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3/01

止戈語錄~13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練武不是用飯吃菜,而是煮飯做菜”。
 
“練武”是創造新的自己,必須吃苦,一如“煮飯做菜”。“練武”不是享受,白日夢只是空談。所以,不是購買別人辛苦來享用的“用飯吃菜”。


“沒有拳能把人打好的,只有人把拳打好的”。
 
再好的門派、師承、功法、套路,都不可能“把人打好”。“只有人”認真、辛苦、聰明、尋找真理的不斷修行,或有可能 ─ “把拳打好”。
 

“武以人傳。徒武,不足以自行”。
 
“武”術必賴於“人”,才得“傳”承。“徒”有高明的“武”術,絕對“不足以自行”;代代相續,發揚光大。
 

“武術如宗教,一涉崇拜、便無足觀”。
 
“宗教”本在示人正理,砥礪修行。然而,“一涉崇拜”,就成了求神拜佛來造福自己;而自己專享其成了。“武術”亦然。“武術”倘如“崇拜”門派、師承,而捨棄了自己的投入與努力,當然“便無足觀”矣。
 

“樣板武術不是武術,是中國裝扮的西洋地板體操” 。
 
樣板武術沒有文化根底,不作攻防模擬,只追求甚麼“高、難、美、新”。以自棄來求欺人,不過是新發明的“中國裝扮”,而來自“西洋地板體操”新花樣。。
 
 

入 門 法
 
“練武最忌 ─ 魂不附體”。
 
中國傳統武術,內運外動,身體與意念,同在同修。以故,最怕只作肉“體”之操勞,而心“魂”不在,焉能成就!?。
 

“打拳如打仗”。
 
“打拳”原是為了“打仗”所作的演習。不是說“演習如作戰”嗎!?從另外一面論之,則“打拳”之時,必須有如“打仗”,斯得進步、成長…
 

“樣板武術是手足配合的,傳統武術是週身貫通的”。
 
“樣板武術”是西化了的體操,當然如同西洋體育,“手足配合”以從事之。而、“傳統武術”的鍛練,不是“手足”、臉面、軀幹等不同局部之“配合”一致。而必須是人身全體,天地人三盤合的“週身貫通”以致之。
 

“善男子、善女人,欲習武術,以真得正法為第一要義”。
 
今之武術,假的多、錯的多,變了內容,改了面貌的多。以致,“欲習武術”,必以先“得正法為第一”之“要義”也。
 

“初級的練拳法是四肢軀幹配合得挺好。高級的練拳法是全身上下,一以貫之”。
 
“初”學入門,人的動作一如常人,只能試把“四肢軀幹”,配合運行。久練功到,已臻“高級”之真正“練拳法”,則不是四方集中,互相將就。而是“全身上下”天地人 ─ “上”中“下”,必須“一以貫之”的動作。
 
 

套 路 藏
 
“套路練錯了,就是白索套頸,自尋死路”。
 
“套路”是好東西,助人長進。而、“練錯了”時,如同“白索套頸”,反叫人“自尋死路”。然則,練“套路”可以不慎乎!?可以不循正途乎!?
 

“基功之後,攻防之先,武術必賴套路作銜接”
 
先學“基功”再以“套路”熟悉之,活化之…,夫然後,才是“攻防”應用之習練。
 

“武術死在套路上”。
 
一百年來,“武術”不在戰場上保國衛民,也不再在社會上行俠仗義了。於是,就只剩下“套路”來為他的神話圓謊。得利的是騙子,慘“死”的是“武術”!
 

“長拳就是藏拳,把攻防應用藏將起來的拳”。
 
武術的“攻防”實技,有危險性,不宜全面公開,只合擇人而授。而、各門各派的“藏”法與教法之標準,也是各有不同的。比如“長拳”門,就相當擅長於“把攻防應用”之技法,“藏將起來”。
 

“練套路最大的快感在:看得見自己的進度。於是,就以進度當成進步,自欺一世”。
 
“進度”是貼地平飛的,收集累聚的是知識。飛得再遠,也不曾向上提升 ─ 身心能力的“進步”。倘如誤以“進度當成進步”,殆矣。
 


實 戰 訣
 
“不能全身一拳,就不可能進行發短勁。不能發短勁,就不可能執行中國式的武術之實戰”。
 
“中國武術”有長中“短勁”,而、“發短勁”必須“全身一拳”:拳從腳跟起,非只肩臂之勁力而已。如不能此,則當然打不出“中國式的武術之實戰”技法矣。
 

“學了外國武術之實戰,比賽每次得冠軍,也不可能擴大戰技,加練中國之武術。因為,中國武術之實戰必須要從基本功練起”。
 
中外武術技法之不同,有如中外語文之非一。英文博士、日語教授,亦不可能不從頭學習,就能學習通曉中文。
 

“古之實戰以手足、以兵器。今之實戰逞口舌、逞筆墨”
 
