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0/31

止戈語錄~9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殺人刀,活人劍,練武救人總比殺人好”
 
“殺人刀,活人劍”是佛禪用語。藉此比喻武術本為“殺人”之技,而、敗於鎗炮之後,卻因其內運外動之操作,可以強身祛病,造福社會人生。


“武術就是心術”。
 

從前,此語可以解為武德。“兵以義動”,“止戈為武”。今日,此語之意(涵),更可以是:通過武術之學習、傳授、推廣、提倡,而觀其存心、方式、手段、胸襟,可以覘見其人之人品。
 

“武術內源意念,外依筋骨。離此一步,便不是矣”。
 

中國武術內運外動,身心合一。如果只知打磨“筋骨”,而不由“意念”來貫而串之,“便不是”中國武術,而成了外國競技了。
 

“專注則私心日重,分注是仁愛之端”。
 
武術一入門,其招式 / 套路,就開始訓練人不但要“專注”,而且一定要能“分注”。這當然是中國特有的武打技術,同時也是人格之育成。“專注”到後來,只培養了“私心”為重。“分注”之鍛鍊,成就了“仁愛”之機能。
 

“外家打熬筋骨,加上意念,便是內家”。
 
只知“打熬筋骨”,一如外國武術的便是“外家”。中國武術必研“意念”,習而未能者,仍叫“外家”。得而能之,提升水準,就漸漸進入“內家”之境地。中國武術沒有一入門就叫“內家”的,不肯努力,自滿自欺。
 
 
入 門 法

“少學而多練,則成。多學而少練,必敗”。
 
初學之人,熱火朝天,恨不得一口就吃下三天九頓。而不知要細嚼慢嚥,外摹動作,內感運轉,按部就班,才能入門築基,徐圖進步。
 

“習武入門,在近不在遠,在己不在技”。
 
“習武入門”要注心致志的,是在一“己”身心內外之摹習與感知。切切不可好高騖“遠”,搞什麼絕招 / 神功。美夢不能成真,白斷送了又一位“習武”有望的好青年。
 

“玉樹之上掛錦衣,風吹樹動衣自搖”。
 
“玉樹”,是人全身的骨節。“錦衣”則指人身的筋肉。中國武術的操作,心與骨俱,擺招用式。骨節動了,筋肉隨之。一如“玉樹”搖了,披在上頭的“錦衣”,也跟著動了起來。此處言明的是;意念必要擺在何處?與誰結合?以及骨節與筋肉的主從關係。
 

“打拳用身不用心,一世都在門外行”。
 
中國武術之意念,乃是操持動作之一部分,沒有只“用身”而不“用心”的。“心”要用在全身上下前後的動作上,與“身”同在同行不分離。苟非如此,那怕練武“一世”,其實從未入“門”,“外行”而已。

 
“三盤九節一條龍,離此一步是耍弄” 。
 
“三盤"是天地人,高中低的人體分部。“九節”是軀幹的上中下部、手臂的肩、肘、腕。腿部的胯、踝。而、如此這般的“三盤九節”操作時發號施令的總指揮,則是“一條龍”,脊椎是也。凡是脊椎軀幹不參加,而手腳飛舞,敏捷無比的練武,只是“耍弄”而已。
 
 
套 路 藏
 
“練套路不是演戲,還魂古人。而是捶煉,成就自我”。
 
“套路”是中國武術的偉大發明,助人上進。然而,練法錯了之時,誤人第一。需知:不可一心摹倣師尊,幻思“古人”,如同“演戲”。而是要“自我”一人的身心投入,認真不苟地“捶煉”提升。
 

“套路像礦山寶窟,必須辛苦開採。絕非超級市場,貨物陳列待沽”。
 
“套路”之中真有寶,然而深藏在它的內裏。切切不可被它外現的美姿所迷惑,摹擬沈醉,而不去深耕“開採”。又不是“超級市場”,“陳列”分類,訂價“待沽”的買賣。
 

“打拳盤架,要細嚼慢嚥。用拳成招,如石火電光”。
 
“盤架”子要“細”要“慢”,才能驗其正法,得其竅要。必如此成就有得之後,到了“用拳成*”之時,斯可以縱使“如石火電光”,而全不失中國武術之精要訣竅。
 

“只練套路不練功,多行不宜自家空”。
 
武術必有入門基“功",辛苦而單調苟或避此“只練套路”多彩多姿,得意自滿,實所“不宜”。無論愛習多少年,終必落個“自家空”。
 

“太極不是慢練以養生的,乃是緩練以進功的”。
 
“太極"拳法以“慢練"入手,並非獨有。一切門派,均應可如此“緩練",以悟精要,“進功"得旨。“太極"不是還有一趟砲捶嗎?可見不是只用慢動作就天下無敵的。至於“慢練以養生",則是武術在現代的“養生"之貢獻。極有價值與功能,應予提倡與研發。
 

