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28

Never Give Up.




這幾年在大陸生活,有很多小故事,一直沒有寫出來。

今天先說一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當我在超市排隊結帳時,當下一位就輪到我時,有個人突然從我後面插到前面,跟收銀員說她有零錢,讓她先結吧而收銀員也很自然地就把他手上的商品接了過去。愣了兩秒的我,馬上對收銀員說,我是在她前面的,她應該排在我之後吧。收銀員看了我一下,沒說什麼,繼續手上的動作;我繼續說,小姐,你應該先結我的。收銀員不理我,繼續幫她打包,找錢;完全把我當成空氣。

於是我要求她給我一個解釋。她低聲咕儂地說了一句不知什麼話;我告訴她,大家都在排隊,你是超市收銀員,為什麼還這麼不遵守規則?她眼睜睜地看著我,什麼也不說。只問我了一句:你現在要不要結?

火大了。我再次重複請他給我一個解釋,為什麼她要讓不守規矩的人先結帳?一樣地只看著我而沒有回答。

我要求超市經理出來。

慢吞吞地,來了一位中年婦人。聽了我的說明後,只問我,那我現在要怎樣?我跟她說,我是客人,只要求一個合理的對待,我希望那收銀員跟我道歉。就一句道歉。

收銀員看著我,什麼也不說。中年婦女經理叫我們到旁邊去。走到一邊的我,依然只要求一聲道歉。那收銀員女孩也很倔,瞪著我,不說就是不說。

我的音量愈來愈大,言語中滿是憤怒。記得自己只不斷地說,你們怎麼這樣對待客人?守規矩的就永遠要等,會爭先恐後的就讓她先;你們口口聲聲說要文明,可是卻一點都不尊重客人。

我那失控的音量,想必應該把全超市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吧。有個客人開口說話了。一個濃厚的台灣口音,中年男子。他說:小姐,我來這裡好幾年了,他們就一直是這樣子,你也別希望他們會改變;如果你沒辦法接受這裡的生活方式,那你就不要在這裡,何必把自己氣成這樣。

我完全無語。因為他說的,雖不中聽,但很中肯。

其實這些故事,天天都發生在大陸,聽多了一點也不稀奇。從搭計程車,地鐵,走路,騎腳踏車,上餐廳,買東西,工作……生活中大小事,每一個來中國生活的外國人,即使是來自華人國家的中華民族同胞,也對於這些所謂“文化衝擊”或是“生活不同處”,有著相同的心情。大家或多少也都有失控的狀態過。只是有人過了不久就會調整心態,漸漸適應當地,甚至入境隨俗,學會搶計程車,在餐館大聲吆喝服務員;有人無法適應,立刻就離開這地方;有人嘗試著努力適應,但仍然生活在掙扎之中。

現在的我們,就是屬於最後面這一群人。

在《沒有靈魂的地方》裡傻丫頭說“既然選擇生活在這裡,這裡也應該有我想要的東西吧”。

是的。這裡當然有我想要的東西。只是,那個東西,我愈來愈看不見了。

1997年起,我有時和幾個同伴,大部分一個人,就斷斷續續在大陸四處遊走。

我走過四川,湖南,湖北,青海,甘肅,西藏,新疆,陜西,雲南,河南,河北,廣西,廣東,黑龍江,吉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江西….,最後,落腳到上海。

旅行的一路上,住的都是小旅店,民宿;吃的也是小餐館,路邊攤;坐的是公共巴士或小私巴和夜行火車;一路上和中國同胞閑聊,交換意見或只是觀察。就跟世界上每個地方一樣,這塊神州大陸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有的人,讓你小心提防;有的人,讓你直覺信任;有的人,讓你氣憤不已,有的人,讓你溫暖感動;不管如何,這12年來在大陸遊走的經驗與感想,讓我看到很多値得敬佩的生命,他們一備子只求溫飽,完全不管世界的變化;也有人汲汲營營,就想跟上開放的腳步,讓自己過著跟城市一樣富裕的生活。綜合一個結論,這裡就跟世界上所有民族都是一樣的,大家祈求的都是一個溫飽,富足平安的生活。什麼共產主義三民主義資本主義,通通和他們無關;這些善良單純的市井小民,要的只是可以改善生活的好主意。

