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4/15

止戈語錄~3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凡事一成宗教,便無科研之餘地 ─ 武術亦然”。

“宗教”是“只要信,不要疑”,而懷“疑”是“科研”的基本立足點。“武術”本是科學,以決生死。而今成了“宗教”,以門派、師承為信仰。

“素質第一、才情第二、體能第三”。

習武的時代青年,本心本人最重要,聰明智慧屬其次,而身強力壯排在最後面。


“內家拳派是混血,參揉道家之仙術。樣板武術是雜交,婚配西洋之體操”。

民國以後,風行全球的所謂“內家拳”,容入了“道家之仙術”。而“樣板武術”放棄了中國傳統之追求,揉入了極不健康的“西洋”地板“體操”,作為追求“高難新美”之指標。


“武術以決生死,是緊張的。舞術面對觀眾,是放鬆的”。

“武術”是“武術”,“舞”蹈是“舞”蹈,各自有其地位。然而今之“武術”,多有花拳繡腿以傲人的。不知“決生死”與娛“觀眾”,是兩回事。



入 門 法


“鬆非真鬆鬆非鬆”。

武術的“鬆”,在生理上,是為了捨棄人生日用的動作舊習,另行學習武術的獨特動作。而在心理上,則是切勿緊張、忿怒與懼怕,心志必先放“鬆”,才能運行武術必備之意念操作,以成形意合一之中國傳統武術。“鬆”不是全無作為,“鬆”乃是使有重新進行特殊作為之可能。切切不可真個放“鬆”,等於放棄。


“想要快點會,天天踢彈腿”。

“彈腿”是北派武術的入門之基本,建立身手動作之規矩方圓。迨如學習外文,必須要學習文法一般。“想要”進步,就要能夠“天天”不忘“彈腿”之基本規範,以強固之。從而,必可加速一己之進步。


“武術練的是背後,不是面前”。

“武術”練的是全身上下。而人之感覺器官:眼、耳、鼻、口,均在前面。引領吾人之注意力,多“前”而少“後”,習武必無成。必須要“前”“後”均有,而且是從“後”到“前”地操作,才是正確的功法。


“練武入門時,化身白骨精,先不管腑臟筋肉,則自然法力無邊”。
 
初學“練武”,首要的就是意念與全身“骨”節的連繫運作。不但暫且“不管腑臟”,而且刻意忘記“筋肉”,才是入門習武的正確指導。



套 路 藏


“八極拳剛中求柔,劈掛掌柔裏調剛”。

“八極”以“剛”入手,進階後“剛中求柔”。“劈掛”則以“柔”為先,進階後“柔裏調剛”。練到後來,“八極”“劈掛”,都必須是“剛”“柔”相濟,而不可有偏。


“長拳是水,各門各派,是水調出來的飲料”。

北派“長拳”的技法全面,為根為母。許多其他的“門”“派”,得其一偏,而有所成就,自屬非凡。打個比方,則“長拳是水”,他拳如茶、如湯、如飲劑、如咖啡;各有獨到,而均不能無“水”。


“套路是給外人看的,功法是為自己練的”。

“套路”的目的,在活化基功,而也為了展演,“給外人看”。所以,只顧致力於“套路”,就成了以炫耀為目的的舞踊。必有“功法”鍛“練”“自己”,也同時使“套路”有其內容,充實結棍。


“有拳無功不成功,有功無拳是個空”。

“有拳”是攻防之技,“無功”是不能發勁,沒殺傷力。如此殘缺之武術,當然是“不成功”的。然而呢,只“有功”法,擅長發勁,不知攻防,雖有勁而達不到敵人身上時,便非武術,乃“是”“空”的。。



實 戰 訣


“用法就是武術的憲法”。

“武術”之為物,攻防之效能而已。於焉以定“武術”之基因,使“武術”成其為“武術”。一如“憲法”,乃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與之抵觸時,歸於無效。“武術”亦在攻防之外,追求健身、表演…均無不可,各求其成。然而,倘如違反了“用法”之根本,非“武術”矣。


“沒有貼山靠,就沒有硬爬山。沒有硬爬山,就沒有八極拳”。

“貼山靠”是“八極拳”的基本功,無此,則猛虎“硬爬山”根本空談。而、也不成其為“八極拳”矣。


“招式招式,打出的叫招,打成的叫式”。

“打出”來的,移動中的,“叫招”。“打成”之後,不再動了的,“叫式”。


“式是一招既成時之體態,勢是一招未成時之變態”。

日常應用中,“式”字或與“勢”字通用。然而在武術中則不然。“式”是“一招既成”以後,所顯現的身“體態”度。而“勢”,是尚在運作之時,敵我雙方形“勢”之互變與爭競。



兵 器 架


“圈槍下邊一條溝”。

“圈槍”之緊要,眾所皆知,必然努力練習。而,雙人對練之時,其“槍”作圓“圈”形勢之劃動時,“槍”到“下”垂向地,最易脫沾失黏。以“一條溝”狀之,在警人留意,勿致失足也。


