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3/15

止戈語錄~2

徐紀自撰 / 說解

基 因 庫


“小就是大,少就是多”。


習練中國傳統武術的基本原則在斯:“小”非“小”,細節是也。唯細節功深,成就乃“大”。而“少”是“少”學,務在精求。夫然後成就乃“多”,不是貪“多”嚼不爛矣。

“打拳如投胎,重新學做人”。

世上並無任何一人,能夠以其天生的年輕力壯,而練得成中國傳統之武術的。武術的“打拳”踢腿,全非天然,必須另外“重新學”起;是重新在自己之外,另生一個自己來“打拳”的,迨如“重新”“投胎”“做人”。

人是活的,拳是有機的”。

學拳習武,就是要自立自主。如果情願為奴,投降即是,何必練武!?是以故,練拳不可一味聽從師尊,必須要有自己。不可記誦傳統套路,必須將套路解析,招式活化。應知,吾“人”乃是“活的”,而“拳”是“有機的”,不加殭化有害的化肥藥劑。

“功夫電影不是功夫,就像熱狗不是狗”。

“功夫電影”乃是娛樂,消遣之資。其中,並無真正的“功夫”之展現。而、真“功夫”也拍不了“功夫電影”。因為太樸實,不能娛人。此乃有如香腸麵包叫“熱狗”,而當然“不是狗”一般。”Kungfu Movie is not Kungfu, just like Hotdog is not a dog.”



入 門 法


“鬆非真鬆,緊不全緊。與時推移,變動不居”。

“鬆”的時候,不是放棄,放“鬆”乃是用勁之準備。“緊”的作用,不是困死自己,而是要在“緊”中仍有“鬆”放之成份在,才是活的。如此這般的“鬆”之與“緊”,隨“時”“變動”,是永不止息的調節運動。

“練武沒有接枝法,只有播種術”。

“練武”不是接受外來的技法,有如“接枝”的工作。它必須從自我出發,培育成長。有如植物,由“播種”而發芽、茁壯、開花、結果。

“打拳不發勁,乃是健身操”。

“打拳”當然可以“不發勁”,將武術化為“健身操”來練身體。 必須“發勁”的,才是“打拳”。而不“發勁”的,乃是體“操”。旨在“健身”,價值連城。

“武術練的是骨節,不是筋肉”。

中國傳統武術之身體操作的,乃是“骨”骼與關“節”。運作之時,“筋肉”隨之。絕對不可以用週身強體健之筋肉,連繫意念操作;而“骨節”隨之屈伸,成了附件。中式武術的運動,意念必與自己這一身白“骨”,密切結合。



套 路 藏


“大八極不大,小八極不小”。

“八極”門的代表套路,叫“八極”拳,也叫“大八極”。常常操演示人,為社會內外行人士之所熟知。然而言其重要性、真價值,則不如俗稱“小八極”的“八極架”。奠定入門初基,充實“大八極”之內容。沒有“小八極”,“大八極”不過是空“八極”而已。

“套路不過是甜點”。

如吃套餐、宴席,在武術之鍛鍊中,自有重要的主要部份,為基功、為拳訣,為攻防應用之操作;迨如前菜、主菜,有葷有素、雞鴨魚肉、青菜豆腐…而、“套路”之習演,以言其重要性,“不過”是如同餐後“甜點”;誘人舉箸,而絕非主菜。

“世上只有外國拳,中國沒有外家拳”。

“世”界“上”各國家 / 民族,無不有其武術。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不論價值高下,那些都是“外國拳”。而在中國傳統武術諸門派中,並無“外家拳”這一類別。“外家”與“內家”,乃是造詣之高低,如小學、中學、大學。而非種類之不同,如中文系、外文系。

