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26

馬小熊20個月體檢報告 2007.11. 26


最近小熊成長的速度太快了,每天都有新鮮事可以紀錄,可是,馬麻衰老和發懶的速度,也不慢啊 ><”… 。

還是快趁著腦子還清楚,手腳還能動,趕緊簡短記下來,今天帶小熊去打預防針,順便做一般檢查下的成長記錄吧。




體重:13.7公斤
身高:89公分 (小矮子,哈)
頭圍:49公分 (出生時就42公分了,大頭熊)
其他:四肢發達,一切健康。當時擔心的
心臟問題也一切正常。除了一個問題……醫生問我們要不要帶小熊給“小鳥專門醫生”檢查關於“小鳥的問題”。並不是說小熊有問題,而是外國醫生的習慣,都會建議我們在男嬰一週歲左右就可以開始思考這個有關割禮的問題。 


其實關於割禮的問題,早在小熊剛出生時,馬麻就想過。(奇怪,我幹麻這麼擔心這個自己沒有的問題啊 ><”)或許正是因為自己完全無知,所以才更想知道到底要怎麼處理。

那時,馬克在我藉著產後憂鬱的裝瘋淫威下,終於被迫去問了紐西蘭的醫生這個問題,而那時,醫生說一切順其自然,有問題再說就好。於是,時間這麼一過,馬麻終於也就不再為這鳥事煩惱。

到了今天,遇到一位德國醫生,他竟主動建議我們可以開始考慮這問題。

真是不同國情下的醫生觀念……不過我想還有一個原因,或許是因為紐西蘭是男醫生,德國是女醫師(說不定還剛好是猶太人呢),性別的不同,或許也是造成觀念的不同。

其實,說到觀念習俗的不同,蕃薯馬麻和奇異果馬克之間,也經常在吵一件事。那就是《水痘》(Chicken Pox)。

在紐西蘭時,馬麻看過一個宣傳單,是關於接種《水痘疫苗》的推廣。當時我問馬克,我們日後是否也需要,他只很憤世忌俗地說,不需要。

他說在紐西蘭,有一種所謂的《Chicken Pox Party》,就是有家小孩如果得了水痘,其他家沒長過的小孩,全都會聞風而至,希望也早日被傳染水痘…。馬克自己小時候,也參加過許多場這種Party;在當時有上百個堂兄表姊弟的家族中,這次的Chicken Pox Party沒中獎,下次再繼續……。

想像這畫面,真的很好笑;誰有水痘,誰就是當時最受歡迎的小孩!哇哈哈哈哈,真是笑翻我了。怎麼跟我們,一聽說誰家小孩長水痘,就離地遠遠地……。真是國情大不同啊。

可是當時的馬麻不懂,爲什麼既然是這樣,紐西蘭還要大力推廣水痘疫苗。馬克又很嚴肅地回答我,因為紐西蘭是個移民國家,很多亞洲來的,就像我們這樣,有不同的看法去看水痘,所以水痘疫苗才會慢慢地變成這個時代的新產物。

可是馬麻還是不服。記得我自己,就是在20歲那一年,剛好這輩子第一次出國去日本探親,就遇上了世紀大水痘的冒發。

那年,活生生地從一個青春妙麗,人見人愛的可人兒,變成整天關在家,人見人害怕的豆花鬼。
 

在日本那兩個月,從台灣飛去的飛機上,水痘就開始併發,一到日本,全身發熱難受,整晚翻來覆去睡不著,感覺得了什麼異病快掛的感覺;當時沒生養過小孩的阿姨們也不知道怎麼辦....

記憶中,只記得有個阿姨說,這個要喝甘蔗汁來退火;另一個就罵說,在日本哪找甘蔗汁啊?又有一位說,應該讓這怪痘全部發出來!緊接著又有人說:她已經發成這樣了還不夠嗎?…(只差沒說發地找不到肚臍和眼睛了吧 ><”)……唉,可見當時台灣(好吧,可能就只有我家吧)對水痘的認知,真是知識不足啊。一個荳蔻少女的美貌和青春生命,差點就毀在無知的異鄉裡。

接下來日子,只好關在阿姨家,天天面對窗口的富士山望山興嘆,乖乖地養水痘一個月;剩下的恢復時間,出門時總要戴著帽子,口罩,壓地非常低……。不小心瞄到我的人,還會禮貌性地點了個頭,然後保持了一下距離…><”。別說人家會害怕吧,就是我自己,當時也不確定到底長了什麼鬼東西!只知道全身發癢發熱,冒出的水痘一抓就破水;破了之後還繼續再發……恐怖極了…。

或許是這樣,水痘這事件,讓我之後就對這東西感到害怕。後來看過一個新聞,知道有個成人,因為長水痘而致命,於是更加擔心這問題。

在那之後,馬克和我還是沒有取得共識;我總認為他說的Party做法太不切實際; 我們的朋友幾乎都晚婚或未婚, 尤其現在在中國, 獨生子女制度下,去哪找"稀有痘源"啊? 而馬克也堅持覺得這種東西不需要接受疫苗;兩人每次都談話失敗. 而每次去看醫生,也總是忘了問這個問題。

蕃薯和奇異果的戰爭,終於到今天,在醫生主動的幼兒疫苗知識教導下,總算有了第三方的客觀建議。

醫生說,在小孩大約七歲之前,不用太擔心得到水痘;因為水痘對小小孩的影響不是很大,但若是愈大,就愈危險;所以,如果十歲之後還沒長過水痘,那就建議打疫苗。

所以,聽君一番話後,馬麻及時在此大聲問:請問現在誰家小孩長水痘啊?要不要來辦個《Chicken Pox Party》啊~~~有的話,別忘了通知我們馬小熊一聲啊~~~XD

 



哈哈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看我咿-咿-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