天性中的愛流浪,讓我後來選擇在工作上,比台灣能享受更大挑戰樂趣的全新市場。於是我來到了上海,開始了工作與生活的全新體驗。

那時單身,自由,所以經常在放假時加入本地的野營團隊,有時和一些野營俱樂部去送鄉下地方送物資或捐款,有時只是純粹去野營,攝影,登山,遊玩;當時很多台灣同胞聽了,覺得我很膽大,怎敢一個人加入當地同胞的活動。

我倒從沒想過安危問題。我只覺得在這裡生活,當然要融入當地,試著以他們的眼光來看待這社會;再說自己一個人背著背包跑過那麼多地方也都沒事,和這些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在一起,會更糟嗎?幾次相處後,更加確定雖然中國的年輕人跟我們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與思考方式,可是,對於“人性”的反應,卻都是一樣的。一樣看到貧窮的小孩會想資助他們上學,一樣看到老奶奶跌倒,會伸手去扶一把。這些中國年輕人和世界上所有年輕人都是一樣的。唯一不同可能只有一點,絕不要和他們聊到政治,或是兩岸關係,否則場面可能會變得很尷尬。

而當時和同事之間,更必須朝夕相處。工作上不同的想法與態度,的確讓人很頭疼;不過在我們這一行業,他們正起步;我們這些外來老賊的功能,就是在傳授他們,讓他們對這個行業有正確認知與良好心態。幾年努力下來,雖然挫折很多,但還是有幾個人,是可以從上班時間到下班時間,都閑混在一起的。不過,若不小心跟他們聊到政治,難免還是有場口水戰。

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地雷,即使在台灣,夫妻或朋友之間,因為政黨立場不同,說到火了也是會打起來的。世界上不是只有政治一件事。所以,知道了這是和他們交流的禁區,就彼此都別踩進去,倒也和平相處無事。

而對於完全不同的生活習慣,其實單身時行動快速,選擇遁逃的地方多,對於生活的彈性大,即使很多看了不順眼或不習慣的行為,也是掉個頭就可以假裝沒看見,迅速遺忘。更重要的是,剛開始到大陸來的我,的確看到了很多美好的事情。譬如工作上的發展空間,這塊市場的巨大潛能,毫無章法的新挑戰,遍地的創業機會,當然,還有很多新鮮的生活體驗。譬如去布市場挑布訂做衣裳,去學習畫畫音樂,去里弄間閒逛拍照,去鄰近水鄕名勝區遊玩…..這些,都是非常新鮮有趣的體驗。

所以,即使到現在,如果有人問我來大陸發展好不好?我都會回答他們,如果你是向前衝,往錢看,不怕挫折和挑戰,喜歡體驗新鮮事物,也不是非常在乎生活品質和人際素養的話,這裡是個機會和樂趣都無窮的地方。

而當時在大陸已經生活兩年多的我,依然也是那樣想,所以隔年生完小孩後,當要再度復出職場時,一來考慮到只有這個地方可以同時包容一個台灣人和一個紐西蘭人在這裡發揮專長,二來也因為當時對這裡還有美好的印象,所以又再度滿懷著希望回到上海。

只是過了沒多久,我發現我看世界的角度變了。

有了小孩後,才發現很多地方,都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

當我看到小熊在模仿街上吐痰的人時,我要花很多唇舌告訴他為什麼不可以學他們;當我在公園警衛的吆喝下,把正走進綠草地上的小熊拉出來時,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明為什麼草地不可以踩;當我在和出租車司機爭論行走的路線和誠信問題時,我很難跟小熊解釋為什麼我講話突然那麼大聲和粗魯;當我在餐廳裡看到小熊大聲無理地學著隔壁桌的人大聲叫著“服務員你過來!”的時候,我要很技巧且尷尬地壓低聲音跟小熊說這樣是不禮貌的;當帶著他出去時,路上的人一人一手地伸出來猛捏小熊臉時,我盡量壓抑怒氣請他們別碰,還要花腦筋想跟小熊說明什麼叫尊重與隱私。當我面對橫衝直撞,不遵守交通規則的車輛時,我要想很久才能讓小熊再次明瞭媽媽說的紅燈停綠燈行是真的嗎?當看到迎面而來的人吃完零食後大辣辣地就把垃圾往地上一丟,我必須立刻彎下腰跟全程目睹的小熊說那是不對的…。

