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26

世界遺忘台灣 vs. 台灣遺忘世界

對於嚴重忽視國際化這個問題,我的憂心向來沒有隱藏...在廿一世紀,誰都無法遺忘世界;為著自己的未來我們必須融入世界,為著台灣的未來更應如此。


    新春大家都有新希望,我也一樣。去年底有事途經香港,一位學界友人引述他國際媒體朋友的話說:台灣是一個快被世界遺忘的地方。這句話非常震撼;不論喜不喜歡,它多少呈現了台灣如今的處境。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台灣也是一個快要遺忘了世界的地方,而這毋寧是更令人擔憂的。     近年來,亞太地區的區域經貿合作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按照東南亞國協 (簡稱東協) 的規畫。東協原始六國 (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印尼、泰國、汶萊) 將在今年實現自由貿易區,其他四國 (越南、寮國、柬埔寨、緬甸) 亦將在五年後加入。東協加三 (中國大陸、日本及南韓) 之中,韓國已於去年九月與東協簽訂自由貿易協定,而中國大陸預計在二○一○年以前與東協六國、二○一五年前與東協十國建立自由貿易區。中國大陸更於二○○四年即先行減免對東協進口產品的關稅,使得一個總人口達十七億,貿易總額超過一點二兆美元的龐大自由貿易區隱隱在望。     日本當然不落人後,日本與東協早在二○○三年十二月的「東京宣言」中已經揭出雙方合作的方向。除此之外,其他亞太各國之間已經簽訂或正在洽商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或其他經貿合作協定更是不勝枚舉。二○○五年十二月,以東協加六 (中,日,韓,澳洲,紐西蘭,印度) 為基礎的東亞高峰會在吉隆坡召開,正式宣告了亞洲的未來。即使各國歧見猶多,但整合的方向已經確立。     經貿合作之外,亞洲地區也已展開密切的金融合作。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馬來西亞首倡建立亞元,亞洲發展銀行於是嘗試編制「亞洲貨幣單位」,設計為具有指數型功能的匯率指標。兩千年五月,東協加三的財政部長會議中達成「清邁協議」,設立雙邊貨幣互換機制,嘗試藉由外匯儲備的相互融通以減低外來衝擊的影響,防止通貨危機再次發生。截至二○○五年底,這些國家間已有十七個雙邊貨幣互換協定,總金額超過五百億美元。此外,東協加三亦於二○○三年八月簽署「亞洲債券市場協定」,以共同推動債券標準的建立與區域債券市場的形成。     很不幸的,在前述各種國際活動中,台灣無役與之;規畫中的亞洲貨幣單位,新台幣亦無一席之地。當各國摩拳擦掌的準備重劃亞洲經濟地圖之際,台灣卻已經被推擠到角落。不必說世界,亞洲就已經遺忘了台灣。     於是有人會氣憤地指控:都是中國大陸的打壓。可是當台灣也開始遺忘世界,我們又該責怪誰? 十多年來,台灣始終陷在無休止的政治紛擾之間。二○○四年充滿爭議的總統大選後,藍綠雙方的政治人物更是積不相能,極盡惡鬥之能事。在多年無休止的對抗下,政策辯論早已失去空間,而所有與國際政經有關的議題更自媒體中全面退位。於是我們不再知道,也不再關心世界上的其他事情;這些事情有些遙遠,有些切身,只是我們都已渾然不覺。     我曾經試著問學生美國國務卿,俄國總統,英國首相,法國總統與德國總理的名字,五個名字中只要答對三個即為及格,結果及格者十不得一。如果改問日本首相,韓國統領,馬來西亞首相,新加坡總理與越南總理的名字,能及格者恐怕就百不得一了。所以多數人或許對名門的婚禮瞭如指掌,也樂於研究大老闆與明星之間撲朔迷離的關係,但是朝核談判,印巴衝突,伊拉克近況,以及國際經貿關係的變化,這些事情「於我何有哉」?     然而政府是否就比較瞭解國際環境?行政院最近推出「大投資,大溫暖」計畫,其中「金融市場套案」的一個旗艦計畫是「發展國際債券市場」。我國債券市場規模一向不大。根據世界交易所聯合組織的資料,台灣證交所去年債券交易金額較前年衰退百分之八十,僅約三百萬美元,為新加坡交易所 (九十三億美元)的三千一百分之一,上海 (二百三十億美元)的七千六百分之一, 韓國 (三千億美元) 的十萬分之一;而在台灣證交所掛牌的債券數目與所募集的資本金額亦與其他交易所相去遠甚。這樣的市場規模居然可以一躍而為國際,我們恐怕並不知道國際 (或亞洲) 債券市場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     「大投資,大溫暖」是一個規畫台灣未來九年的長期發展計畫,其中與國際最密切相關的正是「金融市場套案」。但此一套案也是計畫中經費最少的一案,未來三年的推動經費不過約一億元,還不到總經費的萬分之一。經費多寡之間,顯示了政策上輕重有別。而套案中的計畫全屬延續型,竟無任何新興計畫,更顯示此一套案只是「陪榜」。這些多少反映了政府對國際的重視程度。(另一個有趣的事實是,這個大計畫的目標本身自相矛盾。目標之一是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百分之五,但只要簡單算術就知道,這個成長率絕對無法使我們在二○一五年達到另一目標:平均每人GDP三萬美元。)世界遺忘台灣與台灣遺忘世界,兩者其實相互關聯。當世界忽視台灣,我們對這個世界就越來越覺得陌生,於是選擇逃避。中國大陸的打壓固然是造成世界遺忘台灣的主因,但我們是否坦然面對過問題的癥結,然後尋求解決的方式?若我們自己都不曾窮盡一切努力去扭轉趨勢,世界自然會繼續遺忘台灣,台灣也將「日蹙國百里」,最終退縮到無人聞問的角落。     我們耽於內鬥久矣,因此看不見世界各地政經勢力的消長與它們之間的合縱連橫,也看不清自己地位的變化。世界或許忽視了台灣,然而台灣不能沒有世界。所以我們不能再自甘鎖國,而必須更務實的面對海峽兩岸的關係,與亞洲各國的關係,乃至與世界其他地區的關係。在追求台灣總利益最大的目標之下,唯有放下虛妄的意識型態包袱,知所取捨,台灣才可能有更寬廣的未來。     讓台灣能夠重新迎向世界,讓世界不致遺忘台灣。丁亥年的新春,我和大家一樣都有新的希望。 資料來源:管中閔,「世界遺忘台灣,台灣遺忘世界」,中國時報,2007.02.26。



OPEC←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廣告的媒體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