对人类自身大脑的研究是分不开的。

自1971年美国首次成立神经科学学会以来,各国竟相拨巨款,专家人数与日聚增,美国国会更命名90年代为脑的10年。1995年国际脑研究组织IBRO在日本京都举办的第四届世界神经科学大会中一致认为,对于人类来说,没有任何一种科学研究比研究人脑更重要。

人脑如同一个小宇宙,人脑的高能反应能产生中微子。而这些中微子穿透力极强,可穿透几十亿光年的铝板。

如果建设"中微子通信"的假设可以成立的话,可以使人类产生心理感应。

人脑有140亿个脑细胞。人类约有十万多结构基因,其中60%在神经系统中。目前已知的只有几十种。计算机工作者与神经生物学研究者应紧密合作,研制神经网络计算机。人工的电脑芯片如能与生物脑做到对接连通,将使人类社会发生革命。并且与会者一致决定把下一世纪(21世纪)称为脑的世纪。

在现今这个电波纵横、卫星满天飞的科技高速迅猛发展的年代。科学就象是一把双刃剑。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环境。特别是以几何倍增的方式涌现的大量新生科技。

   中微子是一门与粒子物理、核物理以及天体物理的基本问题息息相关的新兴分支科学,人类已

         经认识了中微子的许多性质,但是仍有许多谜团尚未解开。虽然中微子的静止质量不为零已经基本上被实验证实了,但存在的问题依然很多。例如,目前还不能确定中微子的绝对质量,另外,目前人们只是从实验室探测到了电子中微子和缪子中微子,而陶子中微子还只是理论上的推测,实验中还没有直接观测到。自然界中是否还有其他“味”的中微子呢?各种中微子的质量到底是多少?实验还不能给出明确的回答。中微子静止质量不为零的事实解决了目前粒子物理学和宇宙学中很多基本的问题,但同时又使粒子物理学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可以预期,未来宇宙的形成和演化的图像也将会与现在有很大的不同。由于中微子静止质量还没有被确定,因此我们对宇宙的历史和它未来的命运仍然不能完全知晓。          中微子也是将微观世界与宇观世界联系起来的重要环节。对中微子的研究不仅在高能物理和天体物理中具有重要意义,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有现实意义。中微子本身也有可能在21世纪得到应用。          可能的应用之一就是中微子通信。由于地球是球面,加上表面建筑物、地形的遮挡,电磁波长距离传送要通过通信卫星和地面站。而中微子可以直接穿透地球,在穿过地球时损耗很小,用高能加速器产生10亿电子伏特的中微子穿过地球时只衰减1‰,因此从南美洲可以使用中微子束穿过地球直接传至北京。将中微子束加以调制,就可以使其包含有用信息,在地球上任意两点进行通信联系,无需昂贵而复杂的卫星或微波站。          目前,世界各地不但有许多正在运转的中微子探测器,科学家还正在建造更加巨大、更加灵敏的探测器。我们可以预见,绚丽多彩的中微子天文学和中微子的应用将在21世纪大放异彩。

   中微子是一门与粒子物理、核物理以及天体物理的基本问题息息相关的新兴分支科学,人类已经认识了中微子的许多性质,但是仍有许多谜团尚未解开。虽然中微子的静止质量不为零已经基本上被实验证实了,但存在的问题依然很多。例如,目前还不能确定中微子的绝对质量,另外,目前人们只是从实验室探测到了电子中微子和缪子中微子,而陶子中微子还只是理论上的推测,实验中还没有直接观测到。自然界中是否还有其他“味”的中微子呢?各种中微子的质量到底是多少?实验还不能给出明确的回答。中微子静止质量不为零的事实解决了目前粒子物理学和宇宙学中很多基本的问题,但同时又使粒子物理学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可以预期,未来宇宙的形成和演化的图像也将会与现在有很大的不同。由于中微子静止质量还没有被确定,因此我们对宇宙的历史和它未来的命运仍然不能完全知晓。