我發現,以往所謂的“文化衝擊的樂趣”,有了小孩後,全變了。
 
是的,這個國度的靈魂一直沒有變,變的是我自己看待他們的角度與眼光。

當發現自己對這地方有愈來愈強的負面觀感時,我經常對我們自己說,生命無常,要是不喜歡這個地方,就請離開;生命太短暫,不要讓自己不開心,更無權批判這個不是自己國家的地方。
 
我很努力地嘗試,遇到挫折時就拿出經常可以平靜我心的The Art of Happiness一書,來培養自己的慈悲心和包容心,訓練自己更寬宏的心態和平靜的心境。即使知道我們永遠不可能融入這裡,也不可能在這裡尋找到屬於我們生命的光芒,但依然希望在和這塊土地相處的緣分裡,最終還是可以有個美好的回憶。

一直到去年懷了第二胎,在上海發生了更多荒謬的故事,我更加懷疑自己一直以來的掙扎是否值得?我也不斷思考,當年把自己吸引來這地方的魅力,當年讓自己義無反顧要過來看看的動力,真的就因為有了小孩後,全都消失了?

就在思考的時候,爆發了西藏事件。

西藏事件爆發的時候,我們人在紐西蘭。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終於”

分別在不同年份去過西藏,分別都為那裡的人事物感到震驚的我和馬克,從那一天起每天都密切關注這事件。可是,我們沒法知道最新情勢。即使可以突破網路封鎖上到國外網站,也是一片靜寂,因為,沒有人進得去西藏,沒有中立的記者可以進去那裡告訴我們真相。

台灣報導的西藏新聞,我也僅只參考;因為,兩方對立,誰說的都是屁。中國的新聞,我更不敢看,寫的都是我從沒聽過,完全不一樣的“西藏暴民”和“達賴集團”。除了生氣與傷心,我不會得到更多的資訊。於是,我只能在有限的其他網上,默默尋找最新的報導。

為什麼這麼關心西藏的事情?我不知道,或許是因為12年前帶著無知的心情去旅遊西藏,卻看到那裡的人民與狀況,知道北京政府不準西藏人民擁有他們政教合一的領導者達賴喇嘛的照片;廟宇中也有許多所謂的假僧人,在監視著西藏人民的行為;聽聞了許多漢人文化入侵,西藏文化漸滅的事實,得到的衝擊太大。或許是因為看到四川書店中,是怎樣描述著一個和我聽過有關這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全都不一樣的妖虐達賴喇嘛的書籍,感到不可思議的捏造力量。或許看到那裡的藏人,不敢大聲討論有關達賴的事情,或許看到同團的旅伴裡,有人偷偷送他們達賴的照片,而受到他們感動地跪地一拜收下……。

因為受到的衝擊很大,所以西藏旅遊回來後,我大量蒐集有關這個地方的歷史,大量閱讀有關達賴與班禪與中國的故事;了解之後,震撼之餘,次年,我去了達蘭沙拉,想親自看看所謂流亡政府和流亡人民的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

在達蘭沙拉的兩個月,我感受到一個流亡國家與人民無奈卻樂觀的心境,看到他們為回去那個朝思暮想的國土與家人,而忍受的孤獨流亡歲月;更在達賴喇嘛充滿積極與溫柔的言論思想中,看到人性的智慧與慈悲。在那裡,我深深為那片國土上受到壓制與受難的靈魂難過,卻不知能為他們做什麼。