“實槍實接,虛槍也要實接破它”。

對扎之時,互作哄誘,難辨“虛”“實”。因應之道是:不去管他“實槍”“虛槍”,憑我之力,一概“實接”以破之。


“自轉槍,公轉槍,直行直用不是槍”。

以天體之“自轉”與“公轉”,說解“槍”法化弧作圈,弧又有弧,圈又生圈之基本。而、倘如“直行直用”,便“不是”中國傳統武術之“槍”法矣。


“漢唐宋明清,槍法代代新”。

漢末張飛、趙雲;唐有秦叔寶,尉遲恭(二人均用槍上陣,非如小說之用鞭鐧!);宋有岳武穆、韓世忠;明有戚繼光、俞大猷;而清末有神槍李書文。中國傳統武術之槍法,一代高過一代,是集聚實戰經驗,不斷提升之結晶。武術界中之翼德神槍,子龍槍者,凡實技也。



內 外 功


“要活一百歲,一天一百腿。想活一百年,天天一百拳”。

中國人說:“老從腿上起”。外國人也說:“腿是第二個心臟”。所以,“要活一百歲”的話,必需勤練踢“腿”。以及,“天天”打“拳”,以求平衡之發展。“百”是要求數量要夠,“一天”“天天”則是養成習慣,不可間斷的意思。


“練功於若有若無之際,成功在似是而非之間”。

“練功”切忌刻舟求“成”,故云。等到水到渠成之時,自己亦不自知其為“成功”否也!


“人是動物,要活就動”。

“人”是高等“動物”,絕對不是植物,更不是礦物。所以,為要存“活”成長,必須要“動”,為其根本之質性。


“人是動物,不動是物”。

“人是動物”,會“動”的一種生“物”。倘如“不動”, “不” 常 “動”, “不”愛“動”,“不”肯“動”,則就成了另外不同的生“物”,不再是“人”。而、亦甚可能變成不具生命之“物”品,也就是失去生命了。



修 行 路


“人練武,武練人”。

“人練武”術,是追求身外之物,永世不能成就。以“武練人”,才是唯一真實而且正確之途路,成就“人”,傳承“武”。


“凡練功而刻意求成者,藝必不成”。

“練功”是水到渠成,“練”的時期,專心致志,不可旁鶩。如若一心“求成”,則“練功”必然困擾,必打折扣,其“藝”反而“必不成”矣。


“看的要多,學的要少。學的要少,練的要多”。

“看” “要多”,廣見聞,是基礎知識。選擇“學習”,則“要少”取,才得專精。而、“學”的精而少,“練”的卻不害其“多”,始克有成。


“一天三頓飯,早晚兩遍功”。

是說“功”不可輟,日日行之,有如吃“飯”一般。


現 代 化


“傳承傳承,要有傳有承。雙向互通,斯為大道”。

“傳”是從上向下的教學,“承”是仰面向上的學習,二事缺一而為不可。必須“雙向”,才能成就,為唯一之“大道”康莊。


“回歸傳統,是收拾舊山河。迎向時代,是開闢新天地”。

“傳統”當然要繼承。然而,必須現代化。才能以新的形象與質性,永續存活於“新天地”中…


“傳統武術如古典芭蕾,不是人的動作,必須學習專門的程式,始克有成”。

現代人妄圖以如此這般的身手練習中國傳統之武術,絕無可能!必須如學芭蕾一般,重新建立“專門的”舉手投足之“程式”。


“殺人不難教人難”。

會了武功,“殺人”破敵的工作,“不難”。真正困惱萬端的,是“教人”習武的傳承之工作。


地 雷 區


“練武第一怕,長胖當(不)長高”。

“長胖”是越學越多,招式、套路、門派,少有不會的。然而,自己的功夫,沒有提升。所務,乃是皮毛。“長高”是求精進,而非作收集。成就自己,也傳承了中國傳統武術之精髓。


“武藝須傳不輕傳,傳非其人如不傳”。

“武藝”本來必“須傳”承。然而,也要擇人施教,始克有功。如果“傳非其人”,不是材料之時,則徒然花費心機、力量,亦屬虛擲,迨“如不傳”也。


“武術無近功,戒急用忍”。

中國傳統武術之成就,必須假以時日熬“功”夫。不是唾手可得,一蹴而幾的迷藥與神話。所以,所“戒”在“急”燥,必“用”心上一把刀的“忍”字訣,逐步前進,徐徐成就。


“功夫練不好的年輕人,並非無能,乃是無志”。

今日的年輕人,強健、聰敏,絕“非無能”之輩。然多習武無成,乃在認知不正,玩弄光景。或是“無志”大業,淺嚐自足。


危 亡 訊


“寧與蠻漢吵架,勿與小人言笑”。

談武論藝,爭論不免。“寧與”強悍之人爭論,互激互詆。而、“勿與”武林中的姦詐“小人”,口是心非,“言”談“笑”語,而全不及義。


“武夫口中無好人”。

“武夫”的功夫或有真好的,可惜文化教育之水準不足。言談之中,自是自多,日空一切,其實是對武對人之知解,憾有不足。以致於目中“口中”,似乎全“無好人”。


“絕非沒有好學生 ─ 下一代,怕是沒有好老師 ─ 這一代”。

今日真能傳授武術的合格“老師”,恨少!而青年子弟之中,必有人才。事極可傷,亦復可恥!


“武術不亡,是無天理”。

中國傳統武術守密不傳,三代以來,“黃鐘毀棄”。而、江湖游藝,方外雜技,武俠小說,功夫電影如“瓦釜雷鳴”。再加上倡導的失策,文化的流失,無論“天理”人情,“武術”豈有“不亡”之理!



止戈語錄~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