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9/30

止戈語錄~8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練武就是直面生死”
 
“練武”本來“就是”以決“生死”的勾當,衍生出來的態度是 ─ 認真。如今武術不作戰了,然而,習武仍要傳承其“直面生死”的心態。對己、對人,對事以培以育,養成的是認真,而不玩忽的生活態度。

“筋骨之勁,細密操持。意氣之勁,澄澈運轉”。
 
練習中國武術,身心同在,內外兼修。其“筋骨”之“操持”,極其“細密”。必須小心在意,感受其組合之運用。而“意氣”之為用,絕非粗殊,最忌魯莽,必須清“澄”透“澈”,以“運”以“轉”…
 

“形之勁、意之勁,二者缺一不成勁”。
 

武術之“勁”力,結合“形”與“意”。有“形”無“意”的,是外國武術。有“意”無“形”的,是神話武術。
 

“形以攻防,離此便非武術。意為加乘,捨此不是中國武術”。
 
武必有“形”,中外皆然,“離此便非武術”了。而“意為加乘”,“中國武術”之所獨有,“離”乎“此”者,全盤皆非。
 

“只有形之勁,是不高明的武術。只有意之勁,已不再是武術”。
 
“武術”必兼“形”“意”。學習中國武術而“只有形之勁”,實“不高明”。而中國有完全以“意”取人,盡棄“形”之攻防者,則“已不再是武術”矣。
 

 
入 門 法

“身要鬆,勁要通”。
 
打拳時,心要警,而“身要鬆”。斯能以意念引領週身內外,使“勁”力“通”暢,已成拳式。倘如肌肉與心情因努力 / 認真而緊張,就是自己抓死了自己。外形勉成而無力 ,內力阻塞而不“通”矣。
 

“練武不能沒有錯,進步全從改錯來”。
 
其實豈唯“練武”,任何學習之“進步”,無不都“從改錯來”。此事本是常識 / 通則,可奈今之武者迷信門派師承、與名招、名套。以為一旦得之,便為已有。其實呢?兩不相干。
 

“由內而外,一副白骨”。
 
中國武術用的不是筋肉,而是骨節。身強力壯當然好,然而其操作全在骨節之運用,而筋肉隨之。弄反了,一世無成。
 

“武術練的是意,而不是氣”。
 
中國人極喜用“氣”字,為文作詩,作畫、寫字、診病、風水,凡不易說解處,就以“氣”為說,含渾帶過。武術亦然,喜言其“氣”,而其實是“意”念之操作。
 

“身法不正,一事無成。也可以說是:一世無成” 。
 
“身法"才是主人。手腳,由其操持。非如今之武者,多有四肢飛舞,而本“身”並不參與訓練者。如此練來,自然“無成”。
 
 

套 路 藏
 
“南拳北腿同樣好,內家外家是一家”。
 
中國疆域遼闊,歷史悠久,各地的民情風俗文化特色均有不同。其所蘊育出來的武術,自然也非一致。至於“內家”“外家”,乃是同“一家”中的程度差異,如小學、中學、大學。而非質素技巧之不同,如大學裏的中文系與外文系。
 

“套路習時師傳改,功夫深處自己修”。
 
學“套路”,作“修改”,是靠“師傅”,學成之後,不停地“深”求,則是“自己修”練的工作,旁人幫不上一丁點兒忙。
 

“套路淺嚐,多趣多味。套路深求,千難萬難”。
 
“套路”是中國武術的獨特發明,練來“多趣”,看來“多味”。然而,斯乃“淺嚐”,初步入門而已。等到“深求”個中旨趣,追求個人進境,則此中大有深沉,不免“千難萬難”之嘆也。
 

“功法對了,套路記錯也是對的。功法錯了,套路記對也是錯的”。
 
“套路"只是工具,所求乃是“功法”。“套路”似有定規,而其實門門人人均非全同。“功法”才是目的,必須達成。否則只練“套路”,就算一式不差,也等於零。
 

“練套路如讀死書,書是聖賢書,人是活死人”。
 
中國有書呆子,兩腳書櫉之說,以譏讀而不化的無用。唯我武術之套路,先人所留,如“聖賢書”,如果習而不化,亦是活人成了“死人”一般。
 


實 戰 訣
 
“實戰之訣是:一事攻即防,二字漏與粘,三門保叫破,四法點線面體歸本元”。
 
“實戰”當然以“攻”“防”合為“一事”為最高。搭手之法,一是找“漏”補“漏”,另一是沾“粘”連隨。敵我雙方之三尖對,互相作“保”“門”,“叫”“門”與“破”“門”之爭。而三盤俱到,打法“點線面體”四合一,才是中國武術實戰之特色。
 

“天下第一打,打其欲出之勢”。

“天下第一”高明的打法,不是因應對方“打”出的招式。而是“打其欲出”招式之姿勢 ─ 使其不能成招。
 

“實戰接手,閃不如封。閃是容人續戰,封是止人用招”。
 
“閃是”找漏補缺,引人“續戰”。“封是”沾黏貼閉,阻人“續攻”。
 

“會不會實戰,是學術研究的問題。用不用實戰,是道德法律的問題”。
 
法治社會了,當然禁止私鬥。然而“實戰”是武術的根本,不可以不“研究”。
 

“不講用法,是三次元空間之武術。必講用法,始為四次元的時間加空間之武術”。
 
雙人對持,是三維的形勢。打動起來,與時推移,就成了四維的經營與爭競。
 
 

兵 器 架
 
“槍前有人似無人,手中有槍似無槍”。
 
用“槍”之道,首在制約其槍,而後中“人”。在我則全身一“槍”、與人一體。切切不以“手”持工具(武器),用以做工。“槍”之與“人”,並非一體,陋矣……
 
 
“用槍之道無他,轉圈劃弧而己”。
 

人多有以扎中人時的刺扎挑撩劈砍為槍法者,誤矣。“用槍之道”在吃人之槍,開其槍門,“轉圈劃弧而己”矣。
 

“槍法高明,是古人的事。用槍精絕,是今人的事”。
 
“槍法”傳自久遠,名人名槍多矣。然而,“槍法”也是逐漸成熟的,越古越比不上後來的技法。“今人的事”則在苦練“精絕”。使古技復活於今世,勿作不肖之子孫。
 

“身似弓,槍是箭。盤馬彎弓把箭發”。
 
發槍必用全身之勁,非只手臂推送,如打撞球。吾“身似弓”而“槍是箭”。每一發扎,全身如“盤馬彎弓”,而後出槍也。
 

“槍是文言,槍是圍棋,槍是古詩詞”。
 
“槍”之為道,似簡而實深,外似簡潔,內蘊宏深;故云。
 

 
內 外 功
 
“教學生要‘獻’身說法”。
 
“教學生”不能只憑口講指劃,必須“獻”身說法,示其精要與全貎。學習始自摹倣,言教不如身教。
 

“學新功要以身試法”。
 
“學新功”,必須“以身試‘法'”,切身摹習體味。不是傳其外表,慕其神通,心誠志篤就有求必應的。
 

“太極合陰陽,三極正反合”。
 
中國的“太極”圓象有二:一是“陰陽”互推互動,作靜中寓動之提撕。經常用的顏色,是一黑而一白。另外一種則是黑白灰三色的三條“太極”魚形,加強說明“太極”中的“陰陽”之道,“正反合”隨時變易,從來沒有停滯休止過……
 

“活到那兒,練到那兒。練到那兒,活到那兒”。
 
“練”功就是生“活”,與人生俱。“活”著沒有一天不“練”功的,而“練”功正可以使人多“活”上許多的時日……
 

“年輕時練功夫,年壯時做早操,年老時伸懶腰”。
 
人是肉做的,生老病死是必然。“年輕時”學武術“練功夫”。“年壯時”事業有成。而體能始衰….此時正需要把功夫當作“做早操”。維持健康,延緩衰老。真到“年老時”了,不再力敵萬人了,仍然要練功夫,權當是“伸懶腰”,內運外動,有助生活而袪衰病。
 

 
修 行 路
 
“刻意求功,離題日遠”。
 
內外功法,要花費時間、心力…而現代科技之下的幸福生活,一切生活所需,只在舉手之勞。如此,養成了速成的學習習慣,容易努力“刻意”地去“求功”效。求之不得,則更加用力。斯與真實正確的練“功”求道之法式,適得其反。只恐怕用“功”越勤,卻“離題日遠”了…
 

