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5/15

止戈語錄~4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文以氣為主,拳以理為主”。

曹丕〈典論論文〉說:“文以氣為主”。而練武,必明“拳”理。否則“盲人瞎馬”,而練的又是死生倚之的武術,“夜臨深池”之哀,焉得倖免。


“武術是術,不是坐而論道的勾當”。

“武術”是人身上的技“術”,必須身體力行。不可以嘴上、筆下、說講“論道”。故示高明,而其實隔如山岳。自來,有江湖賣藝的“嘴把式”。今者,更多武術系所師生之論文與專書,多同此病。


“武術是文化的、教育的、健康的活動”。

武術到今日,並不因為退出戰場,就喪失了它的價值。武術仍然是“文化”、“教育”,以及“健康”方面上佳的活動。乃是中國人的偉大發明與貢獻,傲視全球,而嘉惠於全人類。


“自衛、自強、自養;防身、健身、修身”。

以言武術之功能,大致有三。而,三用“自”字,三用“身”字,則在強調欲成此三事,必須“自”己本“身”之投入,親力而親為之。


“客廳就是‘功’場”。

打拳練“功”,當然要有空間。空間越大越好,而不太夠大,如家中“客廳”之尚有家具與擺設者,“打拳”或感不足,練“功”膚膚有餘。練功所以充實打拳,為其內裏之支撐。不練功而光打拳者,在中國傳統武術而言,百無一是,不能成就。



入 門 法


“練武,就是學一個白骨精跳舞”。

說明意念努力結合操作的,乃是骨節,不是筋肉。想像中打起拳來,如“白骨精”之活動,絕非筋肉操之,而骨節隨之。必須是骨節操之,而筋肉隨之。


“練法不一定是用法,用法必須要有練法”。

有些招式,乃“練”功成就之“法”,非應“用”攻防之“法”。然而“用法”必賴“練法”成就之功力,否則空談。


“練拳,是對自己鬥爭。用拳,是‘為人民服務’”。

“練拳”,要成就“自己”,必須努力改變原來之“自己”,“鬥爭”非細。“用拳”,是以練成之武技,招呼他人。借用“為人民服務”之孰悉成句,改易其意涵以彰顯之。


“天下無敵是練成的,不是學來的”。

學武之人,誰不想高大的成就,最好能“天下無敵”。那麼,就要苦“練成”之。而、“不是”只憑名門、大師、古籍、密訣就可以成就的。


“打拳如打鐵,百練出精鋼”。

“打拳”一如煉“鐵”成“鋼”,必須經過“百”千次的捶、磨、燒、鍛,始克有成。



套 路 藏


“先搭架子後打拳,六開八勢自己編”。

此處是說八極拳,必先習成八極“架” ─ 小八極,再復練得八極“拳” ─ 大八極。其後的“六”大“開”與“八”大“勢”,因為出於練功之心得,與實戰之經驗,所以諸家異差,各有妙造;殆如“自己編”串的一般。