繼續閱讀
2006/08/07

最新發信來自東京大學研究所所開發的人工衛星Cansat

最新發信來自東京大學研究所所開發的手製人工衛星"Cansat"

    昨天8/6的產經新聞裏 刊登了一則手製人工衛星 目標瞄向宇宙 衛星技術的學習組合Kit 發售中 的報導 看了一下 發現這個不得了超小型手製人工衛星的商品化 裡面寫道希望高中生們 能利用這個自組實驗裝置組合 來實踐將人工衛星打入太空或成為宇宙飛行員的夢想

          

   


繼續閱讀
2006/05/01

綠色文化協會章程

中華民國綠色鄉村文化交流促進協會章程(暫定)

第一章 總  則

第 一 條 本會名稱為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綠色鄉村文化交流促進協會(以下簡稱本會)。

第 二 條 本會為依法設立,非以營利為目的之社會團體。

宗旨如下:

本會以研究及促進台灣鄉村綠色文化國際交流及提供國際人士有關台灣各鄉村地區之長短期文化休閒旅遊、鄉村長期保養居留等情報,致力於發展台灣鄉村及各部落族群之繁榮進步,貢獻社會公益為宗旨。

第 三 條 本會以行政區域為組織區域。

第 四 條 本會會址設於主管機關所在地區,並得報經主管機關核准設分支機構。

前項分支機構組織簡則由理事會擬訂,報請主管機關核准後行之。

會址及分支機構之地址於設置及變更時應函報主管機關核備。

第 五 條 本會之任務如左:

一、推廣台灣綠色鄉村文化之國際交流促進。

二、發行國際版刊物,提供台灣綠色鄉村文化的情報發信及與國際深度文化旅遊上的互動

三、不定期舉辦國際文化交流,發展台灣各鄉村及族群部落文化之國際交誼。

四、志工培訓,以落實任務,發展台灣綠色文化及部落族群、福利、觀光、生態、教育。

第 六 條  本會之主管機關為內政部。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依章程所訂宗旨、任務主要為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及交通部觀光局。目的事業應受各該事業主管機關之指導、監督。

 

第二章 會  員

 

第 七 條 本會會員申請資格如左:

一、個人會員:凡贊同本會宗旨、年滿二十歲、具有公民資格者。填具入會申請書,經理事會通過,並繳納會費。

二、團體會員:凡贊同本會宗旨之公私機構或團體。填具團體入會申請書,經理事會通過,並繳納會費。團體會員推派代表一人,以行使會員權利。

三、贊助會員:贊助本會工作之團體或個人。

四、志工會員:凡贊同本會宗旨,年滿二十歲,具有公民資格者,每年度參加本會活動或會議四次以上(含四次)者,或擔任本會工作績效優良者。

第 八 條 會員(會員代表)有表決權、選舉權、被選舉權與罷免權。每一會員(會員代表)為一權。贊助會員無前項權利。

第 九 條 會員有遵守本會章程、決議及繳納會費或參加本會活動或會議等之義務。未繳納會費或不符第七條第四款之規定,不得享有會員權利;連續二年未繳納會費或不符第七條第四款者,視為自動退會。會員經出會、退會或停權處分,如欲申請復會或復權時,除有正當理由經理事會審核通過者外,應繳清前所積欠之會費。

第 十 條 會員(會員代表)有違反法令,章程或不遵守會員大會決議時,得經理事會決議,予以警告或停權處分,其危害團體情節重大者,得經會員(會員代表)大會決議予以除名。

第 十一 條 會員喪失會員資格或經會員大會決議除名者,即為出會。

第 十二 條 員得以書面敘明理由向本會聲明退會。

 

第三章 組織及職權

 