“套路把人‘套’牢,害人無‘路’可走”。

“套路”引人練拳,而專練“套路”使武術滅絕。所以說:“套路”、“套路”,“套”牢了習武之人,無從逃脫,“無‘路’可走”。



實 戰 訣


“學打是學打,學耍是學耍”。

“學打”是練武術,“學耍”是走江湖。兩者都有武術之成分,而因目標不同,練習時之心態、重點、成份、功法均皆不同。

“實戰不明,如大海行舟,而無羅盤”。

武術必究“實戰”,為其終極之目的地,鍛鍊方法正誤之糾訂標準,使不偏離。以故,“實戰不明”如船“無羅盤”,不能遵循方向,“大海”茫茫,必定迷失其目標矣。

“慢打不了快,少打不了多,軟打不了硬,善打不了惡,弱打不了強,老打不了少”。

武術是實踐性的絕對科學,不是紙上談兵的找發洩,不是只信不疑的小迷信。人生日用之常,基本物理學的事實,雖不學之稚子亦所必知者。不可以用“內家拳”一詞,就全盤翻轉人生自然之實況。

“綑鎖二步妙無窮,保住三尖往裏攻,身如泰山穩,先入虎口中”。

八極拳的“綑鎖”二步,八卦掌叫“扣擺”,太極拳叫“看管”,而同是一事,其“妙無窮”。對敵之時要“保住”基本的“三尖”對,我門不開啟敵門,直“往裏攻”。欲求我“身”“穩”如“泰山”之上上“妙”法,“妙”不過身“入虎口”,也就是開敵方之門戶,全“身”殺入,而貼敵進戰,徹底摧毀。。



兵 器 架


“古槍不如新槍好,扎到民國不見了”。

“古槍”是古早時代,自有槍器以來的槍。“新槍”是指每朝每代,日益提升進步的槍法。而這種日新又新的槍法,進步到清末“民”初,刀槍全敗於火器之後,宣告終了。今日武林的槍技,只見退步與花法,真槍“扎”法,已“不見了”。

“槍法之為物,易學而難精”。

“槍”的形制至簡,而“槍法”由簡入深,動而愈出。初“學”似“易”,而愈從事之,其“難”也方來。用“槍”之法,深不可測,“難”求“精”到。

“用槍一圈,無難事”。

“用槍”必須善“圈”,諸多槍技,均從“圈槍”之中,施為生發,以進行之。 “鞭無成路,隨興自編”。 此處所言為軟“鞭”。而無論七節、九節、十三節,均是雜兵,並無小說家言的實戰之功能。表演之時,亦無“成路”,只由“自”己“隨興”順勢,“編”之舞之可矣。



 內 外 功


“內要修,外要練”。

中國傳統武術,“內”運“外”動,與外洋的“動”而無“運”非一事也。所以,修習武術之士,每一鍛鍊,必須“內”“外”合一,在“內”的“修”為,與在“外”的“練”習,全始全終,不可離分。

“只練套路不練功法,是空的。只修功法不修套路,是假的”。

中國傳統武術,打拳踢腿組合成“套路”,為對外演示之程式。必練“功法”,“套路”才能有進步,作提升。然而,只練“功法”亦不可行。因為,“套路”演習為了攻防。徒有“功法”,亦不成其為武術。

“要練生活氣功,要過氣功生活”。

“氣功”之“練習”,條件寬鬆。只要想“練”,則無論“生活”狀態,行、止、坐、臥,均可演“練”。而、“氣功”如果只是偶一行之,必無效果。必須融匯在日常“生活”之中,日日時時,隨地操演,建立“氣功生活”,才能得大效應。道不遠人,就在人間。不必剃度出家,不在深山古窟。

“世上哪有特異功能!?人生只有平易功能”。

世俗倡言“特異功能”,人人稱羨。然而,那是天生非凡,與你我何干?有則有之,不必操練。苟或無此,亦學不來。學得來的,乃是“人生”日用,“平易”近人之功法。



修 行 路


“修行要循外規,否則無從上路。修行尤重內省,否則根本空談”。

“修行”有目標,不夠,一定要有方向兼有方法,也就是“外規”。而、“修行”絕不只是“外”飾的經書、套路、儀式、裝扮。必待人之“內省”努力,始可以言進境,始可以言成效。

“學武一時,練武時時”。

“學”是“學”之於師,“一”段“時”間之工作耳。“練”是“練”之在己,“時”刻進行,根本不可以“時”間計…

“學與習,相表裏。缺其一,為不可”。

“學”是從師,“習”則在己。不“學”於師,無從下手。只“學”不“習”,則是根本不曾下過手,如何能夠談成效!?

