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3/16

中國武術諺語解~14

武林流傳 / 徐紀注解
 
入 門 法
 
“先求開展,再求緊湊”。
 
武術乃是殺伐之技,性命交關。初習之時,功架不害其大,“求”的是撐勁拔骨,才能練武。其後,畢竟是生死戰技,絲毫不可以大意,功架一定要“求緊湊”。一則自保,門戶不可輕啟。再者則是為了發勁,先縮而後發。


“重招練法,不重招練法”。
 
武術有“重招”之“練法”,講究一己之發勁,實戰之攻防。而、時代不同了,遂有“不重招練法”,活潑身手,以求健康。此外,另有一說則是,“重招”是先循規矩,而“不重招”乃是由我自發的發展。“不重”的是成法,而活化的則是由此規矩的自由發揮。
 

“九變:高、低、大、小、快、慢、圓、方、直”。
 
武術之同一招式 / 套路,實有不同原則與追求之練法。不是只記套路之次第,永遠只此一法練到老的。如:陳式太極拳,練五組相對之十不同。如:陳式太極忽雷架,練由淺入深的十個字。
 

“貓穿(竄)狗閃兔滾鷹翻蛇擰腰”。
 
人、進化了,文明了,體能之操作能力變弱了。於焉,模習動物之動作,以為己用。目的無他,增強其習武之進步可能性也。
 

“拳不離手,曲不離口”。
 
民間俗諺。“拳”是練武,“不離”乎動“手”打拳以練功。一如唱“曲”學戲的人,其戲詞唱法,經常習練,“曲不離口”地吟誦,以抵於成也。
 

“梢節領,中節隨,根節催”。
 
亦有作“根節催、中節隨、梢節領”者,而“領”是指向目標。依此順序,乃是練法,亦即“以身領手”,“由下而上”之次第。如若反其次第,則是練功已成之應用法訣,也就是所謂的“以手領身”。
 

“胸腹鬆淨氣騰然”。
 
“胸腹鬆淨”,在教人不可刻意 / 過度用力於運氣 / 行氣,而反致緊張 / 生硬。則必不能到達氣行週身,說那兒就到那兒的內“氣騰然”之境地。
 

“起勢如崩牆倒,落地如樹栽根”。
 
出手“起勢”、功勁十足,“如崩牆”也似地精壯。此事,人多能之,而多不能“崩牆倒”也。如要從事真正的中國武術,必須做到足一“落地”,心意亦入地三尺,“如樹栽根”才行。
 

“腳打踩意不落空”。
 
練武也常叫做打拳,乃是人之本能,打人必先動手。然而,中國武術要練到“全身一拳”。上盤之外,下盤要“腳打踩意”,如落地生根一般,其招式斯為完整,而“不落空”疎也。
 

“熊有豎頂之力,拔背之功”。
 
此係形意拳諺,而任何門派,無不如之。雖不是練“熊”形,也要有“豎頂之力”。而且“背”部上“拔”,意在脊椎。也就是尾椎 / 腰椎、胸椎、一直到頸椎,一條線,頂天立地以為功的意思。
 
 

套 路 藏

 
“連環(拖)步難擋,開花(弸)捶英雄”。
 
本是螳螂拳諺,亦被別的門派採用。

 
“讀書萬卷,不如口訣一句”。
 
所指非真“讀書”,而是習拳雖多雖久,苟無“口”傳密授之真“訣”,也是枉然。
 

“武藝教全盤,點寸不輕傳。尺寸不點穿,縱練是枉然”。
 
此諺多用前二句,以示密訣竅要,絕“不輕傳”之不良傳統。有時,加上後二句,強調不得真傳,“縱使苦”練;可嘆仍是“枉然”之不平。
 

“手腳齊落,氣體一致”。
 
本係形意拳語,然而任何門派,莫不如斯。“手腳齊落”是全身上下,“氣體一致”指內外身心。凡此,必須於同一剎那,同時完成之必要性也。
 

“蹦步到八肘,神仙也難走(躲)”。
 
螳螂拳諺,“蹦步”是早習的拳套,直行直入之外,更能走七星斜行,互相配合為用。“八肘”是較後傳習的拳套,拳掌之外,教人用“肘”。長短互變,參合變化,則敵方“難”以逃“躲”也。
 

