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12

共共澇 + 酷酷嫂 + 碎碎唸 = 馬家三口的週末


馬小熊同學, 請先把左邊的鼻涕擦乾淨再來照像好嗎? 唉


馬家原本計畫的《週末狂歡睡衣派對 + 動物園認親一日遊》,完全就在兩管鼻水共共澇 + 醫生聽了也害怕的酷酷嫂之“馬氏父子聯手出擊週末大破壞”行動下,被迫取消。而馬麻,也當了兩天宅媽,過了一個碎碎唸的悲慘週末。


 



一切的起因,都從那已經感冒了快一個月的馬克先生,周五在嚐了大閘蟹的鮮美滋味後,周六也繼續嚐到了大閘蟹的……復仇滋味!

話說馬克那原本要死不活的酷酷嫂,在嚐到了性寒的大閘蟹之後,變本加厲,變成了聲勢浩大的急先鋒,一早就開始在家裡亂發散彈;加上小熊原本就是潺潺水流的共共澇,幾日下來不僅未見水勢枯竭現象,兩管水道似乎更加生機澎浡。

於是,看著那一老一小的可憐狀態,馬麻只好打消所有趁著陽光依然明媚的出遊念頭,無奈地在家當起三從四德相夫教子,秀外慧中溫柔婉約的苦命宅媽。

沒想到,周六一大早,當馬麻決定在家裡加班上工時,馬克卻說他要去健身房。

什麼?你不是咳嗽加重嗎?幹麻還一定要去運動?要運動的話,咱們下午出去散步走一走就好了嘛。

但是這個老過動兒,如果一日不運動就會全身不舒服,正在家裡忙著加班趕工的馬麻,雖然心裡犯滴咕,但因手上還要工作要做完,於是也沒空理他。於是馬先生就在咳咳聲中跑去運動了。
 

中午他老先生回到家,吃飽飯後就說累,於是就去睡午覺。馬麻眼看散步晚餐聚會之計畫全都生大變,只好以吃東西來表示心中的埋怨。

於是在15個四海遊龍大鍋貼 + 一碗肉燥乾面 + 一碗酸辣湯 + 一杯冰豆漿的 午餐後,腦子突然一片渾沌,全身撐到無力。於是上床一躺….沒想到醒來後,竟也黃昏了。

但是肚子實在還很撐,撐到不舒服,於是馬麻就在一邊唸著馬克幹麻不阻止我吃那麼多的情況下,一邊繼續吃著柳丁來幫助腸胃的消化。

晚上,就在一邊看DVD一篇上網中,又這樣過了一個無所是事的周六。其中,還和那些正在睡衣派對裡的朋友們通電話。馬麻聽著話筒中另一端的他們已從豪華蟹宴中轉到不斷傳來鶯鶯燕燕淫聲笑語徹夜狂歡的KTV,再看著旁邊那一邊在酷酷嫂一邊還看碟片看得哈哈笑的馬先生,偶爾馬麻還必須進房去解救一下被那黏液卡住喉嚨而難過大哭的馬小熊….馬麻的心理,竟淡淡地湧出一股哀怨感…。

哀怨的解藥,就是碎碎唸。

與其一人獨哀怨,不如為眾生碎碎唸,大家都不得安寧日。於是,馬麻又開始碎碎唸起明明生病還要去運動,不讓身體好好休息恢復體力,不僅沒和朋友聚會到,還可能害小熊的感冒晚點好…。

碟片時間有多長,馬麻的碎唸功力就可以有多長。
 

隔天,又是陽光明媚的漂亮星期天。

一早,和千里迢迢把丁神父的書特地從台灣帶來給馬麻的朋友見了面。拿到這麼溫暖的書本後,昨日的鬱悶突然一掃而空。興致很好地喝了杯咖啡後,採買了一些食物,就送馬小熊回家睡覺去。

一回家,發現家中還缺少幾樣民生品,於是馬麻又趕緊衝出去解救待會可能發生的如廁危機,還有會讓馬克長的和大樹一樣高的牛奶等。

再次回家,發現浴缸不通,於是又請社區業務來修理。

修理後,眼看睡午覺的小熊再一會就會醒了,於是趕緊下廚準備做他的午餐以及說好了今晚要吃的火鍋餐。沒想到,就在我勤勞地像隻辛苦的小蜜蜂,忙進忙出時,馬克突然跟我說……

他要去游泳!