第 十三 條 本會以會員大會為最高權力機構。

會員人數超過三百人以上時得分區比例選出會員代表,再召開會員代表大會,行使會員大會職權。會員代表任期二年,其名額及選舉辦法由理事會擬訂,報請主管機關核備後行之。

第 十四 條 會員大會之職權如左:

一、訂定與變更章程。

二、選舉及罷免理事、監事。

三、議決入會費、常年會費、事業費及會員捐款之數額及方式。

四、議決年度工作計畫、報告及預算、決算。

五、議決會員(會員代表)之除名處分。

六、議決財產之處分。

七、議決本會之解散。

八、議決與會員權利義務有關之其他重大事項。

前項第八款重大事項之範圍由理事會定之。

第 十五 條 本會置理事十人、監事三人,由會員(會員代表)選舉之,分別成立理事會、監事會。

選舉前項理事、監事時,依計票情形得同時選出候補理事三人,候補監事一人,遇理事、監事出缺時,分別依序遞補之。本屆理事會得提出下屆理事、監事候選人參考名單。

理事、監事得採用通訊選舉,但不得連續辦理。通訊選舉辦法由理事會通過,報請主管機關核備後行之。

第 十六 條 理事會之職權如左:

一、審定會員(會員代表)之資格。

二、選舉及罷免常務理事、理事長。

三、議決理事、常務理事及理事長之辭職。

四、聘免工作人員。

五、擬訂年度工作計畫、報告及預算、決算。

六、其他應執行事項。

第 十七 條 理事會置常務理事三人,由理事互選之,並由理事就常務理事中選舉一人為理事長。

理事長對內綜理督導會務,對外代表本會,並擔任會員大會、理事會主席。理事長因事不能執行職務時,應指定常務理事一人代理之未指定或不能指定時,由常務理事互推一人代理之。理事長、常務理事出缺時,應於一個月內補選之。

第 十八 條 監事會之職權如左:

一、監察理事會工作之執行。

二、審核年度決算。

三、選舉及罷免常務監事。

四、議決監事及常務監事之辭職。

五、其他應監察事項。

第 十九 條 監事會置常務監事一人,由監事互選之,監察日常會務,並擔任監事會主席。常務監事因事不能執行職務時,應指定監事一人代理之,未指定或不能指定時,由監事互推一人代理之。監事會主席(常務監事)出缺時,應於一個月內補選之。

第 二十 條 理事、監事均為無給職,任期二年,連選得連任。理事長之連任,以一次為限。

第二十一條 理事、監事有左列情事之一者,應即解任:

一、喪失會員(會員代表)資格者。

二、因故辭職經理事會或監事會決議通過者。

三、被罷免或撤免者。

四、受停權處分期間逾任期二分之一者。

第二十二條 本會置秘書長一人,承理事長之命處理本會事務,其他工作人員若干人,由理事長提名經理事會通過聘免之,並報主管機關備查。但秘書長之解聘應先報主管機關核備。前項工作人員不得由選任之職員擔任。工作人員權責及分層負責事項由理事會另定之。

第二十三條 本會得設各種委員會、小組或其他內部作業組織,其組織簡則經理事會通過後施行,變更時亦同。

第二十四條 本會得由理事會聘請名譽理事長一人,名譽理事、顧問各若干人,其聘期與理事、監事之任期同。

第四章 會  議

第二十五條 會員大會分定期會議與臨時會議二種,由理事長召集,召集時除緊急事故之臨時會議外應於十五日前以書面通知之。定期會議每年召開一次,臨時會議於理事會認為必要,或經會員(會員代表)五分之一以上之請求,或監事會函請召集時召開之。

本會辦理法人登記後,臨時會議經會員(會員代表)十分之一以上之請求召開之。

第二十六條 會員(會員代表)不能親自出席會員大會時,得以書面委託其他會員(會員代表)代理,每一會員(會員代表)以代理一人為限。

第二十七條 會員(會員代表)大會之決議,以會員(會員代表)過半數之出席,出席人數較多數之同意行之。但會員(會員代表)之除名、理事及監事之罷免、財產之處分及其他與會員權利義務有關之重大事項應有出席人數三分之二以上同意。章程之訂定與變更以出席人數四分之三以上之同意或全體會員三分之二以上書面之同意行之。本會之解散,得隨時以全體會員三分之二以上之可決解散之。