傳統武術一者是“實戰”之真技流失,再者是文明社會,打人犯法。於是,沒真本事的武林敗類,競以“口舌”,或是“筆墨”,吹噓本門或是一己的“實戰”能力之高妙、之可怕。
 

“只練內家的大師高手,打不過街上的小混混”。
 
沒有武術真實功底的所謂“內家”門派之“大師高手”,根本沒有武術的訓練之外,還要加上自以為力敵萬人之迷惘。如此之輩,苟遇“小混混”的攻擊,只怕也“打不過”。
 

“一個人如會真正的槍法,大有助於拳法之實戰”。
 
中國獨一無二之“槍法”,訓練了中國武術實戰之原理原則。所以,“槍法”練好了,別的兵器也好了。就連“拳法之實戰”,舉手動足之真意,也跟著不同了、提昇了。
 

 
內 外 功
 
“練外功,只用身體。習內功,必益之以心意,否則不能成事”。
 
武術確有“只用身體”之外功,或是粗淺、或是局限。而,如“習內功”,則“必須” “益之以心意”之運作——內運外動。只有外動,“不能成事”。
 

“內外功法,一體之兩面。而沒有內功,就根本不是中國武術”。
 
“內外功法”並不離分,乃是“一體之兩面”。倘如只有拳打腳踢,而“沒有內功”者,那“就根本不是中國武術”了。
 

“真功夫辛苦難練,又極難成就,請問:誰會喜歡”!?
 
“真功夫”極其深沈、奧妙。當然不容易“練”,“成就”非易。於焉,就因不能練,而變成了不“喜歡”練。消亡流失,只因少有人來……
 

“找‘功’作做,以身試‘法’功”。
 
一定要自動自發地,“找‘功’作做”。而尋“找”的方式,必須“以身試‘法’”,從知是否合乎一已之目標、方式、能力與情性格!?
 

“所謂進德修業也者,如得一招一式,乃是進德之基。而、真能進我德乎?全憑修業;同你學過什麼無關”。
 
“學過什麼”,當然重要,然而,只是出發的起跑線。能跑多遠?成就高低?憑的是自己的“修業”之努力。
 
 

修 行 路

“從來,沒有任何武術能夠把人練好;都是人把武術練好的”。
 
“武術”不是神通,無法“把人練好”。“從來”都是人的努力,而“把武術練好的”。
 

“越學越多,易如反掌。越練越好,難如登天。”。
 
多學如貼地平飛,飛得老遠……不理解不消化,“易如反掌”。“練”“好”是攀緣向上,分寸提升要都身心艱苦。其方向是“登天”,而談何容易!
 

“練武之真成就者,陽陽如平常人。而一見就認得出是糾糾武夫者,尚淺尚淺”。
 
同任何學問藝術一樣,有成就的真人不露像,“陽陽如”“常人”。半通不通之輩,裝模作樣,而其實其功力其修為,“尚淺尚淺”。
 

“練武要求進步,天天否定自己”。
 
同任何學問技術之養成一樣,想“進步”的話,就“天天否定”現有成就的“自己”,而邁向更高更遠之前途。
 

“習武練功的毛病,不是不學、不練、不教。而是不真學、不真練、不真教”。
 
“習武練功”的致命之死敵,“不是不學、不練、不教”。“而是”以假亂真,師徒一同欺人矇世的“不真學、不真練、不真教”。
 
 
 
地 雷 區
 
“鼓勵高難美新,就是提倡出妖蛾子”。
 
樣板武術之套路制定,已經不堪。還鼓勵其賽員—教練與選手—搞發明,提出什麼“高難新美”之瞎胡弄,鼓勵人家“出妖蛾子”!
 

“武術失傳的不是知名套路,而是不為人知的基功,與秘不示人的攻防”。
 
“武術”之“套路”氾濫成災,何嘗“失傳”!?而,真正“失傳”的,乃是“套路”之中辛苦單調的“基功”,以及刻意“秘不示人的攻防”。
 

“誕生於清末民初的武林高手,今己無存。而其子弟與弟子之真正能傳其技藝者,究在何處”!?
 
一百好多年了,“清末民初的武術高手”,早就沒有了。“而其”真傳“子弟與”隔了兩三代的“弟子”,功夫流失,少有“真正能傳其技藝”矣。
 

“凡是教人最寶貴的功法,就一定最沒有人肯練”!
 
“功法”亦有深淺,各有難易。越是“寶貴”的越“難”,“一定最沒有人肯練”。
 

“武功不是神功,內功不是神功。外功不是神功,氣功不是神功”。
 
只看一個“功”字,就是“功”課之義。有難有易,有普及有罕傳。其共同處在:皆是必須自己努力修行之“功”法。而絕對不是不修不練,自有“神”明來降福的迷信“神功”。
 


止戈語錄~1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