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13

人母的五夜噙聲


繼第一夜成功的閉眼騙技之後,馬麻一度以為馬小熊,果真是和他爸爸一樣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小子。沒想到,遺傳蕃薯血統的馬小熊,果然比單單奇異果血統精明許多;讓我這五夜的單身人母,只有夜夜與他四眼相望,噙淚入睡。

話說馬克出差的第二夜,放小熊進嬰兒床後,依然如前一夜,瘋狂地哭泣起來。馬麻依照第一夜模式,在旁要他閉眼快睡覺。一切已進入熟悉的模式後,時間眼見又過了十幾分鐘,馬小熊不睡覺就是不睡覺。於是,馬麻故技重施。

沒想到,才一起身說“馬麻要去Peepee….”馬小熊就緊張地大叫“坐下,媽媽坐下!”然後急著要爬起來。

或許,馬克是對的,小孩騙不得….。

狠不下心走出門的我,繼續無奈地騙睡。又躺在床邊裝豬打呼,又翻來覆去地唉唉唉裝作睡得很舒服…偷偷看了好幾眼馬小熊,不睡就是不睡。一直裝著閉眼睛,卻又不時打開來看。

終於,三十分鐘後,馬麻的耐心到了極限。

毅然爬起來,不管他苦苦哀求的“媽媽坐下”叫得多麼楚楚可憐,馬麻還是再試最後一次:我要去洗澡了,你眼睛閉著,馬麻等下就回來了好嗎?

不聽就是不聽。隨著我技倆不奏效而惱羞成怒的離去步伐,小熊的哭聲欲加響亮。

走出房門,走去客廳打開DVD,希望分散小熊哭聲的干擾。眼睛在電視上,心卻在時鐘裡。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天啊,小子已經很久沒有哭得這麼慘,這次,真的是傷心和生氣到了極點。

馬麻還是先投降。滿心不捨走進小熊房裡。

一見到馬麻進來,原本站在嬰兒床上痴痴看著門外的小熊,馬上指著旁邊的大床,要“馬麻坐下”。

就坐下吧。

滿心不捨地拍拍自動乖乖躺下的小熊,一邊看著他,一邊還是跟他說,你眼睛要閉著喔。

這一次,他閉得很輕鬆,一點都沒有皺紋和顫抖。

兩分鐘後,臉頰旁的淚都還沒完全乾,他已經完全熟睡。

心裡萬般不捨卻又壓力很大,看著這個在睡前突然變得這麼黏人的馬小熊,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一個人照顧他。以往都有個常被罵到臭頭的軍師或鐵腕部長在旁可商量,可今晚,面對這樣的轉變,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深夜的電話中和馬克討論起小熊習慣的轉變。

我們猜測,或許小熊知道爸爸不在家,所以把握機會要馬麻寵他;也知道馬麻是最沒原則最不懂堅持的,所以才會這麼倔強到底。

於是,第三晚,又是一樣的狀況。

只是這一晚,面對小熊無止盡的嚎哭,馬麻天性的耐心卻恰好成反比地銳減。

當閉眼睜眼遊戲進行了五分鐘後,馬麻狠狠地起身去洗澡,充耳不聞他的“馬麻坐下”,洗澡去吧。關上浴室門,什麼都聽不到了。

洗完澡衣服還沒穿好,先打開浴室門聽。還有哭泣的殘音。感覺像是哀憐的小熊在那祈求愛的降臨….。

唉,親愛的小熊,馬麻是個沒耐心的人,請原諒。

再過十分鐘,終於陷入完全寂靜。睡著了。

不過,半夜四點的時候,馬麻聽到如同以往偶爾會傳出的夜半熊泣,通常不是尿到衣服濕了就是作惡夢。

馬麻一推進他房間,看見他正坐在嬰兒床裡,一付搞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的神情;但一見到我進來,馬上小手一指,要馬麻坐下。

