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10

《遺失的薩林魔法書》:人心最邪惡


從小看鬼片的結論:人比鬼還要恐怖呀

我沒兩個小孩,所以可以大聲說邪惡,都"事過境遷"了,還要消費周小姐→看 人心多險峻呀 XDD


故事有兩條線一條主述為主角的學術路與暑假的意外清祖產,一條是數百年前的女巫審判,兩條線最後交會在主角是女巫之後。

女巫感覺上是個貶抑詞彙,不像我們傳統用的"仙姑",仙與巫相較,感覺好像比較正面甚至神格化,沒有那麼多負面觀感。講到巫,我們又多半的聯是女巫,男巫師當然也有,EX'藍色小精靈的賈不妙、魔戒裡的甘道夫、亞瑟王的梅林...,但是從小電影、故事書、卡通...給的女巫印象太鮮明,騎掃把養黑貓,壞女巫多半長相醜陋,鼻子上總是有肉瘤,但會偽裝成性感美艷的蛇蠍美人,好女巫就純潔善良像公主或仙女一般,這種二分法對小朋友來說也許比較簡單,有一點像由心生的概念。在薩琳魔法書裡,也不能說這邊講的就比較正確,但是給了我們關於女巫的不同切入點,女巫的能力是天賦,因為天賦是上天賜與,所以更該崇敬上主更應該要謙卑。

書中的女巫類似原始部落的巫醫,有治癒疾患的能力,場景設在1690年代年美國麻州薩林鎮的女巫審判,在那個科學不昌明、女性地位待提升的時空,不是受正規醫療訓練出身但治癒疾病能力的女性,那個地位應該是很微妙尷尬的吧,藥到病除當然是美事一樁,醫療倘若失敗,甚至患者死亡,把氣出在治療者身上,尤其是身分曖昧的巫者,應該不是難事,故事一開始的小女童治療失敗,為後來的女巫審判埋下仇恨的種子;即便是現在醫藥水平很不錯的現代,醫療都沒有百分百的保證,更何況是三百多年前。女巫審判就我們現代的解讀多環繞著宗教的權威受撼動、對有能力者的忌妒甚至懼怕,還夾雜著性的壓抑與神秘,書中就用教授一角說出了:「我一點都不主張性別歧視」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故事娓娓道出三百年前的鄉村生活,宗教對生活的影響性,受審判的女巫其實內心堅定地信仰上帝,他看出事情原委,但又不忍將真相托出寧願自己承擔,這樣的柔軟敦厚相較於審判他們的民眾與執法者更顯狹隘與偏執;尤其促成審判的起因是一群假裝被附魔的臭女生,也許一開始是好玩,玩到後來不可收拾也不願收拾後就是惡意了,而這些惡意是會致人於死的,古時候審判的執行都是開放的,除了可以儆效尤應該娛樂的成分也很重吧,看他人受苦甚至死亡,似乎是可以讓人既興奮又激動。

主角的設定很有意思,一開始他是很嚴肅拘謹相信科學的學者(符合我們對於歷史學者的刻板印象:保守反動),相信粒子物理學可以開啟純正的真理,對她隨性、相信靈能及大地能量的媽媽不以為然,在追尋研究史料的過程中,感受到超自然的種種,到最後將愛人生命寄望於失蹤的祖傳魔法書,這種轉變與內心衝突,很有趣味;如果她原本就是一個愛哈草的嘻皮,那讓她最後感受到巫女血脈與力量,其中的內心轉折應該就少了許多,故事性也許就會減弱;就像愛情喜劇的一條主流公式:男女主角一開始也許是很不對盤的,然後經過種種才得以發展出對彼此的吸引力,中間那些改變雙方認知的種種就是我們看得津津有味的故事。

巫者的能力是一扇窗,所以也許會有另扇窗被關閉,在女巫的身上好像多是伴侶運很差,愛不對人或是愛人離去,<超異能快感>也有類似情節,而且他們好像都傾向生出女兒來繼承能力。這種有所得就有所失的天啟在我們傳統裡則以生理的缺失呈現,許多有能力解讀神喻的算命師通靈者有部分的生理殘疾:眼盲、失語、不良於行…,那些總是上談話節目的”老師”們除外。這其實滿有趣的,太完滿會遭妒,所以有某種的特殊專才也要有所缺失,也許是情感面的也許是身體上的,要不然我們一般感知駑鈍的普通人應該會氣死。


---------------------------
作者:凱薩琳.霍歐
原文作者:Katherine Howe
譯者:蘇瑩文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0年04月25日



《食夢者的玻璃書》:好多待續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犧牲or成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