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2/01

止戈語錄~10

徐紀自撰 / 說解

 
入 門 法

“練武是先練基功,習書是先習正楷”。
 
“練武”以“基功”奠基,再造不同的舉手投足之習慣。切切不可逕以吾人人生天然之動作習慣,來練招式、記套路。一如童子“習書”,從“正楷”始。行書、草書,乃是後來之發展。

 
“由做作,而自然。先徐緩,後靈變”。
 
武術的動作,絕不是人生之動作。初習之時,不免“做作”,而逐漸“自然”。因之初期的招式,“徐緩”細求,得其規範之後,追求“靈變”。切切不可因為武術是打鬥的,打鬥要快。於是逕以人生自然之動,以執行之。
 

“學必有師,成必在己”。
 
繼承老祖宗的武術,當然必須有“師”傅的指引。然而呢,“成”就“自己”的武術,全在“自己”的用功。名門名“師”與著名套路,幫不上什麼忙的。
 

“拳以人傳”。
 
武術不能自存自現,必賴能“人”,將它呈現出來,才真有了此“拳”此技。紙上談兵,口舌誇耀,是完全空無一物的。

 
“武以淬骨,非以養肉。武以全性,非以成暴” 。
 
“武"術的心念,連繫“骨”節,以操以演,而不在筋肉。“武”術直面生死,教訓了人之情“性”,逐漸提升,而不是凶狠“暴”燥以為功的。
 
 

套 路 藏
 
“不會靠山貼,就沒有硬爬山。不能硬爬山,就不是八極拳”。

 
“八極拳”講究破門直入,貼身近戰。是故,不練不習“貼山靠”,就無法進行“硬爬山”,以入敵陣。而、徒知入門,不擅拳肘肩一氣連環之“貼山靠”,亦非“八極拳”之正法眼藏矣。
 