後來這些年,看著西藏逐漸被漢化,看著西藏隨著荒謬的青藏鐵路開通,愈來愈只變成一個新潮的旅遊消費市場,那些原本屬於西藏,有關靈性修行的,宗教文化的,全都不被重視,慢慢地,那地方只變成一個只有形式與空殼的旅遊勝地。

所以當看到事件爆發的時候,我說“終於”,是因為,我看到的中國對待西藏的方式,美其名是為它帶來現代舒適生活,其實是在進行一場慢性文化毀滅。

不可否認的,中國在某些地方,的確為西藏帶來現代化的舒適生活,譬如醫療,交通和衛生設備,的確現代化不少
,為藏人的生活條件提高很多。那裡也有許多早期移民過去的四川青海處的漢人,和當地藏人相處地很融洽。可是除此之外,西藏人民最重視的追隨宗教領袖的自由,卻完全不給允許。西藏文化在中國當局所謂的自治下,只見到皮毛的保留,真正的文化真髓,卻逐漸在消失。更多的現象變化,是大量的漢人入住。在首都拉薩,到處都是漢字和漢人經營的商店,請吉普車師傅帶你晚上去逛一圈,你會看到由漢人經營的色情和賭博商店,連排進駐。某種形式上,中國正以物質上的享受形式,慢慢荼毒藏人青少年的傳統意識。更駭人聽聞的,在鄉村地方,有藏族婦人再度懷孕,就直接不下麻藥,直接強行將其墮胎。就是為了減少藏人的人口量。

當然,這些事情,很多都只是聽說;或許你們也可以說,根本就是道聽塗說!

我接受這樣的指責,因為,我不住在西藏;就像目前起來抗議反擊全世界都支持西藏人民的中國同胞,他們也不住在西藏,他們的新聞管道,也永遠只有一個,他們根本不知道那片土地上到底發生什麼事!

令人哀傷的是,他們被教導的歷史只有一種,所以他們相信國家告訴他們的西藏歷史;他們與全世界的人民對抗,只因為他們認為這都因為是大國又將崛起,西方世界再度八國聯軍來抵制;他們無法聽到他們眼中的西方敵人如何呼籲他們英明的領導人,希望和他們眼中的惡魔集團首領展開對話,以期停止帶來更多的傷害。

很多人很理性
,他們說這不是中國人民的錯,是政府在操縱所有的事情。很顯然是這樣的。只是我還是不懂,當你感到了全世界都和你說出不一樣的聲音,全世界似乎都在反對你們的時候,為什麼不能先靜下來,試著聽聽不同的聲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在新聞不自由,真相沒法得的地方就罷了,在資訊自由的海外中國人,卻依然有著相同的反應?這到底是要說中國政府實在太厲害了?留學生留到國外依然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或是能出國留學的有錢中國人大部分都和政府關係好?或者中國人真的是太愛國了?

每個人,都應該愛他的國家。台灣,我的國家,雖然那裡也不是我理想中的天堂,政治社會問題一大堆;紐西蘭,大家以為的生活天堂,在他們國人的眼裡也有許多的稅收和經濟問題。可是,我們還是愛我們的國家。就像中國同胞愛中國一樣,都是非常自然且人性的事情。

可是,當所謂“人性”的光亮,全都被民族主義的激情給矇蓋的時候,同樣是人類的我們,可以靠之溝通的那個點,就突然蕩然無存了。

中國是不是該讓西藏獨立,或者說,把西藏還給他們自己;那是他們國家領導人,達賴喇嘛的決定;我們無權介入,更不能把他們的問題拿來和台灣獨立與否的問題相比;因為看看西藏的歷史和人民文化風俗語言種族,他們和漢人完全不相同。

有人說,雲南蒙古朝鮮,這些少數民族現在不也是屬於中國人嗎?為何藏人因為語言風俗文化不同就不算?以我有限的知識,我只可以說,當漢人收服那些蠻夷之地時,是在哪個朝代發生的事情?那時的世界,中西方都一樣的不文明,一切都靠打打殺殺闢下的疆土。只要當時打輸了,所謂蠻夷之地的首領願意投降,跟隨漢人給予的人性統治,並不再有機會收復國土的話,數百年甚至數千年後,就會慢慢為“槍桿子出政權”“拳頭才是硬道理”,定下一些歷史的應証。

