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1/15

《地獄之門》的門裡門外


對於亡者的所謂為榮耀、彰顯、欣慰...其實都是為了我們生者自己。

故事前半段都不太進入,小皮波的死對於父母親的那種痛與苦,不能理解,沒辦法感同身受;每天都有生命的流逝,太執著不是好事,只覺得父母親是兩個被傷痛矇蔽的傻子,對於不可追回的小皮波執念太深,反而忽略甚至更加戕害身邊僅存的彼此。幼子死亡對家庭裡的衝擊,<撒旦的情與慾>也有類似的故事架構,父母親雖生,但和落入地獄沒兩樣似的。

敘述的太過悲哀傷痛,不是好看適口的讀物,一直到媽媽"決定"遺忘一切,才漸漸看出了故事的趣味性,原來還有這種自我保護機制可啟動,我想鴕鳥如我者,與其一直在傷口上灑鹽,讓傷口不能平復,應改會傾向把頭轉開,假裝沒這事吧,而且用意志就可以把過往收起來,把相思哀痛驅逐,好強ㄛ。雖然很冷酷殘忍,但這對自己更是殘酷呀,幾乎是要把自己的喜怒哀樂都封閉起來,而且媽媽還伴隨著對自己身體的殘害。所以後來小皮波不諒解媽媽都不想他,有為她們的誤會感到緊張,爸爸對他的執著固然是將他又帶回了人世,但就一命換一命的現實來說,其實也很不負責任,六歲大的小朋友沒有父母家人的支持,即使賴活者,可能也是數不盡的艱辛呀,小皮波是運氣好,碰到他爸身前很有義氣的朋友,正常情況下,那些邊緣人都自顧不暇了,帶著一個小朋友,這日子只是更難吧,而且講句不客氣的,教授對青春男體的覬覦之手,誰知道會不會伸向小皮波呀,吼~ 大街很殘酷,地獄很恐怖,現實又何嘗不是。

喜歡「亡者漩渦」的概念,有活人世界裡的思念、悼念、哭泣的亮度/能量就比較強,往漩渦中心移動速度就較慢,其它的被遺忘的死者,就會暗沉,快速朝漩渦中心移動。漩渦的中心就是虛無,是亡者的第二次死亡。可能就是如此,小皮波才會怨媽媽可以把他屏除,感受不到生者的思念,他們的光弱了走像第二次死亡的腳步也會變快。人世間何嘗不是,我們的價值與意義也有部分建立在他者身上,別人喜不喜歡、看不看重我們都可能牽引著我們的自我認定,雖說自我感覺是最重要的,但大家處在一個充滿彼此的世界,要全然的不受他者影響,自己那麼堅定強壯,好難喔。

《地獄之門》不是個開心的故事,講死亡、復仇與家庭,關於地獄的描寫很有畫面,如果可以視覺化應該會很震撼,不過這樣沉重的悲傷故事,被改編成其他型態作品可能會有多的市場考量。

-----------------------------------

地獄之門 La Porte des Enfers

作者:羅蘭.高蝶
原文作者:Laurent Gaude
譯者:嚴慧瑩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10月26日



光溜溜吃午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預報] 很多男主角的<我是女主角>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