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5/20

中國武術諺語解~16

武林流傳 / 徐紀注解
 
基 因 庫

打拳(練武)不是走路、吃飯”。
教訓吾人,“練武”必須真誠、專心。必須重新做人,改變常人舉手投足的動作習慣,而練成武術獨一無二的“打拳”、踢腿。

國技、國術”。
武術,就是武打的“技”術。清末民初,推崇之為中“國”的“技”擊之術,簡稱“國技”,一如國號、國歌、國文、國樂、國劇(京戲)、國醫(中醫)者是。而“國”是中國。中央國術館創立,改叫“國術” ── 中“國”的武“術”。
 
 

武術、武藝、武道”。
中國人的稱呼,循級而升...初學入門,叫它技“術”。各人自有成就的,才夠資格叫它“武藝”。而門派如林,推陳出新者,始足以當之。而“武道”二字,是由習“武”,而有人生之體悟。其旨甚高,其人必慧。然而在技術上之成績,不一定高明。
 
 

拳以人傳”。
“拳”是活物,賴習“拳”人之成就,才得展現,流傳。死“拳”迨如樂譜,與音樂有關,而不等於音樂。必須有人演之奏之,依其修為,而為好的壞的不同水準之音樂。武術之為物,亦正如斯。
 
 

一膽、二力、三功、四藝”。
武術是武打的技術。其所依憑的,首先是大“膽”,其次是生來強健之“力”度,再次才是鍛練得來的武術之“功”力,最後,才能要求習武純熟,自我現展,與人不同之“藝”能。
 

 
入 門 法

步落招成”。
中國武術之“招”式,全身一致。而、運作之距離,步短手長。常見之錯誤是:步式已到,而拳也掌也,晩了一秒、半秒。正確之操作則是手足身軀之施為,必須在同一刹那完成。故云:“步”子一”落”,全“招”必“成”,不容分毫先後快慢之差異。
 
 

經於内,發於外,而不形於色”。
發招由“内”行“經”全身,而成招於“外”,以攻以防。運作之途徑,以意領身,全在“内”運而“外動”。“不形於色”的“色”字,就是“形”“色”之義。不可向“外”張揚手足,以揮以擊,如不習武者然。
 

 
把式把式,全憑架式。没了架勢,何來把式“。

“把式”是北方話,可指各色各樣之技術、拉車的叫車“把式”、溜狗的叫狗“把式”,而練武,也叫練“武把”。武術外現之招法,必有“架式”。失此依憑,如何鍛練。然而,此諺只述外形,而未觸及内在之修為。
 
 

形曲力直”。
打拳發勁,身“形”捲“曲”,而所成之“力”,“直”取向人。然而,“形曲”必須適度,而“力直”只是取向,由全身發出之拳掌,滾動纒絲而向前。其實,也是“曲”的,萬不可“直”。
 
 

牽一髮而動全身”。
本是一般俗語,而在武術上的意涵是:一絲一“髮”之小動作,也必須發動“全身”以施為。亦即是説:中國傳統之武術,没有局部之動作。
 
 

借假修真”。
套路,就是“假”的設定,叫人依式操來...而、内含之基功發展,攻防命意,内外如何結合,變化如何掌握,才是“真”正之“修”為。
 

 
照顧足下”。
本是禪宗用語。巧哩,正好提醒今之武者,不可一上來就先動手,而必須由足底起始,上行腰胯,經由肩背,才到達手臂。這是中國傳統武術唯一的正確之操作。以故,那能不先“照顧足下”呢!?
 
 

必先以博學為功,後以約為用”。
俞大猷語,極是!初學之時,不妨多方嚐試,廣識武技之不同,尋覓一己之所喜所能適習。夫然後,不必浪費時日精力,轉而“以約為用”,掌控發揮,以求必勝。武術非戲耍娛人之物,絶不以多為勝。
 
 

心為元帥,眼是先鋒”。
“心”就是意念,指揮己方之三軍,共同作戰。“眼”不一定是“眼”睛,常是己接敵手時之知覺,乃是“心”“眼”。由此知覺得知之訊息,以發我方之攻防。迨如軍中之“先鋒”,首先接敵,定我大計。
 
 

戲臺上半個少林”。
“戲臺上”以劇娛人,吟唱做表之外,常演身手過人之武技,以博彩聲。其中,採用武術者不少。然而,多已變形易像,“半個”武術已太過客套了!
 