問題是,西藏至今的情勢演變,似乎是因為被鎮壓的蠻夷番邦,他們沒有感受到新主子的善待,他們沒有受到新主子的誠意統治,所以,每年有許多出走的藏人,寧可冒著凍死餓死摔死或被槍斃在西馬拉雅山的邊界處,也要奮力一博,走向自由的流亡新故鄉;為什麼會這樣?大家知道帶兵要帶心,民主國家可以用選票去換一個讓自己的心感到舒服可信的領導人,可是西藏同胞並不行。如果中國政府信守當初的諾言,努力為西藏保留屬於它們的獨特文化;如果中國政府,願意敞開心胸和西藏人民最敬仰的領導人達賴喇嘛好好展開對談,共同擬定一個解決方法,不再視他為最大的威脅,事情,是否就不須演變到今天,平凡的藏人漢人無辜死傷,彼此仇恨更加深化;一場歡欣鼓舞的奧運,變成全球醜聞的局面?!

大家都是世界公民;看電影的時候,我們會為烏干達,盧旺達的暴政而痛心,為南非的歷史而感動,為緬甸的軍權統治而哀傷;因為,我們有著相同的“人性
”。這也是我覺得,當年可以和中國年輕人良好相處,那是因為我們有著希望生命是“離苦得樂”的人之良善本性。

《沒有靈魂的地方》放上來後,有人說我太驕傲,只把手指向別人。我承認,對於我眼前所聽所聞的事件反應,我是呈現一股過傲的氣。為什麼會這樣?當然,首先是自己修養與智慧都不夠,所以我生氣,傷心時,我的言語文字,完全暴露了我每一刻真實的情緒。因為,我真的不懂這些年輕人,為什麼明明擁有高度智慧,想要突破網路封鎖查明真相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聰慧的他們,明明有能力去影響自己的國家,但卻依然選擇完全相信,願意被國家給操縱?

原本寫那篇文章只想抒發自己的心情,但我發現,當看著聽著身邊每一個人,都在複誦著政府所散播的他們所謂關於西藏與達賴的“事實”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獨善其身充耳不聞,假裝心胸寬大慈悲唯懷,等著時間讓他們漸漸醒來。如果等到他們醒來,那西藏人民還要再陷多久深淵,還要再犧牲多少生命?漢人和藏人,中國人和其他國家的人,還要再有多久的對立?如果說我用文字傷害了某些人的感覺,那比起用武力傷害了更多人的感覺與性命的暴行,哪個更值得我們去花時間努力?

所以,我不願等,不願再像以前看到許多不平等事情,只會和朋友在私底下謾罵,說這都是中國政府洗腦工作太厲害,從小就教育每個人都是愛國第一,這些同胞也很無奈很可憐,然後吃喝一頓後又忙於自己的生活,然後下次看見荒謬的事情,又開始繼續謾罵,然後讓事情不斷循環。我的修養根本不夠,我沒有那麼大的胸懷願意再等,在我覺得可以趁現在做一點我可以做的事情的時候,在現在全球的人民都為西藏最後一次的基本人權做努力的時候,我也想以世界公民的身分,以充分享受人權自由,言論自由的身分,為他們做點事。

我當然也知道,自己這些小小的文字發揮不了多少作用,或許根本無人問津;但現在的我們無法上街去抗議,去用具體行動支持西藏,所以,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文字力量(如果這還能有一點點所謂力量的話),我只想讓更多人知道,尤其是更多中國同胞知道,你們的國家要當一個受人尊敬,以德服人的泱泱大國;還是要當一個蠻橫無理,依然活在用武力解決一切事情的大霸國?你們的國家要當一個舉著聖火處處受歡迎的人權大國,還是要當一個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暴力惡國?你們願意看到一個心胸寬大,誠意與你們所謂妖魔集團的領導人對談,讓你們能聽到真相,讓藏人在你們祖國的憲法下可以完全自治的領導人?還是願意看到一個處處打壓自己創造的敵人,完全拒絕與之溝通的領導人?