“世多形意八卦、太極八卦,獨缺八卦八卦”。
 
“八卦”掌法晚出,技極精熟,不易學習。今人多有兼參“形意”與“太極”拳以練八卦者,少有專門而且精純的“八卦”掌法。
 

“內家拳派有三忌,忌學老人病人與妄人”。
 
“內家拳”就是內行人打的高級拳法,極非容易。今人誤以入門緩練為“內家”,年輕輕的故作“老人病人”打神拳的形象。自信高明,而實屬“妄人”。
 

“習套路以問津,而誤以為此即是道,則不可”。
 
“套路”是練功之一法,是手段,不是結果。通過此途,要努力地一面深入細求,一面進步提升…然後,有成就者為得“道”,“套路”本身不“是道”。
 

“只(專)學套路,就是自走末(絕)路”。
 
今人練武,多有“只(專)學套路”,而以為有得者。其實,“是自走末(絕)路”,永世不能成就。


 
實 戰 訣
 
“善戰者心志清明,非性情凶狠。要感應機靈,非身手快捷。應一招多勢,非招多不變”。
 
中國武術,成熟精敏。已經由技術,而進步到藝術之境界,故稱武藝。也因此,實“戰”之時身心俱在,絕非“心狠”手辣就了不起,就是名家高手的。
 

“實戰旨在求真,為保存武術之緊急要項”。
 
“武術”一百多年前就退出了戰場,今人習武,之所以仍然要習“實戰”的原因,是在“保存”原旨,“求真”面目。練起來才有重心,才有焦點。
 

“有拳無功是個空,有功無拳不成功”。
 
打“拳”練“功”,是同一事物的兩面。只習“拳”招,而無“功”力以執行,是“空”的。專門練“功”,沒有攻防之技巧,無法實戰,也“不成功”。
 

“近敵時通身是手,中敵時全身一拳”。
 
“近敵”要三盤俱到,“通身”均作廝應。而、打“中敵”人之際,“全身”功勁,聚焦在此“一拳”,非只局部之為功也。
 

“書到用時方恨少,拳到用時反嫌多”。
 
“書到用時方恨少”是俗諺,是文人讀書為學之警語。而、文武殊途,“拳到用時”在精而能變。倘若食古不化,倚“多”必不能勝,必然“反”悔多而且濫,不如少而能精。
 

 
兵 器 架
 
“圈中有圈作小圈,圈外生圈化大圈”。
 
“圈”槍為習槍用槍之基本功法與實戰訣要。向內,要能夠“圈中有圈”,化為嚴緊。朝外,要“圈外生圈”,尋隙破門,以取敵也。
 
 
“練兵器最怕當玩具,只顧以手弄之,而置身事外”。
 
“兵器”兇險,絕不是成年人的“玩具”。必需“身劍合一”,不是伸手耍“弄”,花招百出,而自己“置身事外”,可得成就的。
 

“寶刀寶劍無一用,除非好人持用之”。
 
兵器的精良,當然可貴。然而,“除非”有真能“持用之”的人運使,才有可能產生實效。比如童子“持用”,徒有“寶劍”,亦不能自保克敵也。
 

“北派大刀,走肩背。南派大刀,用腰胯”。
 
“大刀”之為器,“南派”“北派”均用之。至於持用之身法,則“北派”多“走肩背”之勁,“南派”擅“用腰胯”之功。
 

“學兵器而不練用法,成年人之玩具而已”。
 
冷兵器已退出了戰場,是歷史發展之事實。然而,練兵器必須知道用法,才能就其形制之不同,充分發揮其作用。而不是如同“成年人之玩具”,舞弄耍花,全無特性之發揮,功能之展現。
 
 

內 外 功
 
“說理一句話,行道萬遍功”。
 
功法的學習,“一句話”就說夠了。然而,功法的練習,雖千萬遍不嫌多。
 

“只有純粹的外家,不知長進。沒有純粹的內家,神仙下凡”。
 
“外家”就是外行,初知皮毛,“不知長進”。“內家”是“外家”的進步與提升,世上並無第一天頭堂課就搖身一變成了“內家”子弟 / 高手的。那、除非是“神仙下凡”。
 

“說一個訣,易如反掌。練一個訣,難如登天”。
 
解說功法,不難。練此功夫,細火慢熬,極費時日與心神。而、還不保證練對了,不可能剋日計功,真正是“難如登天”。
 

“練拳不練功,如漏底之壺。灌注不停,而無累聚之積”。
 
只“練拳”,“不練功”之輩,好比是一把“漏底之壺”。無論如何地勤習不輟,也不可能“累聚”功力,成就功夫。
 

“內家自許內行,外家詆人外行。其實任何學問,均由外行而成內行”。
 
不受辛苦不流汗,而自許為“內家”的,純屬空談,不切實際。還要詆諂別人為“外家”,心術可議。由“外家”而漸入“內家”,如小學之後,才進大學。其事其理,極是簡明,不容分毫之虛假。
 

 
修 行 路

“一天、一門、一功、一套”。
 
學太多了,就不知該練什麼才好!?亦有人在遲疑難決之中,白白讓時光流走,而沒練到功。所以必須先期計劃,劃分每日每時,可練應練之內容。要分門類,也要分水準之高低。容不得虛假,而依靠科學化、現代化地,制定一已一時之課程。
 

“修行既不可自是自足,又不可自疑自棄”。
 
“修行”難在徒步跋涉,寸步而前…既不可“自是自足”,成了虛假。“又不可”太過謙遜,我何人斯?而最從事乎此!如此“自疑”,當然成了“自棄”。

 
“修行之天敵在己,不在周遭”。
 
“修行”不分“周遭”環境,只要一心向道,百萬人群之中亦好用功。所以“修行”沒有藉口,努力“修行”是唯一。別人阻攔不了你,除非自棄自欺,自家不成材。
 

“修行如吃飯,日日頓頓…自己有何長進,偏是自己不知之”。
 
“修行”要成為日常生活,念念在斯。至於“有何長進”?“自己”常是並“不知之”。
 

“修行是主動、積極、嚴苛,正向的熱烈活動。不是消積、退避、畏縮,放下的生活調節”。
 

“修行”是“熱烈”的活動,不可以“退避畏縮”只有“積極”施行,才是正軌。不可受到小說/傳言之誤導,成了“消極”之心性。則絶不可能作“修行”矣。
 

“高手門下多虛妄”。
 
時至今日,所謂“高手”,少有高明之武技,多擅經營之才能。本身“虛妄”,自然“門下”之士亦多不真實矣”。
 

 
地 雷 區
 
“備多力分,學多練少”。
 
“備多力分”是人盡皆知之真理。練武的人,努力“學多”非壞事,然而一定要吃得下,練得起。一旦成了“學多練少”之時,便成虛妄矣。
 

“名師多虛妄之徒,由可憐始,而可惡終”。
 
“名師”多有名無實,吸引來的生徒其實“可憐”。然而,迷信既久,同化更深,助紂為虐,也成了殺滅真正武術的“可惡”之徒。
 

“從前拜師求藝,踏破鐵鞋。如今找人傳技,望穿秋水”。
 
從前是尋覓真正的明師不容易。今日的慘狀是,找一個能夠傳承的學生,“望穿秋水”…
 

“武術是農業,要栽培。不是商業,只販賣”。
 
“武術”一如稻禾,需要“栽培”。絕不是工商社會的“商業”,能作“販賣”即可。請問沒有“農業”生產好的稻米,再能幹的“商業”,能夠“販賣”什麼糧食呢!?
 


止戈語錄~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