實 戰 訣
 
“實戰非眼明手快,不怕死之愚勇,乃心靈手巧,善感應之修為”。
 
“眼明手快”又“不怕死”乃是“臨陣兵槍”之武術。不只是“心靈手巧”,而且之“善感應”敵我者,才是“游場較藝”的武術,為我中華之所獨有“之修為”。
 

“打人一下,久練千朝”。

“打人”不過是“一下”、幾下,雖在婦孺,亦多能之。需要打得合式如法,為我中國武術之追求者,則必長“久練”習不弛,非百日“千朝”不為功也。
 

“中國武術無直手,手臂一定是彎的”。
 

“直手”不能再變化,生新招,為“中國武術”所不取。“手臂”“是彎的”,旨在一手生數手,手中有手的實戰之技。又因為全身一拳,拳從腳起的訓練,打中人時我“手”我“臂”並不一定要直“挺”,“彎”折也能發勁以克敵。
 

“意念之勁,一不能傷人,二不能自保。只能演示,以證其有”。
 
沒有外在的招式動作,而專門以“意念之勁”為追求的,是生理與現代物理相接合的成就,領先全球。可以實驗“演示”,以證其有。然無攻防之招式,便非武術之全貌。
 

“手彎多變,臂直則滯”。
 
手去不回的要領是:“手彎”才能“多變”,以期手中有手,手更生手。如果手“臂直”挺,則必停“滯”在就此一招之上。除非收回重來,不能就此一式而生新招矣。
 
 
兵 器 架
 
“寶刀寶劍不是寶,用刀用劍才是寶”。
 

“寶刀寶劍”,厲害無比,天下無敵,乃是小說家言,全不足信。試問:童子而握“寶刀”,傷得了誰!?所以,“用刀用劍”之高明技術,“才是寶”也。
 
 
“大槍不大,花槍不花”。
 
“槍”就是“槍”,技法一如。古時,只有“大槍”長大,短槍較小之分。言其技術,全在於人。“花槍”原指江湖賣藝,登臺唱戲之耍弄舞“花”。今日武林用之以指短槍 ─ 形制之大小 ─ 是不確切的。
 

“雜兵自有閒人練,壯夫不為。奇兵自有怪人習,常人不屑”。
 
什麼三節棍、七節鞭之屬的短兵,以及為了戰場上特殊功能而制定研發的專用兵器,一概屬於“雜兵”。小說電影不喜此說,就愛叫它“奇兵”,才好編造故事,鋪陳情節以娛人。真正練武,只有刀、劍、棍、槍,四大主兵。
 

“雜兵難耍,吃了苦頭沒奔頭”。
 
“雜兵”因為形制特殊,“難耍”上手。於是便誤以為高明,白花光陰、體力,期望於絕無大用之事物上。吃足“苦頭”,耍得再俏,也是於事無補,無啥用場。
 

“槍勁以圈為貴,槍圈以小為高”。
 
用“槍”之道,“以圈為貴”。而“槍圈”劃大容易,空疎多隙。必然“以小為高”,嚴實不透。
 
 
內 外 功
 
“有功無拳,難以向前。有拳無功,不能成功”。
 
只練“功”,不打“拳”。是醫家、是仙家。成就再高,終非武家之技藝甚明。而、只打“拳”,不練“功”,則是外國武術。練得再勤,得獎再多,可憐與中國武術,沒有關係。
 

“一念偶及,暗自用功”。
 
打拳要有條件;時間、場地,而人也有暇,不感勞累。練“功”則隨時隨地,只要吾人沒有忘記此事,均可自己“用功”,並不打擾別人。
 

“每天一套流水帳,一天不練就了帳”。
 
練功之法,日日天天,甚至於也可能是時時刻刻。而所練功法之內容,最怕繁雜。備多力分,行歧路者不至。所以,要有規劃:“每天一套”或多種,記下進步與疑難,為“流水帳”。更要有恆、不輟,連“一天不練”也不許可。
 

“練功只能樂在其中,不可追求成功”。
 

“練功”要“能”得其“樂”趣,願意行之。而、“不可”以老是追問“成”效怎樣?進“功”若何?是則心志不在“練功”,而只在“成功”、分散、務他,懸念在遠,不能專注,是謂旁門左道,最碍“練功”之“成功”。
 