 

動如風,穩如釘”。
形意拳諺,而具普遍之意義。不“動”則已,“動如”疾“風”人人知之。所需留心在意者是:無論再怎麼求其手快,腳中之平“穩”,才是根本。一步一式,“如釘”子一般地,深入地表,壯如山岳。唯有平“穩”之中的快,才是真快。
 

 
頭三腳難踢”。
人的手臂,雖稱萬能。初學之人比劃招式,似乎容易。而腿“腳”之日常功能,先在支撐。一“踢”“腳”時,便失平穩。是故,初學時之難度,大於雙手。看似“踢”出一“腳”在做功,其實另一立定之“腳”也不空閒,必須努力平衡也。
 
 

明勁牽暗勁,暗勁逗明勁”。
“勁”有“明”“暗”長短,而變化施行,綜合互易。有時“明勁”在先,“牽”出“暗勁”;有時“暗勁”先行,而“逗”引“明勁”。
 


沈肩墜肘,力量到手”。
“沈肩墜肘”是中國武術的基本身形。必如此,才能由腿腳啟動,上行腰胯,至於“肩”“肘”,而“力量到手”。倘如壯氣填胸,“肩”“肘”等不及地用力,就是自己拘束了勁道運送之途徑,一如山崩坍方,交通中斷,“力量”受阻,送不“到手”矣。
 
 

光説不練”。
愛好武術,又善言詞之輩,談武論藝,滔滔不絶,徒似内行,而“光”會“説”嘴,到可以開一間武術廣告公司,專做宣傳。至於武術嘛,自己是“不練”的,且由旁人受苦辛。
 
 

實 戰 訣
 
須要從人,不要由己。從人則活,由己則滯”。
實戰之時,因應敵招而折解,叫做“從人”,人無處躲。倘如“由己”出手,心意已定,變化不靈,是之謂“滯”。
 

 
當場不讓父,舉手不留情”。
交手應敵,必盡全部之心力,不可保留。此諺以“不讓父”來説明“不留情”之必要。除非不“舉手”,而一旦“當場”應敵之時,不可存絲毫之保留。
 
 

高踢矮試”。
“高踢”是練腿,增強其活動範圍之能力。“矮試”是試敵。腿到用時,萬不可以“高踢”。不但不易中人,而且自開門户,引人勝己。
 

 
手見手,對換去。後手跟前手(肘),跟上前手(肘)不用愁”。
兩“手”之攻防,必相呼應。此去彼入,此攻彼防。而且,“後手”必須“跟”緊“前手”,約在“肘”部。若能如此,斯為正法,“不用愁”人之破門入户矣。
 
 

百打百破,快硬不破。(唯快不破,唯硬不破)”。
無論若何招式,縱有“百”般不同之“打法”,便有“百”般之“破”法,世上絶無必殺之絶招。一招之用,“唯快”則人雖知其“破”法,而已不及,則“不破”矣。一式既出,强“硬”堅剛,人雖已經架住,而仍被攻入,為“不破”矣。
 

 
明拳暗腿”。
手上分“明”,先以手法亂之。而、下邊的“腿”同時“暗”進,敗之必矣。而此處之“腿”字,解法有二:一是踢低“腿”,另一則是指步法,佔據必勝之形勢,其利遠勝於踢擊。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犯了招架,就是十下”。
“一”招中人,不及“招”“架”,是為上佳。倘如攻來防去,“就是十下”,十數下、數十下,也只証明了技非高明之必然下場。
 
 

進一寸,打一尺;進一尺,打一丈”。
身“進一寸”以攻人,心意“打一尺”。人“進一尺”以取敵,則心中必“打一丈”。“打”人不在擊中目標之部位,應在穿透目標之全體。
 
 

拳裏加跤,必是英豪”。
不可取的諺語。“拳”就是攻防之“拳”腳,十足充份。如能“加”上一些“跤”法,自然是好,而並非必要。此諺之生,總在“拳”腳不靈,接戰之經驗又少。便以必須接體而後能摔之“跤”法,以為就是增強。一旦取勝,便自認“英豪”。其實,乃是“拳”腳功夫不好。
 

 
(足)踢不過膝”。
高腿,乃是練法。用以實戰則少有成效,且自身多陷危機,引人攻入。而、真有實效之腿法,不宜太高、太明。以低為尚,在實用也。
 
 
一身的拳眼”。
“拳眼”者,破綻是也。見人功夫不實,只會虛弄花招。若是實戰,處處都是引人攻入的漏洞者,就譏之曰:“一身”上下,都是“拳眼”。
 

 
雙拳難敵四手,高手架不住人多”。
以一抵十,力抵萬人,乃是小説家語。可以消遣、自愉,而無此事實,不可真信。“雙拳難抵四手”是用以一打兩,指出實情真理。而後加強之謂:“高手”也“架不住人多”。
 
 