 
實 戰 訣
 

“拳打不知”。
 
出招用“拳打”敵人,勿使知我來路 / 命意 / 真偽,以及變化之可能。總之,必使“不知”,乃能勝敵。
 

“好拳爛打”。
 
學“好拳”是祖宗傳承,招式 / 套路,一絲不苟。然而,到了實戰之時,最忌受到約束。必須隨意隨式,逕行“打”去,萬萬不可再守規矩以自困也。
 

“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當年打死人”。
 
不可輕信的拳諺。“太極”以柔 / 慢 / 圓練為入手之功,功到成時,與任何拳派無異。“十年”強調久練,以成就之。“形意”除非逕以自然之強壯應戰不習武術之人,或可勝之。否則,“當年”之功,尚在入門,如何保證“打死人”呢!?
 

“寧挨十拳,不挨一肘”。
 
“拳”之擊出,外行人常當只以手臂,殺傷之力有限。而“肘”之應用,必以全身,以成以施。故而,挨上“一肘”可致傷殘也。
 

“高踢矮試”。
 
說的是腿法,腿的練法與用法。“高踢”是練,不害其高,增大用腿可能之範圍。而“矮試”是用,用招之時,腿藏在下,以“試”敵技。而且,離地實近,易於變招改式以續戰也。
 

“技高一著,毫無辦法”。
 
也有一句俗諺道是:“棋高一著,毫無辦法”。文武有別,而道理同一。人家的武“技”,“高一著”時,與之較技,真是“毫無辦法”。所以呢,必以實力為依據,不是運氣,沒有奇蹟。

 
“拳到用時,忘了打法”。
 
“打法”者,攻防招式是也。學拳之時,必先習此。而、實戰之際,臨場因應,變化無端。一如“忘了”當初初學時的“打法”。而其實不是“忘了”,而是活用。由守規矩,循規矩,而出規矩,化規矩也。
 

“一力降十會”。
 
武術之實戰,膽“力”為先。那怕是“會”武之人,無實力而徒具虛名者,必不可能應敵實戰。
 

“手快打手慢,力大欺力小”。
 
人生天然之正理耳,不須多敘。奈因一百年來,內家拳之神話惑人。居然有人不經實戰,迷信巫術。深信違反自然之神話,且看不起真正辛苦練武之人。
 

“拳打一條線”。
 
首先,中國武術的“拳”,不是打點,而是劃“線”。其次,這條“線”絕不可以是直的,而是纏絲滾轉以加速發勁的。第三、此“線”的路徑,不一定是直的,而常是弧形前進,破人來招的。亦即是一拳之中,有攻有防,心必二用,勢不孤起。
 

 
兵 器 架
 

“緊十把、慢十把、不緊不慢又十把”。
 
大槍之術,依規矩者,大約“十把”,傳承不同,或是稍多稍少一些,也是有的。其功力、修為,則是在對打的鍛練中建立。有“緊”、有“慢”,以及“不緊不慢”者,乃是隨順敵招,因勢取敵之經驗談耳。
 
“捨命單刀,救命花槍”。
 
不一定只是“單刀”,以短博長,必須“捨命”殺入其拍位;使持長兵反成累贅,所以勝敵。而、“槍”法以長敵短時,則在將敵人逼在“槍”尖之外,不許近身;“槍”桿保命,“槍”鋒殺敵也。
 

“短見長,不用忙;長見短,不用緩”。
 
“短”兵遇“見長”兵,“不用”慌“忙”,而“長”兵遇“見短”兵,亦不可掉以輕心。蓋兵器無論“長”“短”,殺法決定勝負也。
 

“繞脖子槍”。
 
武術對打的花招,江湖賣藝的手法。一“槍”扎去,對方歪頭閃躲,而我“槍”橫取其首級頸“脖”;而且行之再三,以“槍”“繞脖子”博彩。其實呢?扎出之“槍”離人遠些,容易躲閃。回收我“槍”之時,才貼人“脖子”,故示驚險。乃是表演的花招,無關“槍”法。
 