“八極打的是捨身直入,拳去不回”。

“八極”之用法,乃是“捨”我全“身”,前撲“直入”以為用的。一“拳”既去,絕“不回”收再發,而是欺身上前以屈臂得勢,又復攻打進去的法式。


“八極拳術無虛謊”。

許多門派的“拳術”之中,包含得有:基功活化、攻防演習、與精神培育之招式與功架。而“八極拳”中,較多實戰,而少空招。


“八極拳是跺跺跺,連三跺。肩肘手,連三拳”。

“八極”必跺,人人知之,“連”“跺”則較少見。此外,一臂之節,“肩肘手”相續為功,一招之發“連三拳”之用法,更少有人習之。


“只打套路不練功,多行不宜必自斃”。

“套路”是空的,“功”法以實之。倘如“只打套路”,“不練功”法,雖然多行不宜,然而務虛失實,“必自”使之不能成功也。



實 戰 訣


“勢者,度形勢而作變化”。

式,是形式,原則上是發功之前,已動之後的狀態。而“勢”是活的,仍在攻防運動,時刻“變化”之中的情況。日常用字,“式”與“勢”通。談武論技,則須作區隔。


“招勢之勢,其義極重。作哄誘、起變化、糾正誤、救敗亡,端在於勢”。

說明“勢”字之實質,及其功能。武術是活物,此“勢”之辨別與試用,極關緊切。


“徒手之實戰不明,兵器之應用無解”。

“兵器”本是“徒手”之強化與加長。習武必先能執行“徒手”應敵時之“實戰”,而後能夠操持“兵器”。使成殺敵之工具,而非玩具。 “八極由裏朝外打,劈掛由外向裏打”。


“八極”拳取中直入,而“朝外”延伸其攻擊。

“劈掛”多“由外”入內,發展其用法。然而此語不是消極之約制,旨在指出此二拳門攻防之大端。


“久練之人不會打,問題出在不會練”。

“練”中必習打法,始為周全。今人只演套路,乃“不會打”,毛病出在學習套路之內含有欠缺,不完整。不教人“打”,自然“不會”。



兵 器 架


“一槍懷裡抱,萬事離心中”。

習武自強,本來就要專心致志。此處所言,尤其是在對扎槍的時候,“一槍”在“懷”,三尖對敵之時,我槍已接敵槍,必須專注,聽其動靜,其他“萬事”,使“離心中”也。


“大槍細如繡花針,毫髮分明見真神”。

其實並非只是“大槍”,短槍之法,亦是如此。其法極“細”,只在分寸拿捏。成敗勝負,只在“毫髮”之差已耳。必需人槍相映、心手相連,細“分明”辨,以決生死。


“槍法百千變,只在一圈中”。

“槍法”於簡易之中而生變易,何止“百千”!?而無論諸多“槍法”,均以“圈”槍融貫繫連,攻人自守,“只在”此“一圈”之“中”。


“任他千奇百技,勝他只在一圈”。

是說槍法,其技雖多,“任他”如何“千奇百技”,發來攻我,我均以“一圈”槍,含蘊他技,以迎以還,包之容之,使不得脫,而“勝他”必矣。


“擠我就滑,離我就扎”。

是說敵槍壓“擠”,我則“划”弧成圈以應其槍。而倘如敵槍才一欲“離”,“我”急“扎”之,與其後撤之槍,若合符節。似乎是同一支槍也似,勝之必矣。



內 外 功


“站樁外練形與勁,內習氣與意”。

從前人練武,必須“站樁”。現在的人練武,幾乎都不“站樁”了。然而,“站樁”極其重要。練習時,不打拳腳。其外貌,如如不動;其內裏,生機暢旺…“外練”之“形與勁”,不以動作顯示,必須與“內習”之“氣與意”,密切結合。習而有成之後,打拳踢腿一舉一動,便不再只是外動,而與內運密切結合為一體。


“先練下盤再上盤,兩盤合參找中盤”。

中國傳統武術之訓練程序,“先練下盤”,以奠基石。上盤的攻防運作為其次。然後,追求上下合一,必“找中盤”以為傳介。此處提出的意見是:切切不可一上來就動手 ─ “上盤”。雖合人類自然之天性,然非武術之正確程序。


“淺習不如不練”。

“淺習”是人人必經之途,由淺入深即可。今多“淺習”之輩,玩弄套路,絕不深求。自以為是武術達人;出賽奪標,就認為是武術高手了。如此,自己當然沒成就。而且,誤導了一般社會,及國外同道之觀感,大大地傷損了真正的武術。所以才說:“不如不練”。


“一功數練,數功一練”。

“一功”之法,不是只此一途之專攻,而要與相關連、無妨碍之其他諸種法同練。反之,“數功”各個獨立,而內容經常重疊。因而,多種功法,正不妨在同“一練”習之時間進行。


“我練我的,你混你的”。

今之武者,打“混”的多,真“練”的少。“混”的人在民間、學界、官方、已成勢力。各為名利,不肯改進,只得由他。“練”的人切勿受其影響,認真照著正途前進。正因為“混”的人多,有財有勢有妙方,所以“練”的人更要努力,練真功,救武術。



修 行 路


“不學,不知道練些什麼。不練,不知道學了什麼”。

“不學”,則無傳承;所以“不知道”應該“練些什麼”。而如果學而“不練”,自以為得了傳承,全屬虛謊。其實,根本“不知道”究竟“學了什麼”!


“不成功,在刻意強求。得成功,在樂此不疲”。

習武練功之所以“不成功”,不是因為不用功,而常常是因為努力“刻意”地勉“強求”成功。而、能“得成功”的人,不在求成,而是只顧“樂此不疲”地享受練功。


“功成時,如夢似幻,疑假疑真。功成後,心如止水,無喜無驚”。

習練“功成”,亦不自知,似乎如此,並無明確之標幟。而在“功成後”的感覺,亦似平常,沒有特殊的興奮與驕傲。


“所謂修行,就是化抽象為具體,由理論而實證的工作過程…”。

“修行”也就是“實證”的“工作”。“抽象”的口訣、文學、成為“具體”。由“修行”之人以真正的身心成就,存而有之,體而現之。


“練功首重自然,千萬勿用心機,勿找捷徑”。

“練功”就是“練功”,只要循正途,得正法,行之即是。“心機”尖銳,希圖能“找捷徑”,如何能得正果!?