國家要改變,人民絕對是力量。
一兩個有志之士發出良心言論,馬上會被關;如果是一群人,一大群人,尤其是年輕人,用理性,誠懇,平和的聲音,呼喚你們的領導人,拿出所謂大國風範,展開與你們所謂妖魔領導者對談,或許,你們就可以看到更多真相。也或許,你們就將是扭轉國際間對你們看法的中國新生代。

我知道,又有人在笑我太天真,是不是要你們重蹈當年的天安門事件?我不認為。我雖然有時太天真,太自以為是,可是對於世界上的“人性”,我還是很正面,很樂觀。我相信,只要試著讓你們---這群擁有高智商高智慧的中國年輕人聽到些許真相,哪怕是億萬分之一裡,冒出一顆種子,那也足夠。

以下,是事件發生後達賴發表的某些言論,大部分我沒有在中國的媒體上看過,即使有看過,也會同時看到了中國媒體是如何在旁邊加以註解,用對立的看法來詮釋。

如果大家願意用一顆開放平靜的心來聽說話的人,我相信,聽到的,都將是最純淨謙卑的請願。


“西藏不是要求獨立,西藏是要求自治,而且是在中國憲法完全的自治,西藏希望的是保留他們一脈相承的古老傳統與文化。”

◎“全世界都知道達賴並未尋求獨立或分離。我想重申,如果西藏的暴亂失控,辭職是我唯一的選擇。如果西藏大多數人民訴諸暴力,我會辭職。”
◎ “令我難過的是,許多漢人,那些無辜的漢人,他們別無評估情勢的方法,只能聽信政府的消息,結果對我感到憤怒,這令我十分難過。

達賴喇嘛呼籲境內外藏人堅持實踐和平非暴力精神。這是一篇很長的文章,請自行連結。http://chinese.dalailama.com/news.90.htm


◎最後這篇,請每一個人有時間都能好好轉載。它誠實簡短地敘述了西藏和中國關係的始末,以及這事件發生時達賴的立場。

《十四世達賴喇嘛對全球華人的呼籲》
今天我首先向全球華人同胞,尤其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所有漢藏同胞們,表示真誠、友好的問候!同時,針對近期在西藏發生的事件,以及相關的漢藏民族關係等問題發表我的想法,並以我個人的身份對大家做出一些呼籲﹕

這次在西藏發生的不幸事件造成許多人員的死亡是極其不幸的,得知其中有少數漢人也喪生。為此,我感到萬分的同情和悲傷。在這裏,我要向所有的死難者及其家屬表示沉痛的哀悼和慰問。同時也為死難者的亡靈進行做法祈禱。

這次事件不僅表明了西藏境內的緊張局勢,同時也表明了通過和談尋求實現和解的緊迫性。為了扭轉目前這一情勢繼續惡化的局勢,我已向中國領導人表達了為實現和平與穩定而共同配合的意願。

在這裏,我向漢族同胞們保證,我絕對沒有分裂西藏或者是在漢藏民族間製造矛盾的圖謀,相反地,我時常為尋求西藏問題在漢藏民族長久互利的基礎獲得解決而進行努力。正如我多次闡明的那樣,我關注的是西藏民族獨特的文化、語言文字以及民族特性,並使之得以延續與保護的問題。做為一個如法守戒的佛教比丘,我保證,我的願望是真誠的,我的動機是誠懇的!

今天我要呼籲中國領導人,重新審視你們對我的評價,實事求是地解決存在的問題,並希望能夠運用智慧與藏人展開有實質意義的和談。為了促使國內實現穩定與和諧,避免在民族之間製造矛盾。中國官方媒體在報道這次事件時,採用編造和歪曲事實真相的宣傳方式,其可能引發的難於預測的後果,乃至給未來的民族沖突埋下禍根等現象。對此,我感到萬分的焦慮。

例如,為了在我和漢族同胞之間製造矛盾,中國政府不顧我一直支持北京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事實,居然宣稱我在破壞北京舉辦奧運會。然而,有部分漢族有識之士和學者對中國領導人的行為,以及由此可能導致未來民族關係難於逆轉的惡果等現象表現出極大的關注,這令人鼓舞。