“千槍萬槍皆有粘,無粘如同網無綱”。
 
語出〈奇斷〉,強調“槍”的“粘”法之重要。或以自保,或以克敵,無不賴此技法與感覺。而、“無粘”之人就像有“網無綱”一般,一團凌亂,沒法收拾。
 

“劍走輕靈刀走黑”。
 
不正確的武諺。只看一般流行的套路練法,似乎“劍”“輕”,而“刀”重揮臂有力。其實,真“劍”法沒有像跳舞似的練法,必有勁道之發揮。否則,根本不成武器,而是跳舞的道具了。
 

“西棍東槍”。
 
武林俗諺,不盡屬實。刀、劍、棍、槍,東西南北之門派無不有之。只因明清之際,難得的幾本武技古書,作者多江浙人,就以為“東”部多“槍”。而“西”部諸市地,確有“棍”法,技術不俗。於是,就引之以為對句。
 

“生剋有一定之理,天地無必勝之數”。
 
語出〈奇斷〉。武術必講攻防之規矩,就是“生剋”的“一定之理”。然而,世無無敵之招法,絕招也者,乃是誤信小說家之言。實戰“勝”敗,只是當時用械之人 / 之勢 / 之法式,全“無必勝之數”也。
 

“好棍法必有三分槍法”。
 
“棍法”本有劈砍扎刺,與“槍法”無殊。此諺所指,不在“槍”頭利刃,而是“槍”桿的分合畫圈作弧之技法。用“棍”之人,如亦能此,就是“好棍法”了。
 

“戰者,粘也?彼動,我亦動,彼止,我亦止,如粘於彼桿上也”。
 
語出〈奇斷〉。明確指出槍法之要,首在看緊彼槍,“粘於彼桿上也”。無論“動”、“止”、進、退,總要先能“粘”住,以聽其勁,斯能百戰百勝。
 

 
內 外 功
 

“心上功夫,不在吞津吐氣”。
 
正確的行“功”之法,乃在“心”神,為主為用。而、不在枝節性的“吞津”之法,“嚥氣”之方。“吞津嚥氣”不是錯誤,而、枝節與主軸有主從輕重之別。勿以細部能行,遺忘了全體大用。
 

“一動無有不動”。
 
但凡“一動”之時,週身上下與內外,“無有不”作貫串之運作,以成此“動”之正確“動”法,與完整之“動”作。
 

“牽動往來氣貼背”。
 
週身操持之時,務必不可與人生日用之常同其法式 ─ 在上身、在面前。武術一“動”,其所“牽動”,其所“往來”者,莫不由“背”而前,才是全身。否則,便是半個身體,或是四分之一體的日常習慣之作為。
 

“意在神,不在氣;在氣則滯”。
 
中國人特愛這個“氣”字,而又常將之局限於呼吸之“氣”。而其實,功法所練的是“意”念,“氣”隨“意”走,主從必分。如果不知“神”“意”主操,專重於氣息,則必“在氣則滯”矣,安得流通以為用!?
 

“硬的像鐵枝,軟的像麻糬”。
 
臺灣閩南語的武諺,強調剛柔陰陽之態勢。“硬的”,要“像鐵”。而“軟的”,則“像麻糬”, 一種米製外衣,內盛豆沙、花生、芝蔴之類的民間茶點。
 

“週身一家”。
 
氣勁運行,必及“週身”。不可某處暢旺,某處茫然。至於運行之時,更必須能“週身”流通,要那是那,如“一家”人也。
 

“內不動,外不發”。
 
中國傳統武術,“內”“外”一如。不是只憑“外”在的強壯與靈活的。而此全身“內”“外”之操作,尤需改變人生日用之常的習慣 ─ 逕以“外”在之肢體行之。練武的一招一式,必須由“內”先“動”,而後“外”“發”。
 

“行氣如九曲之珠”。
 
意“氣”運“行”,全身內外,無處不到。彎抝轉折,全不為難。“九曲珠”者,狀其運行路線,無處不到。“九曲”狀其迴轉之多,而“珠”則說明意到氣到,非屬虛行,亦無斷續也。。
 

“打拳不練功,到老(終歸)一場空”。
 
“打拳”指招式、套路。而“功”是武術秘不輕傳之“功”法,不是道、佛、禪、密等等之法術也。
 

“形要小勞,無至大疲”。
 
此係以武健身之守則。“形”體只“要小勞”,汗出為止。不可過“勞”,“大疲”重累,不克負擔,反致傷損。
 


中國武術諺語解~1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武術諺語解~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