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7/01

止戈語錄~16

徐紀自撰 / 說解
 
入 門 法

“沉勁為母,弸勁為父”。
 
不先練“沉勁”,一上來就是“弸勁”,乃是“無根之學,害豈鮮淺”!?“沉勁為母”,一切眾生先由此來,得此人身。然後,“弸勁”為武打之時,四向漲走之勁道。必先能此勁而為諸勁之伊始也。


“五趾抓地足心空,裏外腳緣通一通”。
 
“五趾抓地”是動作,萬萬不是姿勢!乃是轉折操作之時,必須由地而起,而始於“五趾”之“抓地”借力也。“足心空”就是鬆放之始,使能運作,而不殭實。此外,“裏外”兩側之“腳緣”沿邊,也必須要能“通”變。凡有一誤,則勁不能生,何來中國武術之可言!?
 

“法不近人,亦不遠人”。
 
古人傳“法”,絕不自求“近人”,總要吾人去求、去找…然而,古“法”其實“亦不遠人”,“一切有為法”,只在自己自身上尋 ── 不在遠處仙山,深林古寺。
 

“法不遠人,人自遠法”。
 
祖宗成“法”俱在,待“人”傳承,延續光大,何嘗一日自“遠”於“人”!?其實,乃是“人自遠法”:不求、不練、不解、不悟之外,還要任意或是刻意地屈解、妄說、裝神弄鬼,盜名欺世而已矣。
 

“練武不是一真無難事,而是一真其難也方來”。
 
“練武”當然要從“真”誠、“真”實、“真”切來開始。然、絕“不是一真無難事”,只問此心誠的宗教信仰。正相反,凡不認“真”的,玩玩算了,永不必入武術之門。而、“真”練武的人,只從此“一真”字開始,萬水千山的長途,山精野怪的侵擾,“其難也方來”…
 
 
 
套 路 藏
 
“練功辛苦,乃以套路誘之,維持興趣,索求長遠”。
 
“練功”當然“辛苦”,而演習“套路”好玩,正所以“誘之”“練功”也。當然,所練必須正確,有功法、有用法,斯能獲得進步,提升得益。
 

“內家拳是民國拳,一百年前無此物”。
 
古書上,確曾有“內家拳”三字之出現,極罕。而、其意義如同大學、研究所。大約“一百年前”,全世界的武術全敗於火器之後,中國武家為了生活,發明了太極、八卦、形意三大“內家拳”。不必辛苦,而力敵萬人。小學生不必用功讀書,而拿著漫畫書、卡通片上的博士學位耍弄自喜!
 

“古來練武如果只學套路,就沒有偌許多門派與家數了”。
 
“套路”如經史子集,祖宗之傳授。習而有得,各具專長之後,則有了自己的“套路”。他人見而好之遵而習之,斯“有偌許多門派與家數”。先人造詣,冠絕全球,而後人不肖,徒然將“門派與家數”當成了魔鬼蛇神一般的巫教來崇拜 ── 卻不練拳。
 

“越弄越多的,叫鋪陳。取其精要的,才叫摘要”。
 
七星螳螂有著名之套路,名叫“摘要”。然而,一共六路,三百多手。而且不斷有人自誇有七路、八路,倚多為勝,自我標榜其無知。其實,古傳真有“摘要”一套,而只有一套,又少有人傳,可憐不受重視,而且還被人以少為病。
 

“套路只能越打越熟,絕不可能越打越好”。
 
“套路”多打,當然“越打越熟”,如背書然。然而,不練功法、不知用法。一如讀書之精義不明,活用不能,則再怎麼“熟”,也不等於“好”,要它何用!?
 
 

實 戰 訣
 
“中國武術沒有長寬高三次元的,必須隨勢隨時而變化,為四次元”。
 
“中國武術”之結構,“長寬高”之外,更還要“隨時而變化”,更改“變化”其“長”也“寬”也“高”也之原形原意。與時推移“為四次元”。
 

“武術之本質是拼命,要照拼命的法子,練花套子能拼命嗎”?
 
“武術”本為戰鬥,性命薄殺。自必需“照拼命的法子”來學來練,要人家畏懼自己。而“花套子”為了娛人,要人家喜歡自己。
 

“沒有貼山靠,就沒有硬爬山”。
 
八極拳每言猛虎“硬爬山”,空話一句而已。蓋用拳以功力為主,無功力的招式是零。打八極不先練“貼山靠”,身無一物,“硬爬”什麼“山”!?真是武俠小說式的浪漫妄想!
 

“用法就是目的地,打拳練功朝此去”。
 
“用法”也者,遠處之“目的地”也。一切鍛鍊,均為達到此“目的”。以故,吾人“打拳練功”的正確唯一之方向,只有“朝此”“目的地”努力地前進而已。不要不務本業,而耍弄他法。

 
“越高明的用法,越需要功法。否則不但無益,而且傷身害命”。
 
見人“用法高明”,羨而仿之。其實“功法”未到,以淺言深,不但沒有效果,而且畫虎不成,徒然送上門去,必致“傷身害命”而已矣。
 
 

內 外 功
 
“外在的操練易見,師傅引導、同學切磋。內在的修為隱晦,只有自己是自己的導師”。
 
“外”動明現,易習能改。師友相參,以期其成。而、“內在”的運化,不能見、只能感;只能覺、不能描…以故,靠人無用,經典秘笈,大匠名師,均係千里之遙的仙聖,與爾何干!?唯一的正途,只有自個兒全心地投入,以求寸進…
 

“找功作做”。
 
必須自己以身以心,深沉溶會地尋“找”正確有益的“功”法來“做”,才是唯一之正途。萬萬不可崇奉仙聖秘典,以信仰代替修練。只信不“找”,何來那唯一有益於己的“功法”!?
 