“毫釐之差,不可輕放。千里之外,才有結果”。
 
眼下當前,只顧練功,要精心專注,耐心詳求。那怕分“毫”“差”誤,也“不可輕放”。必須如此行去,然後,積功日久,如行“千里”,斯可以期“結果”於遠方終極之地也。
 
 
修 行 路
 
“文人是溫良恭儉讓,武士是智信仁勇嚴”。
 
“文人”“武士”,不同性質。“溫良恭儉讓”是自修自養,待人接物;切勿自持自眩。“智信仁勇嚴”更是武德的準則,一方面是指引方向,善用其武;另方面,又同時是戒約其武,使勿錯濫。
 

“一天不練著了荒”。
 

打拳練功,是日日時時的修為。那怕只是“一天不練”,心下也自憎悔。
 

“練武最忌他處球,功在身外了無益”。
 
“練武”就是捶煉自己;自己身心的運作操持。羨慕別人沒有用,好高騖遠了無益。懷高遠之壯志,是好事,而步步上前,只在此身之修行。
 

“有人是口頭禪,知解徒。有人是苦行僧,真行者”。
 

練武一如習“禪”,有真有假。口講心悟,而無修為者,偽佛“禪”也。必須“真”正實施自求,“行”得一分是一分,長得一寸是一寸。
 

“學之於師,占一成。成之於己,占九成”。
 
“學之於師”,是知道正確之方向。必須一步一步地,辛苦前行,斯能成就。是知,“學”是不算數的,寸步難前。行才是真人實事,“成之於己”。
 
 
地 雷 區
 
“每度打拳,從起到收。乃是儀式,不是把式”。
 
只玩套路,不練功力。拳是常打,打得不少。“每度”每回,“從起”式到“收式”,一招不錯。可憐,也沒有一招是對的 ─ 真具武術之功法。此輩將演武當成了宗教迷信的“儀式”,以為有神佛得佑,可使其成者。全非實況,只是自欺。
 

“武術不屬於你,無法專利私有,是你屬於武術,應知投入奉獻”。
 
“武術”自是“武術”,學好了也不成為“私人”財產。倒是學而有成之人,“應知投入”武術倡揚之大業,“奉獻”一己之所學。
 

“武術沒有共同之語言,只有各門各派之方言”。
 
中國地博人雜,歷史悠久,文化不同。各地之“方言”土語,見面亦不相識。極似“武術”之“各門各派”,各有專長。“語言”靠有方塊字,天南地北得相通。而“武術”端賴基本功,“天下武林是一家”。
 

“內家拳是高級拳法,可敬可珍。不是高明戲法,可嘻可哂”。
 
“內家拳”是功力,是造詣,令人“可敬”。然而,“不是”神功戲法,表演娛人而已。
 

“今日知青練武,不如貧下中農。鄉愚能下功夫,知青只找知識”。
 
“今日知青練武”,太聰明、太取巧,一事無成。便不如昔日之“鄉愚”,誠懇地真“下功夫”,可期於成。
 
 
危 亡 訊

“古之武術,以決生死,何等認真!?今之武術,成了戲弄,百病叢生”。
 

“認真"與“戲弄”,是練武人的態度,而態度決定一切。自然啦,今之武術,已不作戰,沒有了“以決生死”的嚴肅。那麼,就要將武術作為修行,百事“認真”。切切不可的是自我“戲弄”取憐於人。
 

“武術自有膽,不向別處借。竭全力以求生,無分毫之畏死”。
 
“武術”危矣,生死存亡之期已屆。然而,要憑武術自身,殺出一條生路。切莫求人借膽,苟延殘喘,當不了真,成不了事。
 

“今之所謂開示,開之以利,示之以易而已”。
 
“開示”是“開”我心志,“示”以大道。不可因為少人習武,誘人留步,就一方面“開之以利”,有真有假。又同時“示之以易”,完全騙人。
 

“高手滿街走,大師賤如狗”。

今日武林,人人可以自居“高手”,個個都是唯一“大師”。墮落至於“高手”“大師”都成了羞辱之名號了。還在裝神弄鬼,不能腳踏實地!
 

“禪武合一是內外兼修,不是和尚賣豬肉”。
 
“禪”是道理,“武”是修練,“合一”自然是好事。然而,不是騙人的招牌,用看似正道的宣傳招牌,作江湖賣藝的劣等表演。吹噓膚淺之所謂武術,而完全不懂得禪佛之深意。
 
 


止戈語錄~8←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