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2/05

出埃及~自助遊的行李超沉重


在機場往市區的巴士上我們撿到了從福州隻身遊埃及的陳老師。

 


老師很妙,自助但沒做任何功課,只帶了在地網友的電話、LP和網路列印出的埃及攻略,因為他說事出突然,出門前一天他才確定了機票,所以立馬衝了出來,見我們講中文可溝通且有人做功課有行程規劃,故明智且偷懶地加入了我們的旅行團。
原本美好的第一天計畫是先去車站取sleeping train的車票,並寄放行李,然後請輕輕鬆鬆地去逛埃博,下午有空還可以去看一下清真寺,傍晚去卡利利市集的百年咖啡廳晚餐抽水煙,最後回車站取行李搭夜車南下。

 









如果這麼順遂就少了些自助遊的不確定與樂趣,一下巴士,我們就遇上了此行第一位好心埃及人,在拉美西斯車站上班的先生,在他熱心帶引下我們來到宛如轟炸過的阿美西斯車站,車站正在整修,所以簡直像炮彈在此落下般的一團混亂,路況超級差,還拖著行李實在很想昏倒,sleeping train office也移了位置,還好有好心先生帶我們找到臨時辦公室,否則一片瘡痍的車站真的是很令人傻眼呀。

 












上班時間還沒到,所以我們就在月台邊閒晃,非常非常伊斯蘭風情,但是自行爬上火車的感覺又很印度。
辦公室開門後我們順利取到了票,老師也買好當晚和我們一起南下阿斯旺的車票,所以sleeping train沒那麼難買那麼緊張呀,而且12月算是埃及的旅遊旺季ㄟ。但是轟炸過後的車站沒有行李寄放服務,所以我們得拎著行李走一整天(倒~)。

 









很節省地坐地鐵去埃博,而且據說埃博可以寄放行李,但是拉著行李下地鐵,又拉著它走在博物館外坑疤凹凸的街面來來回回3-4趟(找不到行李入口處),實在是很崩潰,而且一早下了飛機後就沒吃沒喝,其實肚子餓得要命口也渴斃了,後來碰到好心人二號:會中文的夢露小姐,他很認真熱情地陪我們去和入口警衛溝通詢問,大件行李入口處,他也在烈日下陪我們繞了大半圈埃博外圍找另一處入口,出門前看到的訊息都是埃及人多狡詐,觀光客要多提防要小心,但是目前碰到的兩位埃及人都很熱心友善呀,所以這種東西真的是要自己去感受,別人真的是說不準滴。

 








10 點進埃博,怕大家走散約了14:30集合,但是又餓又渴頭又痛,對於千年的歷史、歷代的文化、壯麗的藝術…根本都無心欣賞,生理的不適壓倒性勝利於靈性想要有的充實,看完圖坦卡門後逛到18王朝,因為娜芙蒂蒂之故有勉強打起精神,看了很多阿肯那頓和娜芙蒂蒂和樂融融的家居生活景像。最後對於歷史藝術的熱情完全被肚餓口渴頭很痛打敗,一心想著快到集合時間可以去覓食,最後提前1小時出了埃博,買了10埃一瓶的天價礦泉水(正常小瓶1.5-2埃不等),在埃博前的院子消磨了一小時,和當地觀光客照像、拍一些尚未拆封完全的雕像和喵。

 












為了抓緊時間逛清真寺,最後還是沒有吃飯,想晚上去Fishawi’s Coffee 再吃就行程安排上來說比較方便,因為還要考量拖行李這件事(倒~),逛了蘇丹哈山清真寺Mosque of Sultan Hassan,外觀很有氣勢,高聳巨大的牆面,像城牆不像與民眾信仰接近的心靈歸棲所在,裡面還設有宗教學院,隔壁另有一間長得挺像的據說是仿製品的瑞法清真寺Mosque of ar-Rifai。

 






在百年老店Fishawi’s抽了水煙喝了甜滋滋的石榴汁後,因為太想睡而在路邊陷入昏睡,上了sleeping train不確實的整頓後就和著一身的風沙迅速睡著,非常好睡的強項,不出門趴趴走真是太浪費了說呀XDD。

 

------------------- 一個月飛逝 的分隔線-------------------------
 
以上是去年12月初整理未完的紀錄,這個月來埃及和埃博都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巨大變化,三十年來的新仇舊恨在突尼西亞傳來的改革聲浪中爆發,博物館和圖坦卡門也在暴動中受波及,幾千年的歷史驕傲與資產也敵不過三十年來被壓迫與剝削的憤恨。
 
上周收到後來旅途中碰到的淑珍來信,他原本預計從埃及始末要在阿拉伯世界遊蕩60天,埃及-約旦-敘利亞-埃及-台北,好家在到了紅海邊邊生病+思鄉還提前返台,避開了中東骨牌效應似的動盪。
 
阿拉伯世界似乎和我們傳統封建年代一樣是非常重視關係與背景的,要有發展除了本身條件外更重要的是有沒有認識誰,所以資源和權力就把持在彼此有關聯的核心族群中,為了擠進權力核心其間的不光明磊落可想而知。在旅途中少數接觸到的權力結構就是警察,滿街的觀光警察看起來都悠悠哉哉300%的人力過剩,而且還跟觀光客要小費,他們是代表國家公權力ㄟ,驕傲的法老要是知道他的子民變成這樣貪腐應該會昏倒吧。


出埃及~去路←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