什麼?!你都已經酷酷嫂成這樣了,而且我已經說過既然不能出門,那乾脆把今天當成家庭清潔日,好好整理一下可以和廢墟相比的房間吧。而你,竟然在我難得扮演嫻婦的時候,告訴我你要出門去可能會讓你酷酷嫂更嚴重的游泳?!

各位初出社會的少女啊,心地善良的阿姨們啊,以及心腸軟嫩的婆婆媽媽們啊,不要以為戴個眼鏡看似溫文儒雅的馬克可是省油的燈啊。看他那伶牙俐齒狡詐詭辯的頭腦,即使用中文來論理也不會比馬麻更小聲。

於是,在回了馬麻幾句似是而非什麼游泳會加速新陳代謝,改善體內抗體;之後的熱桑拿浴更會幫助滋潤喉嚨,排除毒素等理論,然後就隨便整理了屬於他的領域後,裝乖地餵了剛起床的小熊午飯後,趁著馬麻又吃太飽於是精神不集中頭腦不清楚,沒法全力砲轟他的游泳治感冒的歪裡,泳帽一戴就那樣溜出去游泳了。

於是,家裡又剩下一個兩管鼻水共共澇的馬小熊,一個凌亂無比的屋子,來和馬麻相依為命這孤寂的下午。

化悲憤為力量吧。

於是,馬麻挺起精神想把夏衣收起冬衣拿出,於是先從衣櫥開始收。但一深入看臥室,就發現床頭邊有支襪子,衣櫥下方角落也有支蜷成一團襪子,髒的洗衣籃外的牆角,有件看不出是髒的還是乾淨的大內褲;抽屜裡有件內翻的上衣,還有一支褲管外翻,一支褲管正常的運動褲;放內衣褲的籃子裡,竟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塑膠袋和紙張。

這,叫我怎能再忍受……。

馬麻已經不是個很整齊的人了,但再怎麼亂,也不會把襪子東一支西一支的;再怎麼邋遢,也不會把穿過的褲子一腳翻一邊地繼續放回抽屜裡!

平常忙,大家都比亂,也跟阿姨說,臥室要不好整理就別收,我們自己來就好;沒想到,連續幾個月沒收的下場,就是亂成這個樣!

於是,馬麻忍著心裡的怨氣,一邊收,一邊還要和馬小熊玩遊戲;拿起披肩彩衣娛親,大演薛平貴騎著白馬唱著歌仔戲…。就在心裡的怨氣已經快要累積到頂點時……「哈~~啾!」

完了,鼻子過敏開始了!

有鼻子過敏的人都知道,只要一打掃屋裡,這鼻子就會像啟動裝置一樣,開始哈啾哈啾地打不停,然後打到自己鼻水直流,雙眼發紅,淚水直流,有時還皮膚過敏跟著癢,連續打了響震雲霄連環無藥醫的噴嚏後,就會覺得筋骨酸痛,疲累不已。
 


眼看著還是一團凌亂的屋子,還有那跟進跟出的馬小熊,馬麻突然覺得自己好命苦……。於是,放下依舊混亂的屋子,一腳踢開鼻涕蟲+跟屁蟲的馬小熊,幫自己泡杯熱奶茶,拿起我最愛的牛油酥餅(Short bread),一屁股坐到沙發上,放起了我的日劇DVD………我要改變我的命運~~!美麗的星期天,為何只有我一人在家當起辛苦的Maria?!要享樂,大家一起來!

好了,以上,就是馬麻星期天的三分之二內容。

剩下的三分之一呢,就從馬克回家開始算。

至於馬克回家後的下場,馬麻就不多說了。畢竟他還是男人,為人妻的再怎麼怨恨他,也要在外人面前,幫他留一點面子。

以上,就是馬家共共澇 + 酷酷嫂+ 碎碎唸的周末實錄。馬家雞毛蒜皮蠢紀錄,到此全部結束,謝謝收看!

哈~~~啾!

 



流水帳 + 吐苦水 = 沒營養的一篇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師奶的春天又來了
本文引用網址: