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7/15

止戈語錄~6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宗教是讓人信的,科學是要人疑的”
 
武術不是“宗教”,死心“信”仰。必不能夠長進。武術乃是“科學”!要一邊練習,一邊懷“疑”。“疑”師、“疑”藝、“疑”自己…

“武術就是武術,不是醫術或仙術”。
 

“武術”到了現代,不再打仗了,其價值在袪病強身、造福人群,必須與“醫術”結合互參。然而參研之時,不可失去了“武術”,那就無法貢獻了。而“武術”不實戰之後的歧途,則是吹噓神功無敵,成了“仙術”。不但不能成“仙”,而且厚誣了“武術”。
 
“只應以人練拳,切勿以人殉拳”。
 
“人練拳”要以“人”為尊,“拳”為我用。千萬不可信仰崇拜,將武術奉為無上至尊,吾何人斯?只知尊之奉之,只顧死練,不惜身“殉”;我何人斯?那敢引技上身,追求進步!?
 
“武不孤起,由練而來”。
 
武術並非無條件地客觀存在之事實。武術之所以能夠存有,全憑武人之研修苦練,以呈以現而得之。
 
“練武就是練心,捨此別無他途”。
 
中國傳統武術,必須身心同修。如不能將心頭意念,與身手拳腳同在同修,則是外國之武術。
 
 

入 門 法

“前腳蹭、後腳蹬,弓馬互變拳法正”。
 
基本功中的“弓馬互變”,可惜已少人知,已少人練…此法不是只練“弓馬”,而是“互變”腿足,引勁上行,經由腰背,及於其手臂擊出之“拳法”。斯為中國武術之必需,長短發勁之根源。全身一體,合為一拳。
 
“纏絲如地球繞日,公轉加上自轉”。
 
“纏絲”之鍛鍊,作圈畫弧,一如“地球繞日”,是有大小兩個動作,同時進行的。大的是手臂劃圈,有如“公轉”。而在“公轉”之中的手臂翻滾,則為“自轉”。三百六十五天,與二十四小時,是同行同在的天象,也是中國武術演練之時的基功。

 
“虛式要前虛後植,入地三尺”。
 
中國武術的“虛式",前腳足尖點地,體重的負擔是零。實立之後腿在生理上負載百分之一百的體重之外,更必須要在心理上,將此腿腳深植“入地",而非浮貼地表而己;才是正法眼藏。
 
“外行看姿勢,內行看氣勢”。
 
“外行”人看人演武,動作時目不暇給,擺“姿勢"引人喝彩。而“內行"之人則在動作與“姿勢"之外。要看他練來如何運行構結,著眼在這些動作與“姿勢"的“氣勢"。
 
“一拳打到底,手腳一對映”。
 
中國武術全身一拳。“一拳"遞送“到底"之時,尚未結束。必須在此剎那之時,將前出之“手”,墊底之“腳",作“一對映",始為完成。
 
 
套 路 藏
 
“年輕時老想練拳,把拳練好。年老來拳要老練,把人練好”。
 
“年輕"“練拳"當然旨在“把拳練好”,“年老"體衰,健康最最重要,所習之拳仍不可輟。而其目的,則在“把人練好"矣。
 
“長拳如長靠武生,螳螂似短打武生。八極像架子花,劈掛是刀馬旦”。
 

用京戲的不同角色借以喻之,以見武術門派風格之異差。
 
“套路套路,多少謬誤假汝之名以出之”。
 
“套路”是中國武術的獨特發明,功能富足。然而,必須真知其義,實行其藝。否則,不但成為空談,而且十足自誤。真不知有“多少謬誤",皆因“套路"而生發孳漫,誤已誤人誤武術…
 
“套路必含用法,用法必棄套路”。
 

“套路"開始了攻防原則之示例,學習者由此而接觸中國武術之“用法"。然而拳到用時,只有攻防對擊之反應,“必"須放“棄套路”中所教所習由固定之法式,而自行活用。
 
“練套路如走夜路,走多了沒有不遇見鬼的”。
 
只“練套路”,而沒有火把、手電,天上明月來照示正途的話,當然出事。非唯不能成就,而且如遇“鬼"怪!
 

實 戰 訣
 
“用法是檢驗真偽的標準尺”。
 
中國武術的套路繁多,招式如林。各家各門,又說解非一,難知是非之時,古人就用“用法”之有勝負正誤,為丈量的一把“標準尺”以見“真偽”。
 
“對打套子不是假的,而是必須是錯的”。
 
“對打套子”無論徒手、兵器;二人、多人,都是預先編好,再行練熟以表演用的。打的時候,必須要容對手容易閃避、回擊,互相大戰三百合,從容收勢以博彩。其所用的招式似真而假,而且“必須是錯的”,才能完成套路之表演。一如唱戲,生離死別,而無非是戲。
 
“攻防之命意,武術之心魂”。
 
“武術”也者,“武”打之技“術”是也。所以練武必習實戰,此為“武術”生命“心魂"之所立,之所托。
 
“講求用法不是造反,乃是尋根”。
 
今日習武而“講求用法",不是為了好勇鬥狠,起兵“造反"。“乃是"為了追求此拳此技之緣由根本。不但知其然,還要知其所以然。
 
“用法不講,拳無歸宿”。
 
練武而“不講”求“用法",就是手舞足蹈,無的放矢。沒有了目標,何處才是追求的 “歸宿”呢!?
 
 
兵 器 架
 
“燈影藏身抱槍穩,鳳凰點頭把槍搖”。
 
抱槍而立之三尖對 ─ 鼻尖槍尖前足尖成一線,如同槍前有“燈”,而容人“藏身”在陰“影”中一般。而後,後手握住槍根操作,槍尖如 “鳳凰點頭",晃動搖擺…
 
“接槍要化解黏牢,用槍要打手入懷”。
 
“接”人來“槍”,不但要能“化解”其勢,此為防禦。而且要“黏牢”其槍,勿使脫逃生變,而歸我主控。而我“用槍”攻人之時,先“要打"人前“手",以破其勢。而且同此一動,我槍即已殺“入懷"中,為正法也。
 
“運槍先用肩背,再找腰胯,終憑腿腳”。
 
習槍亦有次第,其“先用”者,必是人類自然本能之“肩背"。久之,“再找"到“腰胯"用勁的感覺。再後,才能達到乃“憑腿腳"作操持的正確功法。
 
“大槍如古詩詞,詩律嚴整。按律而行,成詩在人”。
 

槍法細膩嚴峻,“如古詩詞'之平仄、對仗、韻腳,嚴“嚴整"整,不可違誤。必先能夠“按律而行",而後,才是個人的才性與努力,而“成詩在人"。亦如能否練得成槍法,無非因人而定也。
 
“槍之為器,有短有長。槍之為枝,長短一如”。
 

槍有大槍、短槍之不同,而槍法“一如",並無差異。至於所謂的花槍,乃以雜以棍技,花法為尚以眩人的耍弄。賣藝、唱戲,出諸此藝,己在槍法之外矣。
 
 
內 外 功
 
“拳打卧牛之地,功在一念之間”。
 
“拳打卧牛之地”是武林之諺語,意謂練套路,要空間;而練功法,另需尺寸之地足矣。增補的“功在一念"有二義:一是只要肯練,便不以場地大小為藉口。一是勞身展技是不夠的,地方再大,揮灑再豪,亦必需心在意俱,始克有功。
 
“活動活動,要活就動”。
 
“活"是活命,是生命的狀態。“動"是動作,是追求活命的運動。人不健康,多由“活動"不足,無恆。
 
“一生一世一條命,一時一刻一遍功”。
 
人人不過只此“一生一世一條命"而已,保命強身之法,只在“一時一刻一遍功"之恆常執行而己,與此人此生的富貴窮通無涉無干。
 
“加一,少兩”。
 
打拳練功要努力,努力之中貴糾誤。正確的練習,在定量之外,“加一”。而、錯誤的糾迪。雖一時不能全免,也要減“少兩"個才好。
 
“拳要自已打,飯要自己吃”。
 
打拳練功,什麼名門、大師、玄理、掌故一概無涉無干,全“要自己打”來,才是唯一的努力。這就如同“說食不飽"的道理一樣。而看人大吃豪飲,自已更加餓得難受。
 
 
修 行 路
 
“練功而求成功,就完了。練功不求成功,成功自會來找你”。
 
打拳“練功”,切勿時時心中一念以求成,而是要循其正途,只顧練去,力到之時,“成功"不求而“自會來找你"也。
 
“功不練不顯,理不辨不明”。
 
“功”夫不真去練,縱有而“不”能“顯"現其功能。而練功必知其因由訣要,倘若其功其“理不辨"的話,練法技術便“不明",如何正確地進功!?
  
“不怕你會得多,就怕你參不透”。
 

練功打拳,貪多必敗。“貪得多"不如練得好。最可怖的,就是依樣葫蘆,而不知就裏。看不清,“參不透";既使勤功苦練,只怕一事無成。
 
“練功就是講究一個:但求無過,不求有功”。
 
“練功”切忌求功,只顧練去,才是唯一之正法。而在練時“不求有功",切勿掛心。只顧努力地追“求無過"無誤,徐循正途。
 
“練武之最最不可救藥之端是: 套路全對,一招不差。而其練法全錯,百無一是”。
 
今之武術,以仿習“套路"為唯一,而只求外形外貎,不究內在功法之所以然。“套路"雖學完了,極可能沒有“一招"一式的“練法"是正確的!
 
 
現 代 化
 
“舊體新操,適時者存”。
 
中國武術是傳統的、是古老的。而今日中國武術之操習,必須是現代的、科學的。唯有“適"合時代“者",才可以生“存"不滅,造福社會。
 
“挖掘可以追求量,整理必須淘汰量”。
 
所謂“挖掘”的工作,經己執行,雖云真偽相參,可謂已獲成功。而“整理"呢?就必須辨別其價值,作保存,亦作“淘汰"。在精不在多,才值得據之以光大倡揚。
 
“現代化不是西方化”。
 
古老的中國武術,必須自己努力去“現代化"。不可自棄本有,慕習外洋。外國並無如此精良之武術,“西方化"就是膚淺化、消亡化…
 
“弄個師傅當神拜,是侮辱師傅,侮辱武術,也侮辱了自已”。
 
武術之實技罕傳,又不作戰較技了。於是江湖術士以神話神功迷惑人,強調不正常的師徒關係,崇之隆之,而不以技為本。其實是自取其辱,對武術之大不敬。
 
“武術己無現代化不現代化之選擇,武術只有如何怎樣去現代化的工作”。
 
古老的任何事物,若欲存活於當今,一概必須“現代化”。“武術”亦然,絕不例外。
 
 
地 雷 區
 
“今之武者,練得不好的實少,學得不對的太多”。
 
古之武術,真技隐藏。以致於傳入今世的,多有訛誤。人不知此,努力用功。說他練得“不好"?於心何忍…可惜學得“不對”,下多少功夫也是枉然。
 
“名師有名,或高明,或不高明。明師高明,或有名,或沒有名”。
 
“名師"是“名師",真名虛名,其實有名。而其武藝則“或高明或不高明"。至於真正之“明師"呢?“或有名或沒有名",亦在人之際遇而已矣。
 
“磕頭拜師是一時,練功求藝是一世”。
 

“磕頭拜師"雖然落伍,確是傳統。然而,不可能替代勤功苦練,“一世"生涯之投入…
 
“活人打死拳,百練無一用”。
 
人是活的,拳是有機的。古人打拳,以人為本,我人打我拳。今人習武,依樣葫蘆,記誦套路,而無知解,不消化,拳腳不能融在我身者,縱使用功“百練”,亦必全無“一用”也。
 
“以偽教人全不難,教人以正難上難”。
 

“以偽”傳偽,以訛傳訛。反正迷信充斥,又不實驗,“教人"傳藝“全不難"。而、倘如“教人以正"確之功法。則本非容易,又難速成。求一可教之生徒,“難";求一肯教之師尊。
 
 
 
危 亡 訊
 
“武術沒有市場,巫術極有市場”。
 
今日之正統“武術",在生活形態與身心能力俱變之情況下,“沒有市場"。“有市場"的是;變“武術"為“巫術",用神功神力又不吃力來招攬顧客,“極有市場"。
 
“文人練武,真是要命”。
 

自來文武術殊途,兼擅之人才亟罕。今日更多不能練武之“文人",強自習武;習而無成,便以文筆口舌、胡吹八嗙,吹噓一已,毀謗真人。“真是要命"地不該、不恥、與不幸!
 
“古之高人,是功到自然成的。今之名手,是人工合成的”。
 
“古之高人”,由較技驗證而來。如今不打仗不比武了,“名手"多由文筆、口舌之吹噓,徒兒門生之吹捧,而成就之。
 
“武術不高心計高”。
 
唯“武術不高"之輩,其“心計"實“高",以自吹捧,詆詬他人。真有功夫的人,無暇及此,亦不必如斯也。
 
“國人練武如外人,言語不通可奈何"!?
 
一百年來,全盤西化的大潮流下,文化流失…中國人打起中國拳來,已與外國人無大差別了。要糾正,不是只在武術上努力就行的,必須要有中華文化之底蘊。
 


止戈語錄~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