好好好,馬麻坐。小熊你乖乖閉眼睛睡覺喔。

以為這種半夜醒來的小哭泣,一會就會沉沉睡去。沒想到這小子,又開始完起睜眼閉眼遊戲。

不想再經歷這種午夜惱人的驚哭。於是又認輸。跟小熊說等一下,馬麻拿棉被進來睡。這小子竟然完全聽的懂,一見我起身,也不再說媽媽坐下。直到我抱著棉被和枕頭進來,他還露出開心的一笑。

就這樣,這一夜我就在他房間睡到天亮才溜回房間繼續睡。

第四夜,馬麻完全不進小熊房間去。哭就任他哭吧。一個人照顧小熊,身體不累,心也都先累了。

小熊正在狂哭的時候,馬克打電話來。正好趕上現場連線,感受立體聲響的號哭威力。我在我房裡,和小熊隔著兩個門一道牆的距離,電話那頭的馬克,依然可以聽到那猶如殺豬的哀嚎。

除了抱歉,他也同意小熊這種哭法,完全就是任性。

於是,我們就任由他在那肯定會讓台灣媽媽的鄰居們報警的尖叫嘶吼和抗議哭聲,在那沒人憐愛地不斷哭下去。哭聲停止,掛上電話,看看通話時間,38分鐘。這小子,好長的一口氣。

半夜,又上演了同樣的戲碼。本來不想讓小熊又勝利,養成要馬麻陪睡的壞習慣,但實在沒法和那精力旺盛的小子爭,於是,馬麻又投降了。一見到馬麻抱著棉被進去,小熊就笑開了。然後從四點多到五點多,不知在High什麼勁,不睡就是不睡。馬麻也不理他了,說了一聲眼睛快閉上後,自己就先閉上,昏睡過去了。

今夜,就將是第五夜了。馬克的深夜班機,趕不及我和馬小熊得第一回合對峙。不過沒關係,接下來的無數漫漫長夜,就讓他們父子去面對吧。

這幾夜,讓馬麻一想到夜晚的來臨就害怕。很佩服那些陪睡的媽媽們,無比的愛心和毅力,是我一輩子都做不到的。

不陪小熊睡,不是因爲想訓練他獨立或讓他勇敢些,而是因為我和馬克都需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偶爾的像是生病或旅行時才有的陪睡機會,我們都很珍惜那親密的時刻;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卻沒辦法無止盡地看著小孩不斷地睜眼閉眼偷看你,或是像別人媽媽說的不斷地玩弄我頭髮才入睡。

我承認那是很甜美的親密時刻,也是很快就會消失不見的一段時光;再過一陣子,小孩長大了,要有自己秘密基地了,那時連一步或許都踏不進;尤其是男生,更會和媽媽保持一段莫名其妙的性別距離。所以,眼前當他們需要我們的時候,就多多享受這很快就消逝不再,然後任我再怎麼懷念也不會再回來,無法再感受到的時光。

但是,想起以前說過的一句話:每個小孩都是不同的,每個媽媽也都是不同的。

我想我永遠做不到,那種把時間完全奉獻給小孩的媽媽。

我想,如果沒有了“我自己”,我還會是一個快樂的媽媽嗎。雖然我現在還在掙扎,現在的“我自己”,有多少的快樂是從自己的時空上得來的,又有多少的快樂是從小熊身上得來的?我一直在想,所謂的“我自己”,到底可以,也願意爲小孩改變到多少?

不過,這又是一個不會馬上有答案的問題。

至少,明天過後就會知道,到底馬小熊這幾天的睡覺異相,到底是因為知道爸爸不在家,所以要好好黏黏馬麻撒撒嬌;還是因為沒有爸爸充滿安全感的睡前儀式,所以沒有安全感,才特別需要愛;或是,馬小熊真的長大了,他在告訴我們,他需要另一種新的入睡方式?

這一切,等著過幾天就會知道了。

今晚,我只想好好睡上一覺,天搖地動鬼哭熊嚎大海嘯大地震,暫時都不甘我的事了。我只想好好一覺到天亮。





我這樣做錯了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冬天裡的太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