藏漢兩個民族自古以來毗鄰而居,在兩千多年的歷史歲月中,我們之間曾有過聯姻的親密,也有過戰爭的硝煙。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的時間早於西藏,因此,漢族被藏人視為兄長而受尊敬,在海外,與我有過接觸的漢人,包括從大陸來的朝聖者大都瞭解這一點。這一切鼓舞著我,並使我相信這將有助於藏漢人民的相互理解和信任。

在二十世紀,整個世界發生了一系列的巨變,西藏也未能例外。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人民解放軍就進入西藏,最終於 1951年 5月簽訂了“十七條協議”,尤其是我在 1954年、 55年間參加全國人大會議期間,認識了以毛主席為首的大多數中央領導人並成為朋友。特別是在很多問題上得到毛主席的許多教導。並就西藏的未來得到他本人的許多承諾。由於受到這些承諾的鼓舞,加上受當時大部分中國革命領導人的決心和激情的影響,我滿懷期望和信心地返回了西藏。一些藏族的共產黨領導人也抱有相同的期望。返回拉薩後,我竭盡全力地為雪域西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庭中實現名副其實的民族區域自治而進行了努力,我堅信這是實現藏漢兩個民族長遠共同利益的最好途徑。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大約從 1956年起,西藏局勢開始動蕩不安。到 1959年 3月 10日拉薩發生和平起義,我本人也被迫流亡他國。在以後的歲月裏,誠如前世班禪喇嘛于 1989年1月份的講話中指出的那樣:“在西藏雖然有許多建設和發展,但同時也遭受巨大的破壞和鎮壓”;從根本而言,西藏人民處於慌懼不安之中,中國政府對藏人處在疑懼與提防的狀態中。

即使如此,我在1960年寫的祈詞中祈禱:“願愚頑群體能識取捨,共具慈愛友好之福澤”。其中我並沒有將剛剛殘酷無情地鎮壓了西藏人民的中國政府視為敵人,而是祈禱能夠化敵為友,友好相處。現在,這篇祈禱詞已經成為在校學生為主的藏人每天必誦的功課。

1974年,我與噶廈,議會的正,副議長經過深入思考和討論之後,決定尋求一個藏漢共同和平發展,而不需要分裂的解決途徑。當時中國還處於文化大革命的動亂中,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也沒有任何聯繫管道,但我們認為,西藏問題遲早要通過和談得到解決,西藏留在中國,至少在經濟發展和現代建設方面可以受惠。因為西藏僅管有著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文明,但經濟建設落後。

西藏高原是亞洲諸大河流的發源地,因此,保護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是至關重要的,我們最焦慮的是如何保護以慈悲為核心之藏傳佛教文化,以及如何保護和延續西藏的語言文字和民族特性等。因此,我們非常真誠地為整個藏民族尋求名副其實的民族區域自治。關於藏族等各民族的這些權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已有明確規定。

1979年,當時的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對我的代表提出:“只要不談獨立,西藏的其他問題都可以協商解決”。由於我們已經對西藏問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範圍內尋求解決有了一個明確地認識,因此,我們已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其後,我的代表們曾多次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有關人員接觸。從2002年恢復接觸以後,至今雖已進行了六輪會談,卻均無實質突破。雖然如此,正如我已多次聲明的那樣,我要再次重申:我對中間道路的立場沒有任何的改變,並願繼續保持接觸和商談。

今年將在北京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是中國人民期待已久的盛會,我從一開始就支持給予中國主辦奧運的機會,現在仍然堅持這一立場。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且具有悠久歷史和燦爛文明的國家。隨著經濟的發展而且在日益凸顯其大國的氣魄,這是值得歡迎的。但與此同時為了贏得國際社會的重視和尊敬,必須要創造出透明、自由、法制、寬容與和諧的社會。例如因為對天安門事件沒有得到合理公正的處理,致使很多漢人遭受痛苦。當前,在一些鄉村,腐敗的地方幹部對成千上萬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平民百姓的依法訴求要麼不予理睬,要麼採取各種強制手段來壓制。我對這一切的感受是基於作為人類的一員,同時作為願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庭一員的。