第二十八條 理事會、監事會至少每六個月各舉行會議一次,必要時得召開聯席會議或臨時會議。前項會議召集時除臨時會議外,應於七日前以書面通知,會議之決議,各以理事、監事過半數之出席,出席人數較多數之同意行之。

第二十九條 理事應出席理事會議,監事應出席監事會議,不得委託出席 ; 理事、監事連續二次無故缺席理事會、監事會者,視同辭職。

 

第五章 經費及會計

 

第 三十 條 本會經費來源如左:

一、入會費:個人會員新台幣一百元,團體會員新台幣五百元,於會員入會時繳納。

二、常年會費:個人會員新台幣一百元,團體會員新台幣五百元。

三、事業費。

四、會員捐款。

五、委託收益。

六、基金及其孳息。

七、其他收入。

第三十一條 本會會計年度以曆年為準,自每年一月一日起至十二月三十一日止。

第三十二條 本會每年於會計年度開始前二個月由理事會編造年度工作計畫、收支預算表、員工待遇表,提會員大會通過(會員大會因故未能如期召開者,先提理監事聯席會議通過),於會計年度開始前報主管機關核備。並於會計年度終了後二個月內由理事會編造年度工作報告、收支決算表、現金出納表、資產負債表、財產目錄及基金收支表,送監事會審核後,造具審核意見書送還理事會,提會員大會通過,於三月底前報主管機關核備(會員大會未能如期召開者,先報主管機關。)

第三十三條 本會解散後,剩餘財產歸屬所在地之地方自治團體或主管機關指定之機關團體所有。

 

第六章 附  則

 

第三十四條 本章程未規定事項,悉依有關法令規定辦理。

第三十五條 本章程經會員(會員代表)大會通過,報經主管機關核備後施行,變更時亦同。

經核可後 方有此條成立

第三十六條 本章程經本會年月日第一屆第一次會員大會通過。報經內政部年月日台內社字第號函准予備查。本章程經本會年月日第二屆第一次會員大會修改通過。報經內政部年月日台內社字第號及年月日台內社字第號函准予備查。

 


繼續閱讀
2006/02/22

關於新有色人種

轉錄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WAKrvamTEx_XlgqLT8XE6g--/article?mid=1250 請進入南天天子blog欣賞更多 這篇英文短詩來自網路電子信件,南非黑白種族隔離政策曾讓非洲原住 民黑人遭到 許多不平等的待遇,而本詩作者即以天生膚色的差異 ,來表達心中的不滿與無奈,真是貼切可愛。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親愛的白種人,有幾件事你必須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當我出生時,我是 黑色 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長大了,我是 黑色 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陽光下,我是 黑色 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時,我是 黑色 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時,我是 黑色 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 黑色 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當我死了,我仍是 黑色 的。 You---white people, 而你呢---白人 白種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當你出生時,你是 粉紅色 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長大了,變成 白色 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陽光下,你是 紅色 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時,你是 青色 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時,你是 黃色 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時,你是 綠色 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當你死時,你是 灰色 的 And you, call me " c o l o r " ? 而你,卻叫我「有色人種」?!


繼續閱讀
2006/02/20

周傑倫的MTV 髮如雪

周傑倫的MTV 髮如雪 http://211.72.94.17/grm.cdn.hinet.net/xuite/75/ff/12034888/blog_120890/dv/4246665/4246665.wmv

繼續閱讀
2006/02/09

日本另類天空

這裡值得一瞧 http://tw.myblog.yahoo.com/jw!jyrXUV6EGQGbAcauboxGiIE7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