“加一,少兩”。
 
練功習武,在多練一些正確的功法—“加一”。而減免糾正其不正之習練,力避錯誤—“少兩”。如此,則“加一”又復“加一”走向正途。“少兩”更求“少兩”,勿誤勿妄。功成有日,唯在日日之精練細求耳。
 

“修行不保證成就,成就就在於修行”。
 
“修行”之道,只問“修”正了什麼?實“行”得怎樣?如此這般,不斷地再“修”再“行”…切勿在意什麼叫做“成就”,而吾人之真正“成就就在於修行”之中也。
 

“習武練功,要先入迷。破得此迷,斯為得道”。
 
其實任何學習,無不如此。不“入迷”,何能深求!?“迷”而不出,是謂沈溺者不足道。能夠“破得此迷”之人,“斯為得道”矣。
 

“最最難勝之敵,乃是自己,不是敵人”。
 
修行求道,自然荊棘滿途。然而,尚可趨避、鏟除。而“最最難勝之敵”人,其實“乃是自己”身心的阻礙與迷惘。
 

 
現 代 化
 
“自尊自信不建立,武術革新成泡影”。
 
今日奢言“武術革新”!惜在一百年來,文化亡國,以洋為重之時風下,效顰他人。終“成泡影”。武術之現代化,只有我自為之。而我人之“自尊自信”需先“建立”。其他一切,斯有可為。
 

“武術著作要看今人怎麼寫,不是古人寫什麼”。
 
武術恨未學術化、科學化。研析“古人”作品,雖然也是研究。然其極緊切處,仍在“今人”搞到今天,任教授、當博士者,究竟在“寫什麼”?
 

“無醜不成俗。精美之藝與普及之技,從來不是一回事”。
 
準乎此理,武術應如流行音樂與古典音樂。以之作為娛樂,人口眾多。而另一是正統音樂科系中的研練,人口相對地少,地位相對地高。並且,無正統音樂則無流行音樂,而流行音樂非正統音樂。
 

“武以人傳,人以志立”。
 
武術非比博物館中的古物,可以長存、展覽。武術較像音樂、交響樂的全譜云乎哉!?必須有能人高手,演奏出來,才是音樂。故云“武以人傳"。而,傳武之人,其環境與遭遇,必多不公與不平。苟無“志"節,不能為之。
 

“我練我的,你混你的。我教我的,你騙你的”。
 
今之武者,面貎多端。真正研習傳承武術的固亦有人。而、多有借武術為手段,謀求名利之小人。不可與他計較,卻正因為實多此類,吾人益發要多努力也。
 
 

地 雷 區
 
“古人未曾打拳先站樁,今人打拳一世不站樁”。
 
“打拳"必需“先站樁",開啟心念,學習內運,體驗“用意不用力"的新法門。“今人"不同了,那怕“打拳一世"卻是總“不站樁"。此所以中國傳統武術根本變質、水準低落,面臨消亡之理由也。
 

“愚人遇寶,擦身而過。真人尋寶,日夜求索”。
 
人之癡“愚",不覺不悟,既使有幸“遇寶",也是全不相干。而“真"正“尋寶"之“人",絕非容易,無論“日夜",上下“求索"…
 

“真武者否定自己,提升自己。偽武家肯定自己,迷戀自己”。
 
習武先求進步與“提升",必須不斷地“否定"現在的“自己",追求更好的“自己"。驕傲不起來,吹噓不起來。而“偽武家"必以筆墨口舌,不住地“肯定自己,迷戀自己"。宜乎適得其反,畢竟是“真"“偽"有別。
 

“教武有三怕,怕你不學,怕你學不好,怕你學好了不教人”。
 
武術危急到今日,必須找人來學,又“怕你學不好"。而後呢?更“怕你學好了不教人",武術亡矣…
 

“先是是非題,辨別正誤。次是填充題,補足缺失。終是問答題,申論發揮”。
 
練武如考試,先是“辨別正誤”,才能以正確技,“補足"一己之“缺失"。而最“終"則如“問答題",要求今之武者,“申論發揮",求學術化與現代化。切切不可迷信崇拜,只有師承,而根本就沒有自己。
 
 


止戈語錄~7←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