我認同和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先生提倡的“和諧”政策,但“和諧社會”需要言論自由,法制以及在對個人自由得到保障的基礎才能產生,如果實現這一切,我堅信,包括西藏、新疆和內蒙等許多的重大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雖然內蒙的蒙古族只占內蒙古自治區總人口 2400萬的百分之二十不到。最近,聽胡錦濤先生說西藏的穩定關係到全國的穩定之講話後,我對開啟一個解決西藏問題的新時代充滿了期待。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不論我如何誠心實意地避免漢藏分離而進行努力,有些中國領導人仍繼續對我進行毫無根據的指責和批判。尤其是從今年三月十日以來,為發泄長期積累的怨恨和不滿,在以拉薩為主的西藏三區許多地方爆發了民眾自發的和平抗議示威,而中國政府則竟然馬上就指責是我挑動製造了這些事件。對此,我呼籲組成具有公信力的獨立調查組織,對事件進行徹底的調查,澄清事實,查明真相!

在此我要呼籲全球所有的漢族同胞們,不論你們身處何地,請關心我們兩個民族間存在的問題,盡心盡力地去消除彼此間沒有必要的疑慮和猜忌,為了促成和談,在寬容、理解的基礎上解決西藏問題而做出貢獻。

祈願世界和平安樂!

釋迦比丘 十四世達賴喇嘛 丹增嘉措於西元 2008年 3月 28

大家都知道,中國封鎖了許多網站。很多人聽不到不同的聲音。身在自由國度的我們,如果有能力讓更多人從客觀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是否就有一點點機會,讓中國與西藏,回到百年前的和平相處?讓藏人和漢人,都能對未來的路更清楚?讓仍充滿“人性”的中國年輕人,發揮他們聰慧的力量,用他們自己的方法去影響他們國家的領導人?

回到我這篇文章的起頭小故事。

生活在大陸,像這樣的小故事不勝枚舉。但一直沒有寫出來的原因,是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活在負面能量的心態裡。也不想讓大家因為我個人遇到的事情而對大陸有失之客觀的看法。同時,我也一直在努力,希望可以再度適應。

但是到了今天我有股動力一定要寫,不只是因為有小孩後看這裡的角度全變了,也不只是因為受夠了荒謬的事情。而是因為西藏事件之後我看到的事情不是只有中國的事情,我看到的,是生命對生命,人權對人權的問題。(“人權”是什麼?上網查,就有具體宣言讓你明白,西藏人權遇到什麼問題。“人權”立法,也是經過全球多少人努力才得來的?人類息息相關,沒有人種樹,就沒有人能乘涼)。誠心希望,不管你是中國同胞還是台灣同胞或任何國家民族的人,都能在自己能為沒法保護自己生命的西藏人做些努力的時候,具體地拿出行動,而不是只在那一如以往地冷眼,或只是散發毫無具建設力的悲天憫人情懷而已。
至於何時該離開這個我們認為沒有靈魂的地方,我們早已在安排。不過就像我們不斷告訴自己的,當和這地方的緣分已盡時,好聚好散,不惡言相向,總是最好結果。但是關於這點修養,我承認,火爆的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最後還想說,明知道碰這主題就是會受到一些人的指責或評論,但我還是會繼續寫。只要西藏的事情沒有和平解決的一天,我就會在這裡,用我有限的力量,繼續為他們而努力。因為我相信,有一種力量終會帶我們到我們想去的地方。那股深藏的力量,就是放在我心許久的:Never Give Up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Never give up
Develop the heart
Too much energy in your country
Is spent developing the mind
Instead of the heart
Be compassionate
Not just to your friends
But to everyone
Be compassionate
Work for peace
In your heart and in the world
Work for peace
And I say again
Never give up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around you
Never give up
 
H.H. The XIV Dalai Lama



小美馬麻搬家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回籠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