現 代 化


“正因為是新時代,所以要練老功夫”。

打從清末民初,搞現代化已一百年。錯誤的方向是:競習西洋,成單行道。而、連自己的文化,也妄想西化。唯我武術,亦有此病。現而今,當然“是新時代”了。然而,武術現代化之唯一正途,仍然在“練老功夫”。除非“老功夫”能現代化,才是“新時代”的武術之唯一生機。


“武術是寶山,也是垃圾山。此中真有寶,挖整真不堪”。

中國傳統武術如“寶山”,然而,荒煙漫草,遍地泥濘…武術現代化之“挖”掘“整”理大功程,雖已進行,卻無成就,正因為此事此物極是“不易”、“不堪”也…


“武術現代化,必須先有本土觀。而後,才有國際觀”。

“武術”必須“現代化”,自己才能生存,旁人才能蒙利。然而,“現代化”萬萬不是西洋化。必須先有“本土觀”,整理、革新、學術化、科技化,而後才能探討走向“國際”,造福人類。


“現代化就是學術化,學術化必須科學化”。

中國傳統武術必須“現代化”,也“就是”走出腐敗的傳統,江湖的耍弄,而求其“學術化”。亦即是武術歸武術,分“科”而“學”,自足自立。其中,絕對不涉及虛玄,沒有迷信。什麼名門、宗師、家族、流派,一概不論。而以“懷疑為科學之本”之心態,重新面對古老之武術。


“吾愛吾師,尤愛武術”。

來自“吾愛吾師,尤愛真理”之成句。武林中尊師重道,是良好的傳統。而師之所以為師,是因為“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因知,以道為尊,“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師生一同,其所尊愛的,首先是道。



地 雷 區 


“武術從前是神話,小說戲曲。武術至今是物化,電腦電玩”。

“武術”從未學術化、科學化。世俗之認知與理解,十之八九來自武俠“小說”,功夫電影之“神話”與無知。現在呢,更加上了“電腦電玩”之誇飾,脫離真實之武術,越來越遠…


“真傳雞零狗碎,偽學一部真經”。

中國傳統武術並無專書與教材,一切“真傳”實技之存在狀態,是東零西散的口耳相傳,諺語密訣。不真實與不高明的武術,才有成整部的神祕著作。


“武術實打用拳頭,不用筆頭與舌頭”。

“武術”本是最實在的技巧,靠武技之實力以展示一己,以定其高下。不是武術的本領不濟,靠手中的“筆頭”、口中的“舌頭”,寫多了、說多了,就武藝超群,功夫蓋世的。


“武藝傳承靠汗水,不是靠血液”。

“武藝傳承”不容易,多少“汗水”積得成。是練來的,“不是”生來的。“不是”父祖了得,兒孫就一定高明的。根據史實,父祖真有功夫與名望者,兒孫十九不肖,不能傳承其技藝。


“講求武術,六親不認。推廣武術,是人就好”。

研討“武術”之時,堅持真理是非。而、不考慮對方是何許人;乃是認技“不認”人的求真心態。至於說“推廣武術”,人人都是一份力量。願從事者,歡迎之至,感謝之極。不問他是何方神聖,一概都是一家人矣。



危 亡 訊


“武者無志,武術云亡”。

武以人傳,人而“無志”,不可以學武術。因為心性卑下,人品低俗,對武術只能淺嚐,沒有能力深求。對於販賣“武術”,求取名利,則當然以名利為唯一之追求,傷害“武術”,出賣“武術”是他的專長。以故,“武術”當然只有流散、失真、消滅之下場…


“投機客作群魔亂舞,假武士是神佛滿天”。

今日武林中的“投機客”,是極盡所能地吆喝叫賣,花樣變畫地在販售武術,而本人不一定練武。練武無得的“假武士”則拜師磕頭,朝祖入門,變武術為巫術,招募心志孱弱之青年,集成幫派,謀求虛名與實利。


“武術之為物,太愚笨的人練不來,太聰明的人也練不來”。

中國傳統武術博雜高奧,智能不逮“的人”,自難期及。而、“太聰明的人”或是淺嚐即止,自以為是。或是姦巧成性,以小知為大獲,騙自己,也騙別人


“有武夫、武賈、武賊、武迷、與武癡,獨缺一味是武士”。

今之武者,多種多樣,而真正習武傳承的有志之士,可嘆少有其人…


“武術一亡於外力、鎗炮。次亡於雜耍、戲曲。三亡於小說、電影”。

中國傳統武術並非全敗於“鎗炮”。而是以江湖為真經,以武俠“小說”之虛擬,功夫“電影”之幻象當成了武術的本真面貌,以假為真,而使武術消亡矣…



止戈語錄~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