手快不如半步跟”。
人之本能,必愛動“手”,求快求勁,以為得力。不知中國傳統之實戰教訓是下盤為重,那怕只有“半步”,先佔形勢,才是取勝之法寶。
 

 
壯欺弱,慢讓快,有力勝無力,手慢讓手快”。
一百年來,内家拳之虛妄,中人極深。其實,“壯”健才能“欺弱”,手“慢”必“讓快”招。“有力”難擋,必勝“無力”之敵,“手慢”了,就“讓手快”一方取勝。此理雖無知童子,亦必明知。
 

 
甩頭變臉”。
摔跤之訣要,“甩頭”向某一方向,“臉”面必隨之而“變”,人人可以目睹。而其實際,在擰頸椎,下及脊背身腰,以甩出貼身接體之對手。
 
 

打出人不見”。
一是“打”得極快,“人”不及見。一是四手應戰,手已伸在體前。如以短勁猝撃,“人不”能“見”也。
 

 
打法定要先上身,手腳齊打方為真”。
形意拳語,“打法”要熟習自然,不假思索。屆時一招之出,“手腳齊打”以克敵,“方為真”會,真能實戰也。
 
 

步步前進,天下無敵”。
本是戚繼光軍中組伍作戰之時,使用械之法。然在徒手對敵之時,亦同此理,必須“步步前進”,所以取勝。“天下無敵”則是誇耀之語,所以引人注意此原則,試施此方法也。
 
 

拳不空發,手不空回”。
一“拳”既出,必有餘意。出“手”之後,必有後續的功防空作。中國武術,沒有一招既發,不中敵,或無敵之時,就無變化續攻,而自動將我“手”後收“空回”,再打第二下的用法!
 

 
起腳三分險,動腿三分虛”。
“起腳”“動腿”,就剩下單足獨立了。無論中敵,或受招架,其反作用力必然影響己方之平衡,後續之攻防。所以説,“虛”哉、“險”矣。
 

 
輸了要服,栽了要認”。
本係江湖人語,要人知機識相。然在武術之研求中,亦具正面之意涵。“要服”、“要認”不在崇人抑己之不得己。而是要能學人所能,取人長技。
 

 
拳不過頭,肘不過肩”。
“過頭”“過肩”已離敵身,已在目標之外矣。打“拳”用招,欲取敵身。便拉長加大自己的動作,乃是破綻,引人勝己而已。
 
 

手見手,没處走(對換走)”。
雙方四手競出之時,捨互相接觸之外,根本就“没處走”。自然,此非接觸不動,必然變招攻防。我方如此,對手亦然。兩人四“手”,互“對”互“換”而“走”動也。
 

 
亂拳打倒師傅”。
許多所謂的“師傅”,死守套路,只教套路,依式而引,不可分毫錯亂。久練功深,其實是拘束了自己,消亡了人類自然之反應能力。此輩如遇不會套路之對手,只顧“亂拳打”來,則一個是兇猛自然,一個是拘守自愚,還自以為高明,必然被“打倒”。
 

 
獅子博象用全力,博兔、亦用全力”。
普通教人做事盡力之俗諺。取象這種動物,而在武術亦然。對敵之時,不可計較人之強弱,必須盡之在我,“全力”“博”殺也。
 
 

內 外 功

身中一寶,隱在丹田,輕如密霧,淡似輕煙”。
〈道藏輯要〉中語。謂以“丹田”為“寶”,然而,要“輕”而“淡”,不是鼓起以傲人,呆而不靈。不是專積於臍下,而要能夠游走週身上、下、前、後諸“丹田”之部位,至為緊要。
 
 

咬鋼牙,提肛門”。
在上是“咬”牙切齒,在下則收“提”大小排泄器官之間,約如掌大之部位以發功勁。此諺用“鋼牙”,協音“肛門”以為趣無妨。然而,不是真正收縮“肛門”一點之部位。功效無著,或恐便秘。
 
 

“長生之要,以養氣為根”。
〈知地遊〉語,足見自古先人,既知以“氣”,來求健康長壽。可嘆子孫不肖,至今仍在尚“氣”,以神秘勝,而無科學之正確解釋。似乎,“氣”者、意也。心意到了那裏,知覺凝助什麼器官,則必引起生理之集聚,推促,以之強化其運行。
 

 
“以心行氣,務令沉著,乃能收斂入骨。以氣運身,務令順遂,乃能便利從心。”
 
〈十三勢行功心解〉中語。“以心”念運“行氣”息,先要“沉著”,再求“收斂入骨”。更活泛時,“氣”運身體各處,要求“順遂”自然,不努不凝,斯可以“便利從心”,由我作主,意到力到,氣到招成也。
 

 
“九轉煉金丹,蟬蛻出凡胎”。
“煉金丹”,久而難成,定要勤而不棄。“九”者狀其多,“轉”則尚活泛…這般如此,習而有成時,則如從“凡胎”之中,“蟬蛻出”塵,非世俗比矣。
 


中國武術諺語解~1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武術諺語解~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