“不斷學習新功法,還從舊法出新功”。

“學習”諸家“功法”是傳承,是取得教材。而在不斷地修“習”之中,必有個人之感受、心得。於焉,“舊法”成規,不全可靠。個人欲求進步,必循一己之真正體驗,一變普及之成“法”,為我個人之“新功”。然而,“舊法”不“舊”,“新功”不“新”。此中深沉,宜細味之…



現 代 化


“現代要搞環保武術,保人保國保文化”。

所謂“環保武術”,就是武術本身首先必須要健康,不江湖,不迷信,不是武俠小說,不是功夫電影,不神祕,不娛樂。夫然後才能有益於人生、社會。

“止戈為武,化劍作犁”。

“武”字之構成,為“止”與“戈”。兵以義動,古有明訓。而“化劍作犁”出自基督教的〈聖經〉:將作戰殺人的“劍”,一變而為耕種養人的“犁”。武術到今日,退出了戰場,而為極佳的運動方式,保持健康,助療疾疫。

“練武要遵古、疑古、重整古。整到古艷今香,才能傳承久遠”。

身為現代人,研讀“古”武術,“要尊”重,也要懷“疑”,更要以現代的方式作“整”理。必使“古”物騰現“今”日之真價值,斯“能”永續“傳承”。

“武術西方化,是民族自卑感。西化而難返,是集體喪志症”。

不從中國傳統武術去自尋生機,卻“西方”的地板體操來粉飾套路,乃是“自卑感”在作祟。而如此之物,竟被接受,則是“集體”共同,自居不如外人的“喪志症”候群。



地 雷 區


“師徒虛名一場空,有拳無功不成功”。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師徒”而無道法,只有宗教 / 幫會式的人際關係,則是“空”的。猶如只習“拳”套,沒有入門、奠基、提升、增進之內外“功”法,其武術必“不成功”一般。

“退出戰場之後,武術成了巫術”。

不再實戰以証驗是非與高低之後,“武術”競以門派、宗師、玄理、神功相誇耀,迷惑青年,迨同“巫術”。

“老武術家責在教人,弟子三千。不是打人,以一抵十”。

年高體衰的“老武術家”,有意義且負“責”任的,是傳承其藝。不是徒逞口舌,誇當年勇。別說誇口“以一抵十”了,就“是打”空氣 ─ 單練,也力不從心了。

“交朋友,認人不認拳。談武術,認拳不認人”。

武林一家,亟待團結。結“交”同道,只“認”其“人”品,“不”論“拳”藝之門派、高低。而“談”論“武術”之是非正偽,則只“認拳”腳如何,“不認”其“人”之親疏善惡。



危 亡 訊


“套段如亂鎗打鳥,或有一中。考段如平地摳餅,終歸成空”。

神州大陸的武術段位制度,初始時擇人授證叫“套段”,有正有誤。後來制定了標準,出版有套書,由基功、而套路、到用法。要求必須依此繩尺,應“考”取“段”,實非可靠。只因制定得太過怱促,不得其人。以故,依此標準行之,不能提升武術。

“武術在公家,是以假為真。在民間,是裝神弄鬼”。

無論神州大陸、寶島臺灣,有組織、具權職之武術工作,惜多誤行。而“在民間”,則仍然是江湖 / 迷信…少具真功夫與現代化。

“古人習武練人品,輕身仗義。今人習武練心機,求名謀利”。

“古人”的武術,必需實戰。其技必真,高下公認。而行俠仗義,忠勇報國之“人品”,從此中育成。“今”日“武”術不實戰了,成了追求虛“名”小“利”之所資。“心機”因之而姦巧,不良“人品”乃培育。

“武術的問題,其實不大。是武者的問題,太大太多”。

古老傳承的“武術”,“問題”是古老、雜亂、虛玄,與不肯傳授。而從事“武”術鍛鍊 / 推動“者”的心術、人品、認知、志氣,則諸多“問題”,“大”而且“多”。



止戈語錄~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止戈語錄~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