“訣由行入,唯行可以得訣” 。
 
密“訣”難得而崇高,是實。然而,“得訣”“唯”有“行入”之一途。任何虔誠、敬仰、崇拜,與以儀式為練習之歧途,萬不能夠“得訣”獲益。
 

“練武不可不練功,練功可以不練武”。
 
武術與仙家修道之術,有重疊,而非一事。手法有重複,走向分東西。“練武”之人,必須“練功”。而“功”法之來,儒釋道俗,無不皆有。只要有用,無不取行。而、“練功”之人不同,強身健體,祛病延年,成仙得道,白日飛升才是目的,何必“練武”!?。
 

“生活氣功,氣功生活”。
 
要建立“生活氣功”,融入日常的起居作息之中。視為正常“生活”,全不奇特。如此,過的是“氣功生活”,成功在不知不覺之中…
 


修 行 路
 
“修行是暗夜顛險的漫長路,遠處似乎有光,而又全不真切”。
 
“修行”不是大道奔馳,衝向成就的快意之行。乃是不明不顯,有險有失的嚐試。心不堅、意不篤者,中途而廢尚是幸者,步入歧途,就簡直不可知其所終了及其所承受的了。
 

“不怕你會得多,就怕你參不透”。
 
“多”而不“透”,反成累贅。修法習技,重在“參”誤而有“得”,不在經典之多少、功法之數量。
 

“修行與迷信,南轅北轍,為反方向之兩極,不相容於萬一”。
 
“修行”就是不“迷信”。“迷信”就是不“修行”。可奈,人多有以“迷信”為“修行”,當然“萬”無“一”成。而且,步入邪道,永不可救矣。
 

“大學問,從深思中得。真功夫,由苦練而來”。
 
“學問”也好,“功夫”也罷,無不從真正實體實施之中,得其開悟,達其成就。
 

“秘訣如糞土,功夫是黃金”。
 
人人皆以“秘訣”為寶珍,千金不換,大誤!其在修為之人言之,“秘訣”固然難得、可貴。然與修行尚無關係。因為,它只是客觀存在,全非分寸絲毫之修行“功夫”也。千古神訣,而不能行,則、與我何干!?
 
 

現 代 化
 
“其理無新,其法無舊”。
 
今日所習所練之原“理”,來自祖宗,自非“新”創。而、習“其法”時之方式、手段、層次、實證,等等等等,一是皆需以現代化之心態、手段、規劃、與工作,以助成之。在己,得益受惠,在“法”,則以現代化而服務現代人生社會也。
 

“提倡武術,是人就好。研討武術,六親不認”。
 
“武術"亟需“提倡”之同道,來者不拒。心態手段之不同,正所以多方設法以“提倡”也。然而“研討武術”,一是均以是非正誤為唯一之標準。雖在“親”故知交,分毫容不得他一點。
 

“八卦掌想要現代化,第一要務就是去其八卦掌之名稱,而還原其八盤掌之原名”。
 
“八卦掌”在文安時,本名“八盤掌”。“八”是方向之全面,“盤”是操持之形象。自入北京,改名“八卦”,又俗氣、又江湖。當然受到歡迎,儼然大家,而名存實亡矣…
 

“國人遺產,給全國人。人類財產,給全人類”。
 
打拳練功,就是傳承先“人遺產”,先“給全國人”,更“給全人類”。不再刀兵殺戮,而在“以求難老”。
 

“因絕望而著述,因悲觀而積極”。
 
時至今日,人的體格、社會結構,以及生活習慣,無不大變。一人之力,傳承幾何!?“著述”之方,或有可行。雖無成績於今日,期望的是它的後效性。“因悲觀”至極,反而使人“積極”投入。武術之訓誨,本來就是戰至一兵一卒,彈盡糧絕,亦不離此一步!
 
 
 
地 雷 區
 
“所謂武林大師,多成於武俠小說之筆下;以及,徒子徒孫之口中”。
 
“武術大師”也者,原多係小說家言。只因武術沒有真傳統,不成真學問。而且,“徒子徒孫”沒有真功夫,就承襲了小說中的名謂與描繪,裝點了本門本派的“武術大師”。
 

“一個老師,教拳一世,也難得有幾個好學生。怎麼可能今日的名門大派,來一個好一個,收一個成一個呢”!?
 
武術難有高成就,就以口舌筆墨足成之。今日又不上戰場了,胡吹八嗙又不犯法。
 

“練拳是打招式,不是擺架式”。
 
“拳是打招式”,是動作。不是“擺架式”,為姿勢。動作再怎麼單調,一拳一招,威猛自有其可觀。而、姿勢是自我的陳列、展示,不打人的。是江湖、是戲曲,是什麼都可以,只是,天下那有不打人的武術!?
 

“習武術而無勇氣,如買名車而不加汽油”。
 
身手上,確曾“習武”。心懷中,怯懦“無勇”,則雖有“武術”之知解,絕不可能作“武術”之實踐。“名車”雖貴,沒 “汽油”也動彈不得分毫。
 

“求明師 ─ 易。訪佳徒 ─ 難”。
 
“求明師”以習技,當然絕非容“易”。然而,以視“訪佳徒”而傳藝之更為“難”得,則二者之差距,極有足觀!


止戈語錄~1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